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朱德:从三河坝到井冈山

曹春荣

参加南昌起义的萧克老将军对三河坝战役曾这样评述:“没有三河坝战役,便没有井冈山会师。”坦白地说,三河坝战役之因,并不一定结出井冈山会师之果。不过,纵观这两者之间的历史过程,我们发现,由于朱德对革命道路的自觉坚守和大胆探索,主导了这一历史过程,其结局却正是从起点果然走向了终点。换言之,萧克的这个评述,须有朱德这个要件才能成立;如果没有他的党性和人格魅力,没有他的决策、组织、指挥作用,便没有萧克评述的成立。

战事失利,坚持革命不动摇

这里所说的战事失利,是指1927年9月上旬,中共南昌起义前敌委员会在起义军南下广东、驻留汀州期间,作出分兵决定,导致下旬主力兵败潮、汕,留守三河坝的朱德所部,也在与数倍于己的强敌激战三昼夜后折损过半,不得不撤离三河坝。两路皆失利,朱德手下以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官兵为主的2000来人,不免心情沉重,许多人茫然不知所措,乃至思谋另寻出路。

在既要面对敌人随时可能发起的围堵追击,又要面对同起义军领导机关前委失去联系的险境下,作为第九军副军长、先遣司令,这支部队最高领导人的朱德,一切只能由自己独立负责了。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朱德以共产党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挺身而出。他同部队主要领导人周士第、李硕勋(分别为第二十五师师长、党代表)等商量后,于10月7日在广东省饶平县北茂芝的全德学校召开干部会议。会上,朱德通报了起义军主力潮汕失败的情况后,毅然决然地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有责任把南昌起义的革命种子保留下来,有决心担起革命重担,有信心把这支革命队伍带出敌人包围圈,和同志们团结一起,一直把革命干到底。”朱德坚毅果敢的神态、铿锵有力的话语,深深地感染、激励了与会人员。大家围绕朱德的讲话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最后由朱德归纳为四条应急之策,即要尽快找到上级党,以便取得上级指示;要找到一块既隐蔽又有群众基础的立足点,湘粤赣边界地区是理想之地;要从东北方向穿插出去以避敌,尽量保存实力;要继续对全军做艰苦的政治思想工作,发挥党团员和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坚决扭转对革命丧失信心的混乱思想。 会议否决了少数人关于解散队伍的提议,并确定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行动方针。

此时,朱德他们选定湘南为立足点,至少基于下述几条理由:第一,这里是湘粤赣三省徼地,山多林密,敌人兵力薄弱,又是“三不管”地带,有良好的地理条件;第二,这里是北伐军经过之地,农民运动搞得早,支援北伐最得力,有不错的人民条件;第三,湘南大道是南北交通要道,占有湘南能给上下游以相当影响。

在南昌起义军余部面临生死存亡、前路渺茫之际,朱德的态度及其归纳的四条应急之策,不仅能解眼前之困,而且有助于人民军队的长远建设;不仅预示了朱毛井冈山会师的前景,而且开始了革命重心由城市转向农村的尝试。同时,也显示了朱德从旧民主主义者、旧军人向共产主义者、革命军人的自觉转变,表现了他坚定的革命信念和顽强的革命意志,以及非凡的担当精神与能力。设或朱德当时畏首畏尾、甚而棄职而去,那南昌起义的革命种子就不复存在,更遑论朱毛会师井冈山了。

赣南四整,上山游击有出路

朱德所部在饶平略作整理后,立刻向闽粤边界转移。一路急行军,排除沿途反动地主武装的堵截,又在福建武平和追敌钱大钧部打了次退却战。如此起义军损失兵力近千人,仅余1500来人。在抢占被反动民团踞守的闽赣边界石径岭附近隘口时,朱德亲率几名警卫员攀岩附壁,出其不意在敌人侧后发起袭击,终于突破险关,带领部队进入赣南。经此一仗,朱德在部队中的威望大大提高了。然而,部队面临的困难却依然十分严峻:四面受敌,孤立无援;饥寒交迫,病号频发;掉队、脱队人员有增无减,营长、连长带兵开小差,甚至师、团级干部也有逃跑、自寻出路的。10月下旬到达安远天心圩时,全军只剩七八百人,且人心浮动,军纪松弛,战斗力下降,颇有顷刻瓦解之虞。

