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里与“硬骨头六连”

梅兴无

陆军第七十二集团军(原第一集团军)“硬骨头六连”是一支享誉军内外的英雄连队,经过战争年代血与火的洗礼,六连炼就了“战备思想硬、战斗作风硬、军事技术硬、军政纪律硬”的硬骨头精神。从1939年到1949年这10年间,独臂将军余秋里对“硬骨头六连”的诞生、成长付出了大量心血,使六连成为听党指挥的典范、能打胜仗的楷模、作风优良的榜样、基层建设的标杆。

在抗日烽火中创建六连

1939年1月27日,八路軍第一二〇师干部大队政治委员余秋里奉命赶到师部。贺龙、关向应给他交代任务:带第七一六团3个连及部分干部,组成第一二〇师游击第三支队到河北大清河北面的固安、霸县、雄县地区开展游击战争,扩大武装。贺龙说:“你仍然和贺炳炎搭档,他任司令员,你任政治委员。贺炳炎现在在抗大学习,未到任以前,三支队的军政工作全部由你负责。”

余秋里带领由304人组成的游击第三支队,开赴大清河北岸雄县板家窝镇。2月上旬,驻白沟和新城的日军300余人进犯板家窝。余秋里率部伏击日军,经过激烈战斗,毙伤日军80余人,其中有一个小队长。板家窝首战告捷,打击了大清河北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也振奋了当地群众的抗日信心,附近的游杂武装纷纷要求收编,不少群众将子弟送到第三支队参军。

到1939年3月,第三支队发展到750多人。余秋里向贺龙、关向应写报告,建议编成一个团,报告很快被批准。于是,余秋里将部队编为第三支队第七团,下设3个营,每营3个步兵连。由原14名红军骨干和新扩编的部队组成了第二营第六连,连长、指导员以及班排长都由红军骨干担任。这样,“硬骨头六连”便在抗日烽火中光荣诞生了。

同年5月下旬,第一二〇师命第三支队与冀中军区第六支队合编为第一二〇师独立第三支队,第六支队编为独立第三支队第八团。贺炳炎从抗大学习归来,任独立第三支队司令员,余秋里任政治委员。

早在1935年夏红二、红六军团在湘鄂川黔苏区的忠堡战斗中,贺炳炎、余秋里火线上任,分别任红二军团第六师第十八团团长和政委。在长征中,贺炳炎失去右臂,余秋里失去左臂。两人在独立第三支队再次搭档,当地群众和日军都把独立第三支队称作“一把手”队伍。之后,第三支队又派副司令员常德善、江东升带两个连到大清河以北开展游击战和扩军,重新组建第六支队。1940年4月下旬,重建的第六支队被改编为第三支队第九团。

整编后的独立第三支队,在潴龙河、滹沱河之间游击。6月下旬,余秋里和贺炳炎指挥部队在蠡县莲子口打了一个大胜仗,毙伤日伪军200多人。他俩商量,要提高部队战斗力,关键要抓几个敢打敢拼的“铁拳头”连队。余秋里发挥政治工作的优势,利用1939年夏天雨季对部队进行一次整训。

第七团第二营第六连建连几个月来,在红军骨干的带动下,一直表现突出。余秋里决定把第六连作为一只“铁拳头”来打磨,经常到该连了解整训情况。一次,他碰到该连指导员张会田正在给战士们讲政治课。张会田是红二军团到贵州时参加红军的,经过长征和开辟晋西北、冀中根据地斗争的锻炼,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基层政治工作干部。他联系实际把一个个革命道理讲得通俗易懂。他讲共产党的宗旨,就从他一家怎样受苦讲起,讲共产党和红军来后,打土豪分田地,穷人翻了身。现在为了抗日,团结更多的人,不平分土地了,但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生活,实行了“减租减息”的政策。这说明共产党时时刻刻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以在晋西北开辟根据地的经历,讲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凡是反对日本侵略的,我们都要团结;为了打败日本侵略者,共产党主张“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枪出枪”。

