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1927年刘少奇在武汉

李桂芳

刘少奇是杰出的中国工人运动领袖,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之一。1926年下半年后,他以中华全国总工会执委会秘书长和全国总工会武汉办事处秘书长的身份与李立三等一起领导和推动了武汉乃至湖北工人运动的发展,使武汉成为大革命时期中国工人运动的中心。

创办工人运动讲习所和工人学校

1926年秋,国民革命军胜利攻占武汉,武汉便成为中国革命的中心。为了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中共中央从各地抽调大批干部至武汉工作,刘少奇便是其中的一名。为了便于指导湖北、河南、四川、江西等省的工人运动,9月17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在汉口成立全总武汉办事处,李立三任主任,刘少奇任秘书长,刘文松和项英分任组织部、宣传部部长。10月10日,在全总指导下,湖北全省总工会成立。刘少奇从广州抵达武汉后,便着手为中华全国总工会迁址武汉做准备。

1927年以来,武汉工人运动日渐高涨,工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为了适应革命形势的发展,培养工人运动骨干,在刘少奇等人的具体领导下,湖北全省总工会决定创办武汉工人运动讲习所,由共产党员许之桢任所长。工人运动讲习所先后举办两期,培养工运骨干近400人。1927年1月,第一期在武昌、汉口两处同时开办,不久合并到汉口德华学堂(原址已不存在)集中举办。4月中旬,工人运动讲习所又招收第二期学员,所址迁至汉口同丰里(位于汉口中山大道黄石路口)。讲习所的训练班形式多样,有干部训练班、速成班、工人纠察队训练班等。学习期限最少在一个月左右,最多不超过三个月。报考条件是:“有从事工人运动的决心;有高等小学毕业以上的文化水平或常识较优者;身体强健无疾病能吃苦耐劳者。”讲习所开设的课程有《工会组织工作》《工会组织问题》《国民党农工政策》《劳工运动史》《中国民族运动史》《工会应用文》《国际政治经济状况》等近20门。授课教员有李立三、刘少奇、项英、陈潭秋、林育南等十余人。他们不仅是知识渊博的学者,而且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主义者。刘少奇讲授《工会组织工作》《工会经济问题》。他所写的《工会代表会》《工会经济问题》及《工会基本组织》三本小册子,作为工运讲习所的基本教材深受学员欢迎。讲习所每天还指导学员进行一小时的集会演讲练习,另有一小时用来教学员识字和作文。同时还为学员讲授军事技术课,也培养出一批粗通军事的工运人才。

经过短期训练后的工人运动讲习所学员,提高了思想政治素质和文化水平,懂得了开展工人运动的重要意义和如何从事工人运动。他们大部分被派往湖北各县市和武汉各工会担任工人运动领导工作,成为各地工会的骨干力量,对武汉工人运动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为了提高广大工人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使工会真正成为教育工人的学校,在刘少奇和林育南等的努力下,湖北全省总工会设立了教育局和工人教育委员会,在各级工会中建立了工人学校、工人补习班、子弟班、妇女班及宣传队。据统计,当时湖北省办有工人学校53所,教员175人,学生7738名。还建立了300多个工人宣传队,拥有宣传队员1300余人。1927年3月6日,省总工会召开武汉全市工人学校教职员大会。刘少奇在会上作了《中国职工运动过去、现在及策略》的报告,报告主要讲中国职工教育的性质、任务和重要意义三个问题。他反复强调:工人阶级在国民革命运动中的领导地位是确凿不移的,革命斗争的任务就是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任何动摇依靠工人阶级领导的思想,任何转移斗争目标的言行都是错误的。他特别指出:工人阶级对资产阶级应取既合作又斗争的办法,即它与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冲突的时候应与之合作,它与敌人妥协转而压迫工人运动的时候应与之坚决斗争。他特别提醒要防备资产阶级的欺骗和出卖。这对于提高教职员的思想和教学水平起了很大作用。與此同时,省总工会还定期出版《工人导报》《工人画报》等。这些刊物的许多重要文章,都是经过刘少奇审查定稿的。工人运动讲习所和工人学校培养了工人运动的大批骨干,充实了省、市、县各级工会的领导,因而促进了工人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巩固了各级工会组织。

