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李硕勋烈士遗书

张敏杰

这封遗书是李硕勋烈士于1931年9月14日写给妻子赵君陶的。

陶:

余在琼已直认不讳,日内恐即将判决,余亦即将与你们长别,(我)在前方,你在后方,日死若干人,余亦其中之一耳,死后勿为我过悲,惟望善育吾儿。你宜设法送之返家中,你亦努力谋自立为要。死后尸总会收的,绝不许来,千嘱万嘱。

九月十四日

“余在瓊已直认不讳”,这是烈士从容就义的铮铮铁言。“(我)在前方,你在后方,日死若干人,余亦其中之一耳。死后勿为我过悲,惟望善育吾儿。”表达了烈士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革命意志。“吾儿”即指前国家领导人李鹏同志。

李硕勋,1903年2月20日出生于四川南部川滇边境的庆符县(今高县)。原名李开灼,后改名李硕勋,又名李陶。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四川、上海等地从事学生运动和党的秘密工作。他曾参加北伐战争和我党领导的南昌起义。1931年7月中旬,李硕勋受广东省委派遣去琼崖组织开展游击战争,中共广东省委派了交通员戴德贵护送。一天深夜,警察搜查住所,因李硕勋不懂海南话引起了怀疑。戴德贵经不起敌人的刑讯,成了可耻的叛徒。由于他的出卖,第二天,李硕勋被押解到了琼山监狱。

为了从这位党的重要负责人口中得到党的机密,敌人对李硕勋采取了最残酷的刑罚。李硕勋面对敌人的威胁和诱降坦然自若。他说:“你们既然知道我李勋(化名)是共产党员,就请自便吧。”当敌人问:“你到海南准备干什么?”李硕勋坚定地回答:“发动群众建立工农武装,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消灭你们这帮走狗,让红旗插遍海南全岛。”敌人惊呆了。

在将李硕勋押往刑场之前,敌人还在审讯室对他施了重刑。李硕勋遍体鳞伤,腿骨被打断了,敌人手中的木棍成了血棍。

李硕勋烈士判决书上的时间是1931年9月5日,9月16日行刑。那天清晨,阴雨连绵。重伤累累的李硕勋被放进一个竹筐,然后抬往刑场——东郊场。殷红的鲜血顺着竹筐一滴滴地掉下来……李硕勋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狱兵们举枪瞄准,他安详地抬起那高傲的头颅。一阵沉闷的枪声响过,李硕勋倒下了。

这封遗书是由狱卒带到狱外邮局寄出的。遗书先寄给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师政治干事、香港九龙岭南中学教员林增华家中,由林增华转寄给香港九龙南华药房陈志英收。几番辗转后,陈志英夫妇将遗书交给了赵君陶。后来赵君陶按党组织的安排,遵照丈夫的遗嘱,回到四川,以教师的身份边教书边从事秘密工作。这份遗书一直在赵君陶身边珍藏着。

1959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筹建时,朱琳(李鹏夫人)怀抱几个月大的孩子陪同赵君陶,乘北京化工学院的车子,将这份遗书送到了军事博物馆。这份遗书在军事博物馆里世世代代教育、激励着子孙后代。

责任编辑 / 陈 洪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