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国核潜艇亮相之旅

李金明

1954年,世界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由美国研制成功。这旋即引起了中央军委及海军方面的极大关注。当时,朝鲜战争的硝烟虽已消散,但是,中美两国的敌对状态并没有消失。中国海岸线长度为1.8万公里,居世界第四位;大陆架面积位居世界第五。而核潜艇这种装备,有海洋的地方,几乎都可以达到,且隐蔽性极强,对我国沿海城市、甚至内陆城市构成了极大威胁。建造自己的核潜艇,成了海军将领最大的心愿。

建造核动力潜艇的下马和上马


1958年5月14日,海军司令员萧劲光、政委苏振华、副司令员罗舜初联名向中央军委报告:在现代条件下,我国海军也应该以火箭、导弹为主要武器。而且建议中央请苏联提供海军新技术援助。在报告中,首次提出了发展军用核动力装置和研制导弹核潜艇的建议。5月27日至7月22日,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总结新中国成立8年来的工作,针对当前形势讨论国防建设问题。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在会上发言,提出经过10到15年时间,海军逐步发展舰船××万吨,在反对外来侵略时,用海上力量阻止敌人,把敌人消灭在海岸、岛屿附近;平时用海军保障和支持国家和平利用海洋生产,将来还要到南极去。但是,有些领导同志持不同意见,甚至批评说这是“大海军主义”。 面对这种情况,参加会议的海军领导苏振华等同志有些紧张,他们担心不能取得会议同意,将要耽搁海军建设进程。

6月21日,毛泽东来到会议上,苏振华和海军的同志都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他。

毛泽东说:“我是始终主张建立一支强大海军的,但要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刘道生的发言,可能急了点,但要保护他的积极性,他主张的数字并不大嘛。打个比方,蒋介石的海军像个蚊子,风一吹就吹跑了。我们要建设强大海军。” 毛泽东的讲话给了海军领导很大的鼓舞。

第二天,毛泽东亲自召集军委扩大会议小组长会议,和大家一起研究、讨论。他频频插话。苏振华特别希望毛泽东对海军工作多作指示。果然,毛泽东微笑着说:“海军提出保卫海防,不让敌人上岸。中国海岸线一万几千公里,都不让上岸,是不是能够办到?可不可以考虑一下,一万公里不让上,有几千公里让他上;上来后好捉活的,不让跑掉。完全不让上,我看靠不住。就是有些地方准备好了让他上来,把他困住,消灭掉。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打法呢?” 毛泽东又说:“几年以后,形势会有变化,将来钢生产出来了,工厂搞起来了,要造什么样的飞机、什么样的军舰呀?”他举目问苏振华:“海军需要多少钢?”

苏振华慎重回答说:“造150条潜艇,大约要30万吨钢。”

毛泽东摇头说:“太少了,可以多搞些。”

彭德怀插话说:“可以再多搞些潜艇。”

黄克诚也兴奋地说:“还可以搞航空母舰。”

苏振华赶紧说:“我们现在如果要出国访问,连一条像样的军舰也没有。将来自己可以造军舰了,太平洋的局势就要改观。”许多元帅、将军都兴致勃勃地发言,热烈支持建设强大的海军。

毛泽东等大家议论了一阵后,说:“军队,特别是海军、空军,现在要赶快抓技术、抓设计、抓科学研究。现在不搞,将来就来不及,赶不上了。5年、10年以后,还可以设想一些新问题。”

苏振华趁势说道:“刘道生副司令员写了个关于海军建设的材料,其中有一些新的提法。”说着,就把材料递交给毛泽东。“核潜艇”这个词,首次进入毛泽东的视线。

海军领导人深深感到毛泽东亲自主持的这次军委扩大会议,对海军建设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是推动海军发展的机遇。6月24日,苏振华和罗舜初邀请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劲夫、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钱学森和一机部、二机部的领导同志开会,向他们通报了海军向党中央建议研制核潜艇的报告。苏振华说:“你们都是专家,请你们来审查,看是不是可行?如果可行,我们代表海军几十万指战员,请求你们支持,支持中国人民实现百年宿愿,建设起强大的海军,使中华民族再也不受外人的欺负!”

