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幽默的陈赓

尹家民

厕所里叫西餐

陈赓在南昌起义中受了伤,左腿三处中弹,膝盖处的筋断了,胫骨、腓骨都被打折,不能行动。后来他在副官卢冬生的救护下来到香港。他们刚坐到马路边,巡捕就过来用棒子乱打。副官只好搀扶着陈赓往前走,最后实在走不动了,陈赓指指路中间的房子:“你背我到里头去坐坐吧!”

卢冬生拿衣角抹着满脸汗水:“那是厕所!”


“厕所也行。如今只有它对咱们开放。”

他们蹒跚地走进厕所,暂得半个时辰的喘息。汗流尽,肚皮也饿得咕咕直叫。陈赓抬起头,看见不远处有家挂着大招牌的西餐馆,便异想天开地自言自语道:“要有顿西餐吃吃才好。”

卢冬生听见,马上站起来,掏出口袋里的钱数了数,高兴地说:“还够,我去叫!”

不一会儿,戴着白帽子的跑堂托着一份西餐,跟着卢冬生,吹着口哨过来了。到了厕所门口,跑堂的东张西望,问:“用餐的人呢?”

卢冬生认真地指指厕所门:“在里面。”

跑堂以为被愚弄,倏地变脸,掩住鼻子大骂:“赤佬,寻开心!你要砸我们的生意呀?”

陈赓在里面听得哈哈大笑:“冬生,你太老实,我一句话你就去了。你不想想,谁家的西餐肯送到厕所里来!”

“你是女人吗?”

1937年2月,何廷一被派往红军大学学习。不久,红大改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随后,抗大一、二队合编,何廷一被编到了一队,队长是陈赓。初次见面,陈赓就跟何廷一开起了玩笑,语气严肃地问何廷一:“你怕不怕死?”何廷一响亮地说:“报告队长,不怕!”陈赓也不说话,伸出右手往何廷一眼前一晃,何廷一本能地将头往旁边一歪,两眼眨了一下,就见陈赓哈哈大笑起来,说:“还说不怕死,为什么我一举手你就眨眼?”何廷一急忙辩解说:“这怎么能说怕死呢?!”心想这个团长爱开玩笑果然名不虚传。

1943年的一天,陈赓手里拿着一支小口径步枪,当着何廷一等人的面,直夸这枪如何如何精致。何廷一也觉得这枪很漂亮,便向他讨要,陈赓摇了摇头,还半真半假地说一个军人要注意保管好武器。何廷一白了他一眼,趁他不备,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小口径步枪,刷地就往外跑。爱枪如命的陈赓急了,一边叫喊,一边追赶。追来追去,直弄得陈赓一身大汗。回到院里,陈赓要何廷一的警卫员给他打一桶凉水洗澡。冲冷水澡是陈赓多年的习惯,有时在河边,有时在井旁。当警卫员将凉水打到院子里来,何廷一就问陈赓在哪里洗,陈赓说:“就在你这个院子里洗呀。”何廷一忙说:“不行呀,这里还住了一户老百姓。”陈赓大大咧咧地说:“不要紧的。”一边说,一边把自己脱得精光洗起来。何廷一见他这个模样,愈发地急了,灵机一动拿出了“军纪”,说:“你是司令员,《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有一条是‘洗澡避女人,这你总该知道吧?”陈赓听了一乐,满不在乎地反问道:“我的同志哥,一切得从实际出发,不能教条主义地生搬硬套,你好好瞧瞧看,这里有女人吗?你是女人吗?”一句话说得何廷一哭笑不得。

“一锅搅”的杂货汤

陈赓爱开玩笑,却不失风度。国共停战谈判时,他挂了个少将军衔。有次去北平开会,国民党中的黄埔同学见他从头到脚一身土布衣,便送给他一套呢子将军服,他谢绝了。他叮嘱部属:“不要被那些星星杠杠看花了眼,也别见好吃的撑个死,要注意气度。”

执行部请客的时候,陈赓在席上碰到张治中。在黄埔军校时,张治中任学兵团团长,陈赓是他手下的连长。但今日见面,两人却是站在敌对的双方。张治中看着陈赓那身土布衣服,说道:“谈判如果成功,中国就和平统一了。你们的军队装备将可以大大改善。校长一定会这样做的。”

“不会吧?他还会给我们改善装备?”陈赓对蒋介石深有所知,但在朋友面前,还是注意了讲话的分寸。

“一定会的,校长讲了话是算数的!”

