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猛将贺庆积鏖战黑山

梅兴无

1998年11月12日,原辽宁省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顾问贺庆积少将在沈阳军区陆军总医院逝世,享年89岁。他的骨灰被送到黑山烈士陵园安葬,和长眠于此的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第二十八师的536名战友为伴。

不远处的黑山阻击战的主战场101高地,矗立着一座纪念碑,碑上镌刻着当年任第二十八师师长贺庆积题写的碑名:“辽沈战役黑山阻击战一〇一高地纪念碑”。这座浸透101元素(高10.1米、正面造型为阿拉伯数字101)的纪念碑,仿佛时时在向人们讲述开国战将贺庆积在黑山一线指挥第二十八师浴血鏖战三昼夜,以誓与黑山共存亡的钢铁意志,用血肉之躯守住了黑山阵地的不朽传奇。 “让敌人在黑山阵前尸横遍野”

贺庆积1909年出生,江西永新人。曾任红二方面军的团长、师长,是被王震誉为“要哪个山头就拿下哪个山头”的猛将。

1948年10月,锦州、长春相继解放。沈阳之敌廖耀湘按照蒋介石的命令,指挥所辖5个军组成的西进兵团,企图夺取黑山,打通锦州,向关内撤逃。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奉命在黑山、大虎山一线阻击廖兵团西进,以使打锦州的东野主力回师围歼廖兵团。此时,贺庆积任十纵第二十八师师长。

黑山、大虎山是廖兵团从沈阳南下锦州的必经之路,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廖兵团5个军12个师共约12万人,全部美式装备。而东野十纵的兵力还不及敌人的五分之一,且武器装备低劣。在敌我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的条件下,打赢这场阻击战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贺庆积第二十八师被摆在十纵防线的最关键部位,负责黑山县城以北的正面防御。西侧大白台子,是敌人南下首经之路;东侧高家屯一线,为长达3000多米的环形丘陵带,有101、97、92、石头山等高地,尤以101高地最为险要,首当北来之冲,虎视沈山公路。

根据防御地形,贺庆积对3个团的兵力作了周密部署:以第八十三团守西侧大白台子、牛屯和大边壕阵地;以第八十四团守黑山城北和城东的高家屯一线阵地;以第八十二团作为师预备队,隐蔽在高家屯西南的孙屯、贺家洼子一线;师山炮营阵地位于黑山城北高地;师指挥所设在城北高地的天主教堂里。各部队迅速进入指定阵地,利用战前的宝贵时间,挖断了通向黑山的两条主要公路,挖掘了反坦克堑壕和陷阱,构筑起一道道隐蔽式、野战式工事,严阵以待敌人来犯。

10月23日一早,战斗打响。廖兵团开始攻击第八十三团第二营第七连的尖子山、胡家窝棚警戒阵地。七连运用机枪、手榴弹组成机动火力,击退敌军两个营的5次进攻,黄昏才撤出阵地。廖耀湘本想一天拿下黑山,结果只占了仅有一个连防守的警戒阵地。贺庆积称赞七连打得积极主动,大量杀伤并迟滞了敌人,为大部队的防御准备赢得了宝贵的一天时间。

23日晚8时,贺庆积参加了纵队师以上干部会。十纵司令员梁兴初首先念了林彪、罗荣桓两小时前发来的电报,其中一句令贺庆积热血沸腾:“务须使敌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而毫无进展。只要你们守住黑山三天,西逃之敌必遭全歼。”

贺庆积回到师里连夜动员,他号召全师:“恶仗在即,我二十八师要让敌人在黑山阵前尸横遍野!”

