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陈赓在云南

李继红 解 菲

陈赓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显赫的战功以及传奇的一生,在国内外广为流传。云南省解放后,他担任第一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在其人生履历表上又写下了令世人瞩目的一页。

挥师战滇南

陈赓,1903年2月27日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县。192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5月,陈赓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成为“黄埔三杰”之一。1926年秋,前往苏联学习。1927年回国后,参加了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四方面军十二师团长、师长,红军步兵学校校长,红军干部团团长,陕甘支队第十三大队队长,红一军团第一师师长。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太岳军区太岳纵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

斗转星移,时隔15年之后,陈赓再次踏上云南的土地,他指挥二野第四兵团在祖国大陆上进行最后追歼战——滇南战役。

1949年12月下旬,根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阻止敌退入越南、缅甸的指示,二野首长刘伯承、邓小平指示陈赓率第四兵团和四野第三十八军的两个师提前进军云南。

12月24日,二野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陈赓在南宁召开团以上干部作战会议,从战争实际出发,部署了滇南追歼战。首先,他从解放云南,建设国防的长远利益出发来确定战役方针。根据刘伯承、邓小平“歼灭汤尧于国门之内”的命令,他认为作战方针应该是“关门打狗”,“只要关死国门,胜利就取得大半”,同时也要防备狗急跳墙。其次,他从全国战略形势出发,确定了用兵原则。敌人大势已失,残敌溃不成军,将难决策,士无斗志。解放军乃胜利之师,人心所向,斗志倍增,完全可能以一当百,以少胜多。其三,他从四兵团的现状和长远任务出发,确定了兵力分配原则。四兵团的任务一是消灭云南境内残敌,二是准备接管和经营云南全省,二者必须同步进行。他分析四兵团已转战江南半年多,未经休整,干部战士体力严重下降,装备急待补充。他以第十三军的一部、滇桂黔边区纵队、起义部队和四野配属的两个师实施滇南战役,兵团主力进行休整,做好入滇准备。其四,他从滇南的自然条件出发,决定改进指挥程序和方式方法。滇南地处亚热带山地,山高林密,路少河多,交通不便,人烟稀少,通讯联络和后勤保障十分困难。据此,他要求兵团一级指挥,只是在行进速度、隐蔽企图和断敌逃路问题上抓几个大的环节;要求各路前线军、师、团的指挥员,勇于对战争负责,勇于独立作战,要在“关门”二字发挥一切智力和体力。其五,他从云南的特定社会情况和参战部队的结构出发,强调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对敌。他指出,这次作战地区不同,多民族聚居,又处于边疆地带,将给部队带来新的困难。友邻部队也不同于以往,有四野的部队,有边纵的游击队,还有刚刚起义的卢汉部队。他要求部队严格执行政策纪律,尊重地方党组织,搞好军民和友邻之间的团结,圆满完成任务。

鉴于汤尧部已集结于蒙自、个旧、建水一带,敌先头部队距中越边境只有两天行程,陈赓认为最迫切的是同敌人抢时间。据此,对滇南战役作了具体部署:电令在百色集结的归四兵团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第三十八军一一四师、一五一师组成南路部队,于12月27日出发,在边纵第一支队配合下,袭击河口、屏边、金平,断敌逃往越南的陆路通道;令刚刚到达南宁附近的四兵团第十三军立即组织4个轻装团,为中路军,于1950年1月1日由南宁出发,由边纵第四支队、十支队配合,抢占蒙自机场,断敌空中逃路,尔后,在友邻部队协同下,歼灭汤尧兵团于滇南地区以边纵部队和声汉起义部队各一部为北路部队,由昆明南下,阻击西逃之敌,配合主力作战;四兵团第十四军和十五军作为预备队,由滇东和滇东北进入云南。

滇南战役开始后,陈赓根据战役的进展,指挥各部敢于以少胜多,实施迂回包围,堵截逃敌。滇南战役历时55个昼夜,经过大小29次战斗,于1950年2月19日结束,敌人除极少数逃出国境外,3.2万人被歼,生俘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汤尧和第八军军长曹天戈等13名高级将领。滇南战役的胜利,粉碎了云南境内敌军企图垂死挣扎和逃往国外的阴谋,解放了云南各族人民,为保卫祖国西南边疆,巩固国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滇南战役刚结束,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陈赓又指挥所部协同兄弟部队,发起西昌战役。西昌战役历时28天,共歼敌1万余人,解放了西昌等19座县城。其中,四兵团歼敌8000余人。西昌战役是四兵团进军西南参加的最后一个大的战役,彻底消灭了蒋介石最后一张“王牌”胡宗南的残余部队,粉碎敌人妄想在大陆展开“游击战争”,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迷梦。