张会田朴素而生动的语言,深深地打动了战士们的心,也给余秋里留下深刻印象。余秋里召开连队指导员会议,请张会田讲课,用“以会代训”的形式,推广张会田的经验,不仅对全支队的整训起到了示范作用,而且对第六连自身也产生了激励作用。余秋里特地交代第七团团长刘彬,要注重在战斗中使用、磨练第六连,帮助它炼成一只真正的“铁拳头”。

第六连很快在战斗中初露锋芒。1940年1月23日,第七团在东渡子牙河时,与300多日军遭遇。刘彬果断命令第二营先敌一步占领马家营,掩护全团强渡子牙河。第二营第六连在连长陈砚庭、指导员张会田带领下,利用断墙残壁英勇阻击日军的进攻。日军在山炮、机枪、掷弹筒的支援下,连续向第六连阵地发起5次冲锋,都被第六连击退。第六连不少战士身负重伤,一些人被炸翻的黄土埋住身子,仍然顽强战斗。日军玩命进攻。危急时刻,张会田端起上刺刀的步枪,一跃而起,大喊:“同志们,跟我上,杀呀——”战士们端起刺刀,跟着他跳出工事向敌人猛扑过去,与日寇展开了白刃格斗。敌人被杀得七零八落,退了回去。第六连从早上阻击到黄昏,毙伤日军60多人,胜利完成了掩护全团转移的任务,但张会田英勇牺牲,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余秋里高度赞扬张会田英勇献身的精神,总结出第六连不畏强敌、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与贺炳炎一起号召第三支队各连队要向第六连学习,争当“铁拳头”。

第三支队返回冀中滹沱河以南、沧(州)石(家庄)公路以北地区开展游击战争。部队由开始的3个连304人扩大到3个团5000多人。贺龙曾当着吕正操的面赞扬说:“贺炳炎、余秋里都只有一条胳膊,刚来冀中时没几个人。可是他们东一搞、西一搞,就搞出队伍来了。这支队伍打仗硬哩!敌人一听见‘一把手的队伍,离老远就吓得溜掉了!”

不久,第三支队奉师部命令,从晋察冀出发,经过长途跋涉,于6月初到达岚县、岢岚一带,来到晋西北根据地。由于部队长途行军,连续作战,减员较多,3个团缩编为第七、第八两个团,共4094人。

1940年8、9月份,独立三支队参加百团大战。11月初,余秋里到晋西北军区开会,三五八旅政委李井泉对他说,三五八旅回到晋西北后,由于连续作战,部队减员较多。余秋里说,三支队现有的两个团可缩编成一个团,归三五八旅建制。这样,三支队至少可以抽出两个营的兵力补充旅直属队和七一六团。李井泉听了很高兴,马上向军区领导汇报。不久,第一二〇师就下达了整编第三支队的命令。

此时,贺炳炎调任第三五八旅副旅长,余秋里在南峪村主持整编。第三支队第七团是由3个红军连队发展起来的,战斗力强,故保留第七团,将第八团编散。考虑到第八团是由第六支队改编的,为了利于团结,余秋里决定第七团使用第八团的番号。支队直属队一部分补入第三五八旅直属队,一部分编入第八团,支队特务营编入第七一六团。整编后的第八团,下辖3个步兵营,每营4个步兵连,原第七团团长刘彬任团长,余秋里任政治委员。原第七团第二营第六连改称第八团第二营第六连。

在艱苦斗争中磨练六连

余秋里有一个习惯,一有空就往连队跑,了解战士的思想动态,发现先进人物和新鲜经验,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贺龙曾在晋绥军区建军会议上说:“今天到会的旅长、团长、政委、参谋长、主任、部长们,你们谁能讲出一个连队的工作?余秋里能讲出来,应该向他学习。”余秋里始终重视连队的建设,多年来,一直把第六连作为一个典型来抓,把它放到艰苦斗争中去磨练。

