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金初:发现“国宝”黄龙洞的人

袁 挺 唐汇欣

黄龙洞,享有“世界溶洞奇观”、“世界溶洞全能冠军”、“中国最美旅游溶洞”等美誉。然而,是谁揭开了它神秘面纱的呢?

毛金初,一位农民出身的朴实干部。他因发现黄龙洞而声名鹊起。

探险黄龙仙境


1953年,毛金初出生于湖南省慈利县喻家嘴人民公社三溪大队(今张家界市武陵源区索溪峪土家族乡河口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69年11月,他高中毕业后,光荣入伍。1975年退伍返乡后,他担起了三溪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民兵营长的重任。

1981年,慈利县委县政府决定成立自然资源管理局,1982年,决定开发喻家嘴公社索溪峪、宝峰湖和观音洞景区,并从双星大队修建一条长4公里的简易公路。同时,将喻家嘴公社的军地坪、高云、沙坪、文风等7个行政村列入索溪峪县级自然保护区。这一消息传开后,河口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民兵营长毛金初坐不住了,他想:三溪大队未划入自然保护区,难道黄龙洞还不如人家的观音洞?于是毛金初便想到黄龙洞去看个究竟。

1983年春节后,回家过春节的慈利县氮肥厂职工毛善兵,得知毛金初决定率人探险黄龙洞的消息后,于大年正月初一,与本村青年毛至圣等4人手执电筒、火把率先进了黄龙洞。当时因为洞口很小,他们爬着进洞。洞内地下全是泥沙,上面流着泉水,且黑咕隆嗵的,伸手不见五指。他们走到一条阴河旁后,不敢再往前走,只好顺着原路返回。第二天,他们吃完早饭后再次走进黄龙洞,沿河往内走,只看到洞内有山、水、乱石等。

毛金初得知毛善兵他们两次进洞,心中十分高兴,并向毛善兵详细了解了洞内的情况。正月初四,毛金初率领毛善兵、毛善太、毛善炬、毛冬初等8位青年带足干粮,打着火把、手电筒走进了黄龙洞,他们时而爬坡,时而走平滩,时而踩着乱石行。由于洞内气温越走越高,弄得他们遍身是汗水,浑身是泥土。经过七弯八拐后,一个神奇的大厅出现在他们眼前:只见一排排的石笋、一丛丛的钟乳石,形态各异,高矮不一,粗细不一,有的像参天古树,有的如定海神针,有的似老人、顽童……如此神奇的景象让毛金初等惊呆了。

正月初七,毛金初与村治安主任毛国荣,兴致勃勃地来到索溪峪自然资源管理局,向时任副局长田波汇报了探险黄龙洞的情况,并描述了洞中景观景物:黄龙洞内有1库、2河、3潭、4瀑、13个大厅、98个廊以及几十座山峰,还有龙舞厅、响水河、天仙水、天柱等。龙宫,迷宫洞内有石花、石笋、石瀑,也有石柱竹,顶天立地;如剑,直指长空,如兽,跃跃欲动;如塔,高耸雄峻。有挺松傲雪,雄狮卫门、火箭升空、骆队远征、龙女夜读、童子拜观音,诸种形态天然塑成……田波听后十分高兴,说:“当前,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开发观音洞,无力他顾,10天后等我们借到发电机就去黄龙洞实地考察。”临走时,田波嘱咐毛金初一定要保护好洞口。可是,10天过去了,没任何消息。毛金初急坏了。

正月二十日,毛金初决定组织毛善炬、何绍欣等7位勇士再次向黄龙洞进发,直到第二天上午8点才走出洞口。可把母亲和奶奶急坏了,奶奶心疼的说:“一天一夜不见,你可变瘦了。”毛金初高兴地告诉奶奶:“黄龙洞我快走完了,满洞的奇珍异宝,太漂亮了,等到开发后我一定带你们去看一看,走一走。”

义务数月护黄龙

听说黄龙洞有许多千奇百怪的宝贝,大家都想去看一看,甚至有外地人想高价收买洞内石笋、石花。在金钱的诱惑下,有人找到毛金初商量:“说是多得不如少得,迟得不如现得,我们先搞到几个钱再说。”这遭到了毛金初的坚决拒绝,他说:“这些钟乳石花,不是一年两年能长成的,也不是几十年、几百年能长成的,甚至是几千年,打掉了就再也没有了,不能搞,我们要好好保护好她。”

为确保黄龙洞不受破坏,毛金初组织民兵义务守洞,他与毛小平、毛冬初等人掀起一块巨石塞在洞口。3天过后,却被人盗走了洞内龙舞厅的石懒蛤蟆和白玉石、石幔、石笋。毛金初无可奈何,只好再次组织民兵刘国文、刘玉军等8人成立一支护洞队,进行24小时的轮流值班。有一天,毛金初在大队加工厂碾米,发现墙角放着一台旧水轮泵机壳,大小和洞口差不多。他立即找到大队书记毛善志,要把旧水轮泵机壳借去锁洞,毛善志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毛金初与护洞民兵何绍欣、毛礼初等人将800多斤的机体严严实实地卡在洞内,叫人再也打不开。一次,在参加公社召开的生产队长以上的三级干部和全体党员农村工作会上,毛金初受到了公社党委严厉批评,说他“不务正业,天天守洞,连党员会都不晓得参加,自己的责任田地也不种了,狗子可以啃骨头,你明年可能要来个创新,人也能啃骨头”。在回家的路上,毛金初想起伙伴们在洞口值班的艰难,决定先去找值班民兵毛礼初了解近几天的守洞情况。毛礼初告诉他:“近几天来有七八批要进洞的人们都被我劝说回去了。”毛金初还是不放心的去洞口检查洞内、洞外的情况,刚走出洞口就碰到公社派来的两个治安队员传他去公社写检讨,毛金初听后十分难过,自言自语地说:“写检查我倒是不怕,怕的是给我保护黄龙洞带来更大的困难和干扰。”几天后,他从公社写检查回来,民兵谢吉祥拿着两个红薯对他说:“刘玉军的病情加重了,是他的堂客把他扶回去后才喊我来守洞的。”毛金初连连说:“好,好,在困难时刻你们能和我一条心,共渡难关,我对不起你们。谢谢你们了。”

