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的情趣

熊坤静

老舍毕生创作了大量的各类文学作品。其多彩的情趣,丰富的心灵,无疑是他文学大厦中不可或缺的构件之一。

打拳:独特的健身

老舍早年即会舞剑,而且还将其心得编成《舞剑图》。后来,他转而爱上了打拳。1933年4月,老舍在济南任教于齐鲁大学。当时他背痛得很厉害,医治无效,便下决心拜当地的著名拳手为师,开始系统地学习少林拳、太极拳等。练拳加上吃药,很快缓解了病痛。从此他就持之以恒,即便在后来辗转四处的那些岁月里,他也从未间断练拳。由于和拳师们打过交道,老舍装了一肚子有关拳师们的传奇故事。据此,1935年他写下短篇小说《断魂枪》,其中描写了三位拳师及其拿手绝活。

唱戏:偶尔的放喉

对京戏和昆曲有很深了解的老舍,虽然也会唱戏,但也仅只是偶尔为之,平常绝对不哼不唱。他学的戏里,以英雄豪杰、正气凛然的居多。1920年10月,年仅21岁的老舍由京师公立第十七高等国民小学校长晋升为北郊劝学员,工作不忙,薪金优厚,就逐渐爱上了唱戏。1938年3月27日,在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立大会上,老舍被推举为总负责人。在协会第一次筹备大会上,利用开会前的空当,他拉了几位朋友围着他,听他唱刚刚完稿的新编京戏《忠烈图》。他用一个指头敲着桌沿,有滋有味地唱着,唱到高潮处,自己先受了感动,停下来,望着大家,说:“多悲!”大家被他的“真”所感动,都说他是个“真人”。

养猫:创作的材料

老舍很喜欢猫,他养猫有三个时期:济南时期、北碚时期和北京时期。在济南,他养的第一只猫叫“球”。“球”时常出现在老舍的诗文中,头一次是在《一九三四年计划》中。在一首描写全家乐的诗中,老舍写道:

爸笑妈随女扯书,一家三口乐安居。

济南山水充名士,篮里猫球盆里鱼。

抗战时期,老舍一家辗转迁至四川。他从乡下买回一只很丑很小的猫。为此,他写下《猫的早餐》一文,专谈又丑又小的乡下猫的启示。

解放后,老舍在北京还养过好几只猫,其中他最喜欢的是一只大白猫。猫成为他写幽默文字的好材料,在童话剧《宝船》和长篇小说《猫城记》等作品中不断出现。

书法:毕生的修炼

老舍的书法很漂亮,有工工整整、方头方脑,似魏碑而又不是魏碑之特点,这是他穷毕生之功夫练就的。他青少年时期的书法作品现仅存一幅,是1924年赴英国前夕送给好友白涤洲的一幅中堂,中间4个大字:笃信好学。字体和他晚年的字虽属于同一风格,但却显得潇洒有余而火候不足。

抗战时期,老舍的字方转入平稳。由于当时大后方没有好纸,全是草纸土纸,他只能用毛笔写作,这倒省出了每天专门练书法的时间。解放后,每天晚上练字成为老舍的必修课之一。他的日记中,常有“元旦写字”或者“初一写字”等内容。

收藏,晚年的爱好

老舍爱好收藏。收藏与否,全凭喜好,不管其文物价值。一次,他的老朋友、著名作家和文物家郑振铎来家里玩,仔细看了他的那些小摆设:青花瓷碗、陶俑等,一边看一边摇头,最后轻轻地说道:“全该扔。”老舍不为所动,轻轻地回答说:“我看着舒服。”两个人对笑了半天。

老舍十分注意收集文人们留下的砚台、扇子等物件,而且还很爱往上面打上自己的图章。老舍曾收藏了100多位名伶的扇子,足够开一个名伶扇画馆。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