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王新亭:职务跃升最快的开国上将

廖春梅

他从战士到担任军政治部主任,仅用了三年时间,是我军提拔最快的开国上将;他,身经百战,反“六路围攻”,设伏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战上党、取晋南、打运城、攻临汾、克太原、保延安、出秦岭、解放大西南,处处都有他的身影和血汗;他建立民主政权、开辟冀鲁豫边抗日根据地,所率部队成了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以至于挂出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报复挑衅性标语;他对古玩、字画、金银首饰有着很好的鉴别能力,被称为红军的“鉴宝师”……

他就是开国上将王新亭。

土地革命:三年从士兵到将军

王新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湖北省孝感人。12岁时,入当铺当学徒工,10年的历练,让他对古玩、字画、金银首饰有着很好的鉴别能力。

1930年春,王新亭加入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在第三团第一营第一连当战士。年底,第三团奉命攻打新洲,夺取物资供部队过冬。由于敌人大意,第三团不仅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还俘虏2000名敌军,缴获大批枪支、军需物资和金银首饰。当时,战士不识货,一些金镯子被当作铜器玩耍,甚至弄坏了就随便丢弃。王新亭利用在当铺学到的本事,鉴定出许多被弄坏的真金首饰。王新亭也因此而一直被大家称为红军的“鉴宝师”。

1931年紅四方面军成立时,王新亭被任命为红十师政治部副秘书长,参加了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次战斗。1932年10月,王新亭任第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1月,王新亭调任红十二师政治部主任。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任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任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治部主任。

1933年10月,蒋介石任命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限其3个月内肃清川陕边区红军。刘湘调集四川所有兵力共l10个团20万人,分为6路围攻红军。红四方面军决定以红四、红三十三军全部及红九、红三十军各2个师在东线,打敌第五、第六两路,由徐向前指挥;以红三十一军及红九、红三十军各1个师在西线,打敌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路,由王树声、李先念指挥。红军采取收紧阵地的战法,节节抗击各路敌军,逐次向苏区内地收缩,诱敌深入,寻求敌人的弱点,集中兵力予以反击。到1934年8月上旬,刘湘共发动5次总攻,步步推进,一直把红军压缩到南江以东、通江以北、万源以西的狭小区域内,但刘湘各部也伤亡很大且疲惫不堪,士气低落。8月9日,徐向前突袭敌最弱的第六路于青龙观,歼敌1个师3个旅,直插刘湘主力左侧。刘湘慌忙从万源后撤。徐向前以一部牵制东线敌军,率主力挥师向西,从敌第三路与第四路结合部得胜山猛插敌人纵深,在黄猫垭歼敌10多个团,一直追到嘉陵江边,打破了敌人的围攻。整个战役长达10个月,红军共歼敌8万人、缴枪3万支。在破敌6路围攻期间,王新亭不仅在红九军开展了扎实的政治工作,还带领红九军机关干部深入通江、营山、仪陇等地建立地方政权。红九军所辖第二十五师第七十三、第七十五团分别获得“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奖旗。

抗日战争:打得鬼子闻风丧胆

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被改编为八路军,原红四方面军归属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王新亭任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9月,师部指定王新亭随陈赓指挥的第三八六旅行动。

为落实毛泽东“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的指示,王新亭对外以第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第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他先后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第五行政公署主任续济川。接着深入大街小巷,通过各种方式宣传抗日,使八路军第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并扩充到一个团的兵力。

1938年2月,王新亭任第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和陈赓率部在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打了3场伏击战,取得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其中神头岭一仗,消灭日军第一〇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日本《东奥日报》随军记者本多德治记述:“神头岭附近的战斗正是典型的游击战。”

6月,根据党中央“抓紧时机,在河北、山东平原大力发展游击战争”的指示,王新亭率第七七一团从太行山挺进冀南,在永年、肥乡、成安一带建立起抗日根据地,在肥乡县张东村创办抗日干部训练班,培养大批的抗日后备力量,相继在永年、肥乡、成安、广平、鸡泽、曲周等地建立民主政权和抗日游击队,成立冀南第三地委、行署和军分区。