尽心竭力指导工人运动

刘少奇到武汉后,就立即深入到武汉码头、海员、纺织、人力车、邮务、印刷、店员等工会了解工会的组织情况和工人的生活情况。他还考察湖北应城膏盐矿区,深入矿区向工会干部和群众进行调查研究,实地了解矿工生活,为矿工指明了工人运动方向。

为了把工人运动推向新的高潮,制定在新形势下的工人运动斗争策略和方法,湖北全省总工会于1927年1月1日至10日召开了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这次大会是在刘少奇、李立三等领导和主持下召开的。到会代表588人,代表工会341个、会员293500人。大会期间开会18次。会议通过了刘少奇参加制定的组织问题、工会经济问题、宣传及教育问题、经济斗争、女工童工问题、工人纠察队、工农联合等27项决议案,通过了《湖北全省总工会章程》以及由刘少奇撰写的《大会宣言》等重要文件。大会指出:“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要求各级工会给以正确的指导。武汉各工会及省总工会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如何使工会在群众中建立稳固的基础。为此,每个工会要有一个真正的经常的工人代表会,要有很严密的基本组织。”《组织问题决议案》指出:“今后,要使武汉工会的组织完全统一起来,需赶快组织各产业总工会;在产业及职业上性质相近之工会应合并组织,并使每个工会都加入其性质相近的总工会。”大会正式选出湖北省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向忠发为委员长(5月刘少奇接任),李立三、刘少奇、项英为副委员长,项英兼中共党团书记和组织主任,刘少奇兼秘书长,林育南任宣传主任,李立三兼外交主任,秦怡君(女)任女工部部长。大会后,代表们深入宣传贯彻大会宣言和各种问题的决议案,得到了广大工人群众的拥护。这次大会的召开,为武汉地区工人运动的进一步高涨指明了正确的方向,标志着湖北工会组织进入了空前发展的新时期。

1927年2月11日,中华全国总工会由广州迁到武漢。2月20日,刘少奇出席全国总工会执委会扩大会议。会议通过了《全国工人阶级目前行动总纲》等30多个决议案。会议确定在全总常务委员尚未到齐之时,由朱少连、刘少奇等6人组成临时执委会常委会开展日常工作。

在中华全国总工会武汉办事处的指导下,汉阳地区总工会率先召开工人代表会,接着武汉码头总工会代表会、全国邮务总工会代表大会、武汉店员总工会代表大会相继召开。刘少奇在这些代表大会的召开过程中,承担着更多的组织责任,他参加各处工人集会,用通俗、生动的语言,向工人群众宣传党的主张,鼓励工人群众努力革命。3月9日,刘少奇出席全国邮务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身份,报告全总执委扩大会议经过及《全国工人阶级目前行动总纲》。

在刘少奇等人的共同努力下,从湖北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到6月初,不到半年的时间,全省工会会员激增到51万多人,成为全国工人运动发展最快的省份之一。湖北地区工人组织的发展壮大,又推动了反帝反封建革命的高涨。

为便于各级工会及工友们了解工会组织、明确自己的职责和义务,1927年5月,湖北全省总工会将刘少奇关于工会组织的讲演汇编成册出版。此书内容包括:(一)工会的作用及其组织的范围;(二)工会的组织系统;(三)工会的基本组织;(四)工会中的各级组织的职权;(五)工会可举办之事业;(六)经费问题;(七)工会的变相的组织与组织工会应注意之点。 这本书不仅从理论上论述了健全和巩固工会组织,加强和改善工会经济管理等工作,而且还为解决工会中存在的各类问题,具体制定了相应的规定,从根本上回答和解决了工人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的重要问题。

领导收回汉口英租界

1927年1月初,武汉各界举行庆祝国民政府北迁和北伐胜利大会。3日下午,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的宣传队在汉口英租界毗邻的江汉关前广场上举行讲演会。英国租界当局十分恐慌,调动长江中英国军舰上的水兵登岸,施暴屠杀,当场刺死一人,打伤30多人,制造了汉口“一三”惨案。

当时,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在汉口召开,主持大会的刘少奇和李立三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现场了解情况,谴责帝国主义的暴行。在刘少奇的亲自主持下,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发表《为反对英水兵惨杀同胞通电》,声讨英帝国主义残杀中国工人的罪行,并提出了收回英租界的6项要求,宣传抵制英货,对英实行经济绝交,准备封锁租界,对英商实行总罢工。与此同时,还要求武汉国民政府立即向英国进行严重交涉。这一通电,为湖北武汉的工人运动指明了斗争的方向。

