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回忆与李聚奎交往二三事

萧 锋

我与李聚奎上将交往最直接、最密切的时间是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以后的长征途中。1934年,我在中央红军的总政治部任组织干事,被派到红一军团检查工作,在红一军团的“八一”庆祝活动结束后,我随红一师参加了几次反“围剿”战斗,特别是在兴国西北的高兴圩、乱石圩打了最后一仗。这一仗,红军没有能粉碎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我就留在了红一师任巡视团主任,随着部队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那时李聚奎是红一师师长,我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参加了突破四道封锁线、巧渡乌江、强渡大渡河、抢占泸定桥、爬雪山和与四方面军会合等著名的战役、战斗。李聚奎师长敢打硬仗、恶仗,睿智果敢的作战作风和厚道老实、平易近人的人格魅力,给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下面说的是我和李聚奎接触过程中的几个鲜为人知的小故事。


救我一命

1934年10月16日,高兴圩保卫战失利,中央机关和红一方面军被迫匆促地进行战略转移。李聚奎安排我暂时到红一师三团代理总支书记(原总支书记生病)。我们自兴国乱石圩出发,开始了艰难的行军、作战。三团作为红一师的先锋部队,10月21日,在赣南信丰县的金鸡、新田、固陂一带和兄弟部队一起突破了国民党陈济棠的第一道封锁线,消灭了陈济棠教导旅3个团加一个多营。29日,部队继续向西,翻过无人走过的山路,越过桃河,攻占了粤北。在湖南汝城至城口一线,突破了国民党苦心布设的第二道封锁线,消灭了何键的两个团。

为了避开敌人的围堵大军,我们绕道罗霄山脉的南端,红三团由大余的茅古宅爬大王山。11月4日晚,我们在大余西的古经吃完晚饭,带着干粮,按三团、师直、一、二团的顺序,在大雨迷雾中向大王山进发。我是红三团的收容队长,和孙大仲医生及王有才的三营在后面行走。大王山山高路险,荆棘满山。部队整天在敌人围追堵截下爬山越岭,得不到休息,再加上离开了苏区,粮食供应紧张,同志们又累又饿。我是边走边打盹儿,到了半夜三更才爬到山顶。

这时,我踩到了一个小水沟滑倒后,不料一下滑到无底的深渊。往下掉的一瞬间,我想:这下可完了,我再也看不见我苦命的母亲……突然,一棵岩石上生长的大树叉把我挡住了。我定了定神,估摸着从这到岩顶约有50米,求生的欲望使我大喊:“救命!救命!”三营营部的通信员何万明是大梅岭刚参军的壮族战士,听到呼救后,立即报告给孙大仲和三营长,他们急得团团转,还是何万明机灵,让大家把绑腿、绳子接起来朝深渊放下去。当时正是夜里3点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看不到绳子,那个树叉开始松动,发出“咔嚓”的响声。我急得浑身冒冷汗,时间在一秒秒地过去,危险正一分分地逼近,孙大仲和营救人员一筹莫展。正在这时,李聚奎和谭政率师直队伍经过这里,得知我滑入深渊。当时尽管敌情紧急,大家人困马乏,李聚奎二话没讲,命令尽全力抢救。特务员钟耀礼将首长们用的手电筒借过来,用绳子系下去。有了亮光,我好不容易抓到绳子,把自己系牢,上面有二三十人拉绳子。为了双保险,还把绳子的一端系在骡马上面,又怕绳子被岩石磨破,大家使劲悬空往上拉。我在深涧悠荡了3个圈后,大约20分钟,我终于爬到了沟岩顶部。我被救上来后,定了定神,用脚踢了块小石头下去,听到大约300米处有水流哗哗的声音,那树叉被我压得“咔嚓”直响,若再晚一会儿,我就掉下去没命了。

李聚奎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要注意呀,这太危险了!”谭政说:“幸好我们有几匹骡马和手电,否则再也见不到你了。”团卫生队的孙大仲说:“你的命真大呀!苏区两次被活埋,这次又险些掉进深涧。”我十分感激患难与共的阶级弟兄奋力抢救,才使我又一次死里逃生。

险被活埋


红一师掩护中央纵队和军团南渡乌江后,奉命继续南征。4月初,我们来到贵阳城东。这里离贵阳只有十几公里,登高远望,机场和加工厂的烟囱近在咫尺。

坐镇贵阳的蒋介石因被我红军甩在乌江北,守贵阳兵力不足两个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于是,他手忙脚乱地一面电令云南的军阀龙云火速派兵增援贵阳,一面急调薛岳、周浑元及湘军往余庆、石阡布防,防止我军东进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

这一着,正中毛泽东和党中央的调虎离山之计。我们开动铁脚板,忽而向南,忽而向西,忽而向东,在云南和贵州两省交界地域打圈圈。

4月底,红一师已从曲靖、十八里站,分3路大摇大摆地通过昆明市郊,摆出一副围攻昆明的架势。李聚奎令我随红一团杨团长的三营尹国赤营长行动。我们站在象山2158高地树林里纵目远望,昆明美景尽收眼底。东关的飞机场停着一排排飞机,好像一朵朵白云。不一会儿,敌机就开始向我一连扫射轰炸。但昆明市外,到处是森林、山崖和山洞,有利我们隐蔽,敌机奈何不得。

我们一围昆明,把龙云吓得魂飞魄散,因为滇军已全部被蒋介石北调,被红九军牵制住了。他们只得抽调、拼凑云南民团来守昆明城。红九军迅速占领东川著名的铜矿区后,那里1400多农民兄弟起来造反,参加了红军,商民沿街燃放鞭炮,夹道欢迎红九军罗炳辉军长回滇闹革命。

30日晨,红一团一营和红三团三营在昆明北红石岩会合,杨团长、黎林政委令部队将迫击炮架在老北龙处,向昆明市连放24炮,把龙云吓得不轻。他忙派12架飞机,向我部队扫射轰炸。敌机一来,我们就在丛林、山洞中隐蔽,气得敌人干瞪眼。

下午15时,我同匡道维、金衍生从昆明北6公里的桃园树林和南子坪山坡地,越过公路回到师直,李聚奎令我们一起到三团视察。当我们一行快到三团驻防的西沟村警戒区时,被盘旋在低空的敌机发现,有3架敌机狂轰滥炸,顿时黄土卷起,把李聚奎、金衍生和我等3人埋在山沟里。当时,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耳朵嗡嗡作响,后来什么也听不见了。我心中在想,这两年我让炸弹活埋了好几次,都活过来了,难道这次就真的“革命到底”了吗?警卫连一个排极力抢救,我睁开了眼,孙大仲帮我把鼻孔里的泥土掏出来,给我做人工呼吸。有一袋烟的功夫,我缓过气,迷惑地问周围的人:“我还活着吗?”大家听了笑着说:“你命大,没死。”我看见坐在土坡上喘着粗气、灰头土脸的李聚奎,他笑眯眯地对我说:“革命未成功,阎王老子也不同意收我们!让我们回来和老蒋干到底!”他说完,又乐呵呵地带领我们向三团驻地走去。他这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感染教育了我,使我终生受益。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