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队歌诞生始末

孟红

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又称“山西新军”,是抗日战争初期由中国共产党组织和领导的战斗在华北抗日战场上的一支抗日武装。1937年七七事变后,山西地方实力派阎锡山迫于形势,接受了共产党人薄一波等关于组建山西新军的建议,并委托薄一波负责。1937年8月1日,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在太原成立。同年11月,发展到4个纵队。其时,八路军总部和第一二九师派遣大批军政干部参加领导工作。

1939年12月,该抗日武装列入正式建制的山西新军部队,共有46个团另4个游击支队(团),总兵力约7万人。1939年底,粉碎了阎锡山为消灭新军而制造的十二月事变。1940年2月,新军总指挥部成立,原国民党爱国将领续范亭任总指挥,罗贵波任政委。1940年11月7日,晋西北军区成立,决死队暂编第一师、工人武装自卫旅和青年决死队第二、第四纵队都编入军区序列,晋西北新军总指挥部仅保留名称。抗日战争胜利后,决死队正式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

山西新军是一支特殊的抗日武装力量,曾经在其中谱写出鼓舞人心、极具象征意义的《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队歌》的革命文艺青年夏川,就是这支特殊抗日武装部队中的一名优秀成员。

夏川(1918—2005),原名卢镇华、卢向晨,笔名白炎,河北平山人,参加过著名的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 1936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年底因组织北平新闻专科学校同学参加要求国民党政府对日绝交、讨伐冀东伪政府游行示威活动,被学校开除。1937年参加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1938年5月,参加八路军,在八路军野战政治部民运部工作。9月,到延安抗大学習,12月编入抗大一分校。193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调八路军第二纵队政治部,历任宣传股长,随军记者团主任,宣传科副科长、科长,宣传部副部长、部长,旅、师政治部主任,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1950年2月,奉调二野第五兵团第十八军任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执行进军西藏任务。1952年,西藏军区成立后任宣传部部长兼文化部部长。1955年8月,调任总政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授上校军衔,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后历任西藏军区副政委、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等职。1988年8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37年,夏川在山西太原组建的军政训练班第九连学习。不久,日本侵略军开始进攻北平城郊,轰炸天津,并且肆无忌惮地向山西北部推进,而当地阎锡山的旧军一触即溃。在这人心惶惶、国事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一总队于8月1日应运而生,正式建立起来了。夏川随即被编入第三大队第七中队。

其时,夏川除了紧张有序地参加军政训练班设置的常规军事理论课学习和军事技能演练之外,余暇时间还不断发挥自己的兴趣和特长向《政训周刊》投稿,因为他作为一名知识青年,在正定中学学习期间就喜好文艺,经常练笔,早早打好了相关扎实的文化艺术基础底子。

有一天,夏川的老乡、昔日同窗好友陈大东(已先期受党委派来到山西牺盟会工作并任一定职务),忽然将夏川带到山西牺盟会办公室,用十分信任和鼓励的口吻对他说:“你看,咱们决死队成立起来一段时间了,为了活跃和搞好这个大集体的气氛,激发大家的澎湃激情和昂扬斗志,展现大家的革命意志和精神风貌,决死队需要编写一个队歌,来凝聚人心和力量,树立良好形象,而且考虑决定用法国《马赛曲》的曲谱填写歌词。我知道你很有才华,文笔不错,你可否愿意试一试,编写个歌词出来?”

面对组织上如此看重自己,基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连同一年来在平津报刊上写过一些类似题材的新诗的感受,夏川当即毫不犹豫地将这一光荣任务答应下来。

夏川回到七中队,怀着一个决死队队员神圣的责任感和飞扬的激情,怀着呼唤广大人民群众起来抗日救国的殷切期望,很快就将歌词填写完毕,送给陈大东。这首战斗韵味十足的歌词是这样写的:

起来吧!

被压迫的同胞们快起来,

起来!向前冲!

我们要认清国家的危险,

要打倒敌人和汉奸们!

快迈开脚步向前向前,

莫顾那一切危险和艰难,

把全部力量献给民族,

我们肯牺牲我的家,

就是死伤我们都很愿意!

把刺刀上起来!

把枪口瞄好来!

向前!向前!

在战场上我们勇不退缩!

没过两天,陈大东就笑着告诉夏川说:“歌词写得很好,已经被选用了。不仅如此,为了扩大它的宣传面,还准备在《政训周刊》上发表出来,那样不是更好,更一举两得嘛?!”

夏川听后,高兴极了,紧紧握住陈大东的手表示谢意。

很快,出自夏川之手的“起来吧!被压迫的同胞们快起来,起来!向前进!”的歌声,便在国民师范大院内外响亮地唱了起来。之后,又口口相传,在冲杀于山西抗日战场上的山西决死队队伍中广泛地唱响了,激起他们与日本鬼子浴血奋战到底的决心和勇气。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1985年初的一天,在昆明军区工作、当年与夏川同在第七中队当兵的老战友栾仲丹,从设在北京的山西新军资料征集办公室打来电话,说他们正在着手筹划,准备编辑出版一本《山西新军影集》,决定把夏川当年创作的那首很有代表性的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队歌收编进去,他们手头因为没有存稿,只好找了几个老战友凑了凑,要夏川去核对一下。

夏川听完之后,放下电话,心里荡起一层层的难忘那段青春岁月的涟漪,还不免有些喜出望外。随即,他马上赶到他们那里。

在那里,经过大家对这首老歌的反复吟唱,最后一道终于把歌词核准了下来。

1994年,夏川在出版自己的诗文集《战地草》时,仍然将自己觉得写得并不理想、却具有特定意义的这首歌词收编了进去。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他明明知道一本抗日战争纪实丛书中所写的歌词作者出现明显差错(比如,将歌词作者误署为别人),但是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不作任何计较,因为他认为,歌词本身在历史上已经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比什么都强。这正是一位经历了血雨腥风磨砺而一心向党、一心为民、大公无私的真正共产党人的宽广胸襟和崇高风范所在。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