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彭雄:忠骨长眠抗日山

吴自锋

彭雄(1914—1943),原名彭文灿,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历任红军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等职。1941年5月,任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1943年3月壮烈牺牲,时年29岁。

英勇的“彭猛子”

1929年,彭雄在毛泽东建立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调任第二师师部通讯排长,不久又提为营长,1932年转为中共党员,并晋升为第四军第三十一团团长。

1933年5月,彭雄进入中央红军学校学习。10月,他所在的高级军事班、上级干部队,改编成中国工农红军大学。从红军大学毕业后,彭雄被破格提升为红一军团第九师师长,不久调任第七师师长。在第四次反“围剿”中,彭雄率红七师参加黄陂大兵团伏击战,为反“围剿”的胜利立下赫赫战功,但不幸身負重伤。彭雄伤愈归队后随红军大学参加长征,先后在娄山关、金沙江等地立下战功。1935年5月1日,红军到达昆明以北的金沙江,彭雄和干部团特派员龙潜等登上7只小船,强渡金沙江,给部队开辟了渡江道路。彭雄也因此被称为强渡金沙江的英雄。

全面抗战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彭雄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三旅第六八六团参谋长。1937年9月,闻名中外的平型关大战打响,他协同团长、政委率部英勇奋战,配合兄弟部队取得全面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第一个伟大胜利。由于他战斗作风勇猛,被称为“彭猛子”。

三战田畑

1938年初,部队扩军,第三四三旅成立补充团,彭雄任团长。补充团一面继续扩军,一面参加战斗。1938年7月,他随第一一五师第三四三旅政委萧华进入冀鲁边,加强当地的抗日领导力量。彭雄任第一一五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第六支队第七团团长,后到山东泰西整训。在陆房战斗以前,彭雄奉师部命令东越津浦铁路,进入泗水、新泰、蒙阴、费县,参加创建沂蒙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彭雄是率部挺进沂蒙山区的第一位八路军主力部队团长。

1939年1月,日军侵占费县以后,沿滋临公路安设据点,修建炮楼和碉堡,并出动军队不断对周围地区进行“扫荡”。

5月,八路军要来蒙山的消息在老百姓中间传开,抗日民众无不翘首以待。5月27日,第七团进驻费县、泗水,在星村、侯家寨、华村一带击退日军两次进犯,收复费县西北重镇仲村。在这里,彭雄主持召开了各界抗日民主代表大会,成立了费县联合办事处,同时帮助各区建立了抗日游击队。

6月1日,日军出动2000余人对鲁中山区发动第一次大“扫荡”,并多次进犯费县西北地区,企图在仲村安设据点,打通平邑镇与蒙阴镇的公路。6月6日,平邑、泗水等地日伪军500余人,在日军中队长田畑指挥下进犯马家峪,彭雄率部反击,把敌军赶到仲村以南。田畑恼羞成怒,于次日纠集平邑、费县、泗水之敌千余人再次进犯,并占领了仲村。彭雄指挥第七团与敌激战一整天,敌军以猛烈的炮火向我军阵地进攻,我军则利用占据的有利地形,机动灵活地同敌军展开战斗。此次战役,共歼敌50余人,并击溃敌军,再次收复仲村。此后,全县民众抗战情绪高涨。彭雄领导当地党组织,在改造旧区乡政权的同时,将地方抗日武装力量改编为9个游击大队,共3000人,之后一并编入主力第七团,改称第一一五师津浦路东支队,彭雄任司令员,周贯五任政委。

8月底,田畑又率临沂、费县、平邑日伪军近千人“扫荡”仲村,企图打通平邑、蒙阴公路。彭雄率路东支队和津浦支队第三团诱敌深入,待敌军进至黑山伏击圈时,我军全线出击。经过一阵激战,我军共歼敌240人,田畑负伤溃逃。10月,平邑、费县、泗水等地日伪军又连续“扫荡”仲村,彭雄率部反击,最终击退敌军。

