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贺龙手杖的风波

王锡堂(改写)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平反了十年动乱中制造的无数冤假错案。在这无数的冤假错案中,有一桩发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县肖尔瓦克管理区三小队百岁老人买买提木沙阿洪家庭。冤案就是接受贺龙赠送的手杖引发的。

贺龙赠杖木沙阿洪

1965年金秋十月,新疆各族人民在欢庆丰收的同时,也迎来了自治区成立10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贺龙率中央代表团赴乌鲁木齐参加自治区成立10周年庆祝活动。庆祝活动结束后,贺龙驱车千余公里,绕过塔里木大沙漠,来到和田县烽火人民公社慰问维吾尔族农民。一下车,他顾不上休息,在和田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公社的果园、居民点,每到一处,他都仔细询问生产情况和社员的生活状况。随后,他还特意来到肖尔瓦克管理区三小队,访问了百岁老人买买提木沙阿洪的家庭。


肖尔瓦克管理区掩映在和田西郊林木葱茏的绿阴之中。解放前,这里土地贫瘠,人民生活贫困不堪。新中国成立后,维吾尔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开荒种麦,栽桑养蚕,勤俭努力,建设自己的家园。到20世纪60年代,这里已是林茂粮丰、瓜果满园,并成为西北地区的先进典型。贺龙可以说是慕名而来。

听说贺龙要来他家做客,木沙阿洪老人兴奋不已。他早早摘了一束自己栽培的鲜花站在门口迎接贺龙的到来。

贺龙一进门,木沙阿洪老人就道了声“萨拉姆”(维吾尔语是致敬的意思),并把手中的鲜花献给了贺龙。贺龙紧紧握着木沙阿洪的手,十分亲切地问道:“您老人家多大年纪了?”

木沙阿洪回答说:“100岁。”

贺龙说:“好福气啊!”

“搭帮共产党,过上了好日子。”

此刻,木沙阿洪的屋里屋外,站满了欢迎的维吾尔族群众,贺龙挥手向大家表示谢意,随后坐下和木沙阿洪拉起了家常:

“家里多少人?”

“4个儿子,1个女儿,8个孙子,还有曾孙。”

“四代同堂,真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

“共产党好啊!解放前,我家世世代代给巴依(财主)做长工,全家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现在人民当家作主,过上了幸福生活。今天,总理不辞千里还来看望我们,真是我们的贴心人啊!我要代表维吾尔族人民,代表我全家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

“祝愿老人家健康长寿,今后过上更好的日子。”

……

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贺龙见木沙阿洪行走不便,临走前,把自己的手杖递到木沙阿洪手里,并笑着说:“老人家,我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礼物送给您,这根手杖,就留给您用吧。”

这是一支制作十分精巧的浅棕色湘竹手杖,湖青色牛角把,黛黑色胶皮底垫,杖上依稀可见的斑斑云纹,记载着流逝的岁月,显得庄重、亲切。

木沙阿洪接过手杖,脸上的银须抖动起来,激动的泪珠也扑簌簌地往下掉。他紧握着贺龙的手说:“这是您的心爱之物,是您从湖南家乡带到北京,又从北京带到这里来的。这比送什么东西都要宝贵啊!我要把它当作传家宝,让子子孙孙一直传下去。”

此刻,屋里屋外的群众沸腾了,掌声、欢呼声久久在空中回荡。摄影师用镜头迅速记下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汽车的发动机响了,维吾尔族群众自觉站在公路两旁,恋恋不舍地欢送贺龙。在随后一两个月里,村里村外的乡亲们都闻讯赶到这里,为的是瞧一瞧、摸一摸这根象征共产党同维吾尔族人民心连心的珍贵手杖,有骑驴来的,有坐车来的,有走路来的。木沙阿洪的家里,天天都像赶集一样热闹,单说茶水,每天都不知要烧多少壶。不管谁来,木沙阿洪都是笑脸相迎,夸赞共产党好,夸赞当今世道好。

蒙受不白冤屈

贺龙从新疆回到北京短短8个月,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领导不少成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大批先进典型、英模人物也被视为复辟资本主义的黑典型遭到批斗和迫害。妖风刮到和田,大字报顷刻铺天盖地,打、砸、抢、抄、抓也像瘟疫一样到处蔓延。肖尔瓦克这面西北地区的典型,一下子成为这场风暴的中心。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批判的矛头直指肖尔瓦克,诬陷肖尔瓦克是刘少奇复辟资本主义的黑典型,买买提木沙阿洪是贺龙的忠实“爪牙”、“走狗”、“吹鼓手”,并扬言要抢走木沙阿洪手中的手杖。


一天,几位好心的社员来到木沙阿洪家,悄悄地对老人家说:“大伯,听说造反派要抢走贺龙送给你的手杖,还要把你拉到全公社的批斗大会上进行批斗,你要多加小心啊!”

