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权将军之歌》:质朴无华赞英雄

孟红

左权(1905—1942),湖南醴陵县人,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卓越的军事家、政治家,八路军的杰出领导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十五军军长兼政委,红一军团参谋长、代理军团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兼二纵队司令员,协同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运筹帷幄,奋勇抗敌,取得了多次战斗战役的胜利,是八路军最杰出的指挥员之一。1938年12月,左权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到达当时的辽县(今左权县,下同)。1940年协助彭德怀指挥了著名的百团大战。1942年5月,于辽县麻田镇十字岭指挥反“扫荡”中不幸牺牲,年仅37岁。左权是我党我军在抗战中牺牲的最高将领,他的牺牲是我党我军的一大损失。

为此,以祭奠、歌颂左权英名的歌曲不断涌现,其中最有代表性并传唱不衰的,当属这首《左权将军之歌》了。

这首歌主要由阎濂甫、皇甫束玉等创作而成。皇甫束玉生在辽县,战斗在太行山上,为太行山写出了无数诗歌,后因写《左权将军之歌》而闻名。左权在十字岭上指挥反“扫荡”英勇牺牲之初,他就与另外两位爱国之士含泪写下了《左权将军之歌》的歌词——

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

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老乡们,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参加中国革命整整十七年,

他为国家他为人民费尽心血。

老乡们,他为国家他为人民费尽心血。

日本鬼子五月“扫荡”咱路东,

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

老乡们,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

左权将军牺牲为的是老百姓,

咱们辽县老百姓要给他报仇恨。

老乡们,咱们辽县老百姓要给他报仇恨。

每每唱起这首歌曲时,它就带着人们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个烽烟四起的不寻常的抗日年代——

山西省辽县,作为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驻地的华北一个重要的抗日堡垒,使日本侵略军感到极大威胁,因而日军对包括辽县在内的太行抗日根据地以至整个华北地区实施了规模一次比一次扩大、手段一次比一次毒辣的5次“扫荡”。日本华北方面军对所属日伪军下达特别命令:“这期作战目的,与过去完全相异,乃是在于求得完全歼灭八路军及八路军根据地的人民。因此,凡是八路军根据地内的人,不论男女老幼,应全部杀死;所有房屋应一律烧毁;所有粮秣,其不能运输的,亦一律烧毁;锅碗要一律打碎;井要一律埋死或投入毒药……”

1942年2月4日(农历腊月十九),辽县境内狼烟四起,日军集结数万兵力开展的“第一期驻晋日军总进攻”(年关“扫荡”)拉开了帷幕,铁蹄所至,血债累累,日军大肆抢劫粮食,杀人放火,惨不忍睹。加之全县遭受严重旱灾,粮食大幅减产,根据地军民靠吃野菜、树叶、谷糠坚持抗战。辽县人民面临着极端困难的严峻考验。

2月初,中共辽西县委召开县委扩大会议,商议应对危局的办法。3月12日、13日,中共辽县县委召开全县军政民扩大干部会议,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中共晋冀豫区党委书记李雪峰出席会议,并作了重要指示,会议就贯彻党中央关于敌后抗战的方针政策进行了具体的部署和安排。

当月,辽县军民以“腹地游击,破坏敌人补给线,迂回敌后,袭击敌交通要道,吸敌归巢”的作战方针,胜利粉碎了日军的年关“扫荡”。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和辽县民兵与敌战斗131次,歼敌13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全县参战民兵1016人,涌现出了一批名震太行的杀敌英雄:“辽东一把锁”申锡荣,“神枪手”刘二堂,“民兵英雄”陈炳昌、李贵成等。

5月中旬,日军以摧毁华北抗战中枢的八路军总部和主力第一二九师为重点的“第二期驻晋日军总进攻”(五月“扫荡”)开始,日军急速调集3万余兵力,向太行山进行代号为“铁壁合围”的大“扫荡”,并以“抉剔扫荡,分路合击”等战术集重兵多路进犯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

5月23日,八路军总部得到了准确的情报,发现了来犯之敌。此时形势已万分危急,数十倍的敌军精锐正疯狂扑来,而八路军总部多为文职干部且大多没有实战经验。敌众我寡,八路军总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分散突围。24日晚,总部机关开始趁黑突围转移,他们连夜突破日军三道封锁线,于次日凌晨再次遭到日军重兵包围。为了掩护八路军总部和当地群众突围转移,承担指挥总部直属机关突围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不顾个人安危,坚决要求断后,在掩护总部领导骨干成功突围后,5月25日在辽县麻田镇十字岭不幸被敌炮弹击中,壮烈牺牲。同时在这次战斗中殉国的还有新华日报社(华北版)社长兼总编何云等诸多同志。后据亲历者回忆:日军来的方向很多,直扑麻田这个中心点,很多飞机来回地交叉俯冲轰炸。左权在指挥部队,他说同志们,你们不要光看天上的敌人,还有地上的敌人,主要是地上的敌人。后来才知道我们被敌人四面包围了。他想叫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先走,彭德怀让他先走,他跟彭德怀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赶紧走,你走,我带队,彭德怀就带着几个人先走了。左权指挥这1万多人突围,等大部分都突出去,他已经可以撤退,但還没撤退的时候,敌人一个炮弹打过来……