1月4日,在刘少奇、李立三等领导下,召开了武汉工、农、商、学各界联席会议,有200多个团体的500多名代表参加。刘少奇在会上陈述了省总工会紧急会议通过的对英6项要求,他把由董必武刚刚主持召开国民党湖北省第四次代表大会确定的对英方针,与省总工会拟定的反英6项要求结合起来,制定了8项条件,得到大会一致通过。联席会议结束后,刘少奇立即赶回总工会和李立三等人商量反英事宜。

1月5日,在刘少奇、李立三指挥下,武汉人民举行了全市性的罢工、罢课、罢市,抗议英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下午2时,在汉口济生三马路举行了30万人参加的追悼“一三”死难同胞暨反英示威大会。会后举行示威游行,高喊“打倒帝国军义”“收回英租界”等口号,向英租界挺进。工人纠察队员率先冲进租界,迅速拆除沙包、电网组成的防御工事,扫清障碍。随后,群众冲进英租界,驱逐了租界内的巡捕,并迅速占领和控制整个英租界。武汉工人阶级和各界群众收回英租界的特大新闻登在《汉口民国日报》上。6日,九江各界群众声援武汉人民收回租界的斗争,也奋起占领了九江的英租界。英国当局被迫于2月19日、20日分别在协定上签字,同意将汉口、九江英租界交还给中国。

武汉人民在刘少奇等领导下,一举收回了汉口英租界,结束了英帝国主义在武汉66年的殖民统治,这是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史上空前的大创举。

发动武汉人民开展反蒋斗争

中国工农运动的不断发展使帝国主义列强十分害怕,他们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一方面继续勾结北洋军阀,一方面在革命阵营内扶植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新军阀作为其在华利益的新代理人。

蒋介石的反共行动由江西开始。他指使其爪牙杀害了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又下令在南昌、九江、安庆等地解散和捣毁工会、农会等革命团体,打死打伤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多人。蒋介石的反共行为立即引起了武汉工农群众的强烈反击。

1927年3月6日,共产党员、赣州市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被蒋介石指令亲信秘密杀害。刘少奇闻知后,立即以全国总工会的名义发出通电要求严惩凶手,并写《论陈赞贤同志在赣被害事》一文,发表在3月17日《汉口民国日报》上。文章指出:“现在江西反动派十分猖獗,已经在总司令的面前有军官枪毙工会委员长,这件事的发生,值得国民政府及全国革命民众严重注意。” 他认为江西这件事的发生是摧残革命,是革命战线内反革命活动的开始。大家应一致起来奋斗,促使国民政府和国民党党部肃清反动派,并竭力援助江西的革命民众,务必达到国民革命之完全成功。

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革命群众。他的残暴行径,激起了上海人民和全国人民的强烈反抗。中共中央发表宣言,指出:蒋介石已变成为国民革命公开的敌人和帝国主义的工具,是屠杀工农和革命群众的刽子手。17日,湖北全省总工会在刘少奇的主持下发出了讨伐蒋介石的通电,通电列举了蒋介石镇压工人运动、强行解散工人纠察队、破坏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等六大罪状,并表示决心率领全省40万有组织的工人,打倒残杀工人的新军阀蒋介石。

革命形势在继续恶化。5月中旬,武汉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在宜昌发动叛乱,逼近武汉。刘少奇带领武汉工人纠察队投入反击叛军的战斗。在军事上配合叶挺所率国民革命军有力阻击叛军的进攻,同时维护武汉地区的社会治安和秩序,稳定了武汉三镇的局面。19日,刘少奇作为大会主席,在汉口主持声讨夏斗寅大会。大会议一致要求国民政府下令拿办夏斗寅,以平公愤。21日,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独立第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率部叛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革命群众。6月3日,刘少奇代表湖北省总工会通电讨伐许克祥。

6月14日,刘少奇主持召开了湖北全省總工会代表大会。他在向大会所作的政治报告中号召民众:对于蒋介石的叛变和夏斗寅、许克祥等人的叛变,应一致反对!在他的主持下,这次大会作出了《武汉工人目前政治主张》的决议案,提出明令拿办许克祥、解散一切反革命机关、发还工人纠察队与农民自卫队的枪械、保障工农组织的绝对自由、严惩一切摧残工农运动的反革命分子、实行讨伐蒋介石等8项主张。次日,还组织举行了罢工和盛大的示威游行。

