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治黔有方留美誉

晴 朗

1949年11月上旬,寒风阵阵,细雨纷纷。

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政治委员苏振华按照中央军委“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的战略部署,正率部翻山越岭,挺进贵阳。就在这时,他接到邓小平打来的电话:“经毛主席同意,中央命令你出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贵州军区政委兼贵阳市军管会主任。”接着,邓小平笑道:“担此大任,非君莫属,相信你这位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做地方工作也是一把好手。”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时年37岁的苏振华像往常接受任务一样,还是用他那特有的坚定、直率和幽默回答邓小平:“坚决服从命令,全力做好工作,不负中央重托!”

挺进黔中

1912年6月2日,苏振华出生在湖南省平江县一个雇农家庭。由于家里一贫如洗,父母差点将他淹死在接生盆里,是祖母一把将他救了下来。他是家里的第七个孩子,父亲随口给他起了个名字:七生。在苦难的煎熬中,苏七生慢慢地长大。

1928年,苏振华参加平江农民暴动;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曾任红三军团一师三团排长、连政治委员、四师十团总支部书记、五师十三团政委、四师十二团政委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任抗日军政大学队长、大队长、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政委、八路军第二纵队政委、冀鲁豫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政委、第二野战军五兵团政委。

战争锻炼了苏振华。他一天天成熟,肩上的担子一天天重起来。


1949年10月22日,根据毛泽东、二野刘邓首长指示,五兵团发出《战字第3号命令》,已经担任兵团政委的苏振华和司令员杨勇,率领所属十六、十七、十八3个军挺进贵州,拉开了解放贵州的序幕。

从11月3日到11月下旬,苏振华率部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通过与友部的协同作战,终于解放了贵州的大部分地区。11月21日,苏振华向黔敌传达了刘邓首长发出的《向西南伪军政人员提出四项忠告》的电文。《忠告》发出后,敌新任八十九军军长张涛在与五兵团取得联系后,首先通电起义。12月10日,敌十九兵团副司令官王伯勋、四十九军军长王景渊及黔西南绥靖司令谭本良、黔西北司令刘鹤鸣等又联合签名通电起义,黔西南地区随之和平解放。

整个贵州的解放作战,五兵团将士以排山倒海、无坚不摧之势,将国民党盘踞贵州的部队各个击溃。据不完全统计,共毙俘敌6900余人,缴各种炮近100门、各类枪支4000余支、汽车100辆、战马100余匹及大量弹药、军用物资,还争取了3万余人敌军起义。自此,贵州的历史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独当一面

1949年11月15日,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苏振华率领征尘未洗的五兵团主力进入贵阳。贵阳各族人民载歌载舞,用深情的欢呼、喧天的锣鼓和震耳欲聋的鞭炮迎接自己的队伍入城。

此时,摆在苏振华面前的工作并不轻松,当务之急就是接管建政,稳定社会治安,建立和巩固革命新秩序。

此时的贵阳,是国民党留下的千疮百孔、百业凋零、畸形消费的烂摊子。在20多万人的市内,聚集着8000余名国民党散兵游勇,5000多名乞丐,800余名无业游民,2500多名妓女,1800多名流浪儿童,制造、贩毒人员近千名,还有大量的吸毒者。国民党的反共宣传和长期思想封锁,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方针政策了解不多。所有这些都给接管工作带来诸多困扰。

不过,中央和二野早就对贵阳市的接管工作做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10月21日至23日,苏振华根据中央的命令,在湖南邵阳举行了五兵团师级以上干部和中共贵州省委成员联席会议。会议明确进军的总任务是:解放贵州,然后支援解放大西南。具体步骤是:先粉碎国民党军队的抵抗,接管城市,收缴武装,安定秩序,随即接管农村。

在讨论解放和接管贵州的工作方针和任务时,苏振华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接过来,包下去,逐步改造”的接管政策,针对贵州地域偏僻、经济落后、民族情况复杂等特点,制订了有关工作原则:第一,接管要包下来,对留用人员,要给工作,给饭吃,教育他们为新政权服务; 第二,必须坚决打击顽抗的残余匪帮和顽固势力; 第三,尊重少数民族生活习惯,认真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扩大团结面,搞好接管工作;第四,派出军代表进驻工矿企业,做好接管工作,迅速恢复生产。