8月,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奉命钳制日军向潼关、洛阳的进攻,开进临漳、安阳、内黄、滑县等地区,消灭盘踞于该地区的伪军和土匪。王新亭和陈再道率领第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第六八九团等与兄弟部队进行了漳南战役。至9月26日,共歼灭伪军和土匪78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3200余支,基本肃清平汉铁路以东、漳河以南、卫河以西,南北近50公里区域的伪军和土匪,为建立冀鲁豫边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随后,王新亭遵照中共中央创建以太行山为依托的晋冀豫抗日根据地的指示,在长治、长子、屯留、襄垣、壶关等县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

1939年1月25日,王新亭得知日军袭击安儿寨,遂指挥新一团和先遣支队第三大队迂回敌后,突然发起猛冲,毙敌步兵50余名、骑兵数十名,击毁汽车4辆。

2月10日,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决定以第三八六旅隐蔽集结于邱县城以南香城固附近地区,诱日军出犯,予以歼灭。而日军出于对第三八六旅的愤恨,在坦克上打出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也反映出第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王新亭对此骄傲地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王新亭协助陈赓指挥第三八六旅,先派小部队连续袭击威县、曲周等县城日军,迫使驻威县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补充大队,以汽车8辆载1个加强中队,向威县以南“扫荡”。当日军进至我军附近时,第三八六旅骑兵连突然出击,引诱日军进入香城固地区。日军进至香城固后,第三八六旅从四面发起攻击,全歼日军大队长以下300余人,俘敌8人,缴山炮1门、九二步兵炮2门、迫击炮1门。当地群众编歌谣歌颂说:“三八六旅好儿郎,领导是陈、王,沙滩布下口袋阵,香城四面撒罗网。大汽车冒火光,日本鬼见阎王。解解咱们心头恨,保住咱们好家乡。”

3月,陈赓率第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率第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第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即“岳北会师”),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第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第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第三八六旅政委,辖第七七二、第十六、第十七、第十八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沿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

解放战争:百战百胜累立奇功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解放区军民团结一致展开收复失地、收缴日伪军武装的斗争。然而,蒋介石坚持独裁,在美国支持下,悍然调集大量军队进犯解放区。当月下旬,阎锡山部第十九军史泽波率4个师在上党地区接受日军投降。26日,中共中央军委要求太行军区集结主力,“收复上党全区,采取一切有效手段彻底消灭伪顽,逼国民党军投降”。刘伯承和邓小平随即部署对上党地区作战。9月10日,上党战役正式打响。

在整个战役中,中共共歼国民党军第十九、第二十三、第八十三军等11个师约3.5万人,俘国民党军将官27名。上党战役歼灭的阎锡山部队占其总兵力的三分之一,不仅解除了国民党军对晋冀鲁豫解放区的直接威胁,而且有力地配合了重庆谈判,实现了中共边打边谈、以打促谈的预期目的,晋冀鲁豫也成为后来中共夺取全国政权的重要基地,并为后来设立华北局和定都北京奠定了初步条件。王新亭及其所领导、指挥的太岳军区攻下长子、回师上党,尤其是在沁河东岸的将军岭激战数日,歼敌2万余人,活捉敌总指挥史泽波,在整个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7年3月,蒋介石改全面进攻为重点进攻,集中兵力向陕北根据地和山东发起攻势。蒋介石的嫡系胡宗南调集23万兵力直指陕甘宁边区。中共中央电令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率部迅速向临汾以南的禹门口、风陵渡方向出击,相机攻取晋南三角地带一切可能夺取的地方,扩大解放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坚决打击胡宗南侧背,配合陕北军作战。陈赓、王新亭经过10天激战,攻取泽县、新泽、稷山、河津、万泉、荣河、猗氏等10余座县城,歼敌2万余人;夺取黄河隘口禹门渡,控制200余里的同蒲铁路线,切断运城与临汾之敌的联系;拿下临晋、闻喜、解县、虞乡、永济、平陆、垣曲和芮城。

