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土改和“三反”运动

叶学龄

翻天覆地的土地改革运动

1951年冬,按照上级的统一部署,进贤县第七区第一农民协会和全县各地一样,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土地改革,是在农民中传了很久、盼了很久的一场翻天覆地的政治运动,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农民翻身作主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一天终于来了,农民们欢欣鼓舞,兴高采烈。

土改运动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又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为了保证运动的顺利进行,中央向各地派出了经过培训的土改工作团。县工作团向各区派出工作队,工作队又向各农会派出工作组。派到我们第一农会的是李卡莉、老谭、老谢、老夏、老吴、老王等同志组成的工作组。李卡莉为组长,她是位戴眼镜的女同志,东北口音,其他几位也都是北方人。据说,他们都是从北京市教育、卫生系统抽调,在北京培训后派下来的。我们那个村农协小组的工作由老谭负责,他个子高大,穿一件呢子大衣,戴副眼镜,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

那年,我18岁,是农民协会的干部,除参与农会议事、办事外,还要负责抄抄写写。同时,我又兼任村里的农协组长、民兵班长,算是村里的“头头”。当时的农民协会并不纯洁,几个牵头的,有的是游手好闲的无产者,在群众中没有威信,有的还是地主、恶霸幕后操纵暗地派进来的,后来被人们称为“狗腿子”。土改工作组进驻后,开展了“打狗腿子”活动,把他们和那些在群众中没有威信的人一并清除出去,重新民主选举农民协会干部。我因年纪轻,有点文化,就继续被推选进新的农协会,所以土改时一直在农协会工作。

整个土地改革运动为期四个月。工作量非常大,纷繁复杂,几乎天天开会,大会、小会、斗争会等等。运动分几个阶段,环环相扣,步步推进,每一步都非常重要。

第一步,访贫问苦,扎根串联。这是根本性的工作。这一工作做好了,下一步就能顺利进行,否则寸步难行。所谓“扎根串联”,就是通过访贫问苦,选准“根子”,将其培养成积极分子,让他们去做串联、发动工作。选准“根子”很重要,不是劳而又苦的不行,在群众中没有威信的不行,没有活动能力的也不行。老谭对我很重视,经常把我带在身边,找我了解情况,交代任务,后来我就是他扎的“根子”,对外称土改积极分子。工作组的同志都是北方口音,讲话群众听不懂,而群众讲话,工作组的同志也听不懂,相互之间沟通困难。我的接受能力比较强,虽然不能全听懂,但比没有一点文化的人好得多,因此经常充当“翻译”,成了工作组与群众沟通的纽带。工作组的同志都很喜欢我,我也充分发挥了“根子”的作用。

第二步,划分阶级成分,明确敌我友。这是基础性的工作。土改中,人们最关心的就是划分阶级成分和分配胜利果实,这也是土改的目的。为了保证土改顺利进行,之前做了三个重要准备:一是镇压反革命。我们村周边几个村子就枪毙了三个恶霸地主,大大增强了群众对共产党的信任和信心。二是减租减息,从经济上减轻群眾的负担,提高群众进行土改的积极性。三是对土地等生产资料全面登记造册,为划分阶级成分准备依据。当时划分阶级成分,是根据解放前三年家庭拥有生产资料、生活来源等经济状况来确定,政策清楚,标准具体,界限分明。有劳动能力不劳动,靠剥削为生的为地主,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为恶霸地主,任过国民党区长以上的官吏为官僚地主,兼营工商业的为地主兼工商业,以商业为主的为工商业兼地主;自己参加劳动,剥削收入部分超过总收入25%的为富农,剥削收入部分不足25%的为富裕中农;没有劳动能力、靠出租土地为生的为小土地出租;有一定的生产资料、自己劳动够吃够用的为中农;生产资料不全、负债累累的为贫农;没有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为雇农;以工匠为主兼种田的为手工业者。此外还有小商小贩、自由职业等等。当时的阶级路线是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孤立富农,打倒地主,其他各阶级都列为团结对象。

第三步,激发阶级觉悟,斗争地主、恶霸。这是关键性的工作。整个工作过程就是发动群众的过程,就是激发和提高阶级觉悟的过程,工作十分艰难。要提高阶级觉悟,首先就是通过召开诉苦大会,发动贫苦农民诉苦,控诉地主、恶霸和反动派的罪行,激发阶级仇恨。但这项工作困难很大。因为农民群众盼望分到土地、房屋和生产资料,但又心存顾虑,怕共产党的天下坐不稳,怕国民党卷土重来,怕地主、恶霸反攻倒算,因此不敢当众公开倒苦水,不敢面对面控诉地主、恶霸的罪行,不敢面对面与他们作斗争。这就需要“根子”去串联和发动。这时老谭交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要我动员母亲带头上台控诉,带动其他群众。开始,母亲坚决不同意,她也有同其他群众一样的顾虑。经过我耐心地做工作,她终于想通了,答应上台面对面控诉姓吴的伪保长的罪行。我母亲从伪保长抓壮丁,害得我父亲和大哥常年躲在外面不敢回家,使她一个小脚女人拖儿带女,担负着繁重的田间农活,讲到自己多次被抓到乡公所关押;从受地主剥削,“禾镰挂上壁,家里就没饭吃”,讲到吃观音土、椿树叶度日。她边哭边讲,声泪俱下,引起台下穷人的共鸣,一齐号啕大哭。台上台下,群情激愤,口号声此起彼伏:“打倒伪保长!”“打倒地主恶霸!”“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紧接着,台下穷人争相上台诉苦、斗争。这次诉苦、斗争大会,大获成功,我受到了李卡莉组长的表扬,由此进入工作组的视野,列为他们进一步培养的对象。

第四步,分配胜利果实,实现耕者有其田。阶级成分划定后,便是分配胜利果实。这是一项非常细致艰巨的工作,群众在斗争地主、恶霸时,目标一致,团结一心,但到分享胜利果实时,便争多嫌少,因此有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要做。那时,我们农会先将所没收地主、富农的财物登记造册,尔后按土地、房屋、耕牛、农具、金银财物等,分成一份一份,再按贫困状况由雇农、贫农挑选,最困难的先挑。凡是农会干部公道、思想工作到位的地方,分配胜利果实都很顺利,而干部不公道、思想工作不到位的地方,则分不下去,甚至出现哄抢的现象。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