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诗词《攻克石门》探源

张清华

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旧称石门市。朱德作诗《攻克石门》,是赞扬当年石家庄大捷的名作。

1947年10月22日,解放战争中的保定清风店战役胜利结束,敌占石家庄成为“孤岛”。11月6日,我军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以攻石门打援兵姿态实行打石门”的批示,打响了解放石家庄的第一枪。11月12日,我军胜利攻克华北重镇——石门。时称石门的石家庄,是北京之南的战略要地。解放石家庄是一场攻坚战。我军仅用一周的时间,就一举拿下解放战争中的第一座大城市。13日,朱德为此电贺聂荣臻并转晋察冀军区全体指战员:“仅经一周作战,解放石门,歼灭守敌,这是很大的胜利,也是夺取大城市的创例,特嘉奖全军。”此后,在半月左右的时间里,朱德多次听取参战将领的汇报、总结夺取大城市的经验。12月1日,朱德出席在河北省晋县侯城村召开的晋察冀野战军干部会议,在讲话时着重指出:这次打下了石家庄,最大的收获是我们提高了战术,学会了攻坚,学会了打大城市,这是军事政治上的意义。经济上的意义也是很大的,可以把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历史事实也是如此,正是解放了石家庄,才使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才使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有了可能,才使华北军区、华北人民政府成立有了条件。

朱德闻知石家庄解放的特大喜讯后,曾赋诗一首《攻克石门》:“石门封锁太行山,勇士掀开指顾间。尽灭全师收重镇,不教胡马返秦关。攻坚战术开新面,久困人民动笑颜。我党英雄真辈出,从兹不虑鬓毛斑。”这首律诗朴实而有气势,抒发了中国共产党军事领袖的博大情怀,赞颂了革命军队攻无不克的大无畏精神,展示了攻克石门的重大战略意义,无论是从思想境界,反映的历史事件,还是艺术水平,都可称为经典之作。可这首脍炙人口的名诗,由于当时未留下详细的创作时间,也没有注明作于何处,至今也不知具体作于何时何地。由此,有些人就想当然地认为作于西柏坡,甚至在有的文学作品中具体演绎为朱德是在西柏坡驻地写下这首诗。尤其是在有关西柏坡和解放石家庄的一些文稿中,这种说法屡见不鲜。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在我收藏的《朱德诗选集》中看到,朱德写这首诗前后,还写了另外七首诗,即《冀中战况》《贺晋察冀军区歼蒋第三军》《新农村》《十月战景》《战局时局》《寄南征诸将》《寄东北诸将》,并与《攻克石门》合称为《感事八首用杜甫〈秋兴〉诗韵》。这八首诗后统一署时为一九四七年十一月。这说明,这八首诗作于当年11月。这本《朱德诗选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77年9月增订再版。经查,这本诗集初版于1963年,那时朱德健在,出版时肯定认真审阅过。由此可认为,这八首诗于1947年11月集中寫出,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在此期间,朱德在哪里呢?经查阅《朱德年谱》,发现这段时间,朱德主要在冀中的河间县、饶阳县、束鹿县、晋县等地,直到12月4日才抵达石家庄市,又于12月5日夜到达西柏坡。12月6日,刘少奇电告毛泽东:朱德已达西柏坡。由此说来,认为《攻克石门》作于西柏坡显然是一种误判。

1947年11月,朱德一直在指挥攻打石家庄,并开展经济、文教、军事方面的调查研究。从10月30日离开西柏坡,经安国、博野、肃宁,于11月1日抵达河间县西八里黑马张庄——冀中区党委驻地。在这里一直工作到11月19日傍晚,才动身经献县抵达饶阳南18里的南善仁村。后朱德一行,往往白天调研,晚上行军。11月18日,到束鹿县东小庄村参加完石家庄解放经验总结座谈会后,又返回河间驻地。11月19日黄昏,经冀中献县到饶阳南善仁村。11月20日,在南善仁村对冀中军区和行署的干部讲话。在外调研期间,真正静下作诗的时间极为有限。11月21日至24日,在南善仁村听取华东军区副司令员张云逸的汇报。11月25日,在南善仁村对冀中干部讲话。11月26日,在南善仁村对冀中财经干部讲话。11月27日离开南善仁村,夜近12时,抵达晋县城北的侯城村。在这里,从11月28日到12月1日,一连4天听取了攻克石门的汇报。

可以肯定的是,这八首诗不可能是一气呵成,更不是一个晚上作出来的。在八首诗的排序中,《攻克石门》居第6首。所以,诗作时间一般不会到月底。从作诗心境角度看,应是闻报石家庄大捷。作诗时间,应在当年11月中旬。第一种可能是11月13日,解放石家庄报捷当日,乘兴而作;第二种可能是11月18日,参加完石家庄解放经验总结座谈会后,返回河间驻地时所作。不论哪种可能,时间都在13日至18日之间,其作诗地点都指向冀中河间县。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西柏坡纪事》一书记载:1947年11月13日“朱德致电嘉勉聂荣臻转晋察冀军区全体指战员……朱德还以《攻克石门》为题赋诗一首……”如此说成立,那这首诗就是1947年11月13日作于冀中河间。但仅见此孤例,权作参考。

此诗不论作于何时何地,都是一首传世佳作。

责任编辑 / 陈 洪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