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诞生记

孟红



一提起广为传唱的众多抗战题材的经典歌曲,大家第一反应和普遍想到的就是那些慷慨激昂、恢宏嘹亮、节奏明快的旋律。然而,恰恰有一些优美舒缓的音乐也凝聚着抗战时期的民族精神。其中,导演任旭东的代表作、永恒经典黑白片电影《地道战》的插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便是这样韵味独特、悠扬敞亮的一首女声独唱的歌曲。

《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是作曲家傅庚辰为1965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出品的影片《地道战》创作的插曲。这首歌的曲调与河北梆子“二六板”密切联系,显现出鲜明的地方色彩。歌曲用得自然,写得流畅,唱得也精彩,犹如心泉流淌。

傅庚辰,1935年11月生,黑龙江省双城县(今哈尔滨市双城区)人,满族人。1948年参军,1949年入团,1956年入党。曾在部队和地方的许多著名文艺团体从事演奏、作曲工作。先后毕业于东北鲁迅文艺学院、东北音乐专科学院(现沈阳音乐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历任八一电影制片厂音乐组组长、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

1965年,创作电影《地道战》的音乐时,傅庚辰在北京写了几句主题歌的曲调后,感到平淡如水,索然无味。后来,他到地道战的发祥地——河北省清苑县冉庄体验生活,钻各种形态的地道,看各种样式的地道出入口,采访打过地道战的老民兵、老英雄,并两次采访影片的军事指导、当年安源路矿大罢工工人、红军长征过湘江时的浮桥设计和建造者——有“工兵王”之称的王耀南,地道战的形象很快在他脑海中鲜活起来。他后来回忆:“一天早饭后,摄制组去拍外景,喊我去看,我一边走一边酝酿主题歌。当我走出院门,走过土路,走到庄稼地边,马上就要走进庄稼地时,突然心里唱响,‘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嘿!埋伏下神兵千百万,我兴奋不已,欣喜自己获得了生动的主题歌形象,于是掉头就往回跑,进屋趴在炕上一口气把全歌写下来,影片的主题歌就这样诞生了!”

起初,电影《地道战》的文学剧本和分镜头剧本里并没有安排一首插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的设想。在现在插曲的位置,导演在分镜头剧本上只是写下了这样两句话:“潮水般的音乐涌起”,“画外,太行山上响起了抗日的歌声”。

围绕这一创作意图,身为该片的曲作者,傅庚辰当时设想了好几个方案。他的第一直觉是,此处用《在太行山上》再恰当不过了。随即,傅庚辰马上提笔加入插曲,并把它写在分镜头剧本上,作了标注。傅庚辰后来回忆说:“这首歌既是抗战名曲,又写了太行山地区,与影片内容、地理环境十分吻合。”可是,待通读完剧本、回过头分析音乐时,他敏锐地发现了问题——这首歌曲与镜头不相适合。《在太行山上》这首抗战歌曲深沉凝重,而此处的高传宝心情开朗,与歌曲传达的感情有差距、不搭调,艺术分寸上也有距离。

于是,傅庚辰毫不犹豫地否定了这个方案,决定下工夫重写一首与电影情节相和谐的插曲。傅庚辰回憶说:“我觉得《在太行山上》开头一句‘红日照遍了东方的立意很好,既和高传宝读书后一轮红日升起的情景吻合,又可以寓意毛泽东思想如红日东升光芒万丈。”于是,他将《在太行山上》主题句由小调式改成大调式,音调更明朗,气势更宏大。在此基础上他继续触景生情地创作歌词,最后顺理成章地写成了让人耳目一新、气势雄伟庄严的合唱歌曲《红日出东方》。

傅庚辰立即将刚刚创作出来的合唱歌曲《红日出东方》唱给摄制组的同志们听,以征求大家的意见。摄制组的同志们听了这首《红日出东方》后,觉得气势恢宏、清亮流畅、情绪饱满,都十分满意;合唱也配了,三段歌词也写好了,获得一片称赞声。

只有时任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故事片室主任冯毅夫中肯地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歌曲虽好,大家也赞成,影片上映后还可以拿到音乐会上去唱雄伟庄严的大合唱,可是,它与高传宝读了《论持久战》后豁然开朗的情绪不太吻合。《地道战》是讲述农村故事,高传宝是个农民,这个民兵队长夜读《论持久战》后发自内心的歌声,应该是更甜美一些、抒情一些和欢快一些的,最好带有一点浓郁的冀中平原的乡土民歌风味才好吧。总之,艺术风格似乎不太符合影片中农村民兵队长高传宝的身份定位,不像他在此情此景下抒发内心情感的民歌。

冯毅夫这番见解独到、一针见血的话深深触动了傅庚辰,傅庚辰暗自赞叹:切中要害,鞭辟入里!于是,他经过反复思考,决心忍痛割爱,放弃第二个方案,另起炉灶,再进一步研究琢磨,写一首真正贴合影片情景的歌曲。