左权殉国,山河失色,辽县及全国抗日根据地军民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曾与左权朝夕相处多年的朱德总司令写下这样的悼念诗句,高度评价左权光辉的一生:

名将以身殉国家,

愿拼热血为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

彭德怀撰写碑志“勒石以铭”,周恩来亲笔为《新华日报》撰写了《左权同志精神不死》的社论,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杨秀峰等首长纷纷写下悲壮激烈的悼念文章……

得知左权不幸壮烈牺牲,太行山区的抗日军民情绪十分激动。当时万余军民发起了签名运动,要求将辽县更名为左权县。

为了永久纪念和缅怀左权,经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批准,1942年9月18日,中共辽县党政军民5000余人,在辽县县政府所在地西黄漳村举行了辽县易名左权县典礼大会。

同样,为了更好地纪念左权,就在易名典礼的前一晚,辽县县委领导临时决定由王恕先、皇甫束玉、王耀灵等三人一起创作歌曲《左权将军之歌》。与现在大不相同的是,由于战争年代没有电视机、互联网等先进传播手段,传播方式极其受限制,因此特别易于口口相传的歌曲便成了最好最广泛的传播方式。这也就是为什么《左权将军之歌》歌词都是大白话的原因了。为了便于传唱,作曲者将《左权将军之歌》改为当地的割莜麦小调。

在当天的易名典礼上,《左权将军之歌》首次问世,军民千吟万唱,因歌词通俗易懂、旋律十分熟悉,很快就在广大军民中传唱开来。

这支歌首先广为流传于太行抗日根据地,激起广大军民为左权报仇雪恨的民族义愤。不久这首表达全国人民为左权报仇、血战到底决心的歌曲,在各解放区也迅速传唱开来。之后,这首歌又很快流传于全国各地,成为歌颂英雄、宣传抗战的歌曲中比较重要的一首歌曲。《左权将军之歌》的传唱,大大鼓舞了太行抗日根据地及全国军民坚持抗战到底的信心和决心,对夺取抗日战争全面胜利发挥了积极作用。

由于《左权将军之歌》是以民歌形式出现的,一直没有作者署名,以至于有各种版本的传说。山西武乡县有人说是他们那里的人创作出来的,辽西县的人说这首歌最早是辽西人唱出来的。为此,1991年9月6日阎濂甫、皇甫束玉两位老人写了《关于左权将军之歌歌词的编写與传唱情况》一文,澄清了历史。

后来皇甫束玉回忆时,谦虚地说,当时我们觉得写得并不怎么好,没有想到大家都普遍传唱。这个歌能够普遍传唱,主要是因为左权的影响,不是说我们这个歌编得怎么好。他还说,在歌中,左权短暂的一生几乎就是用老百姓的大白话唱出来的,没有想到大家都说好,都喜欢唱,我想,大家都是从感情上出发的,所以一唱就有感情!皇甫束玉称,当地老百姓对左权的那份感情,不是谁都能理解。

在编这首歌时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插曲,原来歌词中的“狼吃”一词在当地是一句最解气解恨却难听的骂人粗话,但皇甫束玉等三人经过反复商量,决定还是采用这个词,因为“狼吃”最能反映群众对日本侵略军的不满情绪和极度仇恨。后来,皇甫束玉在边区编课本时,为了不让孩子们过多地接触这句“粗话”,就将其更改为客观用语“日本鬼子”。同时,还把“辽县”改为了“边区”,为的是更好地普及,让《左权将军之歌》能够在群众中得到广泛传唱。

一代代太行山的子女们,在大人的耳濡目染下,大都从小就会吟唱《左权将军之歌》。上学期间音乐课本上就有这首歌,现在每逢重大节庆活动都会上演万人齐唱《左权将军之歌》的局面。同时,这首歌也成了左权县民歌中的一个经典作品和一面旗帜,后来,这首歌还成为左权县引人注目、喜闻乐见的“县歌”。它不仅寄托着左权县人民对将军深深的怀念,更代表了左权县人民传承的抗战精神和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