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陈云的全面从严治党思想

翁梯敏

[摘要]陈云从坚决惩腐、纪律保证到党风建设、制度建设、干部教育等方面的治党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于加强党的建设,贯彻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伟大战略布局,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关键词]陈云 全面从严 治党

陈云从坚决惩腐、纪律保证到党风建设、制度建设、干部教育等方面,深刻论述了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梳理和探析陈云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对于加强党的建设,贯彻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伟大战略布局,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一、坚决惩腐:“严办几个,判刑几个,以至杀几个罪大恶极的,雷厉风行,抓住不放,并且登报,否则党风无法整顿”[1]p245

陈云对腐败分子深恶痛绝,主张对以权谋私的党员予以严厉打击。早在延安时代,陈云就提出:“要严格要求我们的党员和干部,并且经常倾听群众的意见,有人做了违背群众利益的事,就要给以严肃的批评,以至纪律处分。对于违法的人,例如贪污分子,还要发动群众去斗争,并绳之以法。”[2]p183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鉴于批判极“左”路线产生的一些负效应,以及放松了对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的教育和管理,使得治党失之于宽的现象十分严重。为扭转这种不良之风,陈云重申治党从严的要求,强调“党性原则和党的纪律不存在‘松绑的问题”[3]p275。

作为无产阶级执政党,陈云仔细分析了党执政前后的环境,深刻指出:“党在全国执政以后,从中央到基层政权,从企业事业单位到生产队的领导权,都掌握在党员手里了,党员可以利用手中掌握的各种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3]p331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在市场经济的复杂社会环境中,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问题突显出来了。为此,陈云强调“治党要严”, 强调严惩腐败分子的必要性,“对于利用职权谋私利的人,如果不给以严厉的打击,对这股歪风如果不加制止,或制止不力,就会败坏党的风气,使党丧失民心”[3]p332。陈云力倡要以除恶务尽的精神,动员和组织全党和全社会的力量,进行坚决的反歪风、反腐败斗争。

在主持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期间,陈云关于对腐败分子严惩不贷的思想更加突出。20世纪80年代初,广东、福建等沿海省份的不法之徒,大搞走私活动,涉及不少党员干部,群众意见很大。陈云为此作了专门批示:“对严重的经济犯罪分子,我主张要严办几个,判刑几个,以至杀几个罪大恶极的,雷厉风行,抓住不放,并且登报,否则党风无法整顿。”[1]p245鉴于有的同志认为,中央抓打击严重经济犯罪很必要,但抓晚了,问题已相当严重,积重难返了。陈云指出:“现在抓,时间虽晚了些,但必须抓到底。”[4]p291在以陈云为代表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强力推动下,这场斗争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就从打击经济领域犯罪以来,中纪委统计的经济犯罪案件中看,开除党籍的有九千多人,受党纪处分的有一万八千多人,两者合计二万七千多人,比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以后全国党员总数还要多一倍多。”[3]p331

二、纪律保证:“共产党不论在地下工作时期或执政时期,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党的纪律”[1]p247

陈云非常看重党的纪律,认为纪律是我党战斗中依靠的唯一武器。延安时期,陈云曾在《关于党的文艺工作者的两个倾向问题》一文中指出:“我们的党是一个战斗的党,我们在斗争中依靠的武器,唯一的就是纪律。”[2]p275在《为什么要开除刘力功的党籍》文章中,陈云通过剖析刘力功典型个案强调:“中国革命是长期艰苦的事业,共产党及其党员没有意志行动的统一,没有百折不回的坚持性和铁的纪律,就不能胜利。”[2]p127

陈云认为,坚持和严守党的纪律是我黨取得革命胜利的一个重要条件,并指出:“革命胜利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要使无产阶级的党成为有组织的统一的部队。只有组织和统一才是我们的武器,才是我们的力量。要保障我们的党能有组织和统一,这就需要有严格的纪律。”[2]p127并且,陈云强调要用严肃的党的纪律来惩治违反纪律的党员,“用纪律保障党的意志和行动的统一”[2]p196。

