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给省委书记李荒当秘书

郑小林

1956年10月,我父亲郑奇志给辽宁省委秘书长吴铎当秘书期间,曾到省供销社调研,编写过一期《春耕物资供应问题》的简报,引起了时任辽宁省委书记处书记李荒的注意,他对这期简报赞赏有加,还作了批示。

第二年,李荒的秘书王令被派到盘山任县委副书记,李荒就選了我父亲当他的秘书。父亲的学历很低,能为大学毕业的高级领导干部李荒当秘书,确实出人意料。两人第一次见面,李荒调侃说:“郑奇志?原来你这个‘奇志也不大啊!”其意为年龄不大,父亲那年25周岁。

李荒,原名李枝伟,1936年5月,他20周岁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李荒。“荒”者,“甘愿荒山埋忠骨”是也,从此坚定不移地奔赴抗日救国的最前线。

1958年2月,李荒陪毛主席视察辽宁抚顺的露天煤矿。毛主席注意到身边这位40刚出头的省委书记处书记,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荒。”他回答。

毛主席很好奇,又问:“哪个‘荒呀?”

“荒唐的‘荒。”他又答。

“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讲的。”毛主席眯着眼睛笑了,竖起右手的大拇指说:“李荒,不荒唐嘛!”

毛主席的话,成了李荒一生的追求,做一个“不荒唐”的人。

1959年,李荒按照党中央关于领导干部参加劳动的指示,来到安东拖拉机厂劳动。我父亲随同李荒参加劳动期间,安东市轻工局局长李日升找到我父亲。他带来一盒(12只)“长白”牙膏,说:“这是新产品,请李书记你们试用一下,看看质量怎么样?”我父亲和李局长都曾在辽东省委办公室工作过,很熟,便顺手留下了。

李荒不知啥时候发现了这盒牙膏,立刻板起脸问:“小郑!哪儿来的牙膏?”

“安东市轻工局李局长送来的,试用品。”父亲如实回答。

“给他退回去,不许要人家的东西!”李荒面带愠色,连连摆手,告诫说:“小洞不补,大洞受苦哇!”

这是李荒“不荒唐”的一件小事,让我父亲刻骨铭心,久久不忘。

给领导当秘书,一般都是3年左右,而我父亲却干了9年,可见李荒书记对我父亲的喜欢。

后来,李荒的长子李铁牛在《怀念我的父亲李荒》一文中写道:“在父亲身边工作过的秘书,个个都是才华横溢、勤勤恳恳、办事能力超强的人。

“郑奇志秘书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给父亲当秘书。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写出了《谈勤俭持家》的小册子,并出版发行。到现在80多岁了,还笔耕不辍,为老领导们写传记。父亲对他的秘书工作评价是非常高的,认为他是最有能力,也是最尽职和最懂得秘书工作内涵的人。

“他和陈巨昌秘书都是从厅级领导位置上退休的。父亲对他们后来的工作安排,从来都是听从组织上的调遣,不推荐,不干预,凭他们自己的本事晋级。”

责任编辑 / 梁发明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