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下辈子还要去西藏当兵

向峰

弹指一挥间,24年转瞬即逝。在这8000多个夜里,我梦境里出现最多的地方,永远都是我们曾经的部队驻地——江孜营。56212这一个番号,这辈子已注定永远镌刻在了我的心底!

1990年12月,我弃学从戎满怀激情进入了接兵副营长给我们说的机械化部队。还记得刚入伍那会,我作为新兵在安仁镇驻训,当我们的洗漱用水中常有泥沙粒时,我曾写信告诉过爸妈:“这辈子不叫儿孙来当兵!”新兵进藏到达贡嘎机场,一下飞机,一看四周光秃秃的样子,加上又有高原反应,心里真的有些发凉后悔。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都还得继续硬撑和坚持。清一色的解放牌卡车,把我们带到了江孜营的白朗县新兵驻训地。三个月的新兵集训生活,训练之苦累,自然不用多说。三个月下来,我两边脸庞已成黑色的“锅巴”,被新兵班长和战友们笑送外号“老黑”。

集训结束后,我被分到炮连。相对过去集训的日子,炮连的训练远比新兵连轻松很多。但是,每天背着器具跋山涉水、来回奔跑十里八里的训练常态也蛮辛苦的。时间长了,训练上的苦慢慢地也就适应了。但最让人叫苦的还是连队的伙食。因为运输补给十分困难,一天三餐,除了土豆和从窖里翻出来的莲花白,除了零星的一点猪肉罐头、午餐肉罐头炒在里面,别说新鲜猪肉了,就连冻猪肉也都很难见到多少。所以,盼星星,盼月亮,我们最期盼的还是冻猪肉送到或者连队杀猪的日子,还有就是逢年过节的会餐,那可是我们打牙祭的好日子!偶尔在周末或节假日,往往都是一班的战友或者几个老乡聚在一起,私自弄上点猪肉罐头,烫上一锅大白菜火锅。虽说日子清苦,但也乐哉悠哉!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送战友,踏征程,耳边传来驼铃声”,一条洁白的哈达,伴着我们离开了我们的第二故乡。那时的我虽有几分不舍,但也不觉得有太多留恋。

感谢江孜营,那段军旅生涯不知不觉中锻炼了我不怕艰难困苦的意志品格,当我退伍回到地方在外打工之后,每当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就会默默地对自己说,这点困难算什么,咱能克服。日常中,心底那种对部队的留恋也就有了更多的呈现。闲暇之余,常会回忆起在部队跟战友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竟然是那么的美好。无数次的梦境里,出现的都是江孜营,都是军旅故事,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鲜活。时间愈长,心底的思念愈深……

2014年9月,我違背了当初自己的誓言,毫不犹豫地送儿子去了西藏当兵。直到今天,我和我儿子都同样坚定地说:选择当兵,绝不后悔!如果有来世,下辈子还要去西藏当兵!

责任编辑 / 梁发明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