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关于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的设想

左家法


[摘要]近些年来,现有的江西、湖南两省秋收起义类纪念馆在相关宣传与研究领域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普遍存在规模过小、经费不足、研究力量薄弱等问题,因而只能各自围绕秋收起义在本地的历史进行陈展,从而人为割裂了历史的时空联系。为扩大秋收起义的宣传与研究,本文提出拟建立一座全面展示秋收起义历史原貌的综合型纪念馆的设想,并就可行性进行了论证,提出了新馆建设应遵循的原则。

[关键词]秋收起义 综合型纪念馆 萍乡

1927年9月爆发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是继南昌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和实行屠杀政策的又一次英勇反击。为了永远纪念这一伟大壮举,切实“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1],笔者认为建设一座与秋收起义地位相适应、全方位反映历史面貌的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即中心馆)十分必要,也完全可行。

一、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义纪念馆的必要性

(一)现有秋收起义类纪念馆不尽如人意

毛泽东、卢德铭及中共湖南省委在发动和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革命遗址。新中国成立后,在江西、湖南两省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视与关心下,萍乡安源军事会议旧址、修水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部旧址和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部旧址、铜鼓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团部旧址、浏阳文家市会师旧址、永新三湾改编旧址等,一批铭刻着老一辈革命家光辉业绩和奋斗精神的重要遗址得到了有效保护,湘赣边界有关县市陆续修建了7个秋收起义类纪念馆。具体情况见表1。

现有的这些纪念馆各具特色,为保护秋收起义遗址、缅怀革命先烈以及学习、研究、传播这段光荣历史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受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及体制、机制的制约,这些纪念馆都属于县级馆,普遍存在规模过小、经费不足、研究力量薄弱等问题,因此只能各自围绕秋收起义在本地的历史进行陈展。比如,秋收起义铜鼓纪念馆,主要展示毛泽东领导的第三团的行动,对第一团、第二团的行动以及起义受挫后的艰险历程体现不多,对发生在湖南长沙、醴陵、株洲、平江、浏阳、湘阴、湘潭、宁乡等地的起义情况更未触及,从而人为割裂了历史的时空联系,这显然不够完整,充其量是一个“秋收起义在铜鼓”的展览。类似画地为牢、自我设限的情况,在修水、萍乡、浏阳等地的纪念馆同样存在。如此一来,工农革命军和千千万万工农群众“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3]p13的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便碎片化了。

为尽快改变以上不尽如人意的状况,将“霹雳一声暴动”气势恢宏的本来面目全面展示出来,最好的路径就是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

(二)凸显秋收起义历史地位的重要举措

90年前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高举共产党旗帜,首创工农革命军,率先提出了比较完整的土地革命纲领,特别是在以攻打城市为目标的军事行动遇挫后,“毛泽东适时地率领部队走上了一条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以保存和发展革命力量的正确道路。这条道路,代表了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的发展方向”[4]p243。

然而,权威著作对秋收起义如此全面、精准的认知和评价,并不为广大的人民群众所熟知。究其原因,除宣传秋收起义的通俗读本不多不精、体现秋收起义的影视作品很少外,缺少一座像八一起义纪念馆、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那样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综合型纪念馆也是一个重要因素。革命纪念馆能生动地反映“事件正在进行”“人物正在战斗”,给予观众“如临其境、如临其事、如见其人”的真实感受,它既是展示革命精神的一座丰碑,又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一盏明灯,更是弘扬红色文化的重要阵地。从这个意义上说,建设一座综合型纪念馆,通过历史文物陈列展览,全面再现秋收起义的全貌、脉络,全面再现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思想发展历程及品德、情操,更能凸显秋收起义的历史地位与作用。

