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亲历首次从未建交国撤侨

赵振宇

1999年12月,我被派往位于南太平洋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简称“巴新”)担任中国特命全权大使。由于邻近的所罗门群岛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中国驻巴新使馆也兼管所罗门事务。

2000年6月5日,所罗门群岛突发武装政变。为保护我国旅居所罗门侨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中国政府展开了万里撤侨的重大行动。作为身处第一线的驻外使节,我亲历了这一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从未建交国撤回中国侨民的特殊事件。

人心惶惶, 侨民企盼祖国搭救


6月5日凌晨,所罗门总理府上空凌乱的枪声惊醒了约500名生活在所罗门首都霍尼亚拉的中国侨民。他们中多数人来自我国广东、福建一带,在所罗门经商多年,拥有当地绝大多数的商店。我国山东海桥有限公司和广东华罗家禽有限公司也在所罗门从事商务活动。

政变当天,霍尼亚拉国际机场被关闭,首都的对外通讯亦已切断。6日和7日,霍尼亚拉市区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死伤10余人。政变领导人“马莱他鹰派力量”首领安德鲁·诺里虽声称将确保首都和平,对偷盗、抢掠者格杀勿论,但仍有商店遭劫,不少公司的车辆被武装人员强行开走,也有人被不法分子勒索钱财并遭绑架。

6日上午,所罗门国际通讯线路刚恢复,我即与海桥公司副总经理石中琴通了电话, 委托她和华罗公司总经理张俊强对来自祖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的华侨华人进行登记,掌握其在紧急情况下的去留意向。

7日,我向国内报告了所罗门的最新局势以及通过石中琴联络中国侨民的情况。8日,遵照国内指示,我请石中琴向全体旅所侨胞转达中国政府的慰问和关心,同时希望她及时向我报告所罗门局势发展情况及我侨民动态。

当时,中国侨民普遍人心惶惶,担心一旦骚乱升级,他们会首当其冲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使中国侨民更觉惊恐的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驻所罗门高专署以及台湾驻所罗门的所谓“使馆”已通过当地电台宣布:在情况危急时,将派飞机或船只接回各自侨民。中国侨民多数来自祖国大陆,少数来自香港、台湾地区。因中国政府在所没有官方机构,他们害怕危难时没有祖国这一强大靠山。

夜间,我收到石中琴的传真,她说:“耳边枪声不断,中国侨民亟盼离开,恳切希望祖国能帮我们脱离险境!”我请她转告侨胞们:祖国是他们的坚强后盾。

先易后难,实施撤侨“第三方案”

6月7日,所罗门的局势格外紧张。我召开使馆党委扩大会,分析了所罗门的局势、旅所侨民情况以及澳、新等国撤侨动态等,向国内作了报告,并提出了三种撤侨建议方案:(一) 由中国政府派出船只或飞机至霍尼亚拉接侨;(二)因巴新不具备租用船只条件,通过我驻澳使馆联系租用舰船或飞机赴所接侨;(三)由我驻澳、新(西兰)使馆与驻在国政府联系,请求其同意将我侨民连同其本国公民同时撤离所罗门。

我国政府一直关注着所罗门的局势,旅所侨胞发出的求救信息紧紧地牵动着中国政府。外交部成立了应急中心。作为主管护侨工作的职能部门,领事司安排专人全天候值班,与前方保持不间断的联系。

6月9日,领事司司长钟建华紧急约见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艾大伟和新西兰驻华大使安德岩,以中国政府名义请澳军舰协助中国侨民撤离所罗门,并允许他们在澳暂避,所需费用由中国政府承担;请新西兰政府向中国侨民提供协助,允许中国侨民搭新军舰撤离所罗门。澳、新驻华大使均表示,其撤侨军舰和飞机将优先搭载本国公民及受委托提供领事保护的国家公民,然后将积极向中国侨民提供协助。

我驻澳使馆临时代办章均赛和驻新大使陈文照也分别就此约见了澳、新外交部负责官员,表示希望对方协助中国侨民撤离。

6月9日,外交部指示,中国政府决定先行实施撤侨“第三方案”,争取澳、新帮助撤离少量中国侨民,同时对其他两种方案进行研究与准备。我立即电话通知了石中琴,要求她就地与澳、新驻所罗门高专署联系,有序组织侨民撤离。

