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努乔马:一位对中国怀有特殊情感的总统

陈来元

萨姆·努乔马是纳米比亚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在纳米比亚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崇高威望。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曾13次访华,与中国历届领导人都结下了深厚友谊。他所领导的纳米比亚政府,在国际事务中总是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他对中国的这份特殊友好情感,也常体现在两国的双边关系中。他浓浓的中国情化成了许多十分感人的故事,使我终生难忘。

第一个宣布支持中国申办世博会的外国领导人

2002年12月3日下午,上海在国际展览局第132次大会全体会议上获得大多数成员国的支持,赢得了2010年世界博览会的主办权。但你知道世界上第一个表示支持中国上海申办世界博览会的国家是哪一个吗?它就是纳米比亚,而亲口宣布纳米比亚支持上海申办世界博览会的正是努乔马。

纳米比亚是国际展览局的成员国之一。2000年11月,努乔马访问上海,我作为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陪同他访沪。当时的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在会见他时,告称上海将申办2010年世界博览会,希望友好的纳米比亚政府予以支持。努乔马听后当即表示,中国是纳米比亚的好朋友,上海又是“我的城市(MY CITY)”,纳米比亚当然会无条件地支持中国上海申办2010年世界博览会。原来,努乔马访华,几乎每次都访问上海。他到上海的次数多了,就把上海当作是他自己的第二故乡。

努乔马在上海的这一表态十分重要,此后中方在进一步落实纳方支持上海申办世界博览会的工作中,发现纳米比亚政府及有关主管官员都把努乔马的这一最高指示挂在嘴边,都表示坚决执行,故在支持中国申办世界博览会问题上,总是一路大开绿灯。2001年6月7日,纳米比亚外交部正式照会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馆,对中国上海申办世界博览会明确表示支持。此后,在同年7月和12月举行国际展览局第131次和132次大会上,纳米比亚驻该局代表埃姆马拉在每一轮投票中都投支持上海的票。他曾对我说:“努乔马总统早就向我们发出了最高指示,我怎么能不坚决支持友好的中国朋友呢!”

“中国的王副主席到访,怎能不见”

中国与纳米比亚关系好,高层互访自然就多。每当中国有副部级以上的代表团访问纳米比亚,努乔马都尽量安排会见。而其他国家正部级代表团访问纳米比亚,则大部分没有享受到这种礼遇。

2002年4月下旬,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文元访问纳米比亚。但就在王文元快要到访时,东道主纳米比亚全国委员会却告诉使馆:代表团在首都温得和克期间,努乔马因要紧急处理国内重要事务,工作日程已排满,不能会见王副主席,请中方谅解。我听后一下子愣了。中国的部长、副部长到访,努乔马都安排时间会见。王文元见不到努乔马,这次访问又怎能算圆满成功?于是,我找接待方交涉。接待方称总统日程安排已满,不便给他出难题。我又要求东道主改变访问日程,让王文元在首都见了总统后再去外地,对方仍称有困难,不能更改。

在与对方反复交涉无果、通过正常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路已被堵死的情况下,我决定请我的好朋友、努乔马的大儿子乌托尼帮忙。乌托尼随即去总统府见总统传话。总统听后,当即表示:“虽然我那一天的工作日程已排满,但中国的王副主席到访,怎能不见?”于是,他决定请王文元和代表团一行那天一早到总统府与他共进早餐,先会见20分钟,再一起用餐半个小时左右,边吃早餐边谈。这样会见加工作早餐就全都有了。

那天,努乔马会见王文元并与其共进早餐,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双方谈得很好,使这次访问达到高潮。

“接待中国朋友,我在做法上可以做些变通”

2003年2月,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访问纳米比亚。这是我国一位主要领导人访问,故在礼宾安排上须作更加周到仔细的考虑,包括一些细节问题。按驻在国的传统做法,纳米比亚的官员,上至总统、总理,下至部长、市长,在接待来访者时,都是让客人先到,在客厅等候。客人到后,主人的秘书或下级工作人员才去报告主人,然后主人出来见客。这已成为一个惯例。