出席中共五大,当选中央委员

从1926年下半年中共中央即向武汉派遣包括刘少奇在内的大批干部。1927年年初至4月,中共中央机关各部门全部迁到武汉。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之后,紧接着又指使国民党右派在广州、南京、无锡等地发动了同样的反革命政变,革命前途危在旦夕。为了挽救革命,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大会的中心议题是确定党在紧急时期的任务。大会接受了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提出的关于中国革命问题的决议案,批评陈独秀犯了忽略同资产阶级争夺革命领导权的右倾错误。大会虽然强调争取无产阶级领导权、建立革命民主政权和实行土地革命的重要性,但对于无产阶级如何争取革命领导权,如何领导农民实行土地革命,如何对待武汉政府和武汉国民党,以及如何建立党领导的革命武装等问题,都没有提出任何切合当时实际情况的办法。刘少奇出席了此次大会,他在会上陈述了扩大工人运动、壮大工人武装的意见,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也没有采取有力的措施。大会选举了中央委员会,刘少奇当选为中央委员。陈独秀继续被推选为总书记。

1927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成立以刘少奇、许白昊、李立三等7人组成的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同年5月至6月,刘少奇5次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会上汇报武汉地区相关情势以及工人纠察队、裁判委员会等一些问题,被中央指定为经济斗争问题负责人。

坚持斗争应对革命新危机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一系列反革命事件给革命带来了严重危机。

为了动员和组织全国工人,团结各阶层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破坏和蒋介石的叛变,挽救革命,6月19日,刘少奇与苏兆征、李立三等人一起组织领导了在汉口召开的第四届全国劳动大会。刘少奇作《中华全国总工会会务报告》。报告认为,中华全国总工会第三届执委会能够认清革命的环境与时机,对于全国工人阶级政治的、经济的斗争,有适当的指导。会议通过了《中华全国总工会会务报告的决议案》。刘少奇还提出工会组织问题案,被会议决议通过。决议案指出:各地工会组织虽有进步,但尚存在着某些散漫、混乱的状况。大部分工会仍未在群众中建立稳固的基础。因此,必须集中工会组织,使工会在群众中建立巩固的基础。决议案强调,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已进一步与工人阶级的敌人短兵相接,并已由单纯的经济斗争发展成为政治的武装斗争,因而工人的武装组织更为重要。这次大会总结了北伐以来的工会工作,讨论如何应对蒋介石的叛变问题,号召全国工人阶级继续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派。

6月27日,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军长何键为发动反革命事变,大肆散布“省总工会工人纠察队将缴35军枪械”的谣言。面对这一严重变局,陈独秀为了消除何键制造事端的借口,于28日召开中共中央紧急会议,决定公开宣布解散武汉工人纠察队。

武汉工人纠察队是刘少奇、李立三等湖北总工会领导人组建起来的。1927年4月20日,刘少奇、李立三等人在汉口举办工人纠察队训练班,培养了一批骨干分子。当时,武汉工人纠察队拥有队员5000人,枪3000多支,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当陈独秀主持的中央政治局作出解散工人纠察队、解除农民自卫队、交出枪支的决定,并指示由湖北全省总工会执行时,刘少奇表示坚决执行。但刘少奇在执行中,将百余支旧枪、坏枪及童子团的木棍集中上交,以应付差事,而把大部分好枪留下,并布置纠察队员分散和隐蔽起来,还安排已经公开的共产党员和其他进步分子,陆续带着枪支投入贺龙、叶挺的部队。

之后,武汉时局进一步迅速恶化。中共中央决定将聚集在武汉的干部实行疏散。刘少奇等全总、省总工会的负责人根据中央的精神,一面通知各区、县和各产业工会干部做好应急准备,一面将公开活动的党员干部陆续秘密转移到贺龙、叶挺的部队中去,这其中的许多人后来参加了著名的南昌起义,部分人员几经周折参加了井冈山的斗争,在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中发挥了作用。6月29日,何键派兵冲进全市各工会拘捕共产党员和工会干部。此时,在全省总工会及刘少奇等人的努力下,大多数共产党员和干部已经转移,避免了一场重大损失。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