南峪村整编后,团长刘彬没到任就去延安抗大学习,第八团的军政工作由余秋里一人负责。在贺龙、关向应的领导下,他率第八团在晋西北根据地坚持战斗,执行中央赋予晋西北的两大战略任务:一是西边保卫延安,建立陕甘宁边区的坚强屏障;二是东边建立根据地,构建联系西北与华北的战略枢纽,担负秘密交通线的重要任务。

从延安到晋冀鲁豫、八路军总部的同志,从八路军总部到山东、再转道去苏北新四军的同志,都要经过这里。重要的接护任务,余秋里首先想到的是第六连。六连不负众望,完成了包括护送刘少奇、彭真等中央领导过境的任务。第一二〇师回师晋西北后,供给部还留在晋察冀。因此供给部的骡马运输大队,须经过这条交通线向晋西北运送物资。1941年冬,第六连奉余秋里之命到晋察冀护送运输大队100多匹骡马驮运的重要物资,昼伏夜行,三个夜晚急行军240多公里,掩护骡马大队安全通过封锁区,到达晋西北根据地边缘的高家梁村。这时,一股日军追踪而至,第六连以两个排迎敌,一个排掩护运输队撤退,最终把物资安全送到第一二〇师师部所在地兴县。贺龙称赞:“六连个个都是飞毛腿、铁脚板,是打不垮、拖不烂的好连队。”

1943年5月,蒋介石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集结兵力准备进攻延安。余秋里率第八团回师陕北,守卫延安南大门。在驻防期间,第八团与其他部队一起开展大生产、大练兵运动。余秋里在给部队作动员时说,大生产和大练兵对一个连队来说是一场难得的考验和锻炼,在生产、练兵中不怕苦、不怕累,在战争中一定能够打硬仗、打胜仗。

在大生产中,余秋里到第六连蹲点,勉励该连要带个好头。第六连人人制订开荒计划,以班排为单位,挥舞镢头向荒山进军,就像上战场打冲锋,每名战士都把订的计划当做“进攻”的目标,勇往直前。第六连干在前,其他连队也不甘落后,形成了你追我赶的劳动竞赛热潮。这年秋收,第八团共收获粮食6000多担、蔬菜87万多斤,实现了粮食、蔬菜自给自足。

在大练兵中,第六连按照“人人皆兵,个个都练”的要求,以能者为师,选拔战士中的射击能手、投弹能手、刺杀能手担任教员,开展互教互学的群众性练兵活动,涌现出一批“朱德射击手”“贺龙投弹手”“高岗刺杀手”,显著提高了连队整体技战术水平。余秋里把这种经验总结为“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的练兵方法。毛泽东称赞这一练兵方法“是突破历史的新创造”。

余秋里经常勉励第六连,要牢记毛主席的话,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到战场上把连队练成“铁拳头”“硬骨头”“不卷刃的钢刀”。1945年8月,时任第三五八旅政治委员的余秋里与旅长黄新廷奉命率部东返晋西北。途中又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回师关中,收复被国民党军占领的军事要地爷台山。此役第八团第二营担任主攻。前线报告已冲上了主峰,余秋里问是哪个连冲上去的,一听说是第六连,他便放心了。守爷台山主峰阵地的是敌“常胜连”第四连,碉堡里的机枪封锁了第六连的进攻路线。第六连一班副班长张殿山带3名战士匍匐前进到敌碉堡附近,他甩出两颗手榴弹,然后敏捷地摸到碉堡枪眼前,猛地抓住打得发红的枪管,硬是把机枪拖了出来,灭了这个火力点。连长李存金、指导员肖良田立即带着第一、第三排冲上来,搭人梯登上了爷台山,同顽抗的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战士们身上溅满鲜血,杀得敌人魂飞魄散,70多个敌人死于第六连勇士的刺刀之下,胜利的红旗插上了爷台山主峰。

