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胡宗南和戴笠秘访陈独秀

七七事变后,陈独秀被国民政府作为政治犯提前从南京监狱释放。当时,陈独秀本想回到党内,但在延安的康生、王明骂他是“汉奸”,个性倔强的陈独秀感到失望。南京、武汉、长沙相继被日军占领后,陈独秀和妻子潘兰珍一道流亡到重庆近郊江津县。

1939年7月,投入国民党阵营的张国焘向蒋介石献媚,建议派国民党知名人士公开访问陈独秀,然后将陈独秀的有关言论公开编印成册发行,这既有利于抗日救国,更是对延安宣传最有力的武器。蒋介石对此未置可否,叫亲信胡宗南、戴笠考虑此事。胡宗南、戴笠向蒋介石建议将计就计。蒋介石同意此事后指示:慎重保密,不得扩播,以私人身份前往。蒋介石还专门交代:“若他问起是否奉我令而来,可说报告过……”

早前康生在中共机关刊物《解放》周刊发表了陈独秀是托匪汉奸的文章后,国民党《大公报》就刊登了王星拱、张西曼等9人为陈独秀辩护的一封信。胡宗南、戴笠决定将《大公报》上为陈独秀辩护的文章剪贴成册,作为特殊见面礼带去。

一天早上,胡宗南、戴笠雇了一条普通小火轮从重庆望龙门码头启航,溯江而上前往江津。陈独秀此时没住在江津县城,是在白沙镇城郊邓氏朋友家小住。陈独秀的忠实追随者、政治代言人高语罕也在他身边。高语罕是胡宗南和戴笠在黄埔军校时的政治教官,抗战后他在各种场合都为陈独秀代言。

下午3点,胡宗南敲响了门,开门的是高语罕。胡宗南和戴笠立即上前向老师鞠躬。高语罕虽已高度近视,但很快认出两人正是当年自己的学生、现在是蒋介石身边的大红人胡宗南和戴笠。高语罕将两人请进客厅后,进里屋请出了陈独秀。

已经显得非常苍老的陈独秀问胡宗南和戴笠:“是不是蒋先生关照你们来的?”胡宗南说:“我们来时报告过蒋先生,蒋先生听说你身体欠安,非常关心和牵挂。”陈独秀没有理会这话,隔会儿又问:“两位来是公干还是私干?”胡宗南见高语罕夫妇寸步不离陈独秀,就没有直接回答,起身将《大公报》剪报送到陈独秀面前说:“陈先生不久前无端被延安诬骂为吃日本人面粉的汉奸,但全国名流和我党精英都为您鸣不平。这是他们为你恢复名誉的辩护启事和文章,真是国人之公论,民心之所向啊……我们今天特来请教先生谈谈对国事的看法?”陈独秀拿过剪报只瞟了一眼,就放到桌上,并没有一丝感谢的表情。他淡淡地说:“独秀此次寓居江津,是逃难入川,虽国事萦怀,却并不参与政治,更不曾有任何政治活动。此遭诬陷之事,使我人身受到极大的攻击……”

戴笠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录着,陈独秀见了,脑里“噔”的一下,立即停止说话。这时,室内静默无声。陈独秀站起身来,在窄小的室内踱了一圈,喝了一口水后又说道:“不过,本人是孤陋寡闻,不愿公开发表言论,致引喋喋不休之争。务请两位对今天我的谈话,绝不能见诸报刊,此乃唯一的要求。”

情况发生急转,胡宗南和戴笠感觉有点手足无措。这时,陈独秀咳嗽了一声,高语罕的妻子是医生,很明白这事,她走过来说:“陈先生,吃药的时间到了。”胡宗南和戴笠非常明白这话中有送客的意思,于是,两人站起,胡宗南向陈独秀说:“先生身体欠安,我们不便多打扰,我们先告辞,愿先生早日康复……”

在回重庆的路上,胡宗南和戴笠总高兴不起来,直骂张国焘出了个馊主意。回重庆后,戴笠立即将陈独秀的谈话记录呈报给蒋介石。蒋介石阅后下令严加保密,不得张扬。

不久,陈独秀就从白沙镇搬到了离江津县城约15公里的鹤山坪石墙院,又过起了隐居式的生活。(庞国翔)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