“团结第一,工作第二”

为了更好地担负起治理云南的各项工作,陈赓非常重视对四兵团干部战士的教育,他根据云南省情,几乎在每个场合都要讲云南是多民族地区,又是省主席率部起义的省份,一定要把团结放在首位,决不能以解放者自居,坚决不能把自己的意志、作风和生活习惯强加于人。就参战部队而言,有四野部队,有云南地方党和根据地的政府和人民,有一直坚持云南游击战争的边纵,还有卢汉将军的起义部队,各有所长,要虚心学习。他要求四兵团要挑重担子在先,吃苦耐劳在先,不准争功、争名、争利……教育四兵团部队进入云南后要搞好团结会师。

1950年1月4日,陈赓在南宁主持召开了兵团党委扩大会议。在会议的总结报告中,陈赓着重谈到部队加强团结的问题。他说:今后进入云南团结的面宽了,不但要与地方党、地方人民武装及兄弟兵团团结好,并且还要团结起义部队。他说,云南地方党、地方武装有很大成绩,解放了几十个县。进入云南,不能随便批评,如有意见可向上级反映,以真正的同志的态度善意地提出。如果在团结上发生问题,责任就在我们,不在地方。

2月4日,向云南进军途中,陈赓指示四兵团政治部副主任胡荣贵,向兵团直属队干部作了进驻昆明的政治动员报告,要求大家学习好党的方针政策,特别是统战政策。2月6日,四兵团、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及滇桂黔边区党委负责人在贵州安龙举行会议。会议根据中央的指示,决定成立中共云南省委,并表示坚决贯彻中央“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方针。陈赓在会上发表了讲话,他说地下党、边纵,一个是当地干部(指在云南工作的),一个是外来干部(指在桂滇边工作的),你们是第一次会师,我们是第二次会师了(指四兵团与滇桂黔边区党委、边纵会师)。双方遇到矛盾怎么办?各自做自我批评,不要埋怨哪一方。

2月20日,陈赓、宋任穷、周保中等领导率领四兵团,与滇桂黔边区纵队及西南服务团一部进入昆明

市区,受到10多万群众的夹道欢迎。2月22日,昆明各界10万余人在拓东运动场召开了盛大的迎军大会。陈赓在会上说:云南的解放是由于中国共产党、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范围内的伟大胜利,云南人民和中共云南地方组织所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的长期奋斗,卢汉将军及其部属的起义,才有今天这样的胜利。现在云南全境有组织的公开的敌人武装已经歼灭,和平建设时期已经到来,我们要为建设新云南、新中国而奋斗。他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建立革命秩序,彻底肃清特务土匪,恢复和发展生产,开展文化教育工作。

陈赓身体力行,既尊重地下党干部,又注意团结起义的卢汉及其部属,堪称团结的模范。入滇前,陈赓派王启明为代表与卢汉谈判进城事宜,双方在拟定标语、口号时,对方提出要打“欢迎卢汉将军起义”的口号,陈赓说:“对工作有利就要,对团结有利就喊!”他果断地决定:“要这个口号。”后来,当卢汉在欢迎大会上听到“欢迎卢汉将军起义”口号时,顿时喜形于色。事实证明,陈赓的决定是正确的。解放军正式进入昆明后,卢汉在五华山宴请四兵团将领。席间,工人、学生代表争着请陈赓、宋任穷题词或签名留念。陈赓看到他们把卢汉冷落在一旁,就亲自过去请卢汉也给青年人题词留念。宴会上,当陈赓听到有人反映起义部队的某个问题时,马上制止,指出所反映的问题妨碍团结,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要说。他常告诫兵团机关人员,听到有关历史的“旧怨”,只能劝之以大局为重,不能传,更不能充当历史是非的仲裁者。

他十分尊重地下党干部。部队进入昆明后,陈赓在拓东路皇后饭店办公。省委委员、原云南地下省工委书记郑伯克穿了西服去找陈赓,被挡在门外,无论怎样解释,门口的警卫战士仍不让他进去。陈赓知道此事后,狠狠地批评了门口的警卫战士,并送给郑伯克一套军服。他说,你穿这个就可以随时进出我们这个地方了。

接管建政为人民

2月24日,中共云南省委在昆明召开了全省地师以上干部会议。在这次会上,中共云南省委正式成立,宋任穷任第一书记,陈赓任第二书记。会上。陈赓庄严宣布:解放军和云南人民、云南的党会师了,云南从今天起已完全获得解放了。