同时,陈云对从严纪律作了详细而深刻的论述。首先,陈云认为在党的纪律面前,没有特权,任何人都必须遵守。他指出:“不管你是中央委员,还是一般党员,不管你是老党员,还是新党员,都要遵守纪律。”“不管是中央委员会,还是支部委员会,都要遵守纪律。一句话,党内不准有不遵守纪律的‘特殊人物、‘特殊组织。”[2]p126其次,陈云认为遵守党的纪律是无条件的。他指出:“个人对组织,少数对多数,下级对上级,全党对中央,服从是无条件的。”[2]p277再次,陈云认为要敢于同一切破坏党的纪律的行为作坚决斗争。他指出,党员“不仅应该与一切破坏党纪的倾向作斗争,而且要着重与自己的一切破坏党纪的言论行动作斗争”[2]p139。

三、党风建设:“党风问题必须抓紧搞,永远搞”[1]p295

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加强党的作风建设。1980年11月,陈云在中纪委召开的第三次贯彻《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的座谈会上,强调“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有关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1]p245。至于如何加强党风建设,陈云作了深入的思考。

首先,陈云认为,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要放下架子,少给人扣大帽子。他指出:“如果一个领导者架子搭得很大,面孔死板板的像阎王那么可怕,一定没有人去接近他,即使和他讲话,十句话也要忘记八句。……一个人说错了几句话,你就对他来一顿批评,不是说他是‘左倾空谈主义,便是讲他有右倾机会主义的嫌疑。如果随便给人家戴上这类大而无当的帽子,一个人头上戴上三四顶,恐怕就‘差不多了,不能工作了。”[2]p115

其次,陈云认为,要正确看待个人的威信和面子。针对某些军队干部怕自我批评丧失威信的问题,陈云指出:“威信是建立在正确的军事指挥和平时工作上面的。进行自我批评,克服了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只会使你的指挥更正确,工作做得更好,因而你的威信就会更高。”[2]p270在党的七大上,面对党内一部分干部身上存在要面子的现象,陈云指出:“我们要讲真理,不要讲面子。……共产党员参加革命,丢了一切,准备牺牲性命干革命,还计较什么面子?把面子丢开,讲真理,怎样对于老百姓有利,怎样对于革命有利,就怎样办。”[2]p296

再次,陈云提倡,要讲不同意见,“相同的意见谁也敢讲,容易听得到;不同的意见,常常由于领导人不虚心,人家不敢讲,不容易听到”[3]p188。在七千人大会的陕西省全体干部会上,陈云指出:“如果共产党不能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大家见面都是哈哈哈,我看人们就不会参加革命了,也不会愿意当这样的共产党员了。”[3]p190在中央纪委成立后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陈云说:“讲错话不要紧,要是开起会来,大家都不说话,那就天下不妙。有同志提不同意见,党组织应该允许,这是党的事业兴旺发达的好现象。”[3]p275在谈到如何才能做到实事求是的问题时,陈云强调:“有钱难买反对自己意见的人。有了反对意见,可以引起自己思考问题。”[3]p362

最后,陈云重视言行一致、表里如一的品格,并把它看成是共产党人应有的作风,认为“我们共产党是言行一致的政党”,“我们绝不能像剥削阶级政党那样,党员可以说假话,鬼话连篇,欺骗人民。”对于说假话的党员,陈云同志本着治党从严的立场,主张不留情面,严肃处理。他指出,说假话而经教育仍不改正,并且越说越多、越说越大的人,不管口里讲得如何革命,不管过去有多大功劳,“应该立即开除出党,没有价钱可还”[2]p201。

四、制度建设:“要认真实行集体领导制度”[1]p242

制度是社会政治集团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行为关系和活动的规范体系,一旦形成便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对每个人,包括制定制度的人,都铁面无私、一视同仁。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就要加强制度建设。制度的因素,在陈云的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陈云特别看重集体领导的民主集中制。解放战争时期,陈云就提出:“核心领导只有经过严格执行民主集中制,并在实践中经过考验,才能建立起来。”[5]p208改革开放初期,陈云强调恢复和健全民主集中制,重视发扬党内民主的制度建设。陈云认为:“关于民主制度、民主生活很不够是‘文化大革命得以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个问题实际上应该说,党内民主集中制没有了,集体领导没有了,这是‘文化大革命发生的一个根本原因。”[1]p246