考虑到中纳两国关系十分友好、李瑞环的特殊身份及两国在礼宾接待方面的不同做法,我们使馆及李瑞环访纳先遣组都不止一次地向纳方邀请单位和外交部礼宾司提出,请安排努乔马与李瑞环均按商定好的时间同时到达总统府会客厅。纳方礼宾官员称他们不能随意改变纳米比亚的一贯做法,强调纳米比亚对所有外国来访者包括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都是同样对待的,并明确表示他们不能因李瑞环到访而破了纳方一贯的礼宾规矩,希望中方谅解。

在通过正常礼宾渠道交涉不成的情况下,我又一次请乌托尼帮忙。乌托尼立即去总统府向总统报告。不久,他高兴地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总统说“我理解中方的要求,纳中关系非同一般,接待中国朋友,我在做法上可以做些变通,因此同意中国大使的意见,将按确定的时间准时到达会客厅见李主席。”我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深感努乔马对中国的特殊友好情感就是与众不同啊!

2月13日上午,李瑞环去总统府会见努乔马。当李瑞环按预定时间走进总统府大会客厅时,努乔马也同时到达。双方谈得十分投机,气氛也十分友好。

“对中国朋友应尽量予以关照”

2003年4月上旬,中央电视台和香港凤凰卫视联合摄制组赴纳米比亚拍摄《走进非洲》电视节目。摄制组抵达纳米比亚后,把“和谐”确定为在纳米比亚拍摄节目的主题。为了反映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摄制组非常希望能对在纳米比亚最有发言权及讲话最具权威性的努乔马进行一次采访。一个电视节目摄制组头一天刚到,第二天就要采访总统,谈何容易。

不出所料,大使馆将摄制组的这一要求向纳方接待单位和外交部礼宾司提出后,果然碰了钉子。但摄制组不放弃,要求我无论如何再想想法子,尽最大努力再帮他们争取一下。看着摄制组人员渴求的眼神,我只能本着试试看的想法,拨通了乌托尼的电话,向他说明情况,表示《走进非洲》这个节目的观众将有十几亿华人,因此一定要把纳米比亚最好的东西和纳米比亚的光辉形象展现在全世界的华人和各国人民面前。如总统能挤出一点时间接受记者采访,那对向全世界宣传纳米比亚将是再好不过的事。与此同时,我也对乌托尼说,如总统感到不便,则不宜勉强他。

谁知努乔马听说中国记者要采访他,说道:“对中国朋友应尽量予以关照。”故对其第二天的工作日程作了适当改动,决定挤出上午9点至9点15分这段时间接受摄制组采访。第二天上午,我陪摄制组去总统府采访努乔马。总统围绕和谐这个主题侃侃而谈,给人们展示了纳米比亚人与人之间一幅和谐、和睦、和美的图画,让摄制组满载而归。

“纳中两国、两党关系是没得说的”

2001年,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80周年,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此前发出通知,要求中国驻外机构视情况举行庆祝活动。中国共产党与执政的纳米比亚人组党有正式、友好的党际关系,故我决定举行一次庆祝招待会,邀请纳米比亚人组党和政府高级官员出席,以进一步加强两党间业已存在的友好合作关系。

努乔马既是纳米比亚人组党的主席,又是国家总统,按照纳米比亚礼宾规定和惯例,他从不出席驻纳米比亚外交使团举行的招待会或其他活动。但我考虑,他来不来都要给他发请帖。请了他不来,这很正常。

谁知请帖发出后没过几天,纳米比亚人组党总部通知我馆,努乔马将以人组党主席和纳米比亚总统的双重身份亲率一批党政高级官员,出席将于6月25日在首都温得和克中国大酒家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招待会。

庆祝招待会定于当天中午12点开始。12点10分,努乔马来到招待会会场。随努乔马前来出席招待会的,有人组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外交部长古里拉布、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内政部长伊坎多,还有其他多名内阁部长等其他党政高级官员。

宾主寒暄毕,庆祝招待会开始。我和努乔马站在中纳两党党旗前,先后发表讲话。努乔马即席讲话后,从助理手中取来经他本人签字的、以纳米比亚总统和人组党主席的双重名义致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贺函,高声念读起来。读后用双手当场交给我,请我转交给江泽民。这时,与会人员一齐鼓掌,会场热烈气氛达到高潮。