科学家和工业部门的同志热情支持海军所提设想和建议,主张着手独立研制核潜艇。

会后,海军向聂荣臻作了报告,聂荣臻再次召集有关同志,听取了海军的详细汇报,并指示海军综合各方面意见,重新修订给中央的请示报告。此后,聂荣臻反复审核海军重新修订的报告,由他署名于6月27日向党中央报告:……我国原子反应堆已开始运转,这就提出了原子能和平利用和原子动力用于国防的问题……为此,曾邀集有关同志进行了研究,根据现有力量,考虑国防需要,本着自力更生的方针,首先设计和制造能够发射导弹的原子潜艇……

周恩来总理一直关注这一工程,在接到报告后第二天,即6月28日便批示:请小平同志审阅后提请中央常委批准。


6月29日,邓小平就在报告上批示:拟同意。他还高兴地特别加注说:是好事!

报告送到了毛泽东案头,他为海军同志有此雄心而高兴,欣然圈阅,批准这一报告。

为了落实毛泽东要求海军赶紧抓科研、抓设计的指示,海军党委提出立即着手组建海军科学技术研究部,得到了中央军委的支持和批准。

毛泽东、周恩来雷厉风行,6月28日,致电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请苏联向中国海军提供舰艇新技术援助。7月21日,苏联驻中国大使尤金向毛泽东转达了赫鲁晓夫和苏共中央主席团关于苏联同中国“建立一支共同潜艇舰队”的建议。毛泽东当即表示说:“首先要明确方针:是我们办,你们帮助?还是只能合办,不合办你们就不给帮助,还是你们强迫我们合办?”7月22日,毛泽东又约见尤金,非常气愤地说:“你们昨天把我气得一宿没有睡觉。”毛泽东要尤金告诉赫鲁晓夫:“你们帮助我们建设海军嘛!你们可以做顾问。为什么要提出所有权各半的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7月31日,赫鲁晓夫秘密访华,毛泽东义正辞严地维护国家主权,拒绝了他提出的无理要求。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倔强的毛泽东,9月8日,赫鲁晓夫专电回答周恩来:同意“在舰艇新技术方面,给予广泛援助”,并邀请中国派代表团赴苏商谈。经中央军委研究,周恩来确定组成以苏振华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专家代表团,去苏联商谈海军技术协定。国家财政虽然十分紧张,仍尽最大可能集中2亿卢布外汇给海军引进先进的舰艇制造技术。苏振华在组团中,努力选调有实际才能的中、青年技术干部参加,以便在谈判过程中,通过“细看、多问、深谈”,尽可能多地掌握新科学技术知识。

从1958年10月底起,中国海军代表团与苏联方面经过3个多月艰苦谈判,就引进常规导弹潜艇、中型鱼雷潜艇、导弹快艇、水翼鱼雷艇和潜对地弹道导弹、舰对舰飞航式导弹及制造特许权等达成协议。关于提供核动力技术等援助的要求,苏方表示还没有准备好提供,实际上是拒绝提供。根据行前党中央确定的适可而止的方针,不作强求。苏振华立即派专人回国汇报协议草案。毛泽东审查了协议草案,圈阅同意。1959年2月4日,苏振华代表中国政府同苏联政府签订了《关于在中国海军制造舰艇方面给予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援助的协定》,人们称之为“二四协定”。

代表团回国后,毛泽东听取苏振华同苏联谈判的艰难经过的汇报,针对赫鲁晓夫的刁难和破坏,毛泽东无比愤慨,掷地有声地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毛泽东的话,很快传达到海军和国家军工和科研部门。

1959年6月,苏联以与美国、英国举行部分禁止核武器会谈为由,单方面决定撕毁合同,并于次年8月,撤走全部专家,带走全部图纸资料,停止供应设备材料。在这紧要关头,毛泽东说:“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

核潜艇的研制设计是从1959年开始的,当时先由海军修造部核潜艇总体组提出了方案,开始设计核潜艇。中苏关系恶化后,苏方援助中止,协议中的水下潜射导弹便不再装运来华。核动力潜艇的心脏——热核反应堆,这项绝密技术的图纸苏联更不给了。这样,几乎所有核潜艇的核心技术,只有靠中国白手起家了。

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进入三年困难时期,大批工程项目下马,核潜艇的研制工作也难以为继。为保证发展尖端技术,1962年11月,成立了以周恩来为主任,罗瑞卿为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几位副总理及一些元帅、大将参加的“专门委员会”,核潜艇也归属到“专门委员会”管辖。