(三)打造秋收起义宣传与研究中心的迫切需要

“革命纪念馆是所纪念对象的宣传教育中心、科学研究中心、文物资料中心。”[5]p33从目前情况看,现有的秋收起义类纪念馆与此要求还存在很大差距。首先,陈展手段单一。限于经费的原因,各地秋收起义类纪念馆大多仍采用文字加图片的传统陈展方式,“单调”“枯燥”“干巴”,其吸引力和感染力自然大打折扣。第二,研究力量薄弱。因为规模小、编制少,各地秋收起義类纪念馆都缺少专门的研究人员,彼此也少交流、少协作,研究成果更是鲜见。第三,文物史料短缺。各地只是在20世纪70年代筹建秋收起义类纪念馆时,进行过文物和史料的征集工作。这种“散、小、弱”的状况,非常不利于秋收起义宣传与研究工作的全面进步和发展。其实,在湘赣边界地区的民间,在中央档案馆及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等单位,仍存有大量秋收起义文物和历史资料。

因此,比照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和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规格,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迫在眉睫。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的建立,不仅可以集中人力、物力、财力来加强对秋收起义的史料、文物的征集整理及研究利用,还可以促成一个较高层次的秋收起义研究学术交流平台的形成,扭转目前各地秋收起义类纪念馆信息不畅、单打独斗的不利局面,将大大提升秋收起义的宣传水平和效果。

二、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的可行性

“革命纪念馆是依托有关革命旧址、纪念性建筑而建立的纪念性博物馆,是有关的革命遗址、纪念建筑和文物资料的保护收藏机构、宣传教育机构和科学研究机构。”[6]p97因此,作为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主要爆发地的萍乡、修水、铜鼓,均是建设一座综合型纪念馆合适的地方。但综合考量三地,萍乡拥有更多的优势,在萍乡建馆也更具可行性。

(一)“秋暴颇具声色”[7]p657

在毛泽东和中共湖南省委领导下,在安源工人勇敢参与下,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在萍乡写下了最为壮丽的篇章。

首先,从策划、爆发、挫败到转兵,秋收起义各重要节点都在萍乡留下了深深的烙印。1927年9月初,毛泽东在安源张家湾主持召开军事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以及中央和湖南省委关于秋收起义的指示,研究制订了起义的行动计划;9月10日,以安源工人为主体和主力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在安源起义,向萍乡方向推进;9月25日,工农革命军总指挥卢德铭在芦溪掩护主力部队突围时壮烈牺牲;9月26日,毛泽东在莲花县城宾兴馆召开前委军事会议,作出了引兵井冈的决策。

其次,以安源工人为基本力量,组建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1927年9月5日,根据安源军事会议决定,中共安源市委将驻安源的各路工农武装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由原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王新亚任团长,中共安源市委书记蔡以忱任党代表。采用“三三”建制,下辖三个营、九个连、二十七个排,团部直属爆破队、机枪连、侦察队、看护队、宣传队和武装特务班等。爆破队由井下爆破工人组成,看护队、宣传队主要由工人家属中的青年妇女组成。全团“共计2100多人,占整个秋收起义部队的40%,其中安源工人1300多人,占第二团总人数的60%”[8]p255。

再次,安源工人“奋斗精神特别表现得十分坚固和勇敢,确实是革命的先锋队”[9]p636。这方面的情况,正如中共中央1927年12月15日给湖南省委指示信中所指出的:“秋暴的事实已告诉我们,攻打萍乡、醴陵、浏阳,血战几百里的领导者和先锋,就是素有训练的安源工人……可以说秋暴颇具声色,还是安源工人的作用。”[7]p657

上述辉煌而厚重的历史丰富了萍乡的城市内涵,也赋予了这座英雄的城市传承、弘扬秋收起义历史文化遗产的责任与担当。

(二)优势资源明显

除了丰富的秋收起义历史文化资源外,萍乡在学术研究、文博事业、地理位置和综合实力等方面的优势条件,同样可为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提供有力保障。

