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试论当前我国学者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研究中的新论点

王晓埂

[摘要]随着女权运动的不断发展,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以及经济理论、阶级理论、异化理论、劳动分工理论、人的本质理论等基础上,产生的一种具有普遍科学意义的女性主义理论。我国学界对于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最早的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在艰难的起步之后,随着研究层次的不断深入,研究面的逐步拓宽,我国学者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 新论点

一、關于我国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研究方面情况概述

20世纪女权主义的研究在国外已经蔚然成风,在我国对于妇女权利的讨论最早始于辛亥革命之后,尤其是在“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开始极力宣传新式妇女观。而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和1919年的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并使近代以来逐渐兴起的妇女解放思潮出现了崭新的内容。早年在主办《湘江评论》时,毛泽东就非常重视妇女权利的维护,在延安时期,毛泽东还指出“延安妇女应当推动全国妇女起来共同奋斗努力”。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已经完全清除了封建社会遗留下来对于妇女压迫的遗毒。1954年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中国妇女至此从四权(政权、族权、神权、夫权)压迫下解放出来,成为政治生活中的主体,而非被动的客体。1990年江泽民在国际妇女节8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中国共产党用以指导妇女运动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及其妇女观”。1998年北京大学在全国率先开始招收女性学方向的研究生。我国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研究正式步入正轨。

从目前资料来看,我国学界对于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系统研究最早始于20世纪90年代。1990年,季明在《论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文中率先对国外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观点作了经典式的科学概括,他把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主要观点概括为四个方面,即“家庭是性别压迫的主要场所,劳动力再生产是妇女压迫的根源,无偿的家务劳动构成妇女压迫的物质基础,阶级斗争与性别斗争是同时进行的”。1995年,沃野在《关于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中首先看到了国外女权主义分为“自由女权主义、激进女权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三种之中,最后一种最有影响”,并将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划分为早期和后期两种。1996年,继红在《新马克思主义的女权主义理论》文中指出了新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创新点,例如家务劳动、资本主义与父权制、家庭与意识形态等。1997年,王跃华、张国胜在《当代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文中指出,“修正传统女权主义对家庭的看法是当代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又一新的动向”,在此之前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们一直强调“家庭”是妇女受压迫的主要场所。在专著方面,首屈一指的当属秦美珠教授所撰写的《女性主义的马克思主义》。

此后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层面逐步拓宽,我国学者在此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最主要的缺点也很明显,即没能像国外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那样形成派别,或者只能称之为一种学潮,还算不上是“主义”式地研究。

二、目前我国学者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研究方面的最新论点

1.从社会性别的维度理解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新变化。传统的女权主义在对妇女受压迫的解释和解决方案中,都是基于社会的政治经济结构或者是人类特定的社会实践。马克思主义在研究阶级斗争时也同样很少提到性别差异,在其观念里无论男女都是“无产阶级兄弟”。这与女权主义者们的理念相距甚远,她们正是不想成为“奴隶的奴隶”而开展斗争,因此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同时也保留了其最初的关于性别的看法。

章立明充分看到了阶级分化对性别分工所造成的重要影响,与恩格斯所探究的阶级与性别对男女之间造成的冲突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顾红曦认为“两性关系并不仅仅是身体的生理活动,两性关系问题实际上也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性政治”就是“占统治地位的性别借以求得维护自身权威并将其权威扩展到从属地位的性别之上的过程”。严泽胜则认为主体的性别身份并不是制度、话语、实践的原因,而是它们的结果,也就是说,不是主体创造了制度、话语、实践,而是它们通过决定主体的生理性别、社会性别和性欲倾向而创造了主体。至于国外学者朱迪·巴特勒,显然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她深刻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的真正内涵,正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人们的社会意识,而这里的社会存在就是已经存在了的社会上层建筑,既存的上层建筑反过来实现了对人的“压迫”,也就是社会存在对人造成的异化,当然这种异化已经深刻到足够改变个人的“性别”观念。

2.引入心理学的观点来建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由于受到以弗洛伊德为主的精神分析女性主义的影响,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也试图从心理学方面来重新建构女权主义。这个学派普遍认为在妇女的心理、特别是妇女的思维方式里,有着妇女行为方式的深刻的根源,应该从妇女心理找到对其行为方式的根本解释。当然马克思主义者和精神分析主义所坚持的认识路线并不相同,但把心理学的研究融进对女权主义的研究也不失为一种新鲜视野。然而,一旦运用心理学研究的方法来研究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很容易偏离马克思唯物论的基本观点而陷入唯心主义的泥潭,在从心理学角度研究的同时必须把握住尺度。

魏萍认为女性主义心理学者在解读心理学科大发展过程中,从消灭压迫、消灭异化、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等角度,对传统心理学发起了猛烈攻击,对传统心理学中存在的男性中心主义偏见等等都进行了不遗余力的批判,并试图通过对研究议题的重新规划,以及基本概念、理论等变革来重建与传统心理学相异的女性主义心理学。霍涌泉同样从女性主义心理学者的角度出发,认为马克思从来就把人的解放及人的全面发展问题作为自己理论的核心。由于女性受到压迫有其特殊性,因此女性要取得更多的社会参与权和平等权利的斗争将是全方位性的。也就是说心理学与唯物主义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在马克思主义“全面解放”理论的指导下,从女性心理出发来深层次地挖掘资本主义的阶级压迫和父权制对妇女解放造成的巨大障碍,从而推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研究进一步发展。