11月5日,平邑、费县、卞桥等地日伪军2000余人再次进犯仲村,彭雄召开紧急会议,亲自查阅地图,并对部队进行战前动员。战斗开始,当敌军进入伏击圈后,我军一阵猛打,将敌军截为两段,敌人溃不成军,狼狈逃窜。次日,日军再次向我军进攻,彭雄率部采取运动战的战术,拖得敌军疲惫不堪。经过3天的激战,敌军伤亡惨重,我军缴获机枪1挺、步枪20余支、战马4匹及其他众多物资。从此,彭雄威名大震。被国民党鲁苏战区于学忠收编的大土匪头子刘桂堂,对彭雄十分崇仰,亲自迎请他检阅自己的队伍和杆子会,并称彭雄为“一世英雄”。

日伪军对彭雄又恨又怕,他们在费县城门上高悬彭雄的巨幅照片,声言捉住彭雄者赏银圆1万。蒙山一带流传着这样的歌谣:涝怕阴,旱怕晴,鬼子汉奸怕彭雄。听到彭雄来,鬼子汉奸跑掉了鞋;听说彭雄到,鬼子汉奸不敢笑。

“白马将军”

蒙山根据地创建起来之后,彭雄又奉命率路东支队转战鲁西,担任八路军鲁西军区副司令员。1940年4月,部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黄河支队,彭雄任支队长,张国华任政委,邓克明任副支队长,下辖3个团,共4500人。

黄河支队刚到苏鲁豫边区不久,即与敌军打了一场恶仗。数十辆汽车的日军包围了他们驻扎的村子,彭雄指挥部队凭借工事坚决抵抗,一连击退敌人3次进攻,杀伤大批敌人。之后,他们除留一小部分兵力掩护外,其他人准备全部转移。而就在这时,日军3辆装甲车开进村子。彭雄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命令其他同志先行转移,随后他骑着自己的白骠骏马,沿大路向村外驰去,来不及躲闪的日军,被他抬手击毙。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行动搞得晕头转向,待醒过神来,得知他是八路军指挥官时,彭雄已突出重围。可是日军并不死心,以3辆装甲车分3路尾追,于是一场惊险又紧张的追逐战上演了。敌军加大油门,马达声、枪声震撼四野,而彭雄镇静自若,凭借着自己的机智与对地形的熟悉,专走田埂小道,穿越村庄,使敌军的机械化工具不能很好发挥优势,敌军只好眼巴巴地望着一骑白马绝尘而去。

这次战斗后,彭雄被人称为“白马将军”。

战研结合

1940年11月,黄河支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教导第四旅,彭雄任参谋长。1941年5月,彭雄接中央军委、毛泽东命令,率教四旅一部增援苏北,任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辅佐师长兼政委黄克诚、副师长张爱萍,坚持洪泽湖和盐阜地区的抗日斗争。

1941年9月,彭雄指挥第二十二团进行郑潭口战斗,采取“两头夹攻、逐段攻击”的战术,迅速攻克被日伪称为“模范工事”的涟水县东北郑潭口据点,全歼伪军600余人,使盐阜、淮海两个地区连成一片,创造了苏北攻坚战的光辉范例。

彭雄任第三师参谋长时,除了指挥部队作战外,还主持编写了一些军事书籍供干部学习,以提高部队军事素质。当时部队里存在着一些不正确的思想倾向。有人认为理论无关紧要,只要勇猛作战就能把敌人打垮。有人认为只要掌握教条,就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员,作战就能百战不殆。这些观点对部队建设十分不利。为此,彭雄带领参谋处人员收集、编写了《水网地区的战术问题》《中国古战术之研究》等一些有关战略战术方面的文章和书籍。特别是1941年9月出版的第一套军事丛书《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以毛泽东论述的抗日战争战略问题为依据,参考国内外许多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结合新四军抗战实践,既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又富有军事哲理,在部队引起了很大反响,深受基层指挥员的欢迎。

海战牺牲

1943年春,新四军抽调51名干部赴延安学习,其中团以上干部11人。他们组成“赴延安干部队”,彭雄任队长,新四军第三师第八旅旅长田守尧任副队长,张赤民任党支部书记。3月16日晚,彭雄率干部队,乘木帆船经过山东滨海区(今属江苏)赣榆县柘汪海口登陆转道赴延安。