1946年11月,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调集10个旅企图对延安发动突然袭击。第三五八旅所在的晋绥野战军第一纵队奉命开赴陕甘宁边区。1947年3月19日,胡宗南占领延安空城后得意忘形,令整编第二十七师第三十一旅向青化砭方向前进。彭德怀当即决定集中6个旅的优势兵力,在青化砭伏击歼敌。3月25日凌晨,第三五八旅埋伏于林坪至阎家淘公路两侧地区。上午10时,敌第三十一旅陆续进入青化砭伏击圈。第三五八旅集中全部火力射向敌人,敌以成排成连的兵力组织多路冲锋,都被第三五八旅打了回去。敌旅长李纪云困兽犹斗,下令抢占寺沟西北高地。这里是第六连的阻击阵地,面对蝗虫一般压过来的敌人,连长刘双林一声令下,一排排手榴弹飞过去,炸得敌人连滚带爬地溃逃下去。敌人又纠集一个营的兵力反扑上来,一枚枚手榴弹落到第六连阵地上,战士们手拣脚踢,把一颗颗弹尾冒烟的手榴弹,反投到敌群中去连连爆炸。紧接着,战士们端上刺刀猛压下去,敌人狼狈溃退,为野战军首战全歼敌第三十一旅旅部及第九十二团共2900余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7年秋,第三五八旅第八团改称第七一四团,第六连亦改称第七一四团第二营第六连。1948年2月下旬,西北野战兵团发起宜川、瓦子街战役。第二纵队因故未到达瓦子街南面高地,第一纵队第三五八旅第七一四团奉命顶起二纵的任务,堵死敌军南逃的通道。第七一四团第二营任主攻,第六连是尖刀连。余秋里阵前作动员:“夺取南山,关系整个战役的成败,要不惜任何代价,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各个要点,封闭所有南向的缺口,堵死敌军所有逃跑的通道!”第六连士气倍增,率先从第一个山头向敌占领的第二个山头发起攻击。突击排长陈占元冲在最前面,他胸、腿负重伤,仆倒在雪地里,一手捂住伤口,一手连投4颗手榴弹,将敌前沿阵地撕开一个缺口。战士李长芝重伤倒下后,仍然顽强地向前挪动,身后的雪坡留下长长一串血迹,他边爬边喊:“为亲人报仇,冲啊……”战士们从他们身边冲上去,迅速占领了第二个山头,向第三个山头发动攻击。敌军部、师部都在第三个山头后面,布下了重兵死守。为了攻下敌主阵地,第六连连续组织冲锋,最终拿下第三个山头,连长赵贵荣、指导员郭志山及排长们相继牺牲,第六连打得只剩下13个人。副连长胡开珍将剩下的人组成一个班,对第三排副排长尹五圪说:“我当班长,你当副班长,死也要与敌人拼到底!”他们和增援部队一起死死地封住了敌军南逃的退路,保证了主力部队将敌近3万人全歼于宜川、瓦子街地区。

第六连用刺刀拼出了“硬骨头”的英名,荣获“英勇善战杀敌先锋”“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余秋里在全旅组织开展“学习六连、为人民而战”活动,第六连那种“压倒一切敌人,决不向敌人屈服”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广泛推广开来,产生了无穷的战斗力。

在立功创模中激励六连

第六连在建连之初,就产生了像指导员张会田那样的英勇杀敌、慷慨献身的英雄。早在抗战时期,余秋里就号召第六连和全旅指战员要学英雄、做英雄。张会田的革命英雄主义在第六连深深扎下根来,开花结果,成为支撑这支英雄连队的脊梁。