木沙阿洪怎么也想不通,气得病倒了。他坐在床上对大儿子买买提卡尔说:“巴郎(孩子),贺龙副总理千里迢迢,从北京来到这里看望我们,还把这么珍贵的手杖送给我,只有共产党才能做得到,从心底里,我敬爱共产党,敬爱贺龙副总理。贺龙副总理同我们的深情厚谊,刀子砍不烂,割不断。有人想打倒贺龙,一定是别有用心。贺龙肯定是好人,手杖和照片,一件也不能丢,好好给我保管。”木沙阿洪紧紧握着手杖,接着说:“我和手杖永远不分开,谁想抢走手杖,我就豁出老命同他们拼!”

买买提卡尔和全家人都十分珍惜父亲跟贺龙的这份深厚感情,他们把父亲与贺龙的合影照片从箱柜里取出来,用洁净的绸布包好,藏进东屋一个秘密的墙洞里。

一天中午,几个造反派突然闯进木沙阿洪家里,趁老人睡着抢走了放在床边的手杖。紧接着举行了一场批判贺龙和木沙阿洪的批斗会。

会场设在大队的空粮仓里,墙上挂着贺龙的手杖和一幅木沙阿洪跪在地上接手杖的漫画,前面站着大队的“走资派”和木沙阿洪的儿子。

几个造反派跳到前面,大肆进行辱骂,逼迫木沙阿洪儿子交待与“卖国贼”贺龙的关系,并指着挂在墙上的手杖说:“这就是叛国分子贺龙的手杖,木沙阿洪全家还把它当作宝贝藏起来,就是想留着它,跟贺龙逃到外国去……”

买买提木沙阿洪一家人始终不屈地回答说:“贺龙出生入死,南征北战,为新中国的建立、人民的翻身解放立下了伟大功勋。他把手杖送给我们,是共产党对维吾尔族人民的关心;我们珍爱手杖,是表达维吾尔族人民对共产党的热爱。你们这样做,是有意颠倒黑白,诬陷好人。”

会场零零落落,社员嘀嘀咕咕,有的摇头,有的叹气。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小声说:“造反派尽说些没根没据的话,是中伤,是造谣。”

批判会还没开完,社员就走了一大半。

木沙阿洪老人醒来,见床边的手杖没了,气愤得大骂起来。几个儿子从批判会场回来,把情况一叙述,木沙阿洪更是气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早起来,木沙阿洪就对孩子们说:“你们马上去把手杖要回来!”

从此,木沙阿洪一家人天天往大队跑,往造反派头头家里走,强烈要求他们归还手杖。整整3年,木沙阿洪一家人的鞋跑穿了,口水说干了,最终才在大队部的一间杂屋里把手杖找回来。木沙阿洪老人握着这支历尽沧桑又回到自己手里的手杖,不禁老泪纵横地说:“贺龙副总理,我们对不起您了!”

批斗会开了一场又一场,“打倒贺龙的忠实走狗木沙阿洪”的大字报贴了一张又一张,木沙阿洪一家人始终没有屈服。随后,大儿子买买提卡尔被赶出了曾经苦心经营10多年的大队果园。二儿子、共产党员阿合买提托乎提被撤销了大队民兵连长职务,送往水利工地监督劳动。小儿子阿不拉木沙被撤销了大队贫协主任职务,监督劳动。受迫害最严重的是三儿子吐逊托乎提。他是木沙阿洪一家几辈人的第一个读书人,1960年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公社中学教书,工作积极,为人正直、憨厚,深受师生和家长的尊敬,并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天,几个造反派气势汹汹地冲进学校,把吐逊托乎提五花大绑拉走了,随后捏造了三条莫须有的罪名:一、与“大军阀”、“卖国贼”贺龙有黑关系;二、忠实执行刘少奇、贺龙的修正主义路线,是顽固不化的贺龙分子;三、长期保存贺龙与他父亲的照片,企图跟贺龙逃到外国去。紧接着吐逊托乎提被关进一间黑咕隆咚又不通风的小屋里,白天黑夜进行残酷审讯。冬天,拉到摄氏零下20度的野外,穿着单衣跪在冰上;夏天,在三十七八度的赤日下曝晒,用鞭子抽打,有时还把绳子绑住两手的大拇指吊起来打。长时间的批斗、折磨,一个钢铮铮的壮汉子,就被打得遍体鳞伤,头发也几乎被揪光,人变得像一根烧过的干柴。

