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星火燎江华

李荣喜

“昏人难解天下心酸事,民族痛苦世代忧”

韦汉,字首经,原名韦代仁,曾化名黄子英,1892年1月21日出生在江华瑶族自治县小墟区新寨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家境虽贫,但父母仍倾囊送其读书。韦汉7岁入蒙馆,从小聪颖好学,易于接受新事物。他23岁毕业于县立高等小学堂后,191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在三师,他经常阅读《共产党宣言》、《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并和蒋先云一道创立了“学友互助会”,编印《楚麓风暴》月刊,宣传新文化,新思想。

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爆发,韦汉不怕反动派的恫吓,站在革命斗争的前列,领导衡阳学生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等口号,与蒋先云、贺恕等书写宣言、电文,散发传单,以湘南各界的名义,通电全国,坚决要求惩办卖国贼,声援北京爱国学生运动。他还支持和协助蒋先云、黄静源等组织成立了湘南学生联合会,开展反帝反军阀的斗争,成为该会的骨干,组织和领导能力初露锋芒。后来他又与贺恕发起组建了新文化书报小卖部,从北京、上海、武昌等地购进一大批进步书刊,广为销售,传播新文化,新思想。在学联,他多次聆听了毛泽东的报告,深受启发。他在书本上写道:“昏人难解天下心酸事,民族痛苦世代忧”,体现了他救国救民的远大抱负。

从三师毕业后,韦汉先后在江华凝香小学、衡阳新民中学执教,参加进步团体“心社”和“马氏学说研究会”,团结进步青年学生一起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中国革命问题。1921年10月,毛泽东再次来到衡阳指导建党工作,在蒋先云、贺恕的介绍下,吸收韦汉入党,并建立中共湘南第一支部,韦汉任秘书,在毛泽东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地下革命活动。1922年4月,韦汉响应毛泽东关于“放下读书人的架子,脱掉长衫到农村去,到工矿去”的号召,受党组织的委派,到常宁水口山铅锌矿开展工人运动,担任水口山区社会主义青年团地方委员会书记。他组织和领导3000多人的工人大罢工,历时24天,要求增加工人工资,改善劳动条件。伪矿局长宾步程惊恐万状,在湖南军阀赵恒惕派来的大批军警的庇护下,对手无寸铁的矿工血腥镇压,并策划逮捕韦汉和蒋先云。结果他们的阴谋诡计败露,工人们联合抗议“谁逮捕韦汉、蒋先云,除非我三千工人死完……”危急之下,党组织派人护送韦汉离开水口山到安源煤矿,继续从事工人运动。随后,他参加和领导安源煤矿万人大罢工,坚决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对工人阶级的残酷剥削与压迫。在斗争中,韦汉迅速成长为一名坚强的革命战士。

“解除政治经济的压迫,非我受痛苦被压迫之农民联合不可”

1924年,湖南农民运动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蓬勃兴起。为适应当时形势的需要,组织上派韦汉从安源回江华从事建党和农运工作。他应聘在县立高小任教,条件虽然艰苦,但他不以为然,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是一顶斗笠,一身麻布青衣走村串户,宣传三民主义和毛泽东关于农民运动的思想。他的家离学校虽近,但他很少回家。有时妻子责怪,他总是耐心解释,终于得到了她的理解和支持。第一年,他以学校为据点,传播马克思主义,教育学生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发动师生罢课,反对校长杨雯拉帮结派,生活腐化堕落的行径,把杨雯赶下了台。第二年春,他先后发展了程芳、胡青松、沈成平等9人入党,并于5月在县立高小建立全县第一个党组织——中共江华支部,韦汉任书记。

1925年秋,韦汉来到岭东区开展农民运动。他常常用土豪劣绅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农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典型事例,教育启发农民。他说“我们之所以贫苦,是因为帝国主义的侵略,封建主义的统治,豪绅地主的剥削。农民的出路,只有团结起来,打倒他们,建立自己的政权,才能翻身得解放。”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发动,岭东区成立了全县第一个村农会——新寨村农会。韦汉亲自书写标语、口号和农会宣言。他在宣言中写道“全民政治从今定,五族联邦自治成。”他还郑重地写下了一份《剿匪书》,表达自己与土豪劣绅斗争到底的决心。接着,在韦汉的指导下,莲花寨、宝镜、金田等16个村先后建立了农会。10月9日,韦汉在大墟回龙寺召开岭东区农民协会成立大会,有3000多人参加。会场悬挂着孙中山的画像,上方横幅显赫地写着“天下为公”4个红底黑字。两边是一幅对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左边悬挂着鲜红的党旗,右边是黄红相间的会旗,“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等口号震天动地。在党的领导下,江华农民运动声势浩大,很快遍及全县。与此同时,党的组织也迅速壮大,在江华护城区、秦山区、岭东区分别建立了党支部,共发展党员78人。

