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书”:诠释共产党人初心使命担当

静涛 荣辉 梯敏 发明




按:无数革命先辈用信仰、热血和生命,谱写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传奇,留下了令世人景仰流芳万古的“宣誓书”“请战书”“绝命书”“托孤书”“行军书”“两地书”“无字书”……重温那一段段经典故事,聚焦那一幕幕动人场景,感受烽火岁月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革命军人的担当理想、决绝气概与钢铁意志,坚定永恒信仰信念,彰显鲜明政治品格,昭示真挚为民情怀……

在那波澜壮阔的烽火岁月,无数共产党人,义无反顾投身革命洪流。在烈火硝烟中,在白色恐怖里,他们用信仰、热血和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璀璨瑰丽的生命华章。恪守信仰、不忘初心的“宣誓书”,坚韧决绝、宁折不屈的“绝命书”,舍生忘死、同敌人一决生死的“请战书”,赤胆忠诚、以身许党报国的“托孤书”,柔情万千、血色浪漫的“行军书”,温情脉脉、激扬励志的“两地书”,悲壮豪迈、荡气回肠的“无字书”……一段段传奇经典故事,一幕幕震撼人心场景,承载着共产党人坚如磐石的忠诚信仰,凝聚着共产党人九死不悔的奉献牺牲,凸显着共产党人百折不挠的奋斗情怀,诠释着共产党人一往无前的使命担当。

贺页朵的“宣誓书”

“牺牲个人,言首 蜜,阶级斗争,努力革命,伏从党其,永不叛党。”这是中国革命博物馆珍藏的一份入党誓词,也是中国共产党现存最为独特的入党誓词。虽然这份誓词饱经沧桑陈旧模糊,但目睹者无不深深震撼于书写者贺页朵对革命的坚定信念,对党的无限忠诚。

1927年10月,毛泽东带领工农革命军来到井冈山,创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这一年,贺页朵已经41岁。他原本是永新县北田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前半生过得十分艰难。由于家境贫寒,他只能以帮人榨油和打短工为生。因此,当井冈山地区农民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他也满怀热情地投身革命,后来还担任了乡农民协会副主席。为了帮助红军搜集和传递情报,贺页朵把自己家的榨油坊当做红军的秘密联络点,建立起一个地下交通站,负责运送伤病员、转运食盐等物资。他还多次参加过红军攻打永新和吉安的战斗。

由于贺页朵表现出色,1931年1月,永新县的中共党组织批准了他的入党申请,并在他的榨油坊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1月25日晚,在昏暗的桐油灯光下,贺页朵激动地拿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红布,认认真真地在上面写下了中国共产党的英文缩写“CCP”,然后在红布的正中央写下了上面那段入党誓词。由于贺页朵识字不多,仅有24个字的入党誓词他便写错了6个,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宣誓时的神圣感,这份“宣誓书”依然熠熠生辉。

最能体现贺页朵革命信念的,是他在红布两边留下了自己的姓名与入党的时间、地点:中国共产党党员贺页朵;地点北田村;1931年1月25日。要知道,在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制造白色恐怖的年代,把名字和入党地点写在入党誓词上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敌人发现,不但会失去自己的生命,还会累及家人和亲友。然而,贺页朵还是义无反顾地这么做了,可见他对革命的信念是多么的坚定!

1933年9月,国民党反动派调集50万重兵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此时,由于临时中央“左”倾错误领导,红军苦战一年,依然没有打退敌人的进攻。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部队被迫进行战略转移,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之路。然而,在长征之前的一次战斗中,贺页朵负了重伤,因此无法跟随大部队转移。于是,他便留在了永新继续坚持斗争,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统治,贺页朵不幸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在这种情形下,贺页朵依然牢记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牢记在入党仪式上的誓言。为此,他不惜冒着被杀头的危险保存自己的入党誓词。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将入党誓词用油纸层层包裹,然后把它放在自家榨油坊的屋檐下。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把入党誓词取下来默默诵读,并用实际行动履行着自己的入党誓言,直到新中国成立。

1951年,中央派以谭余保为首的慰问团到南方老革命根据地慰问。在到达永新的时候,年逾60的贺页朵用颤抖的双手,将这份入党誓词郑重地交到谭余保手中。后来,这份入党誓词被中宣部转存至中国革命博物馆。这份党在井冈山时期留下的唯一的入黨誓词,不仅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历经硝烟却初心不改的历史见证,更成为当前对广大党员干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珍贵素材。

傅烈的“绝命书”

“拼将七尺男儿血,争得神州遍地红。”这是革命先辈傅烈在临刑前写给妻子陈才用“绝命书”中的诗句。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和浩然正气跃然纸上。

