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红军缴获的张辉瓒的怀表

王立根

这是第一次反“围剿”战争中,红军从败军之将张辉瓒身上缴获的怀表。

1930年10月,蒋介石命令驻江西的第九路军总指挥鲁涤平组织对红一方面军和中央苏区进行第一次大规模军事“围剿”。红一方面军总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依据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情况,提出红军先向苏区中心退却,诱敌深入,使敌我兵力对比发生有利于我的变化,然后集中兵力,各个歼敌于运动之中的反“围剿”战略方针。11月5日,国民党军发动大规模进攻,红军从各地逐次向苏区中部转移,鲁涤平部队一次次扑空。12月上旬,蒋介石见进攻无效,恼羞成怒,急忙赶到南昌,召集党、政、军高级官员会议,亲自组织进攻,认为红军主力位于赣南,“此股一经扑灭,其余自易解决”,并设立“陆海空军总司令行营”,由鲁涤平任行营主任,张辉瓒任前线总指挥,总兵力增加到10万人。

12月16日,各路敌军开始向中央苏区进攻,到12月下旬,已深入到苏区腹地,但由于不断遭到红军小部队阻击和袭扰,敌军无所收获。

12月28日,鲁涤平命令其已深入苏区的5个师,向分布在宁都以北的黄陂、小布、麻田地区的红军实施总攻。敌前线总指挥兼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以为立功时机已到,让他手下的第五十四旅留守东固,自己亲率师部和第五十二、第五十三旅在第二十八师1个旅配合下,向龙冈冒进。红军得到情报,决定集中主力歼灭敌第十八师主力。

12月30日晨,天空细雨朦胧,薄雾缭绕。张辉瓒以第五十二旅为先头,师部和第五十三旅随后,由龙冈向五门岭推进。上午9时,正在艰步登山的敌人突然遭到居高临下的红三军先头第七师的迎头痛击。张辉瓒随即组织兵力对红军猛攻,但都被击退。红军一方面切断龙冈之敌与他敌之间的联系,使其孤立无援;另一方面又切断敌退路,使敌陷入包围圈。到下午4时,红军发起总攻,敌四处逃窜,突围不成。战到下午6时,红军歼敌第十八师师部和两个旅近万人,活捉敌前线总指挥兼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缴获大批枪弹和其他用品。这只怀表就是这次战斗的战利品之一。战斗胜利后,毛泽东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前半阙写道:“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张辉瓒是国民党军老牌师长,湖南长沙人,湖南兵目学堂毕业,后留学日本士官学校,1912年就任湘督谭延闿的参谋,北伐战争中,任国民党军第二军第四师师长。他的被俘在国民党军政界引起很大震动。国民党有关方面曾设法营救,甚至不惜以大批药品、粮弹换其生命,但最终因苏区人民和红军对敌怀着深仇大恨,张辉瓒于1931年1月28日被公审枪决。

这只怀表是张辉瓒随身携带的。表壳为银质,有一根红铜链,上拴两把上弦、拨针小钥匙。表壳正、背均镶有景泰蓝西洋女彩像,女像发卡为白金饰(一面已脱)、项链为黄金点构成,十分精美。

这只怀表由罗瑞卿大将长期保存,1959年罗瑞卿将此表送交军事博物馆收藏,并亲笔写了一份关于此表的说明:“此为国民党匪军兼江西剿匪总指挥张辉瓒之怀表。蘇维埃战争期间,即1930年冬蒋匪介石向我江西苏区举行其所谓第一次‘围剿时,龙冈一股匪军张师全军覆没,无一漏网。张匪本人亦被俘。此表为当时红四军第十师师长王良所得。1932年王良同志不幸牺牲,我与王良同志在红四军工作,为了纪念王良同志及苏维埃战争的胜利,故将此表保存至今。罗瑞卿1959年9月6日。”

罗瑞卿当时任红四军第十一师政委,王良任第十师师长。

如今这只怀表成了对第一次反“围剿”胜利最好的纪念。

责任编辑 / 陈 洪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