24日晨6时,敌“野馬”战斗机群带着滚雷般的轰鸣声直扑黑山,敌重炮群瞄准黑山,炸弹、炮弹向高家屯一线倾泻下来。敌人避开昨天进攻的黑山正面阵地,从侧翼高家屯一线发起猛烈攻击。梁兴初立即打电话提醒贺庆积:“敌人躲开了咱们的刀锋,从侧翼攻击刀背,你要把刀锋给我翻转过来!”“司令放心,我二十八师两面都是刀锋!”贺庆积说这话的底气,来自于他手中的“王牌”八十二团是预备队,随时可以拉上去变成一把刺向敌人的利刃。

在炮火覆盖后,国民党青年军第二○七师第三旅向高家屯一线阵地发起一波接一波地集团冲锋。第八十四团二营坚守101、92、石头山等高地,与敌反复拼杀,连续打退敌人3次冲锋。在第四次冲锋前,敌人再次用飞机、重炮轰击,将高地的工事摧毁过半,二营伤亡惨重,石头山、92高地相继失守。下午3时半,敌人又集中两个营兵力,向101高地发起猛烈冲击。二营第四、第六连只剩20余人,他们以弹坑为掩体,用密集的手榴弹,连续击退敌人4次冲锋,最后只剩下5名战士,手榴弹已全部打光,就用刺刀与敌人肉搏,101高地最终被敌人占领。

黑山县城暴露于敌前!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贺庆积立即命令山炮营12门山炮,向占领101高地之敌发起狂风骤雨般的轰击,又命令预备队第八十二团第一、第三营,统归第八十四团团长蓝芹指挥,一营向101高地发起进攻,三营兵分两路直夺石头山和92高地,经过半小时激战,收复了101、92、石头山高地。 “誓与黑山共存亡!”

阵地失而复得,亦会得而复失。战场态势依然十分严峻。

贺庆积连夜开会,传达了梁兴初的命令:今天我们头上挨的是千磅炸弹,明天就是万磅炸弹。只要主力没有赶到,我们的任务就没有完成,打光了也要打下去!

贺庆积攥着拳头决绝地说:“黑山防御是十纵的生命线,更是二十八师的生命线。打得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得剩一个营我当营长,誓与黑山共存亡!”他指明了加强黑山防御的3个重点:一是连夜抢修工事,二是把八十二团全部拉上去,三是在高家屯高地设立师一线指挥所。他强调说:“我是师长,我去一线指挥。”但大多数人反对师长上一线,刘副师长力争:“要去也应该是我去!”贺庆积不容置辩:“你是师长我是师长?谁官大就服从谁!”

25日清晨4时,贺庆积带着4名参谋、几名警卫员、电话员及1部小总机,跑步到92高地的一个隐蔽部位,设立一线指挥所。经过阵地勘察并听取八十二团汇报,贺庆积指示:第一,部队不可过早进入阵地,24日的伤亡主要是敌炮火造成的,所以一线兵力在敌炮击前要注意隐蔽。第二,要敢打近战,发挥步枪、手榴弹近距离杀伤敌人的威力。第三,敌我兵力、火力相差悬殊,必须组织预备队,一旦阵地被敌人突破,要迅速组织反击夺回阵地。

师长亲上一线,显示“誓与黑山共存亡”的决心和意志,进一步激发了战士们的士气,坚定了他们战死黑山的决心。

25日,注定是黑山阻击战最惨烈的一天。

一阵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撕破了黎明的帷幕,大地和天空仿佛都被卷进了一个巨大漩涡。敌机呼啸着从高地上空掠过,边俯冲扫射边把一颗颗500磅的炸弹投向高地,刹那间掀起一股股冲天的气浪,炸出一个个直径10多米的弹坑。

师一线指挥所也在敌人炮火的覆盖范围内,贺庆积带领指挥所全体人员撤至交通壕。他凭借丰富的作战经验,准确判断敌人炮击方位,指挥大家在交通壕忽东忽西,巧妙地躲避敌人的炮火。

敌机十分嚣张,几乎贴着高地扫射、扔炸弹。贺庆积命令八十二团组织对空射击。战士们用机枪、冲锋枪、步枪的弹雨织成一张密集的火网,撒向俯冲的“黑老鸦”。敌机仓皇地投下炸弹逃遁。

