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国文教员胡汝霖

陈益南

毛泽东与斯诺谈到在湖南省立一中读书时,说:“校中的一位国文教员十分地帮我,因为我有文学的倾向。这位先生借了一本《御批通鉴辑览》给我,其中有乾隆的诏谕和批评。”

这位将《御批通鉴辑览》一书借给毛泽东的国文教员是谁呢?

1954年,时任湖南第一师范校长、毛泽东过去的同窗好友周世钊在给学生作题为《毛泽东的青年时代》的报告,其中便说到了这国文教员借书给毛泽东的事情。

毛泽东与周世钊所说的国文教员,便是胡汝霖。

胡汝霖(1865—1949),湖南长沙人,是前清甲午恩科进士,当过候补道员,并曾在安徽合肥、阜阳等地担任过县令。辛亥革命中,也曾通电响应,后弃官返回家乡,在省立一中任教。

胡汝霖喜爱历史与文章之学。毛泽东能得到他的青睐,并非偶然,实为两人志趣相投。

据胡汝霖后人说,有次毛泽东到胡汝霖家里请教学问,期间,见到了《御批通鉴辑览》一书,非常高兴,便对老师说:我曾读过梁启超先生批评《御批通鉴辑览》一书的文章,但却一直没有见过这部书,梁先生认为《御批通鉴辑览》这部书是乾隆借以排斥道学、贬绝节义的,不知是不是这样的?

对毛泽东的话,胡汝霖颇为震惊,他想不到一个青年学生竟对这著名史鉴,能有如此独立深邃的思考。所以,当毛泽东提出借阅这部书时,嗜书如命的胡汝霖竟破例将书借给了毛泽东。

借到书后,毛泽东花了约10天的课余时间细细地研读。还书时,毛泽东不好意思地对胡汝霖说:“先生,真对不起,我把书弄脏了。”胡汝霖翻开书一页页看时,只见字里行间增添了不少圈点,而书的开头便有不少新写的小字。

过了两天,胡汝霖将毛泽东叫到跟前,郑重地将《御批通鉴辑览》交给他,说:“给你继续钻研吧!”毛泽东自然喜出望外。他花了两个月时间,将《御批通鉴辑览》一书研读了数遍,自觉获益匪浅。因此,最终导致他作出了退学的重大决定。

不过,毛泽东退学后,到长沙定王台省立图书馆自学自修时,以及半年后他再考入第四师范(又并入第一师范)后,他仍常向胡汝霖请教学问,或请教自修学习方法,胡汝霖也始终对这位学生热情不减。

胡汝霖在省立一中任教时间不长,毛泽东退学后不久,胡汝霖也应广东革命政府之召南下,到番遇县任县长。后因得罪了广东军事首领陈炯明,忿而辞官,仍回故里,受聘于湖南第一师范,又当了毛泽东的老师。不过,胡汝霖在一师任教的时间也不长,曾出走安徽,再回湘做了湖南大学的教授。后因年迈,听力不好,便搬回长沙东乡的春华山七里冲老家闲居。

1949年7月底,人民解放军进入长沙东乡,一位解放军干都住进胡汝霖家。当时,胡汝霖已完全失聪,与人交流全靠笔谈。当他得知来的是共产党的军队时,忙问起毛润之。那位干部便递给他一本《新民主主义论》,胡汝霖如获至宝,连忙挑灯夜读。不料兴奋之余,忘记了自己已是85岁高龄了,难抵深夜寒气,结果第二天病倒了,不幸于8月3日含笑辞世。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