朱德临危不惧、临乱不慌,他在陈毅支持配合下,在两个来月时间里,接连进行安远整顿、信丰整纪、大余整编、崇义整训(合称“赣南四整”),结合开展群众工作和统战活动,不仅维系了这支部队,而且使之更坚强有力,学得了更多的革命本领,为日后进军湘南大展拳脚,打下了扎实基础。

在天心圩召开的军人大会上,朱德发表了一篇激动人心的讲话。他说:“大家知道,大革命是失败了,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但是我们还要革命的。”他以俄国两次革命为例,说明中国革命虽然遭到像俄国1905年那次的失败,但终将迎来“1917年”那样的胜利。“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大家要相信这一点”。他还说:“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 陈毅也在会上讲了话,鼓励大家经受失败的考验,以朱军长为榜样,做失败时的英雄,革命到底。经此思想教育,这支部队统一了认识,士气开始高涨。半个世纪后,陈毅还清楚地记得这一节,他说:“人们听了朱总司令的话,也逐渐坚定,看到光明前途了,当时如果没有总司令领导,这个部队肯定地说,是会垮定的。” 从这次军人大会以后,朱德和陈毅成了部队官兵心悦诚服的领袖,这支部队也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

离开安远西行至信丰途中,部队中少数人破坏群众纪律的行为日益严重地暴露了出来。在城里有人“钻进酒楼饭馆里去大吃大喝,吃完把嘴一抹就走;有的还闯进店铺,把手榴弹往柜台一放,故意把导火索掏出来:‘老板,称称有多重,当几个钱零花。”形同军阀队伍,影响极坏。为了整饬军纪、刹住歪风,10月23日,在信丰的新田、大屋下,朱德主持召开了排以上军官会,决定整顿部队纪律,并成立了“没收委员会”,没收地主土豪的财物,以解决部队给养。25日,又在信丰源和召开全体军人大会,由陈毅向大家宣布纪律和处分违纪不良分子的决定。这些举措对部队震动很大,此后军纪执行明显向好。

在信丰停留时,朱德和中共信(丰)定(南)安(远)中心县委书记郭一清等取得了联系,开了次联席会议。朱德向他们介绍了全国的政治斗争形势,指示他们要努力发展农民协会,武装工农,建立赤卫军。为此,部队还留了8条枪给他们。朱德从前来接头的赣南特委联络员口中,第一次听到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开向井冈山的消息,心中十分高兴。这无疑成了他日后决定向井冈山进发的引力。

10月底,朱德率部到达赣粤边境的大余县。他利用粤桂军阀混战、无暇追击起义军的时机,在这里对部队进行整编。一面由陈毅主持整顿党、团组织,重新登记党、团员,成立党支部,把一部分党、团员分配到连队中去,加强党在基层的工作;一面把部队缩编为一个纵队(团),“分成五个支队,每一支队设政治指导员一人,对部队进行政治教育,尽量吸收新党员。旧的军事指挥制度取消,代之以直接指挥的制度”。部队改名为工农革命军,不过还打着原来的国民党旗号。朱德担任了纵队司令员,陈毅为纵队指导员。这次改编,鲜明地体现了人民军队政治建军、党指挥枪的特点,与毛泽东对秋收起义部队进行的“三湾改编”,有异曲同工之妙。从此,这支“部队的组织状况和精神面貌都大为改观,团结成了一个比较巩固的战斗集体”。

在大余期间,朱德他们还多次召集群众大会,向老百姓宣传革命纲领和目标,要求他们坚持革命,组织起来建立人民政权。

11月上旬,朱德率部来到湘粤赣三省交界的崇义上堡、文英、古亭一带。这里的地理、人民条件都跟湘南相似,利于部队隐蔽和游击。朱德、陈毅在控制这片山区后,即着手对部队进行整训,以进一步增强其战斗力。首先是整顿纪律,规定募捐和缴获全部归公;其次是进行军事训练,每隔一两天上一次大课,小课则天天上。提出了新战术,即从打大仗转变为打小仗,从打硬仗转变打有把握之仗,开始向游击战争方向转变。同时又以连、排为单位分散活动,帮助农民群众劳动,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发动他们打土豪。这是这支部队头一回把武装斗争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意义不言而喻。

经过在赣南的“四整”,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军余部,逐渐完成了从旧式军队向无产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转变,从而为朱毛两军会师井冈山、并迅速融合一起,打下了坚实基础。对这一段斗争实践,朱德十分重视,他曾追忆说:“干革命,过去只知道在城市里搞起义,这时候才知道还可以上山打游击。”“那时候党中央的政策不想打游击,而是搞城市起义。”“我们原来也不知道上山,开始上山搞了个把月,觉得上山有出路。” 这个出路便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可以说,朱德此时已经开始了对这条道路的探索和实践。在此期间,朱德听到毛泽东率部上了井冈山的消息,即派毛泽覃前往联系。