有“国军之花”之称的敌新六军第一六九师以成团的兵力,在炮击之后,向101、92、石头山高地同时发起猛攻。隐蔽山背后的我第八十二团战士,闪电般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成束的手榴弹,机枪、步枪吐出的火舌,像刚出炉的铁水泼到拥挤成团的敌人头上,各阵地前敌人成片倒下。敌人1小时内发起的3次冲锋都被打了下去。

紧接着,敌人以一个连的兵力突然冲上石头山高地,八十二团一个排火力来不及展开,双方在山头上展开惨烈的白刃战。这时,敌炮兵突然朝石头山猛烈轰击,敌我双方均遭伤亡。敌人用此残酷的手段占领了石头山。

上午10时,敌人以4个营兵力,由石头山、山东屯向92高地发起夹击。敌人冲锋队伍未及靠近阵地,贺庆积下令山炮营向敌人发起猛烈轰击。敌人遭到大量杀伤,败退下去。随后敌人又纠集4个营冲向92高地。坚守阵地的八十二团第五连,连长牺牲排长代理,排长牺牲班长指挥,班长倒下士兵挺身而出,连续击退敌人两次冲击。当敌人发起第三次冲锋时,五连只剩下10余名战士,他们沉着地把敌人放到30米内,突然投出成束手榴弹,毙伤敌人30余名。但敌人仍不要命地蜂拥而上,战士们拉开成束手榴弹,随着一阵震天动地的巨响,敌人成堆倒下,五连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敌人占领92高地后,不惜血本进攻101高地。敌一六九师每次以两个营以上的兵力,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向101高地发起潮水般的冲击。二营第四、第六连战士,以弹坑、敌尸为掩体,与敌人反复争夺20余次,相持到下午2时,敌人终于溃退下去。

敌一六九师师长张羽仙在山脚下搬出了“老法宝”,以金钱为利诱拼凑起300多人的“敢死队”。他们呀呀怪叫冲至山腰,贺庆积指挥炮火将他们严重杀伤,余部冲至二营阵地前,战士们投出密如冰雹的手榴弹,大喊:“看你们是‘敢死队还是‘送死队!”“敢死队”乱了阵脚,变成一支“怕死队”滚下山去。

随后,敌人又开始了对101高地的炮击,碎石、沙土拌着又苦又辣的硝烟味令人窒息。敌人打出了最后的一张“王牌”,由尉级以上军官组成“效忠党国先锋队”。

为策应“效忠党国先锋队”的进攻,敌人派出部队从南北两侧迂回夹击101高地。贺庆积当即命令八十二团预备队截击北面迂回之敌,八十二团军事教导队截击南面迂回之敌,在“效忠党國先锋队”发起新的攻击前消灭这两股敌人。

由亡命之徒组成的“效忠党国先锋队”,仍排成一字队形,构成五六道人网,前呼后拥地向101高地冲上来。这时,阵地上活着的八十二团二营战士已经不足百人。营长侯长禄指令射手首先将敌指挥官击毙,敌人冲锋队伍顿时混乱起来,战士们的手榴弹劈头爆炸,没死的敌人喊叫着冲杀上来。敌我双方又是一场肉搏战,几处负伤的战士双手死死掐住敌人的脖子,腿负重伤的伤员在敌人逼向他时拉响手榴弹。下午4时,终因敌众我寡,101高地再次失守。

黑山的门户再度被打开,黑山防线危如累卵。

贺庆积心急如焚,迅速将八十二团打剩下的人员重新集合起来,又调在后边休整的八十四团三营投入战斗,还把师部的参谋、文书、通信员、理发员、司号员、炊事员等非战斗人员编成2个连。不久,纵队紧急调派的第三十师一个营也前来增援。

下午6时,贺庆积指挥八十二团、八十四团三营、八十九团二营的5个连,兵分四路向高家屯阵地发起全线反击,迅速冲上几个高地展开白刃战。国民党军兵无斗志,后边的援军也没上来,连连败退,最后扔下阵地向山下逃窜。6时50分,二十八师全部夺回丢失的阵地。被战士的鲜血染得更加鲜艳的红旗又插上了101、92、石头山等高地。

