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英雄赞歌》创作故事

张小芳

《英雄赞歌》是电影《英雄儿女》的主题歌。任何武装战争都是惨烈、残酷的,朝鲜战争也不例外。这激情、抒情的旋律一响起,就把我们带到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在这部电影中,英雄王成舍身忘我,紧握爆破筒,拿起了步话机,对着我军炮兵高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紧握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1962年拍《英雄儿女》这部电影时,为了这部电影的插曲,导演武兆堤和主要演员田方、曲作家刘炽一起到公木先生家拜访。

公木先生是著名诗人、学者、歌词作家,早在青年时代就积极投身革命队伍,来到延安抗大学习,毕业后在延安鲁艺文学院做教师。1958年,公木被划为“右派”,并被开除党籍,安排在吉林图书馆做了个图书管理员。1962年,公木作为摘帽右派分配到吉林大学中文系当教师。

公木听完他们的来意,是让他为电影插曲写歌词,心里有些顾虑,这不明摆着嘛,费挺大劲写完之后还不定什么结果。公木说自己“右派”刚摘帽,请他们三人另请高人。武兆堤对此根本没往心里去,不由分说,拽着公木就走,到了长影招待所,专门给公木安排了个房间,先把没有剪辑的电影毛片给他看。刘炽在边上讲了脚本主题后,让他给英雄王成的妹妹王芳写段在战火中缅怀哥哥的歌词。公木说让我想想。

第二天下午,公木把“风烟滚滚”歌词交给刘炽。刘炽举着稿子问,这就好了?公木直截了当告诉刘炽,自己前几年写了一个“烈士赞”的诗,听了他的讲述,感觉这首诗同《英雄儿女》主题很贴近,都是写英雄的,只是做了一些改动。

刘炽拿着稿子,读着公木激情、豪迈的词,脑海闪过一个一个画面,随着乐符的跳动,画面展开、延伸,有了声音,有了生命。这些有着生命灵性的乐符来自辽阔的鄂尔多斯草原伊克昭盟,是他蒙古族干妈阿姐花(银花)教他的一首民歌的调子。干妈阿姐花是当地方圆百里有名的歌手,刘炽在阿姐花家里,听阿姐花在四胡、三弦、微子伴奏下,对蒙古族英雄陶陶呼的歌唱。刘炽对这位蒙古族英雄无限敬仰,就是干妈阿姐花独有的蒙古族曲调深深打动了他。

刘炽以内蒙古民歌《巴特尔陶陶呼》曲调为基调,谱了第一段。他此时沉浸在音符的世界,言未尽,兴正浓,情之所至,顾不上找公木商量,自己续上了一段副歌歌词:“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公木果然是知音,他说:“续得很精彩,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刘炽对给《英雄赞歌》谱曲,之前是有很大心理压力的。为电影《上甘岭》作曲的成功,给他带来了喜悦。收获的是许多电影导演纷纷指名道姓要他给谱曲,王震之导演《三八线》也来找他。刘炽掂掂作品,对王震之说:“都是抗美援朝题材作品,我写《上甘岭》已是竭尽全力。”刘炽讲的是心里话,一個音乐家对同一题材的作品,尤其是自己已获得公认的作品要想突破,那是很难的。于是便婉言谢绝。现在,偏偏又是一个抗美援朝战争题材的作品。《英雄儿女》的编剧毛烽和导演武兆堤专程赴沈阳请他。刘炽诚心诚意给二位解释:“感谢两位盛情,你们也知道我写过了《上甘岭》,音乐上恐怕难有突破。”似有婉谢之意。

毛烽和武兆堤很有招法,他们找到分管文艺的辽宁省委书记周桓:“周书记,您是原志愿军政委,应该支持我们让刘炽去写《英雄儿女》的音乐啊!”周桓答应了:“好,我说服刘炽,让他去。”刘炽作为辽宁省歌剧院副院长,省委书记讲话了,他能不听吗,这样,他就来到了剧组。

歌曲谱好后,剧组开始物色演唱演员。剧组以公木、刘炽为主组成一个演员挑选小组,全国很多演员来试唱。1964年的一天,空政歌舞团的独唱演员张映哲被请到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的录音棚录音,连续录了两遍之后,刘炽觉得不太理想。是不是她唱毛主席诗词歌曲唱多了,总是在那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说她缺少一点女性的细腻温柔,有点男性化了,太豪迈了。这也难怪,张映哲并不知道自己演唱的这首歌在电影中是什么样的画面,只是照本宣科,凭自己的感觉唱。这时坐在一旁的编剧毛烽就给她讲剧情,告诉她这是一部战争影片的主题歌。说起战争,张映哲并不陌生。她是辽宁抚顺人,参加革命后,亲身经历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跟着四野主力一直打到广州,虽然没有亲自上前线拿爆破筒冲锋陷阵,但是听到的、看到的,不比毛烽少。她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进入特定情境的演唱状态。准备半小时后,张映哲再次走进录音棚。她对现场的工作人员说:“我录两遍,第一遍你们保留,第二遍正式录。”歌曲录完两遍之后,张映哲又说:“我不再录了,不行就用其他人的吧!”张映哲当时所以这样讲,倒不是觉得这首歌非自己莫属,是觉得已倾尽全力,这两遍录音完全在状态中,如果还有问题的话,那自己也就这个水平了。导演配合电影画面,仔细比较,虽然有人提出张映哲的声音过于豪爽,柔和度不够,但比来比去,感觉还是张映哲的演唱最为理想,于是确定用来张映哲的演唱。影片放映时,坐在电影院的张映哲听出来了:“哇,是我唱的。”当时的电影对演唱者是不打字幕的。

让人感慨的是公木先生于1998年10月30日因肾功能衰竭在吉林长春辞世,刘炽先生于同年10月23日去世。两位大师虽并非同年同月出生,但冥冥之中却于同年同月离世,祭日只相差7天。

2013年7月,在朝鲜战争停战60年的纪念日里,党和国家领导人前往朝鲜桧仓烈士陵园,向志愿军烈士敬献花圈、默哀,在这里安葬着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和众多志愿军烈士。中国党、政府和人民永远铭记在战争中献出宝贵生命的中华儿女,永远铭记他们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作出的牺牲。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