为了适应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1927年1月,韦汉创建中共江华县地方执行委员会(隶属湘南特委),共有党员42名,韦汉任书记。3月初,韦汉在省农运特派员吴柱的指导下,成立了江华县农民协会,随即召开江华县第一届农民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接管祠庙公产,废止族权、神权、夫权,发布禁烟、禁赌、禁婢三大禁令以及《江华农民协会成立大会宣言》。《宣言》明确指出:“欲弥内讧御外侮,铲除一切之敌人,解除政治经济的压迫,非我受痛苦被压迫之农民联合不可”,号召农民“一致奋起,掀倒一切恶势力,建设一切新生命”。不久,农会像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至6月底,全县大部分区乡和村寨先后建立农会98个,拥有会员2万多人。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迅速笼罩江华。韦汉立即主持召开党组织负责人的紧急会议,研究对策,防止江华的反革命政变。他安排吴柱、蒋应彩、王贤能等暂住县城,唐汉民回秦山区,自己和何云溪回岭东区,分头做好防范和应对工作。他说:“搞好秦山、岭东两区,进可攻,退可守。”

韦汉回到岭东区后,在武子庙执政小学任教,中共江华地方执委随之转移。8月,道县唐季侯部队围攻沱江,县农民协会等革命团体遭到破坏。虽然革命活动被迫转移地下,但是农民协会所控制的秦山、岭东两区的农民运动仍在继续高涨。省农运特派员吴柱与县农会组织部长唐汉民,翻山越岭来到岭东区,找韦汉商议全县武装暴动事宜。韦汉估计当时白色恐怖的严重性,条件尚未成熟,果断地说:“此事要从长计议,不能任凭血气,作孤注一掷。”韦汉以武子庙执政学校为据点,一手抓党组织的发展工作,一手抓农运工作。

同年秋,韦汉利用农民在苏里村打“万人醮”的机会,书写了一幅对联贴在醮堂上“此非油水场中,土豪劣绅滚出去;这是乐园境地,善男信女请进来。”对联矛头直指土豪劣绅,鼓舞农民参加农民协会。接着韦汉组

织3000多农会会员,高举织有犁铧和镰刀图案的红色会旗,挥动着大刀、梭镖,高呼“打到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实现三民主义”等口号,游村示威,历时两天,震慑土豪劣绅,鼓舞农民斗志。紧接着,韦汉顺水推舟又建立起新寨、东冲等9个村的农民自卫军,先后发展了三批党员,党的队伍不断发展壮大。

同年12月底,为配合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中共湘南特委派罗醒吾到江华,组织以江华为基点的湘南年关暴动。韦汉在罗醒吾的领导下,制定了暴动计划,成立了暴动指挥部和赤卫队,韦汉任苏维埃政府主席,正待令行动时,岭东赤卫队司令唐崇荩叛变革命,暴动计划落入敌手。1928年2月,国民党反动政府从道县派军队,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王贤能、蓝世铠、唐汉民等一批共产党人先后在沱江被杀害,罗醒吾在东冲被捕,不久壮烈牺牲。21日晚,县“挨户团”常备队队长毛鹏翥率部围攻武子庙,韦汉、吴柱及时转移,幸免于难,敌人阴谋未能得逞。

“挥戈驱倭寇,援共斩汉奸”

韦汉脱险后,先到广西龙岩避难。他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从事建党和农运工作,救助贫苦大众,后来又转到望高钟山执教。

当时,望高矿霸在牛鼻冲开砂矿,倚仗权势,不仅没收农民自己开出的砂矿,还强占了用于农田灌溉的鱼塘水洗砂,1000多亩良田就要受到旱灾的威胁,群众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韦汉义愤填膺,即写诉状向钟山政府申诉。在农民群众强烈要求下,县政府不得不将矿主拘捕起来。后来,韦汉又转到蓝山荆竹何定勋家教书。他一边教书,一边宣传革命思想。