一是学术研究有特色。长期以来,萍乡学院、萍乡市委党校、萍乡市史志办、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等一批教育文化单位,一直致力于秋收起义的研究与宣传工作,有一支较强科研能力的专业人才队伍。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先后出版了《秋收起义在江西》《唤起工农千百万》《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史》等有关研究专著,公开发表《关于安源会议决定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问题的考证》《安源是工农革命军的诞生地——安源会议研究》《萍乡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中的重大历史地位和作用》等学术论文近百篇;开设了《秋收起义在萍乡》《卢德铭烈士光辉的一生》《毛泽东引兵井冈莲花决策》等专题展览,在秋收起义研究和宣传领域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二是文博事业基础好。萍乡的文博事业起步早、发展快,现拥有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萍乡博物馆、安源国家矿山公园博物馆、中国少年儿童运动纪念馆、赣西傩文化博物馆等数座知名的大型博物馆(纪念馆)。其中,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为国家一级博物馆。通过这些年来的工作实践,培养和造就了一支数量可观的专业人才团队,在纪念馆的综合管理、社会服务、藏品管理、科学研究和陈列展览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三是区位优势突出。萍乡素有“湘赣通衡”“吴楚咽喉”之称,处于长株潭经济圈的辐射核心区域,同时接受泛珠三角经济区和闽东南经济区的辐射。沪昆铁路横穿市内腹地与京广、京九两大动脉相连,随着沪昆铁路电气化改造工程完成,中国第一条设计时速200Km/h的铁路干线将成为连接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重要通道。319和320国道呈十字形在市区交汇通过,沪昆高速、萍洪高速贯穿全境。市中心城区距湖南长沙黄花机场仅120Km,具有优越的区位地理条件[10]。这一切,为新建纪念馆的更好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四是综合实力较强。萍乡是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策源地和主要爆发地之一,也是中国近代工业起始最早的城市之一。改革开放以来,萍乡经济快速发展,商贸繁荣,已成为江西重要工业城市之一。2016年全年实现生产总值998.3亿元,财政总收入135.6亿元[10]。建设综合型纪念馆需持续性的高投入,由综合实力更胜一筹的萍乡全权负责该项工作是切实可行的,也更具可操作性。

可以说,在萍乡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是历史因素和现实条件相结合的最佳选择。笔者相信,萍乡方面一定会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将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建设好、运营好。

三、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建设应遵循的原则

“一般说来,组成博物馆要具有三个条件,即基本藏品、基本陈列和经常性的社会教育活动。”[11]p58因此,为确保新建的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如期开放,筹建工作必须遵循以下几个原则:

(一)做好藏品征集工作

藏品是纪念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纪念馆开展一切業务工作的基础和出发点,也是纪念馆存在与发展的命脉。没有藏品的纪念馆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他一切无从谈起。对于一个一切从零开始的新馆来说,更应该采取各种不同的征集手段,努力扩大史料、文物等各类藏品的来源。

一是征购。由地方财政拨专款或向上级文化部门申请专项资金,面向社会购买各类秋收起义文物、图片、文献、资料等,尤其要派专人赴工农革命军进军沿线的广大农村地区上门开展该项工作。二是捐赠。通过颁发荣誉证书、授予荣誉称号等形式,动员社会各界捐赠相关文物;特别是要与广大秋收起义参加者亲属加强联系,争取他们的理解与支持,使革命前辈的“随军日记”“战场纪实”“文电”“影件”“回忆录”等史料及其个人生活用品等珍贵藏品得到更好的保管,发挥更大的价值。三是复制。要派专人到中央档案馆和江西、湖南、湖北省档案馆以及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单位和部门,摘抄、复制有关秋收起义的珍贵史料。要在江西、湖南两省文化部门的支持、指导下,广泛开展馆际间的交流与合作,即前往修水、铜鼓、莲花、永新、井冈山和浏阳等地纪念馆复制、仿制相关史料和文物。