在爷台山战斗中,第六连尖刀班战士尹玉芬冲锋在前,率先踩着人梯爬敌碉堡顶,投下两颗手榴弹,炸掉了碉堡里的机枪。全连战士杀声震天,冲上敌阵,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尹玉芬一人消灭了6个敌人。打扫战场时,爷台山敌最高指挥官、加强营营长黄日升从一破房子突然窜出,尹玉芬端着刺刀冲上去,大喝一声,将他刺倒。战后尹玉芬被树为“刺刀见红”英雄。在青化砭伏击战中,尹玉芬带领全排冲入敌阵,生擒敌旅长李纪云以下57人。在三义堂群英表彰会上,尹玉芬被评为特等战斗英雄,并荣获一张由毛泽东亲笔手书的“特等战斗英雄”证书和一枚金质奖章。

1946年11月,第三五八旅在陕甘宁边区整训,余秋里主持召开群英大会,号召向尹玉芬等战斗英雄学习。在第六连欢迎特等战斗英雄尹玉芬归队的大会上,战士丁丑娃写下决心书:“学习尹玉芬,当个光彩兵,为人民立功!”余秋里及时发现并在全旅推广丁丑娃这个典型,开展“为人民立功”运动。第六连走在最前列,第二排的4名战士率先成立立功小组,接着第一排和第三排也成立了立功小组。新战士互相鼓励:“人民功臣最光荣,争取多立一份功。”老战士互相告诫:“有了功劳莫骄傲,功劳上面加功劳。”当了副班长的丁丑娃,带领全班刻苦练兵,互勉“练好本事立大功”。担任排长的尹玉芬从每个班选出一名练兵尖子,到各班示范演练,总结经验教训,然后回到各班交流,培育连队的“尖刀班”“猛虎班”,使“铁拳头”更具战斗力。

1947年11月中旬,余秋里针对部队中“解放战士”已占大多数的实际情况,创造性地开展以“诉苦三查”为中心的整训运动。毛泽东高度肯定,并将“诉苦三查”命名为新式整军运动,向全军推广。余秋里在第七一四团蹲点,经常指导第六连的“诉苦三查”工作,发现并推广了第二班班长刘四虎这一诉苦典型。刘四虎家原有12 亩好地,被地主霸占,劉父咽不下这口气,吊死在村头的大榆树上。10岁的刘四虎被迫到一家银匠铺当学徒,起早贪黑地干了6年没拿到一个钱。当他讨要工钱时,狠心的老板对他一顿恶打。刘四虎摘下帽子,指着头上的伤疤说:“这就是老板给我的工钱!”他擦掉眼泪,举起枪杆子喊:“血债要用血来还,消灭蒋军报仇冤!”指战员的口号声震天动地。

阶级仇恨转化成铁一般的战斗意志,在宜川、瓦子街战役中,刘四虎带领全班打头阵,接连攻下两个高地,全班只剩他一个人了。他端着刺刀刺死4个、刺伤3个敌人。十几个敌人围了上来,他怒目圆睁,端着滴血的刺刀左突右刺,敌人不敢靠近。这时,他为救援右侧的第一班班长舒照明,向正在袭击舒的敌人猛刺过去,舒照明脱险了,他却跌进了狭窄的战壕里,拥上来的4个敌人用刺刀向他刺去。后续部队冲上来,把身负11处伤的刘四虎抢救下来。战后,那些受伤的俘虏兵一谈到刘四虎,眼睛里就充满恐惧,连说那个光着膀子拼刺刀的士兵真厉害。

战斗结束之后,余秋里通过多种形式宣扬刘四虎的英雄事迹,希望第六连涌现出更多的“刘四虎”,为人民立功。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授予刘四虎“特等战斗英雄”“拼刺英雄”等光荣称号,广泛开展了“学习刘四虎杀敌立功运动”。毛泽东称赞:“陕北的部队经过整训诉苦以后,战士们的觉悟提高了,明了了为什么打仗,怎样打法,个个摩拳擦掌,士气很高,一出马就打了大胜仗。”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