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今天为什么要重视南昌起义研究

周根保


南昌起义,已经过去92年了。通过阅读一些相关研究论著和影视作品,特别是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深感进一步加强南昌起义研究的重要性。基于此,笔者作了以下三个方面的思考。一、加强南昌起义研究,是讲好中国故事,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的客观需要

关于南昌起义的历史意义,党和国家领导人有诸多论述。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新时代的高度,给予了南昌起义全新定位。在朱日和沙场阅兵时,他说:“90年前今天,南昌城头一声枪响,中国诞生了共产党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在庆祝建军9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把“南昌城头的枪声”颂称为:“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伟大事件,是中国革命史上一个伟大事件,也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个伟大事件。”把南昌起义定为党史、国史、民族发展史上“伟大事件”,这是一个全新的定位,是对南昌起义历史意义的一个科学总结。

史学家、文学家、文艺工作者应当重视和加強对南昌起义这一“伟大事件”的研究。习近平同志指出:“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和光荣历史,要加大正面宣传力度,通过学校教育、理论研究、历史研究、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等多种形式,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引导我国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2018年8月21日,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又强调,宣传部门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要千方百计弘扬正能量,用老百姓喜欢听、听得进、信得了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要旗帜鲜明地与错误思潮作斗争。要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历史使命。

讲好中国故事,尤其讲好事关党史、国史、中华民族发展史的南昌起义的故事,这是史学界、文艺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的最具体、最接地气的工作。牢记习总书记的重托,我们要增强看齐意识,应该在讲好南昌起义故事这件有时代意义的实事上有所作为。建军90周年庆祝活动过去了,真正使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到位,对南昌起义的研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南昌起义从酝酿到朱毛会师,演绎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还需要挖掘和传播。例如,南昌起义形成的“八一精神”,尚未得到权威机构的认可,需要做的论证和解读工作很多。又如,建功卓著的贺龙手枪队的事迹,在南昌起义正史中就极少反映。历史是由若干细节构成的,细节不清晰,或沉溺于细节之中,都不利于讲好南昌起义的故事。二、重视南昌起义研究,是还原历史原貌,澄清当前对南昌起义误读的迫切需要

建军90周年前后,个别人打着“纪念”“反思”“揭秘”的幌子,对南昌起义的挫折加以夸大肢解,胡说南昌起义“是不应响起的枪声”,南昌起义军充其量只能算国民革命军,等等。这些胡言乱语,对缺乏历史知识的青年人,有相当迷惑性。为了消除历史虚无主义对社会的影响,十分有必要向全社会进行党史、国史、建军史教育,尤其是向全社会进行事关党史、革命史、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伟大事件”南昌起义的宣传,使广大青年做到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爱军。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在实现中国梦的新时代,加强对南昌起义的研究和宣传,更具有时代意义。十分令人费解的是,在建军90周年前后,主流媒体推出的书籍和影视作品出现了个别令人迷惑的现象。有的文学作品,竟然出现“中央的意见是不同意南昌起义”这样词句;有的影视作品公然描述“贺龙冲进前委会,用手枪抵着张国焘脑袋,说:你不同意起义,老子就毙了你”;等等。这些与史实不符的艺术夸张,在社会上引起一定的负面影响。须知,此时贺龙已是南昌起义的总指挥,而张国焘是中央派来传达共产国际指示的“中央代表”,这种艺术夸张向观众宣示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更为离奇的是,热播的电视剧《热血军旗》中一个片断:南昌起义胜利了,下一步怎么办呢?扮演周恩来的演员竟然说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我们面前有三条路可走:一是上山,离开南昌,在江西、湖南的广大地带,依靠山区建立根据地;二是就地不动,以南昌为红色中心,形成宁、汉、南昌三足鼎立之势;三是下海,南下广东,夺取海口,准备将来再次北伐……

1961年9月18日,周恩来视察八一起义纪念馆,走到南下路线沙盘前,用手指向沙盘说:“南昌起义后,要是不向南,而是向东,就地发展就好。”“这也是没有经验,只晓得生搬苏联的经验。”其实,南下广东是中央在起义前的既定方针,更是执行共产国际的指示。8月1日晚,前委召开了会议,并没有讨论去哪里,而是按照中央既定南下决策,讨论走大路还是走小路。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多次检讨“没有就地革命”,按周恩来的话,“当时没有这个思想”。