傅烈,1899年生,江西临川人。1920年5月赴法国勤工俭学,后成为旅欧共产主义组织“中国少年共产党”的早期成员之一。勤工俭学期间,他结识了周恩来、赵世炎、邓小平、蔡和森等一大批共产主义者。1924年在法国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同聂荣臻、蔡畅等被选送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夏奉命回国,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秘书,随后参加北伐。1926年11月任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部长。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根据四川省委主要领导同志被杀害、工作陷于停顿的现状,派傅烈等5人去四川重建省委。到达重庆后,傅烈采取坚强有力的措施,迅速打开工作局面。1927年8月,中共四川临时省委成立,傅烈任书记。临时省委立即着手整顿和发展党的组织,恢复和开展党的活动,积极开展宣传与鼓动工作,并组织和发动武装斗争。1928年2月,中共四川省委正式成立,傅烈任省委书记兼军委书记。他亲自起草了《四川暴动行动大纲》,经省委同意后下发各地。在省委和傅烈的领导下,万原、宣汉、达县、浦江、南溪、绵竹等地先后爆发武装暴动,川东游击军第一支队也得以创建。四川革命形势为之一新。

傅烈的能力和作风,赢得了四川广大党员干部的尊重和敬佩。多年以后,不少当年同他一起战斗过的同志仍对他记忆犹新。傅烈牺牲后任中共四川省委代理书记的张秀熟说:“傅烈是一个有学问、有才能的领导干部。他对党忠诚,执行党的指示坚决,创建了第一届四川省委。”时任党团四川临时特委书记任白戈说:“傅烈处理问题英明果断,扶持正气,打击邪气,对待同志亲热关心,但是讲究原则。”时任中共邻水县委书记危石顽说:“傅烈很忠诚,是党的优秀知识分子。他坚决执行党的指示,但又不机械、盲动。”同傅烈一道创建四川省委、后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的刘披云回忆:“傅烈同志很有地方党领袖风度,善于团结干部,大家对他非常尊崇佩服。”

正當四川革命工作取得重大进展的时候,危机却也悄悄降临。1928年3月9日,中共重庆市委成立,傅烈同省委组织部部长周贡植一道主持会议。当会议即将开始时,会场突然被特务、警察包围,傅烈、周贡植等一同被捕。3月10日,他们被移送卫戍部,当晚由重庆警备司令王陵基审讯。

狡猾的敌人对他们软硬兼施,用尽各种酷刑。“傅烈受刑最多、最重、最久。”敌人给他灌煤油,用铁丝穿进拇指吊起来毒打。“拇指关节都扯脱了,绳子断了几次。”傅烈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当敌人逼他口供时,他斩钉截铁地说:“砍断我的头颅,也休想从我身上得到你们需要的片言只字!”傅烈的壮举甚至给敌人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亲历审讯敌军的一些参谋、秘书说:‘一个江西口音的最顽强”。

此时此刻,傅烈也思念着亲人。临刑前,他写了两封家信。一封写给始终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参加革命的父亲。他写道:“我这次牺牲并不出乎意外,父亲不必过于悲伤……我自问没有什么对不起家庭的地方,但是使你现在十分悲伤。我并不悲伤,若干年后,你一定会理解。”另一封信给始终同自己患难与共的爱人陈才用:“你是知道我怎样死和为什么而死的?!你要为我报仇,要继承我的遗志,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在信的末尾,他写下了文首的诗句,充分表达了一个革命者的壮志豪情。1928年4月3日,傅烈在朝天门外壮烈牺牲,年仅29岁。

川渝大地敬英雄,烈士壮举励后人。1978年11月5日,中共四川省委慰问团专程到南昌慰问傅烈家属,并在烈士遗孀陈才用的笔记本上深情写道:“四川人民无限怀念四川省委第一任书记傅烈同志。”

寻淮洲的“请战书”

“北上抗日!北上抗日!”“消灭敌人!消灭敌人!”这是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原总指挥寻淮洲牺牲前反复念叨的几句话。这几句话,既是这位红军名将催人泪下的临终遗言,更是这位沙场英杰壮怀激烈的“请战书”。

寻淮洲,1912年生,湖南浏阳人。1927年9月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随部上井冈山。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两次入闽作战,历任副班长、代理排长、营长、团长、师长、军长、军团长等职。1934年7月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同年12月14日在谭家桥战斗中伤重牺牲。