进入新时期,陈云在多种场合多次提到要坚持民主集中制。1977年8月13日,在上海代表团讨论华国锋所作报告的会议上,陈云指出:“有了高度民主而来的高度集中,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局面才能出现。”[4]p2111978年12月22日,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会上,他又指出:“三中全会和此前的中央工作会议开的很成功……真正实现了毛泽东所提倡的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那样一种政治局面。”[4]p2311987年1月16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陈云再次提及:“我们党内要强调一下,要有民主生活制度。……民主集中制要坚持。经常开会讨论,经常交换意见,就不至于出大的问题。”[5]p308由此可見,陈云特别强调要坚持民主集中制。

五、干部教育:“加强共产党员的党性教育,提高共产党员的素质”[1]p302

陈云一向重视党的思想政治工作,通过对党员干部的党性教育,筑牢拒腐防变的防火墙。抗战时期,陈云在中央党校作题为《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的报告中指出:“我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战斗的党,首先,我们要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才能培养自己成为一个真正有能力的有坚强党性的共产党员。”[2]p142

陈云认为必须树立思想政治工作的权威。改革开放新时期,人们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发生扭曲的现象,陈云指出:“为什么那么多的党员,甚至多年的老党员,在‘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歪风刮来时,自己顶不住,一下子就卷进去了,跟着跑,跟着干,这是什么原因?这些共产党员的党性到哪去了?”他还进一步强调:“要加强共产党员的素质,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党的建设上的一个根本问题。”[5]p2911985年9月,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陈云尖锐指出:“现在有些人,包括一些共产党员,忘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他们为了私利,一切向钱看,不顾国家和群众的利益,甚至违法乱纪……这些问题的发生,同我们放松思想政治工作,削弱思想政治工作部门的作用和权威有关……各级党组织都应把思想政治工作认真抓好,都要积极维护思想政治工作部门的权威。”[3]p352

陈云积极倡导学习理论“是每个党员的责任”[2]p188。只有加强马列主义学习,筑起思想上的钢铁长城,才能有效抵制腐朽思想和不良作风的侵蚀。延安时期,在《学习是共产党员的责任》一文中,陈云强调,党员不仅要把学习理论作为一种任务,而且要把它作为党员对党应尽的责任。面对改革开放时期出现的新问题,陈云更加强调党员干部学习的重要性。1987年7月,在同中央负责同志的一次谈话中再次指出,要把学习看作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自己的一项重要责任。陈云指出:“一些领导干部在党性党风方而发生问题,大都同轻视理论学习、缺乏理论根基有关系。”[6]p386而事实上,那些滑向腐败的党员干部,大多数是由于缺乏理论学习,思想道德素养不高,党性不强所致。

综上所述,陈云关于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工作提供了路径和方法。首先,全面从严治党,必须从严治吏,加强对干部管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从严治党,重在从严管理干部。”[7]抓好从严治吏,关键在选人用人方面下功夫。严格选人用人标准,严密选人用人程序,严明组织人事纪律。其次,全面从严治党,必须严明党的纪律。实践证明,纪律严明是中国共产党由小变大、由弱到强的独特优势。纪律松弛则会削弱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长此以往就会动摇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再次,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坚持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紧密结合。陈云既高度重视党的思想建设,又突出强调党的制度建设。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从严治党靠教育,也靠制度,二者一柔一刚,要同向发力,同时发力。”[7]因此,实现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坚持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紧密结合,实现二者同时发力、同向发力,全面从严治党才能落到实处。○

参考文献:

[1]陈云文选(1956-1985)[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2]陈云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陈云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陈云年谱(下)[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

[5]陈云论党的建设[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6]江泽民.论党的建设[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

[7]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10-09.

责任编辑/马永义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