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古田:揭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发展的新篇章

王霄鹏

2014年10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亲自主持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这次会议被称为“新古田会议”。会上,习近平深刻总结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发展的历史经验,强调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强军之魂,铸牢军魂是我军政治工作的核心任务,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面对新的形势任务,必须通过改革创新,完善和发展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新古田会议之后,在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下,新一轮军事改革有条不紊地展开。

首先改革的是军兵种领导体制。改革前,我军有陆军、海军和空军三大军种,以及第二炮兵这一兵种。海军、空军及二炮都设有领导机构,陆军未设领导机构,由四总部代管。2015年12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宣告成立。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战略举措,必将成为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载入人民军队史册。

陆军是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历史悠久,敢打善战,战功卓著,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陆军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陆军全体官兵要弘扬陆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适应信息化时代陆军建设模式和运用方式的深刻变化,探索陆军发展特点和规律,按照机动作战、立体攻防的战略要求,加强顶层设计和领导管理,优化力量结构和部队编成,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

火箭军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火箭军全体官兵要把握火箭军的职能定位和使命任务,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

战略支援部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是我军新质作战能力的重要增长点。战略支援部队全体官兵要坚持体系融合、军民融合,努力在关键领域实现跨越发展,高标准高起点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一体发展,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战略支援部队。

紧接着,改革军委总部体制。南昌起义时,起义军就设立了政治部。到20世纪90年代,形成了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的四总部体制。这种体制对我军的发展起到过重要作用,但它们作为一个独立的层级,代行了军委的许多职能,增加了作战指挥的环节,越来越不适应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要求。2016年1月,中央军委宣布,军委机关由原来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等4个总部,改为7个部(厅)、3个委员会、 5个直属机构共15个职能部门,即:军委办公厅、军委联合参谋部、军委政治工作部、军委后勤保障部、军委装备发展部、军委训练管理部、军委国防动员部、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军委科技委、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军委改革和编制办公室、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军委审计署、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

之所以要将军委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是按照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优化军委机关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突出核心职能,整合相近职能,加强监督职能,充实协调职能,使军委机关成为军委的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其实质就是对军委机关从定位到职能机制进行再造,使指挥、建设、管理、监督等路径更加清晰,决策、规划、执行、评估等职能配置更加合理,有利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和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有利于军委机关履行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职能。这样调整,有利于加强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

改革后,军委联合参谋部主要履行作战筹划、指挥控制和作战指挥保障,研究拟制军事战略和军事需求,组织作战能力评估,组织指导联合训练、战备建设和日常战备工作等职能。军委政治工作部主要履行全军党的建设、组织工作、政治教育和军事人力资源管理等职能。军委后勤保障部,主要履行全军后勤保障规划计划、政策研究、标准制定、检查监督等职能,调整优化保障力量配置和领导指挥关系,构建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相适应的统分结合、通专两线后勤保障体制。军委装备发展部主要履行全军装备发展规划计划、研发试验鉴定、采购管理、信息系统建设等职能,着力构建由军委装备部门集中统管、军种具体建管、战区联合运用的体制架构。军委训练管理部主要履行全军军事训练的统一筹划和组织领导,加强部队和院校管理,使军事训练与部队管理紧密融合,更好推进实战化训练和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军委国防动员部主要履行组织指导国防动员和后备力量建设职能,领导管理省军区,从战略层面加强对国防动员和后备力量建设的组织领导,完善中国特色国防动员体系。军委纪委同时向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分别派驻纪检组,发挥纪检监督作用,推动纪委双重领导体制落到实处,强化纪检监督的独立性、权威性。军委政法委主要负责对军队政法工作的领导,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更好发挥政法部门职能作用,防范和查处违法犯罪活动,保持部队纯洁和巩固。军委科技委主要履行国防科技战略管理,推动国防科技自主创新,协调推进科技领域军民融合发展。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主要负责全军战略规划,强化军委战略管理功能,加强军队战略规划集中统管,提高国防和军队建设质量和效益。军委改革和编制办公室主要履行国防和军队改革筹划协调职能,指导推动重大改革实施,负责全军组织编制管理等工作。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要负责对外军事交流合作,管理和协调全军外事工作等。军委审计署主要履行军队审计监督职能,组织指导全军审计工作。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统一负责军委机关及有关直附属单位管理保障工作,有利于加强资源的统筹管理和使用,减少保障机构和人员,提高管理和保障效益。

20世纪30年代,我军在苏区时期就设立了军区,后几经调整,最终形成了七个大军区,即沈阳军区、北京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昆明军区和兰州军区。七大军区既负责本战区的作战任务,又负责域内的部队建设,削弱了主战功能,不利于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筹划与指挥。2016年2月,中央军委宣布,撤销七大军区,成立东部战区、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北部战区、中部战区,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大军区体制成为历史。习近平发布训令指出,战区担负着应对本战略方向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使命,对维护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各战区要牢记使命,坚决贯彻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坚决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坚决贯彻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建设绝对忠诚、善谋打仗、指挥高效、敢打必胜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

上述重大措施,标志着我军“脖子以上”的改革基本完成,新体制的“四梁八柱”已经搭建。这轮改革,着眼于实现中央军委对全军实施高效领导指挥,解决我军组织体系结构性短板,对优化领导指挥体制作出重大战略设计。打破长期实行的大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把7大军区调整划设为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5大战区,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组建陆军领导机构,成立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戰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这样调整,适应信息化战争特点和现代军队专业化、体系化建设要求,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把部队建设管理的重心放在军兵种,让战区、军兵种在中央军委统一领导下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进一步增强作战指挥和领导管理效能。

通过这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进一步固化并得以完善,强化了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有利于更好使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确保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确保军委高效指挥部队,确保军委科学谋划和加强部队建设管理。?

责任编辑 / 张荣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