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思念

我的母亲缪敏于1977年7月9日逝世,离开我们已整整40年,但她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间,难以忘怀。

60年前,一个生活在穷乡僻壤,与寡母艰难度日的年轻人,被国家公安部组织的调查组找到,由生母确认是方志敏烈士在战争年代丢失的小儿子方兰。我,就是那个60年前的年轻人,从此结束了游子的生活,幸福地与自己的生母团聚了,充分地享受着温暖的母爱,并得到母亲的辛勤培育和谆谆教诲。幸福美满的日子往往过得太快,一晃就过去了20多年,还没来得及尽情感受母爱的温暖,母亲就匆匆地离去,令我悲痛欲绝。今天回忆起与母亲共同生活的20多年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犹如昨天。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我陪伴母亲的那6年时光,更是令我记忆犹新,母亲的坚强与智慧,使我受益匪浅。

1927年,母亲才18岁,天真活泼,充满革命朝气,在中共江西省委一个秘密机关做交通员时认识了父亲方志敏。她对方志敏十分敬仰,方志敏对她也很赏识和喜爱,不久两人就相爱了。当年6月在机关举行了婚礼,时任全国农民协会秘书长彭湃作为证婚人,并写了一副对联祝贺:“拥护中央政策,方缪奋斗到底;加强农运工作,准备流血牺牲。”父亲送给她一支金笔,希望她努力学习文化。婚后仅三天,父亲就被派到赣西开展农运工作,为了今后方便秘密联络,父亲化名李祥松,缪敏化名李祥贞,两人以兄妹相称。

在革命战争中,母亲两次被捕,都表现了她坚贞不屈,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伟大精神和优秀品德。她,一个26岁的年轻人,经受了失去丈夫和儿子之痛,但她仍然坚强地奋战在抗日救国的战场上。

1927年南昌起义后,母亲被派往设在鄱阳县的赣北特委秘密机关,她用李祥贞这个名字,以佣人身份作掩护进行工作。由于叛徒告密,特委机关被敌人包围,她机智地迅速销毁文件,并发出暗号,使前来开会的同志得以脱险,她自己则被作为嫌疑犯关押。敌人对她严刑逼供,百般引诱,她始终没有暴露身份。后经方志敏、黄道等同志设法营救出狱。就在她离开鄱阳的第二天,鄱阳县长就接到国民党弋阳县党部的加急电报称:方志敏之妻李祥贞被贵县捕获,需严加惩办。鄱阳县长见电报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已无可奈何。

1934年11月,父亲任北上抗日的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率部北上,母亲留在地方坚持游击战争。正当在山上与敌斗争时临产,为免婴儿的啼哭声暴露目标,以保同志们的安全,她忍痛紧紧捂住婴儿的嘴,直到孩子被闷死。后来被叛徒出卖,于1936年6月在德兴县万村被捕。敌人先是对她劝降,并在县城召开大会,要她发表自首讲话,她却对群众高喊:“请大家不要忘记苏维埃,不要忘记共产党,革命一定会胜利,红军一定会打回来!”敌人一计不成又使一计,因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被捕已被敌人杀害,他们企图以骨肉之情来动摇她的意志,将方志敏被捕的照片和“自述书”给她看,还将方志敏的胞姐及儿子一起抓来同押。她坚信自己丈夫的坚定信仰,她傲然面对敌人高声道:“头可断血可流,革命信仰的主义不可丢!”敌人无奈,8月初将其押至南昌,并插上“共匪首领方志敏之妻缪敏”的牌子游街。她昂首阔步,旁若无人,显示了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敌人使出的种种招数都无效,于是判处她无期徒刑,囚禁在南昌女子监狱。当得知丈夫方志敏已于1935年8月6日被敌人杀害的噩耗后,她悲痛欲绝,在狱中佩戴黑纱悼念丈夫,也更坚定了为革命坚持到底的决心:“我要为革命生,愿为革命死,也愿为革命把牢底坐穿!”1937年国共两党再次合作,母亲才得以释放。出狱后她任中共闽赣省委秘书兼省妇女委员会主任。

1938年,党中央决定母亲去延安学习、治病,她带着两个儿子同往。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毛主席亲切地向她问好,并介绍他在大革命时期与方志敏相见的情景说:“方志敏是人民的功臣,我们的民族英雄,他为革命作出了牺牲,我是经常怀念他的。”毛主席还赞扬母亲说:“你和志敏一样,身上有股共产党人的骨气。”并为她题词:“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碍人的前进的,只要奋斗,加以坚持,困难就赶跑了。”予以鼓励。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在北京再次接见了她,对她说:“江西是个好地方,江西人民为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也付出了重大牺牲,赣东北的同志能回江西工作的,尽量回江西工作,这样对稳定人心很有好处。你回江西后,具体工作由省委安排。”当得知我祖母尚健在时,毛主席语重心长地嘱咐道:“你务必把方老太太接到身边,老人家也很想念你,要让她老人家能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母亲回到江西后,立即回老家接祖母,她跪对祖母说:“娘!志敏不在有我在,我是您儿媳,也是您女儿,我会孝顺您老人家。”此后,她牢记毛主席的嘱托,一直陪伴祖母度过晚年。

在江西,母亲先后担任中共上饶地委组织部部长、妇委会书记,省总工会组织部部长,省卫生厅副厅长等职。

母亲毕生的精力几乎都用在继承和宣扬父亲的革命精神上,她出版了《方志敏战斗的一生》《回忆方志敏同志》《红十军第一次进攻闽北》等著作及许多回忆文章。母亲送给我的第一本书就是父亲在狱中的著名遗作《可爱的中国》,并题写着:“亲爱的方兰儿:我希望你认真的将爸爸这本遗著多读几遍,那么,你将来的革命意志会更坚强起来!爱你的妈妈缪敏,1956、6、24、晚赠于南昌。”她非常注重我的学习情况,经常勉励和督促我,要提高文化知识,才能更好地继承父亲未完成的革命事业。她在赠送给我的一本杂志上题字:“亲爱的兰儿:希望你认真的学习,熟悉你爸爸的生平事迹,以便更好的继承你爸爸未完成的事业!热爱你的妈缪敏,8月22日”。在养母家,我只读过几年私塾,在母亲的勉励和督促下,我努力学习文化,尽量不辜负母亲对我的期望。

在生活上,母亲为我们树立了“清贫”家风的典范,她不仅婉拒了组织照顾给她的许多福利,还将自己的部分稿费分别捐献给方志敏的家乡弋阳县漆工镇湖塘村,及她自己的家乡缪家村,兴建了小学及水利建设。尽管她的子女们工资都不高,生活都很拮据,如果没有特殊困难,她都不会资助,要求我们自己克服。但对于家乡亲人的困难,她都会尽力帮助。例如战争中与她同生共死的一位马夫,终身未娶,又家贫如洗,孤苦伶仃,村里人都称他刘雇农,母亲每月按时资助他的生活费,经常为他添衣添被,嘘寒问暖,直到母亲逝世。尽管她享受了高干待遇,但她却过着平民的生活。她家的院子不是花园而是菜园,自己动手挖地种菜,保持劳动人民的优良本色,种出的果蔬分给周围的群众,子女们也得以享受之外,更是學习到了她艰苦朴素勤劳的作风。

母亲已经离开我们40年了,但我依旧感觉母亲还在身边,我想对母亲说:亲爱的妈妈,您以身作则,给我们留下了坚强、自立、艰苦朴素的好作风,“清贫”的好家风。我们永远怀念您!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责任编辑 / 梁发明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