8月,太岳军区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八纵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守运城的是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〇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晋冀鲁豫军区经报请中共中央军委同意,决定组成运城前线指挥部,由第八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新亭、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分别为前指司令员、政治委员,统一指挥第八、第二纵队及晋绥军区独立第三旅和太岳军区部队解放运城,以扩大和巩固晋南解放区,并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在豫西、陕南的作战。

12月16日,八纵扫清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先头团发起攻城战斗,但受到阻击,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成功迹象。而胡宗南的4个旅正向运城增援。关键时刻,王新亭突然想到用地道爆破,并立即命令第二十三旅承担抢挖地道炸开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27日黄昏,运城的城墙被炸开。28日,运城宣告解放。

国民党军在晋南剩下的另一座孤城为临汾,驻有太原绥靖公署所属第六十六师和西安绥靖公署所属第三十旅、第二十七旅炮兵营及6个保安团、2个补训团,连同附近4个专署、15个县的保安警备队等共2.5万余人。临汾西靠汾河,东、南、北三面地形开阔,城垣坚固,城高15米,顶宽10米,底宽25米至30米,且东关筑有外城,易守难攻。守军以城郊3公里至7公里內的村庄、据点为外围阵地,以城墙、环城外壕和城周31处碉堡群为主阵地,以环城内壕、街巷工事为核心阵地,构成大纵深的环形防御体系,企图固守待援。

1948年3月10日,临汾战役打响。至11日上午,歼守军第六十六师大部。王新亭同样想到用“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临汾。16日开始,攻城部队和守军之间展开了以挖掘坑道与破坏坑道为中心的激烈斗争。第八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在城东,第十三纵队在城南,以地面攻击配合地下挖掘,克服土工作业缺氧、发出声响和不易掌握方向等一系列困难,共挖掘主坑道15条,掩护坑道40余条。守军则进行以挖掘防御地道和实施爆破为主的反坑道作战,在飞机和大炮的配合下,施放毒气弹、燃烧弹,并以第三十旅出城反击。17日19时50分,两条分别装有黑色炸药6000千克和黄色炸药3500千克的坑道爆破成功,将城墙两处炸开各50余米宽的缺口,部队在炮火掩护下突入城内,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至24时全歼守军,活捉阎锡山第六集团军中将副司令梁培璜。中共中央致电祝贺前线将士:“庆祝你们解放临汾,全歼阎胡守敌的伟大胜利!希望继续努力,为消灭全部敌军、解放全华北而奋斗!”

在攻城的最紧张时刻,王新亭冒着敌机盘旋轰炸,穿过交通沟,进入前沿指挥所,组织指挥坑道爆破和最后总攻临汾城垣的作战。临汾解放后,中央军委授予第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全军唯一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旅级单位。

5月,国民党军太原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为维持其统治,以5个军部、14个师、3个暂编总队,以及22个保安团、21个保警大队总兵力约13万人,布防于北起忻县,南到灵石,东至榆次,西至孝义、汾阳等15座城市的狭长地区,构成以太原为中心,以同蒲铁路为骨干的晋中防御地带。同时,以第三十四、第四十三、第六十一军各一部,及“亲训师”“亲训炮兵团”共13个团组成“闪击兵团”,进行机动作战,以阻挡解放军的进攻,并乘机大肆抢掠小麦。

为保卫晋中麦收,削弱阎锡山部的有生力量,创造夺取太原的有利条件,解放军华北军区决定以第一兵团第八、第十三纵队,太岳军区部队,北岳、太行军区部队各一部,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部队一部,共49个团6万余人,采取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运动战的方针,于6月11日发起晋中战役。至7月16日,解放军先后歼灭敌暂编第九总队和第四十三军军部,第七十师和第六十一军军部,第六十九、暂编第三十七、第四十师各一部。21日,解放军各部队直逼太原城郊,达成了对太原的合围。此战,是中国战争史上灵活用兵、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为尔后夺取太原创造了有利条件。其间,王新亭指挥八纵、太岳军区部队,破坏铁路、炸毁桥梁、阻击南进之敌、攻下祁县、追堵北逃之敌,将敌人包围在大常镇、小常村、西范、南庄一带,并将包围的敌人全部消灭,太原绥靖公署副主任兼山西保安副司令赵承绶被俘,击毙太原野战军副总司令元泉馨(原系日本军官司)。