今天,中宣部为了严格党史、国史、军史的宣传,成立了重大题材把关机关,凡涉及党史、军史文艺作品,都需经过报备把关,这无疑是十分必要的。

像南昌起义这样的历史久远的大事,受条件限制出现一些同一件事有不同说法,是十分自然的。口述史料和回忆录,不可避免地带有作者自身鲜明的倾向,起义参与者在当时“左”的思想影响下,对南昌起义若干问题进行不恰当甚至苛刻的检讨是可以理解的。对此,我们对历史文献反映历史问题存在的不完整、不全面问题,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因而,重视南昌起义研究,还原其历史面貌,任务很艰巨却很重要,这方面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三、重视南昌起义研究,是弘扬革命传统,缅怀前辈功勋的实际需要

南昌起义的研究,不仅要对历史重新展示,更要从历史事件的分析和概括中得到有时代价值的启示。南昌起义的历史研究,多年来已有不少巨著。南昌起义的历史功勋,己有多方面的总结。为庆祝建军90周年,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八一精神论丛》一书,应是一本集大成之作。

笔者作为读者,从十几年来阅读的相关史料中深深感到,南昌起义的历史功勋是具有时代价值的,至少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南昌起义功在第一枪。这是大家的共识。其实,共产党发动针对国民党的武装起义,普宁暴动就在南昌起义之前。1927年5月,5000多农军在普宁发动起义,歼敌1个营。用起义领导人李运昌(1925年,经李大钊介绍,进入黄埔四期,同年入党)的话说:“这是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共产党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但是,由于规模小、地方偏、影响有限,这个“第一枪”并没有被正史承认。目前,史学界凡是涉及对南昌起义评价问题,一般都采用“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的说法。

这一提法形成源于“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声称要把9月9日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定为“建军节”。时任解放军代总长的杨成武,向毛主席进行了汇报。毛主席说:“八一不能改,这是很重要的一天,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朱德曾明确指出,南昌起义“明确地指出了中国革命的政治方向,它是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和独立领导革命武装斗争的开始”。历史告诉我们,从建党到大革命时期,党对军事工作实现党的纲领、任务和目标作用的认识十分不足。大革命失败和国民党的屠杀,使中共对军事工作认识发生根本转折,南昌起义正是这一转变的标志。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国革命的模式基本上照搬苏联做法,尤其是国共合作以后,党的工作基本点建立在帮助国民党发展,1926年前共产国际所做的努力亦在帮助蒋介石强大……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我们党过去的错误,就是忽略军事,就是不要军队,只有在军队里派党代表,后来蒋介石把党代表一一驱逐,进行清党,由共产党直接控制的军队,就只有叶挺的独立团。”南昌起义后,一扫大革命失败后的阴霾,进入气势磅礴的土地革命新时期,中国大地武装斗争风起云涌。

南昌起义使千百万革命群众在黑暗中看到曙光、看到希望。一支新型人民军队由此诞生,它代表和昭示的是发展的方向,是奋进的灯塔,是铸就中华儿女心中永不褪色的精神丰碑。

历史是一个永恒的坐标。南昌起义是在白色恐怖蔓延的背景下进行的,党为了挽救革命失败,在强大敌人面前,决定由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率领党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2万余人,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这是中国共产党人“面临被赶尽杀绝”、中国革命“处于命悬一线”紧急关头的奋起一搏!它不仅展示了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敢于担当的英雄气概,而且使共产党人深刻领悟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真谛。

习近平总书记对南昌起义的历史背景,说了一段意义深刻的話,他说:“正当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时候,国民党反动派背叛革命、背叛人民,向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举起了血腥的屠刀。一时间,神州大地笼罩在腥风血雨之中,中国共产党面临被赶尽杀绝的严重危险,中国革命处于命悬一线的紧要关头。在严酷的斗争和血的教训中,我们党深刻认识到,没有革命的武装就无法战胜武装的反动派,就无法担起领导中国革命的重任,就无法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无法改变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命运。”习总书记的话,字里行间透出了一个重大的真理:南昌起义不仅是党独立领导的武装斗争的开端,而且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次重大的觉醒,是党走向新生的重要转折。

二是南昌起义功在上井冈。史学界多把南昌起义的句号,划在潮汕失败后的流沙会议上。据徐巍介绍,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编写的《南昌起义》一书综述中,原稿对朱德艰苦转战一段记述原有近万字,按照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的要求进行了压缩,表明党史界对朱德上井冈与南昌起义关系的认知态度。

1961年2月,朱德由中共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陪同参观八一起义纪念馆。参观结束后,朱德说:“你们也许还有些问题要问我,我回到北京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邀请一些老同志座谈回忆,写点东西给你们。”朱德后来果然这样做了,1962年6月,他发表了《从南昌起义到上井冈山》,把南昌起义与井冈山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表明了他的庄重的态度。

