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亲历停战后的朝鲜

熙成

1954年,我因家里贫穷而失学了。正当我苦恼之时,恰逢解放军到我们家乡征兵,我十分高兴,赶紧报名。因为我出身贫农,又有点文化,所以很顺利地被录取了。

我们新兵在县城集中训练了半个月后,就乘火车出发了,过长江,渡黄河,火车一直把我们拉到了东北的安东(今丹东)。在安东休整的几天里,我们才得知部队将要过鸭绿江到朝鲜去。

我们是坐在闷罐子车去朝鲜的,而且还被提前告知了许多纪律,比如不准高声说话,不准开车门,不准向外观望,有人来敲门时也不准答应。事后才知道,原来是联合国有官员在监督检查,而我们是当货物送过鸭绿江的。

经过长途开进,火车终于在朝鲜的一个无名小站停了下来。那时,朝鲜虽已停火,但战争的硝烟尚未散去。我们下车后举目张望,处处可见战争带来的创伤,铁路两旁到处都是弹坑和弹片,视线内没有房屋、不见工厂。我们下了火车没有休息,那里早已有汽车等着接我们。坐上汽车,又经过一天行驶,我们来到一个山区,一眼望去,山上有很多防空洞,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分别在防空洞里住了下来。

我们部队驻地周围全是山区,地形很复杂,常有特务进行破坏活动。为确保安全,我们在军营驻地、主要路口都安排有哨兵站岗,一班岗由两个人组成,一个负责固定的哨位,另一个负责流动警戒,叫岗换岗。白天要站五个小时,夜晚两个小时。冬天气候寒冷,气温在零下30摄氏度,我们住在山区感觉更冷了,没有岗亭,站岗时两腿要不停地动,否则时间一长腿就动弹不了。到了夜晚,如果是刮风下雪,情况更糟,不仅天气更冷,还要更加提高警惕,防敌特乘恶劣天气偷袭。有一天晚上轮到我站岗,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是又紧张又害怕,大约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我感觉仿佛有个人影向我走来,我拉开上了子弹的枪栓,照着人影连开了两枪。部队被枪声惊醒,迅速起来包围了附近的山头,折腾了一夜,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因为我是新兵,又是初次上岗,虽然犯了个较严重的错误,但也只是对我口头上批评了一下。

朝鲜停战后,仍有一大批敌特潜伏下来,在我们部队驻地周围就经常有敌特出没活动,他们破坏生产,残杀百姓,搜集我方情报,严重威胁我驻军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日常生活。在战争中,我志愿军为防敌炮火与炸弹的袭击,在各个主要山头都修筑了大量的战壕和防空洞,且洞洞相连。战争结束后,很多防空洞被废弃了,敌特就利用这些防空洞隐藏起来。白天有的化装成老百姓模样到村里活动,到了晚上各个山头灯光闪闪,那是特务相互联络的信号。他们还携带电台,与各地联系点进行联络。为了摧毁敌特的联络点,我们部队决定组织大规模搜山。那天天黑前,我军在各主要路口布置岗哨,对各个主要山头实施包围。次日拂晓前开始统一行动。山上地形十分复杂,我们是一座山、一个洞地仔细搜查。第一次搜山就旗开得胜,抓获了30多名特务,缴获了一批武器,还有几部电台。通过审问,又得到了一些新的情报线索。就这样,经过连续几次搜山行动,山上特务基本被肃清了。

敌特肃清后,我们部队开始了作战训练。有一次,我跟随班长在野外进行战术训练,就是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以各种姿势向敌人阵地接近的战术动作。训练结束后,我突然发现掉了五发子弹,那时一发子弹值七斤大米,我当时吓坏了,不敢向班长报告,就独自悄悄地返回原地寻找,结果还是被班长发现了,他带领全班战士帮我一起找。幸好,在我们摸爬滚打的地方找到了那五发子弹。班长说我运气好。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处分。

一天中午,排长突然把我叫住,要我马上送一封信到师部。师部离我们驻地并不远,但需要翻过一坐小山,完全靠徒步前往。我接到任务后,便立即带上武器向师部走去。当經过一片林间小道时,我发现有三名朝鲜女子快步向我走来,我立即警觉起来。此前曾听人讲过,朝鲜青年男子都上了前线,留在后方的都是老年人和妇女,一些女子特别是一些女青年,常发生与我志愿军战士纠缠的事情。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便加快脚步。送信回来后,我向战友们说起此事,大家都不以为然,看来大家都遇到过此类事情。

在朝鲜战争中,美军曾经在仁川登陆,使朝鲜人民军遭受了重大损失,我志愿军入朝后,加强了对海岛的防御。我所在的团就驻守在西海岸的一个岛上,坚守了两年多,直到部队最后撤出朝鲜。

1956年后,朝鲜战火基本平息,我们部队开始走出山区走出防空洞,在海防线上掀起了大规模的自建营房活动。建筑材料除砖碴就地选材外,其余全部材料从祖国各地运来。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建设,我们住进了一排排崭新的营房。我们在岛上的两年时间,除训练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对营房边环境的改善上。

我们与当地的朝鲜百姓关系也搞得十分好。一次我们执行任务时,住在一位朝鲜老百姓家中。他们家有六口人,房子并不宽敞,仅有两间房。我们去了后,他们把大房间腾给了我们,而他们自己一家六口则挤在一张炕上。他们待我们就像一家人,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们常把腌好的泡菜放在桌子上让我们吃。有一次,我们在山上训练,捡了不少野板栗回来,送给他们,他们硬是不要,后来收下了,煮熟了还是端给我们吃。最让我难忘的是我们有个战士突然病了,肚子痛得厉害,当时又请不到医生,大家非常着急,房东大妈知道后,到处挖草药,煎了给那位战士喝,又送开水又煮面条,把那个战士当亲儿子一般照顾,一直陪着,直到那位战士病好了才离开。

1958年,祖国掀起了“大跃进”、大炼钢铁的热潮,我志愿军在这一年撤出朝鲜前也掀起了大规模的帮朝鲜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热潮。朝鲜多山,交通不便,水土流失严重,自然灾害不断。在恢复重建过程中,我们首先帮助他们兴修水利,大搞水库建设,在当地建了好几座水库。由于朝鲜战争毁坏了许多山林,使原来茂密的山林变成了一座座光秃秃的荒山,随后我们就在这些荒山和水库周围植树造林。我们根据当地的气候条件栽种各类树木,特别是种植了许多苹果树。我们还帮当地修路架桥,建工厂、建学校、建住房、平整土地。

我国政府宣布:1958年底以前,将全部撤出驻扎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我所在的部队第五十四军是最后一批撤出朝鲜的。我们在朝鲜时间不长,但却与当地的朝鲜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离开那天,欢送的朝鲜百姓之多,真是史上罕见的。在我们通往车站的路边,挤满了前来欢送的当地群众,男女老少全部出来了,他们帮我们背背包、扛武器,还有很多大妈大嫂手提鸡蛋和水果,不断地往我们战士的衣袋里塞,也有不少的人不停地抹眼泪。我们虽然语言不通,但那种感情是相通的。当我们登上火车,他们依然舍不得离开,远远地还在向我们招手,高喊再见!火车开动了,我们高喊着:再见了朝鲜!再见了阿巴基、阿妈妮!

题图 1954年朝鲜百姓日常生活照片

责任编辑 / 梁发明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