接下来,我请努乔马等众贵宾入席,宾主频频举杯。席间,努乔马高兴地说:“纳米比亚一中国,啊,我们两党、两国之间,所拥有的是友谊与合作,所没有的是麻烦和问题,纳中两党、两国关系是没得说的。”他这一段关于中纳关系的十分精辟的讲话,博得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努乔马走后,纳米比亚人组党的一名高级官员悄声对我说:“努乔马总统今天以总统和人组党主席的双重身份出席你的招待会,我为此向你表示祝贺,也为你高兴,因为总统出席一国驻纳米比亚使节举行的招待会,实在是太难得了。这说明纳中两党、两国的关系确实是与众不同啊!”

教我垂钓大西洋

2000年圣诞节期间,努乔马盛情邀请我到纳米比亚西北部的特雷西湾海滨去度假休闲,与他一起钓鱼。一位国家元首在节假日仅邀请名外国大使去度假胜地与其共欢同乐,这在世界外交史上恐怕也是很少见的。这对我个人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和一种莫大的光荣。

12月23日下午4点半,我和随行人员驱车到达离首都温得和克800多公里的特雷西湾总统海滨别墅。我正准备由礼宾官引领去拜见努乔马,不期努乔马却先看我来了。他拉着我的手笑吟吟地说:“大使同志,十分欢迎你来与我一起度假,你住在我这里,我们就是一家人,你看多好。”

我们的休闲活动主要是到大西洋钓鱼。我不善垂钓,至于用海竿在大西洋钓鱼,对我来说是头一回。总统一眼看出我是个外行,便走到我身边,拿过我的钓竿,边做示范边讲解,告诉我动作要领和注意事项。我照着努乔马教的方法去做,立见成效。不一会,我就钓了一条近5斤重的非洲大黄鱼。努乔马见状,笑着高声叫“好”,又鼓掌向我祝贺成功。周围的人也跟着鼓起掌来。接着,我一连钓了10多条鱼,有两次竟一竿两钩同时钓起了两条鱼。尽管我的技术不佳,让不少咬钩的鱼吓跑或脱钩,但这一天,我和陪同我的随行人员一共钓了30多条大鱼。

参加钓鱼的人中,技术最高的当属努乔马。他是名副其实的钓鱼冠军,不但钓的鱼多,而且最大的一条鱼也是他钓的。那条鱼又长又宽又厚,足有六七斤重。见此情景,我高兴地扔下手中的鱼竿,上前向他鼓掌祝贺,随后全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这次海滨之行,我处处体会到努乔马对我的关怀。我往返海滨的路上,努乔马都安排了安全官、礼宾官一路护送、陪同。鉴于手机信号达不到海滨,努乔马就让我用他专线电话向使馆报平安。我的车子发出的声音有些不正常,他赶忙派他的汽车机械师前来帮助检修。我随他出去钓鱼,他都让我坐他的总统专车一同前往,而安排他的夫人坐另一辆车。我临走的那天早晨,努乔马招呼工作人员将冰冻好的鱼一箱一箱搬上我的车子,让我回去后分给使馆人员。

这一幕幕场景,让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努乔马对中国人民怀着多么深厚的友好情谊啊!

亲自赠我自传书

2001年5月17日上午8点半,大使馆接到总统府电话,说努乔马当日上午10点要在总统府见我。

我准时到达总统府。不一会儿,努乔马笑容满面,在其助理的陪同下来到小会客厅。寒暄毕,努乔马微笑着说道:“大使同志,我今天请你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主要是把我写的一本自传书亲手赠给你。我本想让人给你送去,但你是我的特殊朋友,故还是请你来总统府,由我亲手赠送给你,这样更显得我们不同寻常的深厚友谊。”

努乔马这本自传书的英文名字是“Where Others Wavered”,我将它意译成《坚定不移》。努乔马接着又说:“这本书从我童年写起,写了我在青年时期参加纳米比亚的独立斗争,一直写到我后来组织并领导纳米比亚人组党和纳米比亚军民,通过几十年艰苦的政治努力、外交斡旋和武装斗争,最终于1990年3月21日宣布成立纳米比亚共和国的这段历史。因此,写的既是我的生平,实际上又是一部纳米比亚的独立斗争史。你读了以后,会对纳米比亚的民族独立斗争历史有一个更全面、更深刻的了解,对你在纳米比亚的工作也会有帮助。”说着,他从助理手中接过厚厚的自传书,亲手赠给了我。