就在这次参观八一馆中,朱德在井冈山会师的油画前静静地凝视了很久,说:“起义部队到了井冈山,和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合。力量壮大了,更重要的是开始找到了开展武装斗争的正确道路。这是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许多同志英勇浴血牺牲,才终于创建了第一块革命根据地,打开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朱德的这番话意味深长。我们以前宣传南昌起义,往往只讲“第一枪”,而对朱德上井冈,这意义更深远、更重要、更关键、更艰难的这一步,却很少提起……

对南昌起义功在上井冈的意义,认识最深刻的应该是毛泽东。“文化大革命”中,当有人提出朱德是“黑司令”,要批判朱德时,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不管这个同志后来犯过多少政治路线错误,他把一支部队带到井冈山,这是一个大功,保留了很多干部,所以写历史总是把这件事写上。”在毛泽东心目中,朱德上井冈的地位和作用,是何等重要!

正是朱德,在起义军主力失败,不少人主张散伙时,他振臂一呼:八一南昌起义旗帜不能丢,武装斗争道路一定要走下去,我是共产党员,有责任把南昌起义种子保存下来!也正是朱德,在这支部队师团干部先后离去、部队面临瓦解之际,他发表了天心圩讲话,给大家指明了胜利的方向。在陈毅、王尔琢的协助下,通过“赣南三整”终于把部队稳定下来。也是朱德,在率领起义军西进千里转战中,通过开展游击战,特别是通过和范石生合作,使濒临溃散的部队得以生存和发展,终于迎来了朱毛红军会师,使起义军成为井冈山中坚力量,成为中国革命骨干力量。朱德率领起义军艰难转战,功不可没;朱毛红军诞生,名扬天下。

三是南昌起义功在铸军魂。南昌起义,不仅开创了一个新时期,诞生了一支新型人民军队,而且开始了铸造我军军魂的伟大实践。在建军80周年时,2007年7月27日,在《人民日报》刊载的题为《伟大壮举  不朽军魂》一文中写道:“南昌起义揭开了铸造人民军队军魂的序幕。”在建军9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对人民军队军魂铸造作出深刻论述:“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要“把这一条当作军队不变的军魂”。他还说:“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朱德同志从一开始就注重思想建军、政治建军,他领导南昌起义余部进行‘赣南三整,在部队建立党支部,实现党对军队的全面领导。”

我军军魂的铸造和形成“发端于南昌起义”,随着革命实践不断深入,军魂铸造得到不断丰富与发展。从南昌起义史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南昌起义功在铸军魂的生动轨迹:南昌起义前,中央就决定“组织前敌委员会,指挥前敌一切”。 1927年7月27日,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在南昌成立,对南昌起义的作战计划、起义时间、起义总指挥等事项进行了研究,标志着南昌起义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开创了党对军队领导的新模式,意义十分重大。特别是起义开始,不仅任命了由中共党员担任各级部队党代表,而且在军队设立了师、团党支部和连党小组,体现了党对军队全面领导。尤其是起义军南下主力溃散后,面对部队混乱涣散形势,朱德果断进行了“赣南三整”,有力地巩固和稳定了部队。南昌起义的参加者杨志成在回忆起义军西进这段艰难日子时说:“回想起来,当时部队之所以能保存下来,是有一种巨大力量在起作用,那就是党的坚强领导。”朱德在回忆“赣南三整”时说:“通过这次整顿,部队走向统一团结了,纪律加强了,战斗力也提高了。”在大革命失败的低潮,在面对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起义将士对信念的执著,对党的忠诚,显得尤为重要。起义军永远奋战在党的旗帜下的决心,在以后的建军中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听党指挥”已成为我军不变的军魂。

习总书记在建军90周年对我军历史功勋总结中,论述了“六个伟大力量”在南昌起义中已开始显现:“功在第一枪”,就是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血性胆魄,敢于斗争,敢于担当,敢为人先的战斗精神的生动写照;“功在上井冈”,就是朱德、陈毅在起义军行将溃散、面临绝境的茂芝会议上,毅然抛开原来方针的束缚,作出北上西进的伟大决策,走上了一条以农村为中心的正确道路;“功在铸军魂”,则深刻揭示了起义军“之所以能攻坚克难,战无不胜,发展壮大”,关键是起义将士听党指挥、为崇高理想而英勇献身的执著追求。  结 语

在建军90周年庆祝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对南昌起义的历史功勋作了深刻闡述,他说:“南昌城头的枪声,像划破夜空的一道闪电,使中国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奋起的力量。南昌起义连同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其他许多地区的武装起义,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的开端,开启了中国革命新纪元。”习总书记对南昌起义历史意义高屋建瓴的概括,为我们研究南昌起义提供了基本遵循。我们相信,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南昌起义的故事会越讲越精彩,南昌起义的精神将更加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 / 彭月才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