17日凌晨3时,在距柘汪约有35公里时,风突然停了,帆船被迫滞留海面。这时,海面上突然传来嗡嗡的声音,接着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随着黑点慢慢扩大,船老大不禁大声叫了起来:“那是敌人的巡逻艇。”彭雄马上命令干部队做好战斗准备。不一会,敌军巡逻艇就靠近了他们的帆船,并鸣枪停航。巡逻艇上的日兵叫喊:“我们要查船,船老大出来!”彭雄当机立断,安排两名队员化装成船老大和水手出面与敌人交涉,并嘱咐:“敌人只要不上船来检查,要钱要物可以给他们;如果硬要上船就打死他们!”话音刚落,一个日军小队长和一个翻译官就跨上帆船,问:“你们要上哪儿去?船上的东西要登记。”这时,化装成船老大的团政治处主任和化装成水手的战士,走出船舱将两个敌人猛地推进海里,又连打两枪。紧接着,他们又把4颗捆成一束的手榴弹向敌艇抛去。一声巨响,炸死炸伤10多个敌人。敌人慌忙驾艇开出二三十米,躲在钢板后面用机枪向我帆船扫射。指导员老马和几个警卫员都先后牺牲。彭雄满腔怒火,大声地命令警卫员:“跟我来!”说着就疾步走上船头。突然一颗子弹飞来,打中了彭雄的大腿,鲜血直流。接着,又是几声枪响,彭雄胸前又中3弹。警卫员把他扶进舱内,大家默默地围着他,给他包扎伤口。他焦急地说:“不要管我!你们去抵抗敌人要紧,快去!去!”

彭雄身边只留下他的妻子吴为真。她含着眼泪告诉他:“同志们都去抵抗敌人了,牺牲的不少。”彭雄说:“他们牺牲都很光荣,很值得!”吴为真问他:“老彭,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彭雄看了妻子一眼,说:“你身上怀有8个月的胎儿,以后若生下一男,就起名叫彭少雄,你要把孩子抚养长大。”吴为真频频点头。

保安处长黄国山看了看仅有的10多颗手榴弹和20多发子弹,心中十分着急,便把手榴弹的导火线拉出来,想把船炸毁,坚决不做敌军的俘虏。彭雄说:“不能炸船,我们要设法撤离。我们要为革命留下种子,剩下一个同志活着也好!”

下午3时,敌军巡逻艇也打光了子弹,向连云港方向退去。这时,海风刮起,帆船又扬起帆向西北方向急驶。不一会,连云港方向又开来了3艘敌军巡逻艇,迅速驶近帆船,并用机枪进行扫射。

帆船离柘汪口岸还有10多公里,副队长田守尧果断地让船迅速靠岸。彭雄从昏迷中醒过来,说:“对,上岸去,这一次我们就是吃了没有带战斗队的亏!同志们都顽强地坚持下来了,这很好。你们上岸后,可以到第一一五师师部去。我是不行了。我和陈光、罗荣桓首长在一起工作很久,你们把我尸首抬到师部,给他们看看,我也就安心了。”田守尧安慰他说:“不要紧,你好好休息。”

船很快驶到离岸只有二三百米的小沙东海域。田守尧命令下船登岸。敌艇因水浅不敢靠岸,即从远处用机枪向我登陆人员射击。田守尧突然中弹,倒在水中牺牲。彭雄也由于流血过多,没等背上岸就牺牲了。

彭雄、田守尧等同志的牺牲,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彭雄的遗体被抬到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师部,罗荣桓为我军失去一员优秀将领而痛惜不已,他为烈士们召开了非常隆重的追悼会,将烈士安葬于赣榆县抗日山烈士陵园。干部队遭到重大损失的噩耗传到苏北后,第三师也在盐阜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纪念死难烈士。彭雄、田守尧牺牲的消息传到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题为《新四军某师参谋长彭雄、旅长田守尧同志壮烈殉国》的报道。滨海军区将彭雄及在黄海小沙东海战中牺牲的英雄遗骨安葬在赣榆县抗日山,并建起一座宏伟的“小沙东海战烈士冢”。墓冢是金字塔式,于1944年7月7日落成。新中国成立后建立了纪念碑,作为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彭雄牺牲后,黄克诚曾撰文悼念,并和张爱萍先后题写挽联和挽词。黄克诚的挽联是:“十余年甘苦共尝,患难相处,破浪矢忠贞,遥望云天哭战友;数万里河山犹碎,水火益深,卧薪期素志,誓除宼贼慰英魂。”张爱萍的挽词是:“追悼彭、田同志,就要学习彭雄同志作战的勇猛精神,就要學习田守尧同志为革命斗争十余年的坚决精神!”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