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无影灯下谱华章

杨 逍

有一位老人,他年近古稀,仍然每天战斗在无影灯下长达10小时;他做过的2万台肝胆胰手术无一事故;他笔耕不辍,著述达到1140多万字。他就是湖南省人民医院名誉院长、湖南省肝胆医院院长吴金术教授。吴金术同时兼任湖南省医学会副会长、湖南省医学会肝胆外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吴金术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先后被授予“全国卫生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全国百名优秀医生”、“全国省级医院十佳医生”、“湖南省优秀专业技术工作者”、“湖南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无心插柳入杏林

也许命中注定吴金术此生与医学有缘。1940年2月,吴金术出生在江西省丰城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炮火中出生的吴金术身体赢弱,经常腹泻的他甚至使父亲怀疑他会夭折。有一天,父亲听说有个食疗偏方能治疗腹泻,就想试试。没想到这一试还真给治好了。从此,父母亲就对医学产生了朴素的好感。加之在躲避日军的途中到处是疫病,死人就躺在街上。吴金术的父母打算将儿子培养成一名医生。可是,随着吴金术一天天长大,他自己却没有做医生的打算。他制作的航模常常让人赞叹不已,就连历史课本也几乎过目不忘,所以,当其他同学忙着备考时,他却在公园玩耍。

参加1957年高考后,吴金术报考了南京航空学院。可吴金术等来的录取通知书,不是南京航空学院,而是湖南医学院。与吴金术的失望与不解相反,父母亲却很高兴。原来是吴金术的母亲把吴金术的3个志愿统统改成了湖南医学院。从此,吴金术步入了湘雅这座医学殿堂。

对每个人来说,大学生活带给我们的是一生的影响,吴金术也一样。在湖南医学院就读的5年,给了他一生的影响。那个时代,每天背诵“老三篇”是固定的功课,白求恩对医术的精益求精、张思德的全心全意、愚公的锲而不舍,这一切都给了年轻的吴金术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大学时代,留给吴金术最深记忆的还有无数艰苦的劳动锻炼。他跟同学们一起推“土火车”,吃的是红薯稀饭,穿的是被汗水、雨水湿透的衣服,忍着无尽的疲惫,修的却是沟通南北交通的大动脉京广复线;他去过大通湖农场参加春耕插秧,走的是泥泞田埂,趟的是三尺深的湖水,穿的是茅草蓑衣,插的却是春天的希望;他到过湘西的八大公山歼灭流感治疗水肿,蹲在火坑边,睡在牛棚里,吃的是辣椒盐巴,身上长满虱子,歼灭的却是流感水肿。

这些苦,这些累,让他懂得:努力学好技术,为人民解除疾苦,到党和人民需要的地方去尽自己的一分力。

仁心医术扬美名

1962年,吴金术结束了在湖南医学院的学习,被分配到湘西自治州卫生学校教解剖和外科学,同时在州医院上班,管了18张床。他常常是下了课上手术台,下7手术台上讲台,一人完成两人的工作。

当时,湘西自治州老百姓缺医少药,常常跋山涉水才能到医院。吴金术痛感这里太需要医生了,尤其是缺少高水平的医生。医院条件不好,苍蝇又多,吴金术就在蚊帐里面给病人做手术:没有实验室,他把地下室改成实验室:没有无影灯,他找来一台报废的四孔灯;没有手术器械,他将一些锈迹斑斑的钳子经过擦洗后就派上了用场;没有实验动物,他常常星期天去屠宰场,在动物身上做实验或取出猪的肝脏进行解剖,一蹲就是10多个小时。

1g73年,为了抢救一名在湘西修建枝柳铁路被岩石砸入颅内的民工,吴金术傍晚坐车80多公里,黑夜里漂滩15公里,又步行了9公里,终于在黎明时分赶到受伤民工点。在煤汽灯下,吴金术就给病人开颅取出碗口大的石块,救治了这个病人。手术一结束,他就踏上了返家的路程。

一次,一位来自保靖县的渔民被4个儿子抬到医院。吴金术上前一检查,发现他髂窝和背臀部肿胀得吓人,腿都伸不直。吴金术二话没说,就立即动手术。经过精心治疗,一个月后,痊愈的渔民没说一个“谢”字就走了。两个月后,这位不善言辞的渔民却突然出现在医院门口,“吴医生,吃鱼去!”吴金术也没多想,就跟着去了。踩了很久的竹筏,吴金术跟老汉来到他崖上的家,只见一家人欢天喜地地争相把3只新鲜甲鱼烤熟了递到吴金术的面前。在湘西,像老渔民这样对吴金术深深感激的老百姓还有很多。