暮色中,贺庆积同八十二团团长登上了硝烟弥漫的101高地。在一簇簇燃烧的火光中,他们看到的是一幅不忍目睹而又难于描述的场景。

也许,枯燥的数字更能说明战斗的惨烈:101高地已被炮火硬生生地削去2米,变成“99”高地,高地留下6000多个大小弹坑;敌人平均每天向这座高地发起近10次疯狂攻击,丢下了数百具尸体;二十八师每天在这里伤亡一个营的兵力,消耗10万余发子弹。

也许,对手的评价更能从反面印证二十八师官兵的神勇。廖耀湘在他的回忆录里这样评述黑山守军:“他们攻击前进时,均一律持枪上刺刀和投手榴弹,直接冲向我军阵地,前仆后继,非常英勇。” “决不能让敌人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

26日凌晨5时左右,纵队派人送来东总发来的急电,内容是:东进主力已到达,敌已向东溃退,望即协同主力动作,从黑山正面投入追击。

贺庆积捧读电报,不禁激动万分:“这电报真是字字千金啊!”因为电报无可置疑地宣布了二十八师完成了艰苦卓绝的阻击任务。电报在师级首长间传阅,他们如释重负,忘形拥抱。贺庆积当即决定,第八十三、第八十四团按东总命令,从黑山正面投入反击。他自己继续前往高家屯一线高地,指挥八十二团的防御作战。

贺庆积赶到92高地指挥所,向八十二团的团营干部传达了东总的反击命令。大家精神振奋,准备痛痛快快地打个反击战。他告诫大家:“101高地的阻击作战还没有结束,敌人必将反扑。决不能让敌人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

天刚亮,敌人果然向101高地开始了猛烈的炮击,似乎要把剩余炮弹全都倾泻在这个高地上。紧接着,与其上峰失联的第一六九师和第二〇七师第三旅残部纠合在一起,以最后的疯狂向101高地发起进攻。

101高地上的八十二团一营,连续打退敌人两次进攻。但敌人困兽犹斗,又组织了第三次进攻。贺庆积令一营撤出,把101高地让给敌人。敌人正为再次“占领”101高地而兴高采烈的时候,贺庆积命令炮火密集覆盖,炸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狼狈逃窜。上午11时左右,红旗再次插上101高地。

贺庆积指挥八十二团迅猛地向溃逃的敌人追击过去,一口气攻占了十里岗子、阎家窝棚;八十三团沿下湾子向东出击,扑向敌二〇七师三旅七团团部所在的高家窝棚;八十四团向城东高地以东的山东屯之敌进攻,在韩家窝棚把这股敌人歼灭后,又继续东进。他们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继续猛打、猛冲、猛追,歼灭了大量敌人,活捉了指挥进攻黑山阵地的新六军军长李涛。27日晚,辽西会战胜利结束,廖耀湘“西进兵团”10余万人全部被歼。

在黑山阻击战和辽西会战中,贺庆积率二十八师以伤1623人、亡536人的重大代价,完成了作战任务。全师共歼敌5304人,缴获各种枪械1325支(挺)、子弹832243发,各类炮98门、炮弹5733发,汽车200余辆。二十八师一战成名,成为响当当的铁军、钢军。

东野总部这样评价黑山阻击战的胜利:“争取了时间,打乱了东北敌‘剿总总司令卫立煌的作战计划,迫使敌人不得不放弃其西进企图,为我军造成了辽沈平原上集中主力聚歼敌人的先决条件。”

战后,贺庆积再一次来到101高地。黑山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黑山,土地和石头被硝烟熏得锅底一样黑,树木变成一根根黑木桩,满山遍野都是烧得焦黑的尸体。他站在高地上,摘下军帽,热泪盈眶,深深地向牺牲的战友们致哀。

贺庆积与辽宁有缘,1955年3月后,他担任辽宁省军区司令员达13年之久。其间,他常到黑山凭吊牺牲的战友。20世纪80年代,他还与梁兴初几次一同重返黑山101高地祭奠战友。他多次表示:我死后要回黑山,陪伴在这里长眠的战友……

题图 硝烟弥漫的黑山阵地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