朱德他们能在崇义休整部队和开展农村工作,与朱德、陈毅适时正确运用革命策略,对滇军范石生部开展统战工作分不开。这样做,既维持了环境的安定,解决了给养和弹药,又保持了独立自主性。应当说,这也是朱德运用马克思主义策略学说的一个创造。

湘南暴动,“三个结合”谱新篇

1927年12月,朱德奉中共广东省委指示,率部开往广东去支援广州起义。下旬到达粤北时,得悉广州起义已失败,遂在韶关西北三十里的犁铺头休整。此时见到奉毛泽东之命,前来探听南昌起义部队下落的何长工,朱德详细向他询问有关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和井冈山地区的情况,并说:“我们跑来跑去就是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们已经派毛泽覃同志去找毛润之了。”次日,又对临别前的何长工说:我们这两支部队要经常联系,将来部队力量要集中。这是朱德准备朱毛两军会师的直接表白。

1928年1月上旬,朱德率部以“野外演习”为名,撤出犁铺头北上,计划去湘南找一块地方建立根据地。在宜章莽山洞与湖南省委、宜章县委联系后,决定发动宜章暴动。中旬,朱德部在当地阔少、秘密从事革命活动的胡少海配合下智取宜章城。朱德在宜章县委召开的庆祝大会上讲话,号召工农武装起来打倒蒋介石等新老军阀,实行耕者有其田,真正当家做主人。他郑重宣布起义军改名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废除原在南昌起义时用的青天白日旗,改为满天红斧头镰刀军旗。由此揭开湘南暴动序幕,开启工农革命军和湘南农民运动相结合,武装夺取政权新历程。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朱德他们紧紧联系和依靠各地党组织、工农群众,实行“三个结合”,即把武装力量同农民运动相结合,游击战同运动战相结合,武装斗争同土地革命相结合,先后取得郴县、耒阳、永兴、资兴、桂阳、安仁六县的暴动胜利,建立了继宜章县苏维埃政府之后的六县苏维埃政府,并先后建立了83个区级、740多个乡级苏维埃政府。在此基础上,于3月20日成立了湘南苏维埃政府。与此同时,先后组建了宜章、郴县、耒阳三个独立师和永兴、资兴两个独立团,各区、乡则组建了赤卫队。工会、农会、妇女会、学生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也纷纷成立。“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响遍村落田野,各地兴起“插标分田”热潮。湘南暴动影响所及达到20余县、100多万人。

这些成就的取得,无疑有着朱德对革命道路的坚守与探索的辛劳付出。以他为首创造的上述“三个结合”工作方针,正规部队、地方部队、赤卫队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系,以及土地分配、政权建设等各项经验,不仅为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斗争提供了范例,为井冈山斗争提供了参考,而且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宝贵财富。

令人遗憾的是,如此浩大的革命局面,被湘南特委少数人的“左”倾盲动主义错误断送了。他们要求到处进行烧杀,脱离了群众,孤立了自己。另一方面,湘粤赣三省军阀联手争夺湘南大道控制权,挤压工农革命军。为保存力量,朱德当机立断作出了退出湘南、上井冈山的决策。

此前,即1927年12月21日,中共中央写给朱德及全军官兵的信中,曾要求朱德率領部队从范石生部脱离出来,立即与湘赣边界的毛泽东联系,共同计划,发动群众,以这些武力造成割据的暴动局面,建立苏维埃政权。信中还提到:“你们这一部分队伍的组织形式,广东革命委员会已任命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 正是依据这一条,朱部在湘南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旗号。至于跟毛泽东联系一事,朱德已经做了,而且甚有成效。综合中央和朱、毛各方的认识与行动可知,朱毛会师乃时势使然,而朱德主动顺应了时势,显示出极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和领导艺术。

在撤出湘南、向井冈山进发途中,朱德等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和湘南农军,得到毛泽东所部有力的接应与支援。1928年4月28日前后,两军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会师于井冈山。从此诞生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闻名中外的朱毛红军。而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式革命道路,也越走越宽阔,越走越成熟——尽管前进路上难免还会遇到挫折与反复。

责任编辑 / 梁发明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