无论造反派用什么手段摧残他,吐逊托乎提都没有屈服,他始终严辞回答:“贺龙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他功勋卓著。他从北京赶到这山沟里看望维吾尔族人民,是对少数民族人民的高度关心。我们之间是党和人民的血肉关系。你们整干部,打好人,破坏生产,是人民的罪人。”

对方老羞成怒,咆哮着跳了起来,指着吐逊托乎提的鼻子骂道:“你是河坝里的石头,顽固不化,反动到底。”

大哥买买提卡尔带着弟妹来看望他,转告老父亲的嘱咐:乌云总要过去,太阳总有一天会出来。只要共产党在,天就塌不下来。

乡亲们带着杏子、核桃来看他,都说:“好人留下赞扬声,恶人留下众人恨。哪个好,哪个坏,我们心里都明白。”

吐逊托乎提感谢乡亲们的关心和支持,进一步坚定了斗争必胜的信心。

10年时间,买买提木沙阿洪一家为了贺龙的手杖受尽了残酷的迫害。肖尔瓦克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十里长渠两岸的葡萄架被诬蔑为“贺龙搞资本主义的手指头”砍光了;几公里长的一条条林带,被当作“贺龙复辟资本主义的苗”砍伐尽了;上千头集体的牛羊,也被当作“修正主义的物质基础”杀光、吃光、卖光;不少土地荒芜了,长满了杂草,粮食严重减产。昔日以富庶出名的肖尔瓦克,变得社员外出要饭,昔日肖尔瓦克的欢笑声、歌唱声,变成了痛哭声和吵闹声。

1975年春天,买买提木沙阿洪老人的病情进一步加重,临终前,他把儿子唤到跟前,断断续续地对他们说:“只要共产党在,那一伙人就不会长久,你们一定要像保护好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好这根手杖……将来……有机会……上北京……就替我……”

买买提木沙阿洪这位历经三个朝代的老人含冤溘然逝世,买买提卡尔和弟妹们含泪安葬了老父亲。


冤案彻底平反

为了贺龙的手杖,木沙阿洪一家人蒙受了多少冤屈,他们把对共产党的爱,对贺龙的爱牢牢记在心头。他们期盼乌云散去,太阳重新出来。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全国一片欢呼,喜讯传到肖尔瓦克,买买提卡尔无法抑制兴奋和激动的心情,他把弟妹叫在一起,从墙洞里取出父亲与贺龙合影的照片挂在墙上,又从箱柜里拿出贺龙的手杖放在相片前,含着泪水说道:“父亲,你生前说的话已经应灵,你可以含笑于九泉了!”

1978年冬,和田地委作出决定,为肖尔瓦克冤案彻底平反,为木沙阿洪冤案彻底平反。吐逊托乎提离开关押他的专改队,分配到县委组织部工作。

新疆自治区党委、和田地委、和田县委的领导先后来到这里,向干部社员宣布:肖尔瓦克人民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是真正的红典型,不是黑典型。同时,号召大家向买买提木沙阿洪一家学习,学习他们为捍卫民族团结、捍卫党的领导敢于斗争的崇高精神。

肖尔瓦克人民重新焕发出青春的活力,被砍掉的林带、葡萄又重新栽了起来,并已成阴结果,农民沉寂多年的畜圈里,又养起了膘肥体壮的牛羊,地里的粮食也连年丰收。

1980年4月,时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的汪锋和时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的司马义·艾买提到和田县检查工作,在和田地委、县委领导的陪同下,专程来到肖尔瓦克,看望买买提卡尔,仔细观看了贺龙与木沙阿洪的合影照片和木沙阿洪一家人用血泪保护下来的手杖,并亲切握着他的手说:“你们受苦了,向你们一家学习!”

买买提卡尔激动地回答说:“感谢共产党,感谢各级领导,为了报答共产党的恩情,为了让贺龙这根手杖增添光彩,我们全家一定要加倍努力,做民族团结的模范,做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模范。”

今天,新疆各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正在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满怀豪情地投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贺龙的手杖也正在木沙阿洪家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