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丁秋生将军和他的长篇小说《源泉》

董保存

1964年秋,一部名为《源泉》的长篇小说出版了。

这是一部别开生面的小说,写的是解放战争期间一个连队从洛阳战役到开封战役期间的故事。特别是他写活了几个“解放战士”,写活了我军当时丰富多彩而又卓有成效的政治工作。小说一面世,立即引起各界读者的注意,自然受到部队官兵的欢迎。

人们开始注意这部书的作者丁秋生。丁秋生在文坛是陌生的,但在部队,特别是在华东部队和海军,他可是大名鼎鼎,尽人皆知。他1930年参加革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中央军委干部团一营政委、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二一五团政委;抗战时期曾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旅政治部主任、鲁南军区政治部主任;解放战争时期曾任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政委、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二军政委兼宁波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出任第七兵团兼浙江军区政治部主任、浙江军区副政委、华东军区干部部长、南京高级步兵学校政委、海军北海舰队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中将写小说,在当时的确是一件新鲜事。他的夫人却说:是一场大病成就了一部小说。他写这部书,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

熟悉丁秋生的人都知道,他在我军的各级政治工作岗位上工作过,是一台“永远停不下来的工作机器”。战争年代白不必说,全国解放后更是如此。无论干什么工作,他都特别投入。

正因为如此,他才倒在了北海舰队的党委会上。经过紧急抢救,他才远离了死神。组织上决定他先离职休息一段时间。他也不得不接受了这~现实,静下心来休息。

在医院的病房里,将军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战争年代的情景。他想起了和自己并肩战斗而牺牲的战友,想起了在自己面前倒下的那些战士……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20世纪50年代初的时候,组织上要求所有的干部写自传,他也写了一份。记得写思想自传的时候,他对自己从事的政治工作进行了详细生动的回顾。秘书看的时候,竟然放不下了。秘书说:首长,你的这个自传像小说,太好看了。由于这份自传字数太多了,没有能放进档案里,他就留了下来。

他让秘书把这份自传找出来,自己又看了一遍。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小说呢?过去总说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来写小说。现在停下来休息,不正是可以试试吗?

他知道,写小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指挥作战,做政治工作,比较得心应手;要把那些丰富生动的生活写出来,却有些吃力。

不少来看他的老同志,和他说起解放战争的经历,都鼓励他写出来。他也说好多年来,这件事一直在我的心头萦绕。

三年解放战争,大都是大兵团、大规模的战役集团作战,从孟良崮战役、鲁南战役、济南战役,一直到淮海战役等等,一场战役下来,人员伤亡巨大,兵员成了一个大问题。当时,接收、改造被俘人员便成为补充我方兵员的一个重要途径。有时是整团、整营、整连的补充俘虏兵,经过新式整军运动和强有力的政治思想教育,许多虏俘兵连帽子、服装都来不及换,只是把国民党的帽徽摘下来,掉转枪口就投入了战斗。

丁秋生和他们接触中,逐渐认识、了解了他们。这些“解放战士”绝大多数出身贫苦,只要提高他们的阶级觉悟,使他们知道为谁打仗?为什么打仗?他们就能由旧我改造成新我。事实上,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消除了身上的旧习气,发挥自己的特长,在战斗中非常勇敢,有的还成为了英雄。

丁秋生深切体会到,做好这些官兵思想作风的转化工作,一定要以人为本,与人为善,把他们当成推心置腹的兄弟,当成患难与共的战友。有了这一条,我军思想政治工作的优势和巨大威力才能充分发挥出来。他本人就主动要过来许多“解放战士”,比如开车的司机,做饭的炊事员,都是从国民党军队中过来的。

丁秋生说干就干。为了丰富创作素材,他先后找来了几个已成为我军干部的俘虏兵开座谈会,请他们谈自己成长为一个革命战士的心路历程。和这些同志一起回忆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将军的创作冲动不时从心头涌起……

他开始了紧张地写作,有时一天要写10个小时以上。这对一个全休的人来说无异是一项重体力劳动。医生和家人劝阻,他也不听。

这部定名《源泉》的长篇小说完成初稿后,他找了些老同志阅读,请他们提意见。他还找到了老部队的一个“作家”——当时已在总政解放军文艺社当编辑的王愿坚。他真诚地说:“写小说你是行家,我是外行,你帮助我看一看改一改。”王愿坚对这个题材很有兴趣。他用了相当大的气力将这部作品进行一次较大的修改。

两年后,《源泉》和读者见面了。

面对如潮好评声,丁秋生却说,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对得起我们的那些战士,对得起我们的“源泉”。

因此,当出版社给了他一万多元的稿费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这笔钱除了几个帮助自己改稿的同志每人发一些生活补助,其余全部交党费。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这笔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两年之后,“文化大革命”的风暴来临了,江青点名说《源泉》是一部大毒草,给扣上“歪曲我军政治工作”、“给人民军队抹黑”等帽子,大兴问罪,丁秋生本人受到了残酷批斗。

丁秋生面对巨大的压力,还是坚持一句话:“我要对得起我们的‘源泉。”

“文革”结束后,将军“解放”了,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也将这本书作为向全军推荐的优秀读物修订再版,《源泉》再次和读者见面了。

正在这时,将军有了孙子,他特意起名为“源源”。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