解放军进驻昆明后,于3月4日成立了由陈赓任主任的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担负接管国民政府在云南的党政军警宪机关、没收官僚资本工商企业、维护革命秩序、筹建人民政权等项任务。在当天召开的有军管会干部和卢汉等临时军政委员会处长以上人员参加的会议上,陈赓说明了军管会成立的意义,号召大家破除成见,加强团结,各尽所能,共同完成任务。他勉励起义人员要敢于说话,敢于工作,敢于负责,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陈赓特别注意对于接管人员和进城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多次提醒他们戒骄戒躁,谦虚谨慎,虚心团结各阶层人士和广大群众一道工作。3月6日,军管会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接管干部和被接管机关股长以上人员。陈赓在会上启发与会人员,阐述接管的道理,今天的接管是为了中国的统一,为了云南人民的建设事业。办理移交是移交给国家,移交给人民。原来的工作人员,不只是移交,还要以诚恳的态度共同努力协助接管,做到一个螺丝钉都不浪费,使国家减少走上建设道路后的困难。他宣布,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解放军不谋私利,我们共产党人和解放军干部,除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没有其他的打算。我相信在一个时期以后,就会团结得像一个和睦的家庭一样。他要求解放军派出参加接管的干部不要有对人民恩赐的观念,不是站在人民的头上,要尊重党外人士,遇事要协商,态度要谦虚,不要自以为是,不要以胜利者自居,不要被进入云南后广大群众欢迎的掌声冲昏了头脑。他针对原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怕失业的思想说:请大家放心,虽然刚刚胜利,困难重重,在目前我们要3个人的饭5个人吃,渡过暂时的困难。他说,只要大家思想一致,团结一致,一切困难都能克服。陈赓这些语重心长的话,在全体接管人员和指战员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得军事接管工作能够顺利地迅速地开展起来。

在3月7日军管会召集1570名昆明市工人代表召开的座谈会上,陈赓与宋任穷到会讲话,希望全体工人协助军管会完成接管工作,维护治安,恢复和发展生产,要求达到“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繁荣经济,发展生产。

从此,军管会相继颁布命令,宣布人民币为唯一合法货币,禁止金银外币和其他货币流通;解散国民党等反动党团组织;开始在全省征收公粮;派出军代表接管全省各级政府机关等。在陈赓的领导下,云南省的接管工作既有条不紊,又进展迅速。经过50天努力,军管会接管了云南省地方和国民党中央系统的军、政、警、财政、金融企业139个,接收各类军政公教人员5.5万人,随卢汉起义的第七十四军、九十三军分别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暂编第十二军、十三军。6月底,接管工作全部完成。

3月10日,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成立了以陈赓为主席的云南省人民政府。之后,经省委批准,成立12个行政专员公署、1个省辖市人民政府(昆明)、130个县级建制。

在陈赓等的领导下,短时间内,云南在6个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通过征收公粮、整顿税收,发行公债,打击银元贩子和粮食投机商的非法活动,恢复生产和交通秩序,加强了财经工作,保证了各方人员的生活必需;大力恢复交通运输业,整顿了原国民党党政系统在昆明的14个运输单位,通车公路里程增加1倍多,可行驶公营汽车数增加了3倍多;通过接管原省市教育机构,保证学校迅速开学,对报社、通讯社、书局、广播电台、图书馆进行整顿和初步改造,对公园、名胜古迹严格保护,建立管理制度等,发展了文教事业;接管原卫生行政机构,整顿原公立医院、诊所和医药学校,大力开展了防病治病工作;完成了各级人民政府的筹建工作。从5月开始,各地陆续召开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审议军管会关于接管工作的报告,正式建立人民政府。

统战工作的模范

云南是全国解放较晚的省份,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较多。对起义投诚人员的团结教育改造工作,是统一战线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昆明市军管会不完全统计,云南起义和投诚官兵、职员达10万余人。

在全省地师以上干部会议上,省委决定以统一战线工作为中心,团结改造起义的军政人员和公教人员。云南省军区成立的当天就发出了《关于改造云南起义部队的工作指示》(草案)。4月9日,云南军区派出两个军事代表团到起义部队开展工作。陈赓亲自向起义军官作专题报告,帮助他们提高认识。当陈赓得知随卢汉起义的一些军官思想有顾虑时,十分重视,立即派人代表他去看望龙泽汇、余建勋、谢崇文等将级军

