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觉哉家务二三事

郭宇春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民司法制度的奠基者谢觉哉的几件家务事了断分明,令人钦佩。

“做一个人民需要的小学教师”

全国解放后,谢觉哉的孙子谢金圃,在湖南宁乡一所小学教书。他听说祖父在北京做了大官,便高兴地给祖父谢觉哉写信,希望祖父出面,让他踏上仕途。接信后,谢觉哉很快给谢金圃写了回信:

金圃:

我年已老,脑力、目力都不中用,不能常给你们写信。

……你的身体长得不强壮,体力劳动不大行,做一个人民需要的小学教师,也是好的。当然不是说一点体力劳动也不要做,做些不大吃力的体力劳动,于生产有好处,于身体也有好处……

寄上相片一张,你的未见面的祖父。

五月十日

谢金圃接到祖父的来信,虽有所触动,但还是来到北京,当面求祖父为他捞个一官半职。谢觉哉耐心开导,说:“你呀!莫说当干部,就是做个合格的小学教师也有一定的距离,我看了你的来信,就知你根底并不厚,还须努力学习,不然会误人子弟。”

在谢觉哉的教育下,谢金圃终生从事小学教育,直至退休。

“除非你来当部长,我回家种田”

1957年,共和国第一任内务部长谢觉哉回到了宁乡。4月2日,谢觉哉旧居的卧室里点着一盏煤油灯,屋子里坐满了他的亲属,谢觉哉说:“我这次回来,你们请了厨师做饭,还杀了一头猪,这样不好。当然,我离家几十年,热情接待一下,这个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你们要知道,现在老百姓吃肉还有困难,可你们杀猪招待我,老百姓一定会说,谢胡子是做大官了,衣锦还乡了。”谢觉哉看看大家,神情严肃地说:“从明天早上起,大师傅一定请回去,不是你们亲手做的饭,我不吃。今后,你们作为我的亲属,一定要老百姓都讲你们做事说话像个谢胡子的亲属,我才承认你们。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向政府要补助,不能给我脸上抹黑。”

家庭会上,谢觉哉的妹夫提出要谢觉哉为他找一个工作。谢觉哉有3个姐姐,1个妹妹,不幸都先后去世了。妹夫失去妻子多年,谢觉哉十分同情他,亲切地安慰了他后,严肃地说:“人事安排是组织部门的事,我无权过问,共产党的干部政策是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如果要我安排,除非你去当部长,我回家作田,我看你还是在家作田为好。请你们记住,今后谁要我安排工作,都是这个答复。”

“你要带头响应党的号召”

1961年12月6日至12月8日,谢觉哉第三次回到宁乡。

孙媳曾文义见到祖父谢觉哉十分高兴,同他聊起了家乡的情况。谢觉哉问到她个人的工作情况时,曾文义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正在精减城镇人口和职工,我可能属于精减对象。”曾文义是公社医院的药剂师,是1958年以后才参加工作的,属于精减对象。谢觉哉关爱地说:“按理,我要为你说句话,保住你的工作,但我是你的公公(即祖父),是党的高级干部,只能带头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所以,文义呀,你要带头响应党的号召,主动申请回乡!”后来,曾文义主动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回乡申请,告别了她心爱的药剂师工作,回乡当了农民。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