关于核潜艇问题下马的问题,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院长刘华清和政委戴润生专门向聂荣臻做了汇报。刘华清曾在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指挥学院学习过,接触过国外先进的军事技术和装备。他清楚地认识到,核潜艇工程是一项国家战略性工程,他力主从长远考虑,研制工作不宜全部下马。否则,不仅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而且技术队伍也将散失,以后再上马时,困难会更多。周恩来认可了他们的意见。1963年3月,经中央专委批准,决定先集中主要的技术骨干力量,重点对核动力、艇总体等关键项目进行研究,待国民经济有了明显好转时,再全面展开。中央专委还决定,在七院的编制内成立十五所,保留少数核潜艇研究骨干人员,继续从事核动力装置的理论研究和实验,为设计研制核潜艇做技术上的准备。这样,主要技术人员就保留下来了,避免了人才流失。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内经济形势逐步好转。1965年3月,周恩来指示,核潜艇的研制工作重新上马。当时刘华清任六机部副部长,分管科研工作。当时因为国家经济力量还很单薄,军委高层对于核潜艇要不要搞?如何搞?搞什么样的?还是有些争论。有的针对我国经济基础和技术条件的可能性,存在不同看法。有的从作战指导思想出发,对核潜艇在未来作战中的地位和作用有不同认识。后来争论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重申,国防尖端科学技术“要有,要快,要超”。毛泽东一锤定音,之后,核潜艇便一路绿灯,重新上马。


核潜艇的研究,得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在周恩来的具体指导下,聂荣臻专门写了《关于开展研制核动力潜艇的报告》。核潜艇工程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它兼有“两弹”和“两核”的尖端技术,又有水下操作的重大技术难关,研制生产单位涉及几百个研究所和工厂,组织管理涉及国务院各部委、各省市20几个部门。为此,国防科委等领导提出分两步走:第一步先攻克核动力难关,造出攻击型核潜艇(发射鱼雷等常规武器),第二步再突破导弹应用于潜艇水下发射的难关,造出导弹核潜艇。两个技术关键,分开攻关。

核潜艇工程上马后,先是以六机部为主,与二机部共同负责,海军和一机部、四机部参加 ,并成立核潜艇工程联合办公室,归属六机部,由刘华清负责。1967年3月,中央军委确定,核潜艇工程改由国防科委领导,会同国防工办负责抓总。这项工程仍由刘华清分管。后来刘华清离开科委到海军工作 ,核潜艇工程办公室又转属海军。可以讲,刘华清和核潜艇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6年“文革”开始后,由于工厂、科研单位陷于混乱,核潜艇的研制工作面临中断的危险。有的厂、所领导就来北京,要求工程办公室派人去解难。有的同志建议以中央军委名义发一个专门文件,但有的同志怕这样被误解为“以生产压革命”。刘华清和大家反复研究后,决定向聂荣臻提出建议,以中央军委名义发一个关于核潜艇工程特别公函,强调核潜艇工程是毛泽东亲自批准的,对国防建设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任何人不准以任何理由冲击生产、研究现场,不准以任何借口停工、停产,必须按时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

1967年8月,中央军委发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特别公函》。当时各有关部、院主管核潜艇工程的同志以《特别公函》为依据,确实排除了不少干扰,保证了科研任务不致中断。

艰难的建造过程

随着中央军委决定核潜艇工程上马,核潜艇的建造,逐步从理论走向实践。1966年,中国海军奉命开始从秘密研究转向制造核潜艇。这个神秘兮兮的制造摇篮不在沿海海军基地,而是在内陆深处烟波浩渺的500里滇池。

首批核潜艇研制人员集结了各行各业专家共29名,他们手中仅有的资料是两张模糊不清的核潜艇照片以及一件从美国带回来的儿童航模玩具。诚然,中国虽有核反应堆,但如何将它变成潜艇的中枢,却是困难重重。

美国在核反应堆的基础上造核潜艇,用了10年,经历了“常规动力水滴型——核动力常规型——核动力水滴型”三个阶段。苏联更为坎坷,经历了迂回曲折的六个阶段。而中国则要一步到位。

