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共创立时期共产党人的初心解读

王相坤

李汉俊(1890—1927),湖北潜江人。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一大代表。早年留学日本,接受马克思主义。回国后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大力推进建党工作,为召开中共一大作出了卓越贡献。1927年被反动军阀杀害。1952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亲自签发《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证书上写着:“李汉俊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

从“努力”和“奋斗”当中去求解放 希望解放和改造的国民啊!解放和改造,是要从“努力”和“奋斗”当中去求,“冥想”是不中用的。“依附”是不中用的。“雷同”是不中用的。拿出不妥协不退让的精神来,去作“孤立的奋斗”,拿出“创造的真精神”来,去作大破坏与大建设的工夫,中国人的生命,才有复活的日子。

——李汉俊 《时局怎么样?》(1919年9月21日)

救中国只有大破坏,大创造,大建设 我们湖北不只教育会糟,因为糊〔湖〕北全部糟,才能容教育会糟。我们中国不只湖北糟,因为中国全部糟,才能容湖北糟。我们现在要救中国,只有大破坏,大创造,大破坏!!!大建设!!!

——李汉俊 《改造要全部改造——一封答朋友的信》(1920年1月)

社会主义是“在世界的时代精神笼罩下面造成的各民族特有的理想的世界” 社会主义,虽然也有人说他不是一个严格的主义,只是一个世界的时代精神。但这不过是因其内容复杂、不能像别的主义、下严格的定义罢了,不是说他无内容的。这个内容是各民族、各依各底历史的精神、现在的境遇;在世界的时代精神笼罩下面造成的各民族特有的理想的世界。这个理想的世界,或为集产主义,或為共产主义,或为无政府主义,或为珊地加利主义,或为T.W.W.主义,或为波尔色维主义,或为工行社会主义……惟有张东荪所主张的社会主义是无内容的、仅只一个趋向,并且还是一个浑朴的趋向。这种社会主义,我们却还是没有听见过。

——李汉俊 《浑朴的社会主义底特别的劳动运动意见》(1920年5月16日)

教我们中国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他们的事情 工人在世界上已经是最苦的,而我们中国的工人比外国的工人还要苦。这是甚么道理呢?就因为外国工人略微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我们中国工人不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我们印这个报,就是要教我们中国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他们的事情。我们中国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他们的事情了,或者将来要苦得比现在要好一点。

——李汉俊 《〈劳动界〉发刊词》(1920年8月15日)

中国要进化到了社会主义,混乱才能终止 俄国这次的社会革命,绝不只是一俄国人底事,也决不只是一俄国底事,也决不是表示发生社会革命的环境只在俄国成就了,乃是全世界人都要推翻资本主义了的表现,也是发生社会革命的环境在全世界已经成就了的表现。社会革命由俄国人先发,在俄国先发,只不过是一种偶然(因机会发生的偶然);就是不由俄国人先发,不在俄国先发,迟早也是要由别国人在别国发动的;因为全世界人都要推翻资本主义了,发生社会革命的环境在全世界已经成就了的缘故。无论俄国能不能够就此成功,总之资本主义底崩坏在世界已经是一定的必然了。近代世界底进化非常迅速,其全体崩坏也必不远。中国进化虽然比较急速,也未必三五年内就能达到世界现在的地点,恐怕中国还没有达到这地点,世界就已经改变了;纵使中国能够在世界改变之前就达到这地点,恐怕世界也未必能够容中国得到结果。无论如何,中国就是进化到世界现在的地点,混乱都是不能终止的。所以我们认中国要进化到了社会主义,混乱才能终止。

——李汉俊 《中国的乱源及其归宿》(1922年1月1日)

马克思学说是一个系统完整的大组织 马克思底学说在这领域内实在是现在最高阶级,实在是最美满的天赐品,所以又希望有心研究现在社会及有心知道中国乱源的中国底同胞们研究马克思的学说。

我们虽然知道我们有研究马克思学说的必要,但马克思学说是一个系统完整的大组织,我们要做研究的时候,应当以如何入手为最便呢?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须先明了马克思学说底系统。

——李汉俊 《研究马克思学说的必要及我们现在入手的方法》(1922年6月6日)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