官,征求他们的意见,向他们了解起义部队的现状、给养和经费等情况。随后他亲自出面在昆明乐乡大酒家宴请起义部队团以上军官,并当场宣布:对起义人员过去的事不予追究;起义部队的待遇与人民解放军相同;一切供应由兵团后勤部负责,今后不许再向当地政府摊派粮款;关于起义部队的改编,待请示西南军区,还要同卢汉将军协商,请他们放心,共产党、人民解放军说话是算数的。他的讲话,打消了包括卢汉等高级军官在内的起义军官的思想顾虑,稳定了他们的情绪。

陈赓像一块磁铁,风趣幽默,能够团结大多数人一起革命。部队入城后,由于指战员对国民党军队的仇恨很深,双方的摩擦时有发生。一天,几个年轻的士兵又与卢汉部下闹起了别扭。陈赓闻讯,急忙赶来对战士说:“要善待人家起义战士。现在是一家人了,要注意搞好团结。”一个战士不以为然,“可他们为蒋介石卖过命。”“卖过命又怎么啦?我陈赓也为蒋介石干过,还是蒋介石的救命恩人呢。”“我当年救老蒋,是为了革命,现在打老蒋,也是为了革命,革命有先后,要同等对待嘛。”陈赓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战士,使战士们深受感动。陈赓的表率作用,极大地促进了入滇部队与起义部队的团结,促进了卢汉起义部队的顺利改造。

陈赓十分重视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解放军进昆明后不久,他专程到昆明近日楼旁的一家私人诊所,看望在此坐诊的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大学牙科学院的博士郭乃权。几天后,陈赓专门邀请郭乃权、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妇产科专家陈光璧和眼科医学博士邹子度、在昆明开业医生孙建毅、教会医院的医生樊恕等专家和他们的家人到家中作客。他满腔热忱地对大家说:我们的革命需要知识分子,我们人民军队需要知识分子,我们共产党历来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欢迎你们参加到我们革命队伍中来。我相信,你们的聪明才智能在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得到充分发挥。就在饭桌上,陈赓宣布对这几位医生在云南军区工作的任命。这以后,根据陈赓的指示,军区卫生部给这些医生安排了最好的房子,甚至给了他们高于陈赓本人标准的待遇。除此以外,在政治思想上,陈赓对这些知识分子关怀备至。不仅他本人经常同这些知识分子谈心,帮助他们提高思想觉悟,还委派军区其他一些领导常去给他们作时事政治报告,帮助他们在革命的道路上迈出坚实的第一步。

平息匪患,稳定社会秩序

据有关资料统计,云南解放初期,国民党的残余武装、特务间谍和各地的土匪、恶霸地主达13.4万人,几乎遍及全省各地。这批反动分子乘解放军入滇进行接管、人民政权刚刚建立之机,疯狂进行破坏活动:袭击县区乡人民政府,破坏交通和通讯设施,抢劫粮食,焚烧民房和棉花等工业生产原料,杀害解放军指战员和各族群众,这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破坏了政权建设、社会改革和经济恢复工作。

云南的剿匪斗争是在云南省委和省军区的统一领导和部署下进行的。4月1日,成立了由陈赓任司令员的云南军区。4月15日,云南军区根据匪患,将全省划分为滇南、滇西和滇东北三大剿匪区域,要求所属地区组织一切力量,负责如期肃清匪特,并配合邻区组织围剿,并制定了军事清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正确方针。5月6日,陈赓和省委书记、军区政委宋任穷一起主持召开云南军区第一次剿匪工作会议。在总结初期剿匪经验教训、统一思想的基础上,对剿匪斗争的部署进行了调整。会后成立了以陈赓为主任委员的云南省剿匪委员会和滇南、滇西、滇北3个大片的剿匪委员会,专、县、区成立261个剿匪委员会。在党委的统一领导下,由第十三军、十四军、十五军共投入21个团的兵力,分片包干清剿。5月26日至6月7日,云南军区又召开师、分区以上干部会议。陈赓在这两次会议上都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剿匪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政治斗争,非常复杂与艰巨。今后剿匪方针,要以军事进攻,政治瓦解与发动群众三者结合起来,并正确执行宽大与镇压政策,坚决惩办首要分子,教育胁从分子,争取大多数。在剿匪中凡有关少数民族问题,必须慎重处理,不可性急或草率从事,~定要经过细致的调查研究,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对象分别对待。在战术上,要打歼灭战。要加强对部队的剿匪教育,提高剿匪的积极性,发扬艰苦作风和忍受困难的精神。另外,还要注意群众纪律,要向群众宣传,使群众了解我们的政策,组织群众起来反对土匪。在领导上加强一元化,互相联系支援,必要时可以吸收民主人士参加剿匪委员会。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