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彭德怀元帅献花

林小安

60年前,我是沈阳军区八一学校的一名小学生。

1958年9月20日,正值星期六的下午,我们学校沸腾起来了!威震天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我们父辈在朝鲜战场上的最高指挥官彭德怀元帅,就要来看望我们了!

大队辅导员刘喜坤老师,把方荣(大队主席)、我(大队副主席)以及邹丽丽等几个大队委员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她高兴地对我说:“给你一个任务,代表全校师生员工,给彭德怀元帅献花!”说着把一束鲜花交到我的手上。

我又高兴又紧张!心想,向彭伯伯献花的时候,我该向他说些什么呀?

在志愿军副司令、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上将的陪同下,彭德怀元帅来到了我们学校。只见彭伯伯和邓伯伯穿着极其普通的深灰色便服,就像我们常见的慈祥老人,和蔼可亲地微笑着挥手向迎接他的人群走来。在热烈的掌声中,我跑过去,向敬爱的彭德怀元帅行了一个少先队队礼,双手捧着鲜花献给了他。早就准备好的话,我竟激动得一句也没说出来!彭伯伯高兴地从我手中接过鲜花,看了看,笑着说:“哦,这么漂亮的鲜花,从哪里搞来的,谢谢你们啦!”

我正为自己完成了献花任务而高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彭伯伯又随手将这一束鲜花还给了我。他亲切地对我说:“像这些美丽的鲜花一样,你们就是祖国的花朵,未来是要靠你们这些孩子们的!”听着彭伯伯亲切的话语,看着这一束又回到我手中的鲜花,我一时不知所措,只能手捧着鲜花,一步不离地紧跟在他的身边。

彭伯伯没休息就视察我们学校。他走进一间教室,顺手开了灯,说:“灯光一定要亮,要保护好孩子们的眼睛。”他又上楼察看学生宿舍,问冬天的暖气热不热,嘱咐说:“东北太冷,不要让孩子们挨冻。”来到学生食堂,他问伙食怎么样,又嘱咐说:“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吃好。”最后,他在校办工厂—纱包线车间,边看边说:“勤工俭学要适度,不要影响孩子们的学习。”陪同他参观的战嘉禄主任和刘喜坤老师连连点头。

看到彭伯伯这样关心我们这些孩子的生活、健康和学习,我想他一定是个好爸爸,不禁脱口问他:“彭伯伯,您有孩子吗?”他笑了,并慈祥地抚摸着我的头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啊!”了解情况的邓伯伯及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当天晚上回家过周末,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他对我说:“傻孩子,彭老总没有子女,他身边的都是牺牲的战友及其亲人的孩子。” 爸爸没有责怪我,可是我却后悔极了。以致后来,每每看到有关“彭德怀元帅没有子女,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战友及亲人的子女”的文章,我就会想到当年我懵懵懂懂问的那个问题,为自己幼稚和无知而难过。

视察完之后,彭德怀元帅和邓华上将等一行,在校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大操场,与早已排好队站在那里等候的全校师生员工見面并合影留念。在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彭伯伯和邓伯伯站在为他们留好的位子,我手捧鲜花站在彭伯伯的右侧,方荣站在他和邓伯伯中间,军区俱乐部的摄影师拍下了第一张合影。接着,又拍了一张前排坐着的合影,我手捧着鲜花坐在了彭伯伯和邓伯伯的中间。摄影师的镜头拍下了这一历史的瞬间,60年过去了,我一直珍藏着这张照片。

彭伯伯和邓伯伯离开了学校,献给彭伯伯的那一束鲜花,仍然捧在我的手上。他把殷切的希望和慈祥的爱,永远留给了我们这些他深爱着的孩子们。

转眼间,整整60年了,我从一个充满稚气、刚满12周岁的小姑娘,成了即将步入古稀之年的老人。可是,当年我向彭德怀元帅献花的情景,就像在昨天,记忆犹新。彭德怀元帅与我的亲切交谈和他那慈祥的音容笑貌,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上,成了我这一生中最难忘、最美好的回忆。

责任编辑 / 梁发明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