(二)做好陈列大纲编写工作

“陈列展览是革命纪念馆工作的中心环节,是宣传教育人民群众的重要手段。”[6]p98陈列展览成功与否首先取决于陈列大纲的水准,这就如同电影剧本是第一位的决定性因素。只有首先具备一个好的陈列大纲,形式设计和制作师才有可能制作出一个优秀的革命纪念馆展览来。陈列大纲的编写有一定的体例和规范要求,更要注重其学术性,保证史实上不出问题。因此,要选择那些熟悉纪念馆藏品、具有陈列大纲写作经验和在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领域有一定研究基础的专家,来承担陈列大纲的编写任务。相关专家接到任务后,还应经过一番考察、调研、座谈、论证的过程,在综合国内一流革命纪念馆陈列大纲写作经验、了解湘赣边界地区干部群众对革命纪念馆的需求、倾听专家对陈列展览的建议以后,再进行陈列大纲的构思与写作。

此外,在构思与写作过程中,一定要站位高,要有全局观念。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是在中共湖南省委领导下、席卷湘赣两省的“霹雳一声暴动”,对中共湖南省委为策划暴动而召开的一系列会议和长沙、醴陵、株洲、平江、浏阳、湘阴、湘潭、宁乡等地工农群众为策应工农革命军进攻长沙而采取的各种行动,陈列大纲都要有充分反映,新建的综合型纪念馆才称得上是中心馆。

(三)做好陈列设计与纪念馆建设的协调统一工作

陈列设计包括内容设计和形式设计两个方面。内容设计的具体表现就是陈列大纲的编写;形式设计则是通过施工,将文本的陈列大纲以立体的、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实践证明,新建纪念馆的陈列设计必须与纪念馆建设同步进行,甚至早于建设,这样才能保证建设与陈列同步完成,保证纪念馆如期开放。否则,陈列设计没有跟上纪念馆建设,就会造成有馆无陈列的局面,导致新建成的馆舍被搁置,时间白白地浪费掉。”[12]p28

实际上,在陈列设计阶段就确定了具体的陈列格局及具体展览的规模。陈列设计人员要与纪念馆建设人员及时“对话”,互相“提示”。建设人员要了解新建纪念馆的陈列格局,合理设计纪念馆的展区布局及其他功能空间的分配,把控具体展览在层高、光源、温湿度等方面的特殊要求,合理进行施工建设。陈列设计人员要充分了解展厅的面积、高低、承重、采光、结构、梁柱位置、消防及安防设施的位置,“量体裁衣”,有针对性地进行陈列设计,避免因“闭门造车”与展馆布局不一致,造成返工、浪费。

四、结语

虽然江西、湖南两省现有的秋收起义类纪念馆在秋收起义的宣传与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与秋收起义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历史地位、重要作用、巨大贡献相比,还是很不相称的。有鉴于此,笔者提出了建设一座综合型秋收起义纪念馆的设想,希望集合各方面的智慧和力量,将其打造成秋收起义的宣传中心、研究中心和文物资料中心。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视察南京军区机关时强调:贯彻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扎实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N].解放军报,2014-12-16.

[2]资料来源: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江西省革命遗址通览[C].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湖南省革命遗址通览[C].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3.

[3]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4]中国共产党历史(第1卷)[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

[5]罗歌.中国革命纪念馆事业的发展刍议[M].见:中国博物馆学会编.博物館学论集(一)[C].北京:文物出版社,1983.

[6]革命纪念馆工作试行条例(1985年1月9日)[M].见: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编.博物馆工作手册[C].北京:华龄出版社,2007.

[7]中共中央致湖南省委信(节录)(1927年12月15日)[M].见:安源路矿工人运动(上)[C].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

[8]萍乡市史志办公室.中共萍乡地方史[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3.

[9]彭公达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节录)[M].见:安源路矿工人运动(上)[C].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

[10]萍乡概况[M].http://www.pingxiang.gov.cn/sq/csgl/201702/t20170221_1564817.htm

[11]齐钟久.论博物馆陈列内容设计研究工作[M].见:中国博物馆学会编.博物馆学论集(一)[C].北京:文物出版社,1983.

[12]房学惠.新机遇 新使命——新建博物馆陈列展览的策划与实施[J].博物馆研究,2016(2).

责任编辑/彭月才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