1968年11月,中国的核潜艇建造移师到葫芦岛军港,开始用金属建造。

潜艇外壳使用的涂漆是一种特殊涂料,既可防锈蚀,又可防止海中生物附着,这种涂料当时中国国产的能力较差。为提高潜艇漆的质量,交通部、六机部和海军共同组成协作组进行涂料研究,虽然国产涂料解决了部分问题,但关键技术仍未掌握。所以,不得不通过秘密渠道,穿过敌对国家的封锁,从外国购买。中国最初的14艘常规潜艇是1954——1955年向苏联购进的,其余皆依照苏联的零附件及技术蓝图制造、仿造。苏制潜艇是按照该国海区的气候条件所设计,与中国海区的自然环境条件差别相当大。

舰用钢材是制造潜艇的主要材料,与陆上建筑、车辆及机械等使用的钢材不同,有许多特殊的要求。中国冶金工业部门早期试制成功普通碳素钢,但这种钢材只能用于制造巡逻艇等小型舰艇。高强度的潜用合金钢到了1963年才研制成功。同时,潜艇耐压壳体焊接用的焊条、焊剂也相继试制成功。1967年开始用自制的钢材制造大型潜艇。

不久,中国和苏联在边界爆发了珍宝岛之战,苏联不断发出“外科手术”核打击的恫吓。面对严峻的形势,中央军委发出“边设计边建造”的硬性指令。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在这种情况之下建造核潜艇,困难之多可以想象。

在陆上模式堆建成并准备启动试验的重要阶段,周恩来又主持召开中央专委会议,在听取陆上模式堆研制工作的汇报后,有的同志提出启动前还要认真进行检查。核潜艇总设计师彭士禄说:“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必要再检查了。”周恩来当即严肃批评说:“要听别人的意见,要考虑不同的情况,不能来个不必要。”接着,他又指出:“你们说已经过了设计、设备制造、安装、调试四大关,还有一个试验关。要注意,不要说百分之百都有把握了,就不在乎了,哪一个环节不加以注意,试验都要出问题。要充分准备,一丝不苟,万无一失,一次成功。”在陆上模式堆启动试验过程中,周恩来又两次打电话指示:“不要急,要仔细工作,把工作做好为原则。加强现场检查,越是试验阶段,越要全力以赴。”现场全体人员正是遵照这些指示,细致踏实,认真工作,终于取得了陆上模式堆试验的顺利成功,使中国第一座潜用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首次达到设计满功率。

按照中央专委制定的陆上模式堆达到临界后才安装核潜艇的反应堆,陆上反应堆达到满功率后,核潜艇才下水的技术路线,核潜艇上的反应堆很快在造船厂达到热态临界。此时,中央专委又召开会议,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等中央领导在听取了核潜艇研制工作汇报后及时指示:我们第一次搞,要稳妥一些。要先在码头试验,码头试验好了,再开始航行试验,不要出问题。 试验时间要充分一些,不要急,急了漏洞很多。试验本身就是摸索,要摸清楚,要取得全部必要的数据,要积累经验。

在每个阶段都要把试验工作做好的基础上,第一艘钢壳潜艇在北海舰队某基地开始做“系泊试验”时,竟发生了重大事故——核反应堆主泵泄漏。在试验中,高温高压高剂量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出来。当时正是“政治挂帅”时期,军队推崇的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试验前,研制单位里的所有军代表都向党组织递交了“火线决心书”,请缨赴汤蹈火。事故发生后,军工技师轮番上阵,进入核反应堆舱排除故障。 有个技师冒死进入热态的堆舱10多次。大家齐心合力,终于排除了故障。到1970年12月,核潜艇终于建造完成下水,开始了码头安装,准备试航。

1971年5月31日,核潜艇首航。刘华清主持了领导小组会议。会后,刘华清考察了一些地区,为核潜艇的试航、驻泊技术和阵地设施作准备。之后,以海军首长名义报请周恩来批准试航。1971年6月25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专委会议,听取中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将进行第一次启动的全艇联合试验的汇报。


经周恩来批准后,从8月23日至9月 6日进行了预试,结果表明可以进行试验。1971年12月至1974年,又进行了几个阶段的试航。

1974年8月1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第一艘鱼雷核潜艇命名为“长征一号”,正式编入海军战斗序列,并举行了庄严的军旗授予仪式。从此,人民海军进入了拥有核潜艇的新阶段。它就是北海舰队的“汉”级核动力潜艇。此时距立项之初,已经过去了8年,中国的研制历程比美国缩短了两年。核潜艇研制的一步步进展,不仅为我国的“两弹一星”尖端技术增添了新的门类和内涵,对于威慑超级大国也起了一定作用。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