未雨绸缪,寻求提供撤侨便利

在请示国内同意后,6月9日,我紧急约见了所罗门驻巴新高专菲利普·卡皮尼。所罗门与我国虽无外交关系,但其高专卡皮尼多次出席过我馆的活动,和我私交不错。我请卡皮尼向所政府转达中国政府的要求:希望所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中国侨民人身和财产安全。在紧急情况下,为他们顺利撤离提供协助。

卡皮尼将中方要求立即报告所政府,并强调,如中国政府决定派船赴所接侨,他将尽力协助办理船只入、出境手续。

由于政变部队控制着所首都的局势,我担心所政府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为此,我请卡皮尼设法利用个人关系帮我获得了政变领导人安德鲁·诺里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6月10日上午,我拨通了诺里办公室的电话。我首先很有礼貌地作了自我介绍,并向他致以问候,然后便将谈话切入正题,“我打电话给您,是代表中国政府请您指示您的部下根据国际惯例,保护中国侨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我继续说道:“中国政府正考虑近日派船前往霍港接侨,请您和您的部下对中方撤侨行动给予全力支持和配合。”诺里反应积极,满口答应了我的要求,并友好地说:“如中方在撤侨过程中遇到任何问题,您可直接给我打电话。”

当机立断,祖国派“阳江号”货轮接侨

6月10日、11日,所罗门局势急转直下,武装冲突进一步升级。澳、新、马(来西亚)等国发出了全面撤侨通告,要求各自侨民在6月14日前撤离完毕,以防冲突双方劫持外国人作为人质。外国侨民的恐慌情绪因而迅速蔓延。我国侨民要求立即撤离的人数一下子从32人猛增至150人左右。

6月12日,我驻澳、新使馆分别向驻在国外交部提出,鉴于希望离开的中国侨民人数大幅增加,请澳、新政府派军用飞机赴所罗门帮助中国侨民撤离,一切费用由中方承担。但对方均表示为难。

此时,我驻澳使馆了解到一条重要信息并立即报告外交部:中国远洋运输公司有一艘“阳江号”货轮正在南太平洋上执行海运任务,建议国内考虑请中远公司协助撤侨。

北京时间12日夜,外交部领事司急电交通部和中远集团总公司,请中远公司“安排就近海域的船只火速赶往霍尼亚拉港将中国侨民撤至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 中远集团总公司经过紧张联系,将距所罗门550海里、正从新西兰驶往日本横滨的“阳江号”货轮的动态报告外交部。外交部代表中国政府当机立断,决定紧急启动撤侨“第一方案”。

“阳江号”船长丁海弟在海上接到中远集团总公司要其“立即掉头开赴所罗门群岛霍尼亚拉港”的指令。国内还电示:“阳江号”参加此次撤侨行动由外交部领事司直接指挥,由我驻巴新使馆担任前线指挥。

“阳江号”是中远公司一艘小型集装箱船。该船克服了无相关海图、航线不熟等困难,顶风逆浪,经过30多个小时的航行,抵达霍尼亚拉港锚地。

丁海弟船长警惕地将锚地选择在离海岸0.7 海里的地方,这既有地理上的因素,更有对安全形势的考虑。所罗门有关当局和政变武装对我侨民撤离和船只接侨均很合作。经中远澳洲有限公司联系,当地船代理安排澳大利亚海军登陆艇协助117位侨民登上了祖国派来的船只。

临登船前,石中琴打电话问我:“如果持所罗门护照的华人请求上船,怎么办?”我明确答复她:“只要是我们的同胞,无论来自大陆、香港、澳门,还是台湾,包括那些持所罗门护照的侨胞,祖国都欢迎他们。”

6月13日晚6点30分,“阳江号”开锚起航,船头直指485海里之外的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

全力以赴,迎接侨民巴新暂避

在从霍尼亚拉港驶往莫尔斯比港的航程中,“阳江号”船员用赤诚和爱心让侨民们感受到祖国怀抱的温暖。117位侨民中,15岁以下的儿童50名,妇女67名,年龄最大的66岁,最小的出生于6月2日,才12天。船员们为让侨胞休息好,腾出了15个房间,把会议室和餐厅布置成舒适的床位,并安排医生巡诊。伙食也从每餐三菜一汤改为四菜一汤。