3.以基础层次的眼界探究政治经济学批判视阈里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随着学科研究领域的不断精细和加深,学科内容的交叉成了实现新突破的必要手段。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研究取得长足发展之后,学者们又开始深思脚下,把研究目光投向政治经济学领域。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带有马克思主义意味的、着眼于政治经济批判的、女权主义经济学说便应运而生。马克思主义自始至终所秉持的并不是所谓的“经济决定论”,即便如此,我们也知道离开了经济一切都将无从谈起。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所追求的是在经济领域的平等,即与男性具有同等的话语权。刘灿认为,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是建立在西方人的心理之上,但却并不是反映了所有西方人的共同心理,而主要是建立在具有强烈扩张和征服欲望的男性的心理基础之上,因此这严重限制了女性对经济学的贡献。

由于受到阿尔都塞的结构主义和德里达的后结构主义的影响,女权主义者开始采用一种新的双重视角来向资本主义霸权和男性霸权宣战,提出打破资本主义经济因素的男性霸权主张,认为这种主张基本实现途径是把性别等多种“阶级”反抗力量联合起来。马克思也曾预言处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中间阶级和阶层会日益消亡而形成两大对立阶级。只要资本主义私有制仍然存在,阶级分化就不会终止,无论这种分化被隐藏在怎样的阴暗处,时机成熟之际定会爆发出其应有的能量。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正是看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才会把分散的、边缘的力量联合起来反抗资本主义,并寄希望于小资产阶级、妇女、生态保护者、第三世界无产阶级等,并寻求阶级间的“短暂认同”。这些力量与当前处于上升期的资本主义相比必然是非常弱小的,但却是对抗资本主义和以资本主义为架构的父权主义所必不可少的。

4.立足时代特征推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实现国际化与本土化。马克思主义虽然诞生在欧洲,但在其诞生之日起就具有了很强的国际性。无产阶级是不分国界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剥削的斗争也是世界性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也便天然地具有了国际化的特性。王宏伟认为促成这一发展的重要原因,除了近年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在世界各国、各地区广泛传播外,第三世界女权主义和全球女权主义等流派的兴起也发挥了重要用。简而言之,既然压迫是世界性的,那么反压迫也必然是世界性的。

但从实际来看,世界各地的女性所受到的压迫又是各不相同的,都有其深刻的历史文化根源。不仅如此,在现实方面还受到其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政治制度等多重因素限制。由于客观条件的不同,各地妇女遭受到压迫的表现形式也有所差异。要想消除普遍的压迫,就必须使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在各地区和国家都得到推进,才可能最终达到性别平等。也就意味着在全球化时代,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国际化必定要与其本土化紧密相连,是不可分离的。

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全球化与本土化是其在未来继续发展不可或缺的动力,当然實现全球化与本土化也是未来发展的唯一出路。至于如何实现全球化与本土化,我国学者持有不同的观点,但利用信息全球化来广推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是众多学者所普遍认可的一种重要手段。第三次科技革命使得信息技术渗透到全球每一个角落的同时,也极大地降低了信息传递的成本。如果能充分利用信息的全球化,将世界各地的女权主义者连接成为一个同盟,在世界范围内对抗以资本主义为支撑的父权主义,不仅有利于实现男女在普遍意义上的平等,而且对于扩大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影响也具有积极的作用。至于实现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本土化的途径,其唯一方法就是实事求是从本国或本区域的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与其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群体差异等因素相符合。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全能方案。

5.突破传统实现理论的转型和新发展。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已经充分论述了妇女受到压迫的根源,大多数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也都认为社会对妇女的压迫是伴随私有制的出现而产生的,对妇女的压迫并不只是父权制,也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产物。资本家就如何使用妇女劳动力、控制女性劳动问题上与男性工人之间一直持有争议。

妇女在争取自身权利的过程中,必须面对的是如何处理家务劳动与社会劳动的关系。叶苗认为资本主义的特点在于将劳动分离为公共劳动和私人劳动。在公共劳动中,劳动者通常是男性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在工业化生产中创造可使资本家获得剩余价值的产品。而私人领域,主要是家庭再生产出可供资本家剥削的劳动力。公共领域劳动通过付给劳动者工资显示其价值,而私人领域的劳动则无报酬,被视为无足轻重的附属性劳动,并且从事家务劳动绝大多数是女性群体。为了重新评价妇女的劳动及其对人类历史的重大贡献,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认为,现在应是把妇女放入她们自己的历史,把家务劳动放在马克思主义分析的核心地位。但在支持者信誓旦旦的同时,也有一部分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提出了异议,他们认为“这种妇女解放的策略,既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受欢迎的”。王利玲致力于家务劳动补偿制度方面的研究,其基本思想和上述内容有着某些共同点,但更多地是具有我国特色的补偿制度。由于受后现代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所呼吁的创新界定概念,对“国家、国家政权、国家主权以及公民权这些概念作一番深刻的、批判性的创新表述”的影响,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试图从其他角度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进行重新定义,不是把资本主义作为一种根本经济制度和宏观结构,而是定义为一种剥削方式。而非资本主义经济因素作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否定面而存在,也可作为社会主义的因素而存在着。强调非资本主义经济因素的存在和价值,有利于撼动资本主义的霸权,从而真正迎来广大妇女的彻底解放。○

参考文献:

[1]周凡等编译.后马克思主义[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

[2][美]罗斯玛丽·帕特南·童.女性主义思潮导论[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3]秦美珠.女性主义的马克思主义[M].重庆出版社,2008.

[4]王跃华.当代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J].国外社会科学,1997(2).

[5]章立明.后现代女权主义视野中的性别分工与妇女解放[J].甘肃社会科学,2007(1).

[6]魏萍:国外马克思主义心理学研究的新特点与贡献[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4).

[7]霍涌泉.试论西方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取向的特点及成就[J].心理学报,2011(12).

责任编辑/陈 洪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