寻淮洲没上过军校,却深谙军事指挥之道,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是在残酷战争实践中成长起来的杰出军事将领。他15岁从戎,参加秋收起义随毛泽东上井冈山,从副班长起步,19岁当师长,20岁当军长,22岁不到即被任命为军团长,可谓不折不扣的军事奇才。在反“围剿”战争中屡建奇功,寻淮洲所部多次承担独立方向重要战略任务,被誉为“战略奇兵”。第四次反“围剿”、第五次反“围剿”中的两次作战经历尤其可圈可点。1933年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寻淮洲率领红二十一军直插敌后,牵制国民党军数师兵力,为红一方面军取得黄陂、东陂两役的胜利创造关键性条件,为此获得二等红星奖章,受到中革军委特别嘉奖。1933年9月18日,寻淮洲所部在沙县木芹山与国民党第十九路军精锐部队“铁军团”发生遭遇战,寻淮洲不畏强敌,果断机智指挥部队全歼敌军,创造中央红军以一个团的兵力运动战中全歼敌一个精锐团、击溃敌两个团的记录。中央红军五大主力军团中,寻淮洲是最年轻的军团长,执行北上抗日使命并担任红七军团军团长时尚不足22周岁,其年轻有为、战功赫赫,足以和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媲美齐名。粟裕大将回忆寻淮洲时指出,寻淮洲参加过秋收起义,“作战勇敢,机智灵活”,“是在革命战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一位优秀青年指挥员”。方志敏在《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称,“寻淮洲是红军中一个很好的指挥员”,“他指挥七军团,在两年时间,打了许多有名的胜仗”。

1934年7月,为减轻中央苏区压力,寻淮洲奉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之命,担任红七军团军团长兼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执行特殊而又艰巨的北上佯动任务。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他率部转战闽浙皖赣四省几十个县,行程3200多里,牵制了大量国民党军。同年11月,红七军团进入闽浙赣苏区,与方志敏领导的红十军会合,合编为红十军团。

1934年12月,红十军团首战安徽太平谭家桥。在战斗中,寻淮洲奉命率部主攻乌泥关守敌王耀武旅。为了争夺制高点,寻淮洲先后发起三次集团冲锋,都遭受严重挫折。在发起第四次更大规模冲锋时,寻淮洲不幸腹部中弹。当时,他的部下看到他中弹后,立即自动围成一堵人墙来防御敌人射击,将他抢下火线、抬上担架。寻淮洲一苏醒过来,便忍着剧痛喊道:“冲、冲上去,把敌人打下去!”由于部队日夜转移,条件极其艰苦,寻淮洲伤口多次撕裂,血流不止。弥留之际,寻淮洲嘴里不停念叨:“北上抗日!……北上……抗日!”“消灭敌人!……消灭……敌人!”12月16日,在泾县茂林福官墩,寻淮洲因流血过多,精力衰竭,英勇牺牲,时年22岁。

一代名将,英年早逝,致使这份特殊的“请战书”未能如愿,而成为烈士“终身之憾”。可以告慰寻淮洲烈士的是,从皖南成功突围的粟裕、刘英等寻淮洲的部下,继承他的遗志,奉命将胜利突围的余部组建成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坚持浙南游击战争,后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重新北上,纵横大江南北,坚持华中八年抗战,与凶残的日寇进行殊死搏战,赢得抗日战争最终胜利,圆了寻淮洲烈士“请战书”中未竟之志。

王尔琢的“托孤书”

在湖南常德的一面石墙上镌刻着这样一首诗:“一夜风云变,上海大屠杀。尔琢拔刀起,血誓效讨伐。革命不成功,此生不理发。”这短短的诗行,却是烈士王尔琢投身革命、奋斗一生的真实写照。

王尔琢,1903年生,湖南石门人。他曾就读黄埔一期,是周恩来最看中的学生。他先后参加北伐、南昌起义、湘南起义,后来又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历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参谋长、红四军参谋长,是工农红军最年轻的参谋长。他曾慨然明誓:革命不成功,坚决不剃须。被众人赞誉为“美髯公”,又被笑称为中国的“马克思”。1928年8月25日,王尔琢在江西崇义县思顺圩追劝叛徒时不幸英勇牺牲,牺牲时仍是长髯飘飘。

1923年10月8日,王爾琢与从小青梅竹马的郑凤翠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然而,幸福恩爱的蜜月生活只持续了短短三个月,王尔琢便离家别妻赴黄埔军校学习。临别时,王尔琢对已有身孕的妻子说:“生儿是你的靠,生女是你的伴,生儿取名摘祚,生女取名桂芳。”但人们也没有料到,这次分别竟成了这对蜜月夫妻的永诀。