6月12日下午,我约见巴新外交部秘书长拉拉图特,向其通报了中国政府派“阳江号”货轮从所罗门撤侨、侨民将于15日晚抵达巴新暂避的情况,希望巴新政府向中方提供一切必要的方便和协助。拉拉图特表示,巴新政府愿向中国政府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准予该船驶抵莫尔斯比港,向中国侨民颁发落地签证,同意其在巴新短时间停留。

14日,我约见巴新外交部副秘书长拉卡诺,并递交中方请求巴新方协助撤侨的正式照会。巴新方反应迅速,当日下午即复照确认,同意中方船只停泊莫尔斯比港;向中国侨民颁发为期7天的过境签证;拉卡诺和移民局长等将亲赴码头,现场指挥办理中国侨民和“阳江号”入境事宜。

6月15日晚,莫尔斯比港大雨倾盆,我率领全体馆员、中资公司和华人华侨代表赶到码头。11点20分左右,如注的大雨竟神奇般地停了。11点33分,“阳江号”经过52小时的航行,终于顺利地停靠在莫尔斯比港。

我在拉卡诺副秘书长等陪同下,登船看望侨胞和船员,对他们来巴新表示热烈欢迎。巴新方工作人员在船上为我船只和侨胞办理了入港、检疫、入境、海关等手续。

117名侨胞上岸后,看到大使馆“热烈欢迎中国同胞!”的横幅标语,激动不已。在灯光的映照下,侨民们的脸上虽然带着长途旅行后的疲惫,但更多的却是轻松的笑容和欣喜的泪花。

专机救援,万里撤侨画上圆满句号

6月16日中午,我在大使馆宴会厅主持招待会,热情欢迎全体旅所侨胞。

经了解,抵巴新的117名侨胞中,有4人已经或即将飞赴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石中琴将留在海桥公司巴新总部工作。另有4名侨胞自乘小包机抵达巴新。这116人均希返回中国。

16日下午,我馆向国内提出建议,用专机来巴新接侨为最佳行动方案,因为:(一)不少侨民因海上浪高风紧、航行颠簸而晕船呕吐,体质下降,这个以妇孺为主的群体经不起久拖;(二)巴新过境签证有效期短,容不得我多静观局势的进一步发展;(三)如让侨民乘商业飞机回国,申办澳、新过境签证难度极大,申请菲律宾签证经马尼拉回国亦需较长时间;(四)将侨民从所罗门接至巴新暂避,再用专机送其回国,更显我撤侨行动善始善终;(五)因绝大多数侨民希望去广东,专机以飞往广州为宜。

17日下午1点,外交部紧急通知,中国政府已决定包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77客机于18日来巴新接旅所侨民回国,目的地为广州。

时值周六下午,要找到散居各处、且有的家庭没有电话的巴新外交部、海关等负责官员,并办妥飞机着陆许可、侨民出境、空中交通管制和飞机地面服务等手续,谈何容易!

经过与相关部门协调,巴新方破例地决定于第二天早晨在机场组成一个含外交、移民、海关、航运、机场等部门的联合工作组,为中方专机和侨民现场办理各种手续。

6月18日清晨7点,即将乘机飞返中国的侨民们在使馆外交官和巴新方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在候机厅里顺利地办理离港手续。

侨胞们感激地同使馆人员一一告别。已加入所罗门国籍的年轻母亲伍彩华手中搀着两个年幼的小孩,怀里还抱着才17天大的婴儿含泪同我惜别。她感谢祖国向她的家庭伸出了援助之手。

候机厅里还有这样感人的一幕:当地华人店主范惠新从17日晚的电视节目中得知来自所罗门的中国侨民将于第二天早晨乘机回国,他特意在大清早将店里的几箱面包、饼干和饮料等送到机场招待自己的同胞。“大家都是中国人!”他简单而朴实的话语使侨民们激动的心情又一次澎湃。

8点15分,中国政府专机平稳地降落在莫尔斯比港国际机场。候机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9点20分,我走进机舱,代表中国驻巴新大使馆、在巴新的中资公司和华人华侨向侨胞们道别,祝他们一路平安!机舱里回荡起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9点30分,飞机振翼而起,向着蓝天,向着中国,把116位侨民送往祖国母亲的怀抱。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