乡亲们的真情深深感动了吴金术,吴金术决心尽一切去奉献和回馈给这些可爱的乡亲。

在湘西的日子,他丝毫没有任何架子,经常不辞辛劳,步行数十里出诊。有一次,在古丈县的一个山坡上,正要上山的吴金术和正下山的大蟒蛇狭路相逢了。无路可走的吴金术搬起大石头照准蛇头狠狠砸去,大蟒蛇顿时就晕了。毫无经验的吴金术想把蟒蛇提一下。突然蟒蛇又活了,一丈多长碗口粗的蟒蛇将吴金术紧紧缠住,要不是乡亲们赶来救了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在湘西工作的13年,锻炼了吴金术的体魄,提高了他的医疗水平,同时孕育了他的仁心医德。他在这里受到老百姓的衷心爱戴,与当地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1980年,刚刚返回湖南省人民医院工作的吴金术舍弃了与父母妻儿相守之乐,毅然响应国家号召,参加了国家援外医疗队,前往条件更加艰苦的塞拉利昂。

两年多的时间里,他时刻以维护国家荣誉为出发点,克服当地艰苦的医疗条件,夜以继日地工作,从国家元首到普通人、农奴,他做了2000多台手术。

有一位叫夏克·卡玛拉的病人,身患阴囊橡皮肿、睾丸鞘膜积液、双侧腹股沟斜疝33年,他的阴囊直径达60厘米。阴囊底接近地面,他先后去过英、美等11个国家医疗队,都认为是不治之症。经过反复的诊察,吴金术给他制订了7种手术方案。征得医疗队和大使馆的同意后,吴金术忍着患者阴囊皮肤恶臭,把位于阴囊内的肠子重新返回腹部,终于克服了种种困难,成功地完成了手术,解除了夏克·卡玛拉33年的疾患。

此后,每当大使馆举行各种招待会,都邀请吴金术参加。会上,大使向各国使节介绍:“这就是给夏克·卡玛拉治病的中国专家吴金术博士。”吴金术不仅是医疗队的专家,还是医疗队的食堂管理员。每当他到各地采购食品,当地的居民只要一看到吴金术的汽车,就挥动双手,白色的眼睛、黑色的皮肤、黄色的手掌,正像一束束鲜花向他挥舞,口里还喊:“Chlnese!Chlnese!”此情此景,让吴金术倍感骄傲和自豪。

在援外的火线上,让吴金术感到更为骄傲自豪的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吴金术的眼里,每一个生命都应该珍视,都应该尽一切努力去挽救。

1996年,一位患多囊肝的病人走遍南北各大医院后抱着一丝希望住进了湖南省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吴金术询问其病史后仔细检查,发现他的肝下叶缘已平耻骨联合,呼吸每分钟36次,生命垂危。患者年近花甲的母亲带着儿媳、孙子齐跪在吴金术的面前,希望能尽最大的努力救救他。吴金术经反复思考,最

后还是决定手术并获得成功,患者就是曾6次获“中国摄影怪杰金奖”的张小林。

来自广东的年近古稀的病人谭松晚曾经多方救治不愈,在这里,吴金术医生一刀为他摘掉了须臾不离身的瘘管,解除了多年的磨难,老人塞给他一个红包,并三番五次诚挚地请求收下她的这份心意。然而,吴金术还是通过护士长把红包退给了老人。香港一位患胆道疾病的凌先生慕名带来3万元求医,最后痊愈只花了8D00元,他硬是要送1万元给吴金术,也被谢绝。

像退红包这样的事连吴金术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次。面对患者感激的眼神,吴金术总是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啊!”

勇攀科研高峰

“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这是一名医生的严谨态度,也是吴金术做人的准则。

20世纪80年代初期,国内的肝胆管结石病的再手术率达72%,许多病人手术多次,最多的达19次,却仍然死于无影灯下。面对这种情况,从不服输的吴金术想,外国人诊治不好的病,难道中国就一定没有办法吗?当时医院没有实验室,也没有经费,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他查阅了外语文献30多万字,经常步行或骑车30多公里,去乡下学屠宰,先后宰杀猪30多头,解剖了30多副猪肝,终于找到了入肝的8种途径和1—3级肝管切开的12字技术。他将病房的阳台作为做实验的猪场,大年三十晚、正月初一都守护着猪场,到食堂捡剩饭残菜作猪食,护士成了穿刺猪血管的能手,吴金术也经常猪屎满面,就这样在猪栏里诞生了肝胆管盆式内引流术。为了掌握国外肝胆外科治疗的最新动态,他在短短的几个月里翻译了3万字的英文资料,并先后到沪、川、宁、鄂等地向著名肝胆外科专家请教。一天,他从外文资料中看到微创外科是世界外科发展的趋势,具有开口小、出血少、病人恢复快等优点,他就组织全科医护人员凑钱引进德国爱克曼电视腹腔镜。他用黄豆做试验品,眼看荧光屏,手持器械,脚踩开关去捡装在小玻璃瓶内的黄豆,练就了准确无误操作腹腔镜的本领。

