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修建康藏公路中诞生的旋律《歌唱二郎山》

张小芳

位于世界屋脊的西藏,有着高原独特的风光,唯美的冰山大川,被誉为雪域明珠,同时也造就了奇寒的高山气候。新中国成立前的西藏“乱石纵横,人马路绝,艰险万状,不可名状”,没有公路,运输全靠人背畜驮,进藏比登天还难。1951年解放军护送十世班禅回藏,一路上千辛万苦,战士们高原缺氧,胸口憋涨,脸色铁青,头撕裂般地疼,双脚像陷进泥潭、灌了铅水一样抬不起来,但绝不能停,一旦停下就要掉队,永远都跟不上。护送班禅的大军从离开西宁算起,整整走了4个月,行程4000里,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才把班禅送到了拉萨。西藏和平解放后,毛泽东主席指示进藏部队:一面进军,一面修路。川藏、青藏公路相继建成通车,2006年青藏铁路贯通。纵横交错的公路、铁路让西藏走向世界,促进了西藏经济文化的发展,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

歌曲是历史的记忆,旋律是时代的声音。在筑路过程中,诞生了许多优秀歌曲。产生广泛影响的有《歌唱二郎山》《毛主席派人来》《洗衣歌》《天路》等。

二呀那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古树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冈,羊肠小道那难行走,康藏交通被它挡那个被它挡。二呀那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誓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

不怕那风来吹,不怕那雪花飘,起早那睡晚忍饥饿,个个情绪高,开山挑土那架桥梁,筑路英雄立功劳,那个立功劳。二呀那二郎山,满山那红旗飘,公路通了车,运大军守边疆,开发那福源,人民享安康。

前藏那和后藏,真是呀好地方,无穷的宝藏没开采,遍地是牛羊,森林草原那到处有,人民财富不让侵略者它来抢。要巩固国防,先建设边疆,帐篷变高楼,荒山变牧场,侵略者敢侵犯,把它呀消灭光。

《歌唱二郎山》这首歌,唱出了修建康藏公路的艰难和意义。川藏公路原名康藏公路,从原西康省省会雅安到西藏拉萨,后因西康省大部分地区划归四川省,这条路才改称川藏公路。川藏公路对巩固西藏和平解放的胜利果实,有着非凡意义。

当时数以千计的解放军以及内地干部陆续进藏,部队给养主要靠人背畜驮,因此后勤运输队伍十分庞大,前方一个人,就需后方八个人支援,尽管如此,还是供应紧张。由此可见修建川藏公路是多么迫切。

1950年4月,人民解放军开始修筑雪域高原第一条公路——川藏公路。海拔3212米的二郎山是川藏公路翻越14座大山中的第一座。二郎山险峻陡峭,气候恶劣,当地流传着一句谚语:“车过二郎山,像进鬼门关,侥幸不翻车,也要冻三天。”这是新中国修建的难度最大的高山盘山公路。一侧是水流湍急的大江,浪花拍打着悬崖峭壁,发出震天的吼声;一侧是不时发出落石声响的悬崖,空气里弥漫着原始森林里腐烂枝叶和苔藓的瘴气。“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誓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1950年初,毛主席在电报中曾指出:“入藏部队可定为三年一换,以励士气。”主要考虑到西藏工作生活环境艰苦,设想进藏官兵三年一轮换可以得到休息。然而,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设想。西藏交通不便,情况复杂,如果实行三年一轮换,不仅耗费巨大,而且三年中,有一年的时间要花在路上,两年的时间才刚刚熟悉情况和政策,藏语都没有学会,又怎么能开展工作呢?筑路官兵靠着铁锤、钢钎、十字镐等简单装备,手抬肩挑,整条川藏公路就是靠解放軍的一双双手打造起来的。缺乏主副食,战士们就挖地老鼠,吃野菜。白天在雨里雪里修路,夜里就住在方块雨布搭的帐篷里,漏雨飘雪,衣被都湿透了。常年吃不上蔬菜,缺乏维生素C,战士们的手指甲盖都陷了下去。筑路官兵以“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英雄气概,甘洒热血报国家,打通了一段段艰险道路。1954年11月,康藏公路基本竣工。这条公路全长2416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为此毛主席题词:“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朱总司令题词:“军民一致战胜天险,克服困难,打通康藏交通为完成巩固国防、繁荣经济的光荣任务而奋斗。”

西南军区和第二野战军派出慰问团,代表刘伯承、贺龙、邓小平等首长慰问筑路部队,慰问团带了个文艺工作队,一路走,一路慰问演出。路上歌唱演员孙蘸白对队长魏风说,听说时乐濛有一首《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歌很好听,请魏队长帮助填个歌颂二郎山筑路部队的新词。魏风就说,祝一明来吧。祝一明挺谦虚:“我没有写过歌词,我试一试写完了你帮助改一改。”祝一明写得很快,第三天就把稿子交给了魏风,歌名《歌唱二郎山》。

《歌唱二郎山》第一次和观众见面时,孙蘸白刚唱完,会场就沸腾了,有的叫好,有的吹口哨,有的鼓掌,演员都谢不了幕,只好重唱一遍。第二遍刚唱两句又响起潮水般的掌声,演员歌声几次被打断,只好从打断的地方重来,唱完第二遍还不行。“再唱一遍!再唱一遍!”的喊声仍然持续不断。孙蘸白又唱了第三遍。第二天,天刚亮,文工队队员在被窝里就被“二呀那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的歌声喊醒。出门一看,原来是三三两两的战士正在帮助老乡往田里送粪,他们有的挑担,有的抬筐,一路高唱“歌唱二郎山”。就这样,这首歌很快就传唱开来了。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