1935年冬,韦汉回到江华,在新寨、金田等地教书。1937年冬来到贝江熊巴冲冯绍骥家教书。冯绍骥是瑶民领袖,在江华瑶民心中享有盛名,具有很高的威信。韦汉到他家后,两人经常接触,关注革命斗争形势。时值抗日高潮,韦汉以教书为名,白天上课,晚上组织群众开会,传播革命思想。在韦汉的积极支持和多方帮助下,冯绍骥发动湘桂两省区瑶族青年10万人,组成抗日义勇队,抵制国民党反动派的抓丁派款,声援北上抗日救国。韦汉还书写对联“挥戈驱倭寇,援共斩汉奸”赠给冯绍骥,表明他们两人抗日救国的坚强决心。在韦汉的支持和帮助下,3月1日成立了“湘桂瑶族请缨抗日筹备处”。韦汉在印发的《告湘南瑶族同胞加入抗战军队书》中慷慨陈词:“现在我们最大的外侮——日寇已相逼而来了……我们的民族已经到了万分危险的时候了”,他说,“我们要想为国家民族雪奇耻,为子孙图幸福,只有大家一律加入抗日军队,把所有在中国境内的日寇杀得片甲不留,收复我们已失去的锦绣河山,这才是爱国男儿的好身手!”韦汉的言词字字血,声声泪,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抗日志气,自愿报名入伍者达1921人。眼看一支雄壮的抗日队伍即将出现,岂料,宁(远)道(县)团管区司令丘企藩、汉奸吴孔积等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冯绍骥逮捕入狱,成立不到7天的抗日筹备处被取缔。对此,韦汉义愤填膺,奋笔疾书,写下1700多字的申诉状呈报省政府,历数汉奸“卖弄其陷害之手腕,设计摧残热心救国志士,甘做倭奴之鹰犬”的罪行,要求释放冯绍骥,惩办卖国贼。

“我为百姓做事犯了什么罪?共产党人是永远杀不完的”

冯绍骥被捕后,革命同志愤愤不平,决心武装营救冯绍骥。

1938年农历12月19日,韦汉、蒋小石等人,冒着寒风细雨来到邱家正家商量对策。邱家正提出,花江、漕滩两家是大土豪,有光洋,我们要想办法搞到手,用来买枪支,扩大武装,攻打花江乡公所,为冯绍骥申冤报仇。因邱家正在岭东区有较好的群众基础,大多数人是拥护他的,韦汉当即表示赞成。23日晚,邱家正、韦汉等人杀了一只大公鸡,喝血酒,亮枪准备战斗。接着,邱家正召集100多人,20多支枪,由其大儿子带队,深夜向花江进发。次日早晨,花江境内枪声大作,杀声四起,很快占领了花江乡公所,打死乡丁1人,缴获枪支5支。不料行动当天,混入队伍中的20多个龙山土匪,在攻打花江乡公所时,打死打伤了一些当地居民,还将居民准备过年的腊肉等财物抢劫一空,然后又窜至小墟一带抢劫。次年正月,丘企藩等向零陵保安司令欧冠报告江华“匪患”,蓄意栽赃韦汉是“匪首”,要求立即捕杀。

反动派追捕韦汉无果时,1939年3月20日,叛徒告密韦汉隐蔽在家。县长听了高兴得发狂,立即派乡丁刘词盛、乡警张益盛等同往小墟。

此时,韦汉身穿长衫,外面套着短挂,手上拿着一个铜罐到屋门口倒水。刘词盛眼睛一亮,心中窃喜,就扯了一下张益盛的衣服,暗示此人就是韦汉。于是他们大声嚷道:“抓住他,抓住他,别让他跑啦!”几个凶神恶煞的警兵冲上去就把韦汉按倒在地。这一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动了韦汉的父母和邻里。韦汉的父亲大声呵斥:“你们不要王法了,我儿子没犯法,为什么抓他?”一会儿就聚集了20多个人,大家纷纷质问和痛骂反动派的蛮横无理。此时,警兵一个个凶神恶煞,哪会讲理,他们将韦汉五花大绑,押往县城。路上下起小雨来了。一个警兵说:“我们在这躲躲雨再走吧。”突然,一个警兵朝韦汉的背面开了一枪。坚强的韦汉没有倒下去,听见枪声后,转过身来,横眉冷对,大义凛然质问和呵斥反动派:“我为百姓做事,犯了什么罪?共产党人是永远杀不完的,你们这班狗东西很快就要完蛋了!”恼怒凶残的警兵又向他连开两抢,韦汉英勇就义,时年47岁。

韦汉的一生是革命的生,战斗的一生,在江华建党史和农运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