我从努乔马手中接过书,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努乔马的这一举动是如此的不寻常,他的这番讲话是如此的情真意切,实在令我感佩不已。

努乔马赠我的这本自传书上,不但签名,还亲笔题词。

努乔马自传书的首发式是在2001年5月12日总统生日这一天举行的,算是庆祝他72岁华诞的一项重要活动。当时我应邀出席了这次活动,并在现场购买了一本平装书。没想到几天后,努乔马却将一本又是签名、又是题词的精装书亲手赠送给了我。此外,使我更想不到的是,各国驻纳米比亚的使节有近百位,而努乔马却只向我一人赠了书。

我任满从纳米比亚回国后,与外交部和新华社的有关同志合作,将这本书译成中文出版,出版前我负责对除插图文字说明以外的全部译文进行了审定。2004年7月19日,努乔马第12次访华期间,他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共同主持了《坚定不移》中文本的首发式,努乔马的自传书终于在中国正式出版发行。

我是总统的自家人

我在纳米比亚工作期间,努乔马不仅将我当作是一个友好国家驻纳米比亚的使节看待,而且把我看成了是他的自家人。

努乔马出生于lg2g年5月12日。我在纳米比亚任职期间,一共赶上他三次生日。努乔马过生日一般不举行寿宴,更不搞大宴宾客的庆祝活动,但2003年他却应家乡父老乡亲的要求破例回到北方的老家搞了一次有数百人参加的大型祝寿活动。正当我考虑如何向总统祝寿的时候,我和夫人李惠芳却接到了总统府的通知:总统夫妇邀请我们夫妇去总统北部家乡参加总统的祝寿活动。

努乔马生日这天,庆祝活动在临时搭起的大帐篷里举行,纳米比亚党政官员和二三百名当地群众出席。我与夫人到达庆祝会场时,才发现我们是出席总统祝寿活动的唯一外国人。向总统府工作人员一打听,原来在整个驻纳米比亚外交使团中,努乔马夫妇只请了中国大使和夫人。我们被安排在总统夫妇身边就座。主席台上一共有6人,另外两人是纳米比亚人组党的副主席波汉巴(已于2005年3月21日接替努乔马就任纳米比亚第四任总统)和总统家乡省政府的省长。庆祝大会和寿宴现场载歌载舞,鼓乐齐鸣。整个活动充满了热烈、欢乐和祥和的气氛。

2002年3月10日是第一夫人科万博·努乔马的70岁生日,努乔马决定在女婿、女儿家为她举行一次家宴,只请努乔马家族和科万博家族的成员参加。按理,我与夫人毫无资格出席这样的寿宴,但努乔马和第一夫人却把我们作为特殊客人请了去。宴会上,努乔马夫妇把我与夫人请到他们就座的第一桌后,努乔马发表讲话,他特地向在场的近百名亲戚介绍了我们,称我们是来自非常友好的、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同一般的特殊客人,因而也是自家人。努乔马的话赢得了全场一阵热烈的掌声。

2002年9月8日是努乔马大儿子乌托尼·努乔马的50岁生日,他决定在位于纳米比亚北部的私人农场举行一次家庭式寿宴,只请他父母亲努乔马和科万博两个家族的亲戚赴宴,而我与夫人又作为他的自家人被邀请出席。寿宴当日,努乔马在百忙中从首都乘直升机飞抵农场赴宴。席间,总统告诉我,乌托尼从小就参加了革命,是红小鬼,为了纳米比亚的民族独立和人民的解放,与敌人进行过殊死的斗争。为此,他被逮捕过,蹲过敌人的大狱,但他不屈不挠,坚持斗争,直至胜利。他为有这样的儿子而感到自豪。我听后向乌托尼表示敬意,举杯祝他生日快乐。此外,努乔马还就纳米比亚独立斗争这个话题,与我一同回顾了中国支援纳米比亚独立斗争直至最后胜利的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和两国建交后亲密友好关系的发展过程,共祝纳中友谊万古常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