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恋乡情 忆豪情

沈一之

我出身于革命家庭,生于上海,但是我的童年和少年却是在湖南老家度过的。是长流不息的湘江水养育了我的躯体,是层峦叠嶂的岱子山锻造了我的品格。我和湖南的一草一木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1949年冬,我随刘邓大军进军西南,离开家乡,至今已60年了。60年来,虽然工作地点变换了许多,革命岗位变换了许多,生活环境变换了许多,然而浓郁的乡情却是从来没变过。故乡这一片热土,始终是我晨思暮想、魂牵梦绕的地方。

1947年,国民党统治的湖南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怖。当时,我正在湘乡春元中学读高中。这年秋天,在湖南地下党的组织下,我勇敢地冲出校门,参加和领导了“反饥饿、反内战、反独裁”的革命学生运动,后因身份暴露,被学校开除。1948年冬,经党组织安排,我来到韶山,在周家祠堂(秧田冲)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韶山,可是个好地方,境内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交相辉映。清代乾隆间,韶山附近的一位举人戴炯,在给《中湘韶山毛氏族谱》作序时说:“湘之西 (指湘江西岸),有韶山,山峻以复,泉洁以长,茂林修竹,云气往来,中可烟火百家,田畴沃壤,夫山水秀绝,必生奇才。”果然,一代奇才横空出世,在这里诞生了伟人毛泽东。他如同东方升起的朝阳,普照祖国的山山水水。我在领袖的故乡从事地下工作,真有用不完的力,有使不完的劲。我当时担任地下党湘乡湘西区委委员、区委书记,白天教书,晚上和星期天就开展党的活动: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员,开办夜校,进行革命宣传,同白色恐怖进行巧妙的斗争。

不久,经中共湖南省工委决定,发动湘中起义,开展武装斗争。我作为地下党的主要骨干被调到游击队,担任湘中纵队第四团政治处主任。我们这支部队主要活动在湘潭、湘乡、宁乡、益阳、安化五县边界,团结群众,袭击敌人,直至湖南和平解放。当时我们还很年青,不懂得多少革命道理,但是那一股子对革命事业的蓬勃锐气与豪情,确是最可宝贵的。1983年,我从四川调回中央机关工作时,曾填过一首《满江红》,其上阕就是描述当时情景的,可以说是对这段斗争的真实写照。

早岁从戎,齐奋起,几多豪杰。凭壮志,誓言直捣,蒋家王阙。湘水义旗平地举,韶山峰火冲天烈。看三湘子弟逞英豪,频传捷。

光阴荏苒,岁月如流。60个春秋悠悠地过去了,湖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抚今思昔,怎不令我感慨万千?作为我们党的队伍的一个老兵,受党的教育、为党工作了六十多年。虽然贡献甚少,但是对党对人民的忠诚是无愧的。今年是新中国的六十华诞。对于我们这些曾经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国家的建设尽过一分力的人来说,更加具有特殊的意义。为此,我又写了一首诗,以此表达一个老兵感念当今盛世的热烈情怀:

七律 —— 祝新中国六十华诞

地覆天翻六十秋,中华鼎立傲环球。

军民励志同甘苦,党派齐心共戚休。

民富国强惊世界,武功文治震顽酋。

千秋华夏中兴业,青史煌煌万古流。

(作者系中共中央宣传部原秘书长)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