傅庚辰怀着强烈的责任感,重新踏上了探索之路。他要捕捉一个符合影片《地道战》故事、人物、时间、地点、情景、风格的音乐艺术形象。他后来回忆说:“我下决心否定了合唱曲《红日出东方》,经过多日深入考虑,上下反复对比,自己作词,终于写成了流传至今的《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当主人公找到歼敌制胜的法宝、憧憬未来的胜利时,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他对毛泽东思想的由衷赞美,如泉水般流泻而出。这应该是甜美的音乐,是心灵的话语,是真情的迸发,是人民内心的歌声。”傅庚辰在苦苦追求中,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战争年代一位由延安来的老同志教唱过的一首歌,那是一段清新、甜美的旋律——“晴天那个蓝天,这个蓝蓝的天,这是什么人的队伍上呀嘛上前线……”,这是他少年时期在哈尔滨听过的一首抗战歌曲,他觉得这种明朗、甜美的风格正是他所寻觅的,正好适合高传宝夜读之后、喜迎朝阳的特定画面。

傅庚辰顿时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高兴得差点手舞足蹈开来。在确定歌曲基调的基础上,他又揉进了河北梆子的某些元素。接下来,他就沿着这个韵调,经过一段时间打磨斟酌,终于一气呵成了感情真挚、曲调优美、情景交融的优秀电影插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

影片《地道战》放映后,这首歌曲很快成为广大群众喜爱的歌曲。有人在写给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信中动情地说:“《地道战》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影片。如果把它比喻成一朵红花的话,那么,影片中的歌曲就是必要的衬托红花更艳更美的绿叶!”难怪一位电影厂领导人见到傅庚辰后向他一抱拳说:“作曲家,辛苦了!”

确实如此,许多看过《地道战》的观众尤其是一些文艺工作者,都会对里面的插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印象深刻,还十分清晰地记得在电影中《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这首插曲响起时刻的情景——敌人发现了地道后,进行包围,试图用灌水、毒气等摧毁地道工事。影片主人公高传宝在对敌斗争中多次受挫……但是这时候区长赵平原给了他一本《论持久战》。他秉烛夜读,学习人民战争的道理。人们竞相传阅毛泽东的著作《论持久战》,以增强抗战胜利的信心……天明时分,高传宝豁然开朗,推开窗,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就在这同一时间,女声演唱的“太阳出来照四方,毛主席的思想闪金光”音乐响起,场景也由夜晚变成了天明!作为这部抗战影片的忠实观众,很多人发自肺腑地表示:当年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情非常激动,《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的旋律也久久不能忘记。“一提到毛主席思想,人们的精神就提起来了,所有的困难也就迎刃而解。那时候就靠毛主席思想打胜仗,会给人无穷的力量。”

作为一名军旅文艺工作者,傅庚辰的身上有着军人独特的气质,并且时刻牢记肩负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他毫不犹豫地说过,要努力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与时代同呼吸,与人民共命运,这才是一个军人的职责所在。

这首经典红歌之所以能够如此深受广大群众欢迎和喜爱,其中的原因之一还归功于演唱者准确科学、艺术深情的演绎。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邓玉华是《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的首唱者,曾为《地道战》《闪闪的红星》等电影配唱插曲。她17岁登台演出,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演艺事业中,她甜美的歌声和舞台魅力让人啧啧赞叹。更让人难忘的是,她在20世紀60年代初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演唱的歌曲《情深谊长》受到了几代人的喜爱。

邓玉华将《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领会得那么真挚深切、思想透彻,从而演唱得那么圆润甜美、清亮醇厚、声情并茂、打动人心。关于她一辈子都极喜欢、唱不够的《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这首红歌,素与人民群众情真意切、情谊深长的邓玉华曾经对媒体记者感慨地提到,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南京观众给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她说:“南京观众非常喜爱我演唱的《地道战》中插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但是当时演出的时候,团队安排我演唱的是另外两首歌曲。等到我演唱完这两首歌准备下台的时候,台下观众就开始呼喊《地道战》。声音由低到高,越来越大。我当时就直接跟乐队老师说起个调,我们唱。等到我一开口,台下就立即沸腾了。唱完以后,我就鞠个躬,心想这下可以下台了。但是观众依然大喊《地道战》,比第一次更加热烈。我们就第二次返场,又唱了一遍《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当时全场观众都跟着我们一起唱。就连后台的演员都跑到台前了,因为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我在台上出事了呢。”说到这里,邓玉华开心地笑了笑。也正是很多次类似这样热情似火的经历,让她对广大观众充满了深厚的感情,总想着继续努力为人民群众多演唱“接地气、正能量”的红色经典歌曲。

总之,这首清新动听、婉转抒情的插曲,与美丽动人、情节起伏的画面结合得可谓天衣无缝。这首歌曲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音乐语言,直白地道出了人民的深情,饱含和荡漾着对人民领袖毛主席至亲至切的热爱之情与无限景仰,浸透和体现了人民坚定的革命信念与对敌斗争的必胜信心及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