“抗日战争时期,我们改编成国民革命军,开始还给点军饷和弹药,以后不仅不给,还派军队打我们。你说和平统一后他会给我们改善装备,老天保佑,但愿如此吧!不过,我不相信!”

正说着,几个美国军官插进来,指着刚端上桌子的面包、沙拉、牛排和黄油汤,夸耀着:“陈将军,我们美国人的饮食怎么样?”

“是不错。”陈赓听出弦外之音,他们无非是想听几句赞赏美国从中调停的功劳。他把面包、沙拉、牛排统统倒进黄油汤盘里,拿起勺子搅了搅,加重语气说:“各位请吧,这不就是你们美国人的吃法吗?”

几个美国军官耸了耸肩膀,他们看出陈赓将军是在讽刺他们“一锅搅”。

“陈赓呀!你还是老脾气、老样子,哈哈……”张治中无可奈何地笑着。

“是啊,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嘛。”陈赓话中有话。

人们望着那锅打旋的杂货汤,嘴上无话,心中却敲开了各自的鼓。

照相机吓坏日本兵

l946年3月,陈赓奉命去太原中心执行小组,接替许光达将军,担任我方代表。

不久,阎锡山出动2万余人,还拉上换上阎军服装的日本兵,大举进犯解放区。当地阎军总司令赵承绶,竟让日军第十四旅团长元泉馨少将代替他在前线指挥,致使铁路交通中断。可是,太原《复兴日报》却造谣说:“18日来远附近之共军集结大军约2万余人,由东西两山夹击来远、盘陀间之国军守兵……”

太原中心执行小组火药味十足。阎、蒋方代表,一蹦三尺高,甚嚣尘上。陈赓的回答是:“调查!现场调查!”

3月23日,太原小组人员乘火车前往来远,命令阎军立即停火。

阎军想吓住执行小组实地勘察,连夜密布地雷。第二天天一亮,执行小组就从来远出发,向西南方向南山头走去。接近阎军阵地的时候,“轰隆”一声巨响,走在陈赓前面的作战科长王亭兰和其他两人倒在血泊中。

被激怒了的陈赓,顾不得刚才爆炸的地雷,顺着王亭兰走过的路继续往前走。当他爬到山坡上,就看见一群日军向八路军南山头阵地进攻。陈赓挥动着手中的军调处执行部的旗帜,大喊:“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敢开枪!”

连国民党方面的代表邹陆夫也急了,上前制止。

可是,前面的日军尚未停止射击,后面的阎、日军竟偷偷跟在执行小组后面,抢占了我军南山头阵地。机关枪像爆豆子一样从侧翼响了起来。陈赓转过身去,微微跛着脚,沿着充满难闻的火药味的山坡跑。后面的人在喊:“危险!”他看见一个粗脖子的日本兵正撅着屁股在那里放枪,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日本兵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懵了,把枪抱到怀里,哇哇乱叫。

陈赓气得大骂,突然取出挎包里的照相机,对准日本兵,咔嚓咔嚓按了好几下快门。日本兵吓得瑟瑟发抖,不知道眼前是什么人。陈赓又拽住他的衣领,狠命把他拖到路上。

这个日本兵成了阎军留用日军向八路军进犯的铁证。

后来,陈赓提起这件事,自己也忍俊不禁:“那个日本兵给吓傻了。看见我把照相机对准他,脸刷地煞白,腿肚子直打哆嗦。其实,我的照相机里根本没有胶卷。有胶卷也没法照,那是同志们让我带到太原去修理,是个坏的。”

破除迷信,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1949年12月27日,第四兵团继续向广西、云南开进。司令部人员坐上了西江的大木船。正是枯水期,船底在淤泥上发出沙沙声,泥水撞击着昂起的船头,发出沉闷的声响。这时,一位参谋慌里慌张地钻进船舱,朝陈赓努努嘴,指指坐在船头的领江人。领江人打着赤膊赤脚,腰间系条红布带,头上扎了红头巾,正在船头点燃一炉香,又焚起黄纸钱,眼睛半开半闭,朝山崖拐弯处的一座小庙膜拜。陈赓瞄了一眼,又专心去听收声机。参谋神秘地问:“司令员,你怎不去管一管?”