会议决定从军队中抽调110多名干部接管贵阳市。

五兵团入城之前,苏振华就一边指挥打仗,一边开展调查,初步掌握了贵阳的基本情况。贵阳一解放,苏振华就于11月18日在炉山县(今凯里市)召开有中共贵州省委同志参加的联席会议,讨论决定贵阳市的接管工作。苏振华提出了接管工作基本方针的“四句话”:一是“统一领导”,即由贵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领导整个接管工作;二是“各按系统”,即军事系统由五兵团接收,地方系统由政府接收;三是“原封不动”,即接收后所有公产资金不准动用,统一分配调剂;四是“接管一致”,即接收的机构就是管理的机构,避免机构重叠,展转移交,延误工作。

会议确定的接管政策是:迅速安定秩序,恢复生产,稳定金融,沟通城乡关系,对旧人员团结改造,对公营企业一律按企业化原则经营管理。接管的具体任务是:了解情况,宣传政策,查封旧有机构,动员所有旧人员向原单位报到,安定民心和社会秩序。

会后,苏振华又主持召开了接管干部大会,进行思想动员,并宣布接管工作方针、政策、任务以及入城纪律、注意事项等。

11月20日,第一批接管人员进入贵阳。11月22日,成立了贵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苏振华任主任,陈曾固、赵健民为副主任,杨勇、徐北运、刘星、秦天真为委员。军管会下设军事、民政、财政、建设、文教、公安、市政等接管部,对贵州全省和贵阳市的国民党政权进行全面接管。

11月23日,贵阳市人民政府成立。在市军管会和市政府的领导下,由24名军事代表分别率领联络员,组成民政、财政、文教、建设、公安、法院等16个接管组,本着“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方针,接管了原国民党贵阳市政府所辖的全部机构和贵阳市所属9个区政权,并派出军代表或军事联络员进驻厂矿企业。

与此同时,盘踞在贵阳市的大部分国民党散兵游勇登记在册,大多数乞丐和流浪儿童得到救济,所有妓院予以查封,妓女全部打发“从良”,患有严重性病者予以初步医治,吸毒者被强制收容戒毒,囤积居奇、扰乱市场的不法奸商受到严厉打击,整个城市的卫生面貌发生改观。

到12月上旬,接管工作基本结束。

清剿残敌

贵州解放,万民同庆。可是,敌人并不甘心失败。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进行各种破坏活动,企图推翻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

当时贵阳全市尚有国民党特务900余人,行动队400余人,散匪1800多人。他们趁解放军立足未稳,到处骚扰滋事,截断交通,打劫粮道,纵火烧房,奸淫妇女,残杀干部。原地下党员李光庭、王毅等人在贵阳近郊执行任务时,就被匪特残酷杀害;甚至不久发生了全省规模的土匪叛乱。几十万匪徒裹胁群众,袭击各地刚刚建立起来的人民政权。他们占领了30多个边远城镇,与解放军和新生的人民政权兵戎对峙,猖狂至极。 还有桂系残余部队,也乘势占山为匪,与人民为敌。

苏振华愤怒了,他拍案而起:“坚决彻底消灭匪特势力,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巩固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

11月23日,苏振华指示成立贵阳警备司令部,立即开始整顿社会治安、维护社会秩序的工作。为了加强对贵阳市治安工作的领导,又以警备司令部为主、成立了由市委主要领导负责的贵阳市治安领导小组,命令汪乃贵带着参谋人员到贵阳四周高地查看地形,布置岗哨。苏振华还专门从部队抽调50名战士,组成便衣侦察排,由排长刘东升带领,负责侦察敌情。接着,根据兵团指示,将五十师的一个团以营、连为单位,分散在贵阳各要地执行警戒和巡逻任务。其余两个团,一个驻扎在十七军留守处,另一个驻扎在南明堂,负责保卫省委机关。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