书上没有记载的手术,他就通过自己解剖去摸索。有人质疑他,也有人非议他,说他要切开肝管取结石的办法是行不通的,可是吴金术凭着对真理的执着追求,于1983年6月,采用右肋缘下切口成功地为一名3次胆道手术失败患者叶某实施了全国首例肝胆管盆式内引流术,顺利闯过了血管密布的肝门难关。这种手术方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在肝外取石的手术方式,再次手术率仅为1.7%,较传统手术降低70.3‰被称为“吴氏手术式”,全国各地竞相采用推广。

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吴金术因为牵挂危重病人,无法在身患癌症的老母亲床前多说一会儿话。为了摸索肝胆管盆式内引流术,为了救助更多的苦难病人,他一心扑在无影灯下,家里的大小杂事全部落在妻子一人肩上。

如今,由于吴金术的无私奉献和苦心经营,1988年成立的肝胆外科已经从当初的3张床位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肝胆科室,建成了世界级的肝胆医院。湖南省肝胆医院的学术厅里一面面锦旗,一块块镜匾,多得挂不下。有一位病人在镜匾上称赞吴金术是“金术神刀,肝胆相照”。怀着满腔热情,凭着一手精湛的技术,吴金术将无数条挣扎死亡边缘的生命从死亡之神手中夺回来。他为患者手术取出最重的结石是565克,最多的是6952颗,其中一颗最大的是165克。他收治的病人遍及全国各地,所诊患者中年龄最大的102岁,年龄最小的出生仅2小时。

20年来,吴金术先后获得7项省级科研成果奖,8项国家专利发明,许多项目达到国家和世界先进水平。

2006年,一个美国医学代表团参观了肝胆科,看了吴金术的手术录像带后,他们竖起大拇指交口赞誉道:“吴金术是一位伟大的医生。”

用科研手段占领临床前沿,开拓新的领域,从一个高峰到另一个高峰。吴金术在从事临床医疗、教学、科研工作的47年中,施行各种手术3万余例,并把每一个手术当艺术珍品。他把自己的手术病例进行拍摄,把每个手术进行详细讲解总结,主编了《肝胆管结石并狭窄诊疗新进展》、《吴金术肝胆胰外科》、《我的四十年外科经验与教训》等近10部专著。这些专著受到了出版社的高度评价,同时,受到广大医生的热烈追捧。

在肝胆手术专家的眼中,能把肝胆手术做好,做得漂亮,做得不血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如今,69岁的吴金术眼不花手不抖,刀法如游丝,皮开不见血。

吴金术在肝胆外科领域的技术突破在国内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以他为核心的湖南省肝胆医院创办了国家级专业期刊《肝胆胰临床外科》,举办了3届国际肝胆学术研讨会和18期学习班,代表来自全国28个省市,学员达3。00人。

虽然,吴金术年近七旬,但是他丝毫没有功成名就的骄傲和满足,不但每天坚持做四五台手术,而且还坚持每天写作3000字论文和书籍文稿。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勤勉?他在爽朗的笑声中告诉我们:“我的知识和技术是人民赋予的,是应该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的。我已经把写作当成自己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把共享这些知识和技术当成实现自身价值的需要。”如今,吴金术先后多次应邀去全国400家医院会诊、讲学,他对知识和最新科研技术从来是坦诚相告。兄弟医院的同道们都说:“吴金术是中国的。”

培养人才不放羊

自己成功了,吴金术不忘培养人才,他深知肝胆医学的发展壮大离不开人才的不断成长。

吴金术是团队的领军人物。他不仅是肝胆医院的创始人,还一直用不懈的努力和对梦想的追求,推动着整个团队阔步前进。吴金术一边医治病人,一边指导年轻人,他指导的博士和硕士纷纷走上工作岗位,为病人做出新的贡献。吴金术一方面给年轻医生创造大量的实践机会,给他们处方权,给他们大量上手术台的机会。吴金术对事业充满激情,对人民无限关爱,他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肝胆外科专业技术人才,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为了提高医疗护理质量,吴金术创建了湖南省最大的ICU(重症监护)病房,建立了“层层把关,责任到人”的质量管理制度,问题出在哪个环节,责任就到哪个环节,遇到危重病人坚持集体会诊,出错的医生会被取消处方权等等,有效地遏制了医疗事故的发生率。另外,肝胆医院还在吴金术的倡导下提高了医疗的透明度,对于手术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手术的风险和费用等都坚持事先向患者家属沟通,甚至允许危重患者家属进入手术室参观。

2007年,吴金术被评为湖南省优秀专家,湖南省委、省人民政府给他奖励了6万元。吴金术为了鼓励年轻人勇于进行科技创新,他将6万元毫不犹豫地捐献给了医院,和医院共同出资建立了金术科研奖励基金,专门奖励在医疗科研方面做出成绩的青年医务人员。医院兴旺发达和事业后继有人才是吴金术无悔的追求。

很多病人说,吴金术就如同黑夜里的一颗星,一盏灯,为患者带去生存的希望,照亮了患者的生命。

吴金术德医双馨,书写了新时代的医道尊严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