“管什么?”

“他迷信!”

陈赓用手掌摸了一下脸上的胡子茬,不在意地笑了一下。

“你看你看,他还抽鸦片!”参谋越说越起劲,爬起身来。“咱们这是军用船,进行南征,我去教育教育他!”

“你回来!”陈赓一把拽住参谋的胳膊,不无挖苦地说:“你别这么革命好不好?你不迷信,还信仰马列主义,你能去领水吗?你不让他抽鸦片,他就像生大病一样,搁了浅,翻了船,你负责?戒鸦片,破除迷信,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这要经过很长时期的教育工作。以后进了城,这类事更多。”

陈赓的一番“连珠炮”把这个参谋逗笑了。


好菜全没了

陈赓率部来到广西贵县,副司令员兼四十五军军长陈伯钧出来迎接。他负过伤的左腿一拐一横的,也是有名的乐天派。见了陈赓,两个“陈瘸子”笑声不断。

“伯钧同志,”陈赓和他很熟,故意大声嚷嚷,“你给我准备的房子在哪里呀?”

“你放心好了,你来了我还敢住好房子吗?最好的房子留给你住!”

“我不信!我就住你这个司令部,你搬走吧!”

“司令员,你看你……”陈伯钧无可奈何,只好差人收拾东西。

陈赓的副手郭天民副司令员纳闷,捅了陈赓一下:“你这个人真怪,给留的房子不去住,怎么叫人家搬走呢?”

陈赓附在郭天民耳边说:“你不知道,他这个人是个实心眼。他是真心实意地让我们住好房子。你看这里是客店,他们怎么能在这里办公呢?咱们是过路的,住在这儿就可以。让他们住在客店太不像话。”

这一解释,郭天民笑了,忙着去帮陈伯钧往外搬东西。

陈伯钧边走边笑:“哎呀司令员,你可真不好办!给你好房子你不住,偏要住差房子!这样吧,明天我请你吃顿饭。”

“一言为定!”陈赓说,“要请可不能请我一个人!”

“那当然。”陈伯钧朝周围的人画了个圈,“你们都去!”

第二天,陈赓带着几个参谋早早来到军部食堂。他先到厨房,问厨师:“你们军长请我们吃饭,有什么好菜呀?”

厨师忙着向这位著名将领、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介绍着:纸包鸡、果子狸、桂花鱼……“我们先尝尝!”陈赓挤挤眼,几个参谋围上来。

“这……”参谋们有些为难。

“别‘这了,快吃快吃,凉了就不香了。”陈赓瞅着门口督促着。

不一会儿,杯盘狼藉。等陈伯钧一进门,陈赓他们早已擦净油嘴,正襟危坐。桌上只剩几盘素菜。陈赓故作吃惊:“陈伯钧,就这菜请客呀?”

陈伯钧摇晃着身子,得意地说:“你别着急,还有好菜嘛!”可是,服务员送来的菜一盘接一盘,没有一个中意的。陈伯钧急了,跑到厨房去探问。不一会儿笑眯眯地拍着两手回来了:“司令员,我请你客,你怎么不在桌子上吃。跑到厨房去把我的好菜都吃了呢?”

陈赓压低嗓音说:“好呀,你以请我为名,把好菜都留着自己吃……这算什么?”

“哎呀司令员,你把好菜都吃了!”

“没的事,哪有司令员跑到厨房去偷吃的,这次不算啊,不算不算!”

“明天再请!明天再请!”陈伯钧笑着摇头。

“说好,再请还是我们这些人,不许少啊!”

在一阵哈哈大笑中,两人愉快地分了手。

无论是在血风腥雨的白色恐怖下,还是在枪林弹雨的战争中,陈赓一直机智幽默,乐观豁达,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不畏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气质。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