1983年5月,毛金初听说慈利县委书记赵树立到索溪峪考察,连夜约了一起探洞的伙伴何绍欣来到索溪峪唐家洲向赵树立汇报,赵树立说:“田波已向我汇报过了,等段时间我把县委班子都带来看一看,你们回去后要好好保护它。”赵树立的话鼓舞了他护洞的决心。

为了护洞,毛金初也曾招来妻子的误解。妻子说:“你三番五次给领导汇报,天天就是洞、洞、洞,谁相信你的屁话,哪一个领导来呀?几个月来你还没做一点事,你跟着那个洞明年要讨米呀!”有一次,护洞回来很晚,且大雨滂沱,妻子任他大喊大叫怎么也不开门。饥寒交迫的毛金初,只好咬紧牙关,往5华里外的岳母家中跑去,想让岳母说服妻子,结果反被岳母狠骂一顿,说他不该弃家去守洞。第二天,毛金初在岳母家身患严重感冒,卧床不起。但他想起洞口无人守护,带病去找民兵毛礼初要求为他代班守洞。

6月26日至7月6日,索溪峪两次山洪暴发,百年不遇的洪水冲走了喻家嘴穿眼洞至吴家峪口河堤7处。毛金初家晒谷场上的300多斤麦子也被冲走,山上未收割回来的400多斤麦穗全部受灾。毛金初心里挂念的却是,上级领导考察黄龙洞的事。

一天,毛金初的外祖父走到他跟前,说:“神仙讲的,这连续几次带来的洪水灾害就是因为锁了黄龙洞口,黄龙不能出去而造成的。龙现在还很着急,若是再不打开洞门就要涨齐天大水,将索水两岸方圆几十里全部淹没,还要他看在百姓造孽的情份上打开洞门。”第二天,他的伯父们也骂他是不管别人死活的狗东西。附近的邻居也来求他打开洞门。毛金初费尽口舌,耐心地向他们作了一番解释后,这场风波才算平息下来。

与黄龙洞共誉


1983年7月,阳光明媚。一个特别振奋人心的喜讯终于传来了。在田波的陪同下,常德师专中文系毕业生187人在校科主任吴雄圃的带领下,沿河而来。当时黄龙洞没有接待室,也没有招待所、商店,毛金初就把他们迎接到自己家里喝茶用餐,全大队男女老少都来帮忙,搬的搬椅子,倒的倒茶。饭后,田波和吴雄圃向大家作出了参观中应注意的事项后,抬着小型发电机前往黄龙洞去了。三溪大队的人们见有100多号人马,抬着机器进了洞口,觉得开发黄龙洞的日子不远了。进洞后,洞内的发电机“嘟嘟嘟”叫了起来,洞内第一盏探照灯亮了。师生们大开眼界,如痴如醉。有的同学抱着石笋亲吻,有的同学情不自禁喊道:“毛营长,谢谢你呀 !为我们找到了这么好看的天下第一洞景!真是世界一绝。”毛金初流下了热泪。

7月中旬,县委书记赵树立率县委副书记、县长高惠庆,副县长严高民、刘文俊、戴春阳、县委常委陈本雄及各部办委负责人一行40多人,在索溪峪主持召开了县委常委扩大会议。赵树立握住毛金初的手说:“毛营长你们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为全人类作了一笔大贡献,你们辛苦了,我代表全县人民感谢你们!”副县长严高明当场表态:“此洞开发是定了,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现在洞门必须认真地加强保护,等待开发。”

9月,时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刘正率省环保、财政、交通等厅局级负责人一行来到索溪峪现场办公,考察了索溪峪西海、十里画廊、水绕四门、宝峰湖、一线天、观音洞、黄龙洞等20多个景点,大家一致认为黄龙洞的规模大、景点全、色彩新、等级高、观赏价值大。刘正当场拍板封闭观音洞,开发黄龙洞,并由省环保部门拿出16万元支持开发黄龙洞。同年10月,慈利县委县政府在索溪峪成立了黄龙洞开发领导小组。同时,毛金初与参加护洞的8位民兵被招聘为临时合同工,毛金初被任命为黄龙洞管理所副所长,负责管理洞内洞外建设。

1984年6月,黄龙洞正式对外开放。

1985年,毛金初因保护黄龙洞被常德市军分区授予二等功。同年5月21日,《光明日报》报道了黄龙洞,称其为“千万把神斧凿就,亿万个神工塑成”,是当今世界上已发现洞穴的“全能冠军”。随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黄龙洞声名远播。1989年,毛金初被任命为黄龙洞管理局政工股股长,1990年被任命为黄龙洞管理局局长助理,2000年8月被任命为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副总经理。2003年,他被吸收为中国地质学会洞穴研究会会员,成为一名全国名副其实的洞穴专家。2004年毛金初受到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接见,并参加陪同尉健行考察了黄龙洞。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