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萧克云山以诗明志

陈前金

自1934年2月至1997年1月,萧克将军在不同时期以不同身份先后6次来到江西永修云山,或率部浴血奋战,或巡视考察。“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革命领导干部受到冲击,蒙冤受屈,挨批挨斗,审查隔离。戎马疆场、功勋卓著的萧克将军也未能逃脱这一历史厄运。1970年1月,萧克将军含冤被贬,后被迫离开北京,来到设立在江西省永修县云山垦殖场红湖分场新丰大队的农垦部“五七”干校,直到1972年2月平反后才被调回北京。

萧克将军文武双全,在军旅生涯中,一直写作不辍,被誉为“中国军人学者”,著有《浴血罗霄》,获1988年茅盾文学奖荣誉奖。“文化大革命”期间,萧克将军身处逆境,心存共产主义必胜信念,写下了多首令人震撼的诗篇。

1970年年过花甲的萧克被送往农垦部“五七”干校,在赴云山途中,将军写了《回江西》,诗曰:

我自江西来,又回江西去。

昔日草鞋行,今朝飞车遽。

轻装怀马列,悠然赴五七。

战地黄花衰,孟冬西风疾。

云山赋归欤,老巢兮伏畅。

初到干校,生活极其艰苦。住房破旧,用具不全,学员不仅要参加劳动,还要自己打柴、烧饭,萧克用诗记录了这种艰苦生活:

云山腊月吟(四首)

其一

万里迢迢赴五七,

战地重来何其急!

江右仲冬草木凋,

松柏森森迎迁客。

其二

花甲将军又远征,

势之所至复何论!

缺腿方桌倚陋室,

锅碗瓢盆皆杂陈。

其三

凉气常从墙缝入,

手脚皆冻心怫郁。

就地跑步战严寒,

不忘徐老保暖术。

其四

自贾余勇挥斧斤,

度过腊月迎新春。

列宁选集一开卷,

斗室油然起风云。

劈柴

挥斧非求栋梁材,

只为举火备晨炊。

叭啦一声心头喜,

斧斤之力不我欺。

守岁

华夏纷纷似鼎汤,

山村腊月凛风狂。

挑灯夜读周遭静,

四壁萧然独举觞。

自制家具

花甲学木工,丘壑在胸臆。

锯木又刨花,斧斤心无二。

髹漆净而明,自喜作小器。

我非良工子,亦法鲁师意。

打草鞋

苎麻搓鞋练,打结成扇形。

布条顺手势,练上交叉行。

处世贵自立,做鞋何须针。

当年老战士,就熟而驾轻。

再登云山(二首)

其一

九岭长龙头向东,

奇峰十二驻云宫。

群山环抱如联壁,

遍野青苍卷惠风。

漫道雄鹰翔碧落,

从来劲柏傲寒冬。

最怜明月湖边景,

一片丹心映镜中。

其二

春来何处不归鸿,

满目青山夕照红。

好汉坡前多好汉,

英雄岭上更英雄。

锄云犁雨祈丰岁,

翠什苍松耐雪风。

我本红军老战士,

归来犹是老区农。

萧克一家5口人,“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拆散分居在北京、湖南和江西3地。1970年春节和1971年端午节,萧克都是在云山度过的。每逢佳节倍思亲,1971年端午节,萧克写了一首《思亲》诗来寄托对亲人的思念:

我家在京畿,寄身彭蠡间。

银婚过数载,镜圆月不圆。

儿孙离膝下,分散在湘燕。

一家才五口,各在天一边。

独饮雄黄酒,忍读《离骚》篇。

但愿身心健,任尔风雨颠。

对“文化大革命”中权奸的倒行逆施,萧克将军义愤填膺,1971年10月连书二诗,抒发这种情感:

三登云山

山居又是沐秋阳,

唯读唯劳且自宽。

晨出家门穿雾上,

午登山顶看云翔。

青杉作伞蝉鸣晚,

绿草如茵野菊香。

一任乱云随风舞,

抬头凝目望东方。

有感

怀仁堂上漫风云,

犹亿元勋尽竭忠。

信有光明惊鬼蜮,

更无磊落惧阴风。

渠奸作恶徒行恶,

正义遇穷终不穷。

任是妖魔曾乱舞,

真金不怕火销熔。

1972年2月,赣北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萧克将军被召回北京。除夕之夜,全家吃过团圆饭,将军难以饰掩喜悦心情,写了《返京》一诗。诗云:

赣北少大雪,今岁雪盈尺。

雪片传书来,召我返京邑。

瑞雪甫天霁,合家庆同席。

初见小孙儿,相目而相昵。

岁月岂无情,日月有精魄。

今夕团圆饭,明朝又春节。

1972年11月,云山垦殖场建制恢复后,身在北京的萧克将军闻讯,立即致电表示祝贺,并欣然为“江西省国营云山综合垦殖场”题写了场名。

1981年11月,萧克再次回到第二故乡永修云山。将军写了《回云山》(二首),诗曰:

第二故乡气勃勃,

別来旧景添新墨。

老少携壶穿梭来,

见我仍呼萧伯伯。

第二故乡山水好,

云山四上不辞老。

竹木森森伴我行,

拈得一身忘忧草。

责任编辑 / 陈 洪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