10月,解放军第十九、第二十兵团和第四野战军、华北军区各1个炮兵师,开赴太原前线,会同第十八兵团等总攻太原。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第八纵队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王新亭先后打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将小窑头拿下。

11月2日,太原守敌第三十军军长黄樵松派中校谍报处长王震宇及随从王玉甲秘密来到我第八纵队前沿指挥部,与我方协商第三十军起义之事。王新亭当即将此事报告徐向前司令员。徐向前派政治部主任胡耀邦和起义将领高树勋一同来到第八纵队。经双方商定,在我军总攻太原时,黄樵松部交出防守的东、北两座城门,接应我军入城,然后第三十军撤出城外集结,进行改编。可惜由于黄樵松部第二十七师师长戴炳南告密,第三十军起义失败。

就在准备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共中央军委果断决定暂缓解放太原:“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

1949年2月,中共中央军委颁布全军统一番号,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改为军委直属第十八兵团,第八纵队改为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委,随后又升任第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与此同时,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改为军委直属第十九兵团,两兵团均于4月拨归第一野战军指挥。

4月20日,解放军对太原的进攻全线开始:第十八兵团分为左右两个集团由太原城东攻城,第六十军和一野第七军为右集团,王新亭任总指挥;第六十一、第六十二军为左集团。24日清晨,随着总攻令下,解放军1300门大炮从各个方向一齐向太原城内开火,随后突破敌人前沿阵地,占领大、小东门制高点,迅速向城内纵深发展,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10时,攻占阎锡山的绥靖公署,全歼太原守敌,活捉敌高级将领戴炳南、孙楚、王靖国及日本战犯岩田等,太原战役宣告结束。整个战役歼敌13万余人、民团8万人。解放军伤亡4.5万人,是解放战争中战斗最激烈、付出代价最大的城市攻坚战。

6月,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和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等部联合向进军陕西省中部的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反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的任务是由咸阳、兴平沿渭河北岸西进,歼灭武功、杏林镇一带守军后,向午井镇发动攻击,会同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聚歼罗局镇地区守军。尔后,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周士第和王新亭等率领该兵团分路由东向西实施攻击,相继占领武功、杏林、绛帐等城镇,和兄弟部队从东、西、南三面完成了对扶风、郿县地区国民党军的战役包围。接着,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3个军和马步芳部1个军共4.4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80余门、轻重机枪960余挺、骡马1500余匹,解放了陕中广大地区,完全割裂了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尔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

接着,周士第、王新亭率领第十八兵团发起秦岭战役,目的在于迷惑敌人,实现毛泽东“吸引、抑留胡宗南集团于秦岭山区”的部署,即造成解放军欲经川陕公路入川的态势,引诱胡宗南上当。第十八兵团以第六十军全部、第六十一军两个师向防守川陕公路正面秦岭要隘的胡宗南集团第二十八军发起攻击后,对凤县和江口镇攻而不破。胡宗南果然上当,误以为是解放军无力攻破其防线,而摆好坚守态势。

实际上,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第二野战军在南起贵州天柱,北至湖北巴东的500公里地段上,向国民党军实施了多路突击。先后解放贵阳、遵义,在鄂川边境围歼川湘鄂边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所部,占领建始、恩始、宣恩、彭水、黔江。事后,蒋介石觉察出解放军入川的战略是由湘鄂进黔川迂回重庆,火速急令胡宗南集团由秦岭、巴山迅速南撤, 秦岭战役结束。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