1927年初,王尔琢随北伐军到达武汉。虽然军旅劳顿,但他却时刻牵挂着远在家乡的妻子和从未谋面的女儿。他托人在武汉黄土坡21号租了一间房,然后给妻子去信,要她们母女到武汉团聚。不料,“四一二”风云突变,战功显赫的北伐将领成了被通缉的“中共要犯”。王尔琢来不及在武汉等待妻儿的到来,就只身潜往上海寻找党组织。

郑凤翠带着幼女桂芳历经千辛万苦抵达武汉,满怀期待地来到他们相约的小屋,丈夫却音讯全无。在百般打听王尔琢消息无果后,她极度失望地带着女儿默默回到湖南老家。行前,她给丈夫留下了一封信:“我和你的女儿小桂芳,于二月初二从家动身,在长沙住了三个月,直到二十八日,才好不容易来到武汉,来到你约我和桂芳会面的地方。不知你到哪里去了,没有见到你,小桂芳心里很难过……”

数日后,王尔琢来到相约之地,却是人去楼空。读到妻子情意绵绵又略带哀怨的信,王尔琢不禁满怀歉疚。他当即拿起笔,给父亲写下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凤翠母女此次来汉,未谋一面,深为憾事。儿何尝不想念着骨肉的团聚,儿何尝不眷恋着家庭的亲密,但上海、长沙烈士们殷红的血迹燃起了儿的满腔怒火,乱葬岗上孤儿寡母的哭声斩断了儿的万缕归思。为了让千千万万的母亲和孩子能过上好日子,为了让白发苍苍的老人皆可享乐天年,儿已决意以身许国!革命不成功,立誓不回家。凤翠娘家父母双亡,望大人善待儿媳,见凤翠如见儿一般……”

这是王尔琢的最后一封家书,也是他给亲人留下的遗言。王尔琢在信中,既百般表露对妻女的怜爱,更郑重坦陈“以身许国”的心迹,实际上写了一封“托孤书”,充分表达了革命者在家庭与国家命运发生冲突的时候,宁可舍小家为大家的高尚情操。

郑凤翠得知王尔琢牺牲的消息后,悲痛万分。她擦干眼泪,挑起家庭重担,为公婆养老送终,把女儿养大成人。1988年6月,85岁的郑凤翠去世。家人清点遗物时,在一个首饰盒里发现了60粒杏仁。而当年,正是她爱了一生、盼了一生、守候了一生的男人——王尔琢牺牲60周年。

卢德铭的“行军书”

“如果瑞勤真要等我,则我对她有几点要求:一要读书;二要革命;三不要缠脚。”在江西芦溪县卢德铭烈士陵园,仍然保存着关于他南征北战之余,写给家人信件中的一些片断。一封封“行军书”,既彰显着这位革命者的坚定信念和赤子情怀,也表达出青年游子对亲人的思念和对亲情的渴望,今天读来依然让人为之动容。

卢德铭,1905年生,四川自贡人,黄埔军校二期毕业生,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东征和北伐中冲锋陷阵、屡建奇功,成为“铁军”叶挺麾下著名青年战将。攻占武昌后,他受命组建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武昌警卫团,并担任团长,将这支部队改造成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劲旅。1927年7月,卢德铭率部未赶上参加南昌起义后,于9月参加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毛泽东任秋收起义前敌委员会书记,卢德铭任秋收起义部队总指挥。卢德铭成为毛泽东革命军事生涯的第一位军事搭档。

青年卢德铭对革命始终怀抱一腔热忱和执著。1925年2月参加东征讨伐广东军阀陈炯明后,年仅20岁的卢德铭,在家书中这样写道:“广东军阀陈炯明叛变了,我们组织了学生军去讨伐他,现在已把陈逆驱逐到东江去了,我们打败了敌人,我心里很高兴。”

血与火的考验,让卢德铭信仰更加坚定。1926年汀泗桥战斗,叶挺独立团的共产党员、营长曹渊牺牲,他极度悲痛地告诉家人:“这场战役歼灭很多敌人,但是我们的伤亡也不少。我们的营长曹渊同志也在这次战役中牺牲了。当他受了重伤时,我去扶着他,他向我说,德铭同志,我已无救了,请你不要管我。为了革命,你带着同志们冲啊!”这次战斗成为北伐进军的重要一战,也成为卢德铭军事生涯的重要一战。

艰苦卓绝的斗争,让他感受到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1926年10月攻下武昌城后,他在“行军书”中感慨地说:“我们这次北伐,有这样的顺利进军,全靠群众的支持。自广州出发以来,沿途都有老百姓给我们做向导,并主动给我们搬运子弹等辎重。”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