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邓小平与百万大裁军

李金明

1985年6月4日,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郑重地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


1985年6月4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郑重地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

百万大裁军,是历史空前的大行动。消息立即震惊世界。1985年,成为中国的“裁军年”。

第一次“消肿”的夭折

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开始,解放军一直是世界各国中人数最多的一支军队。 1975年,解放军总人数高达610万。1975年,邓小平开始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出现在治国安邦的第一线。他清晰地看到了军队的现状,决心把“消肿”作为军队整顿的主要任务。1月25 日,即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仅20天,他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好多优良传统丢掉了,军队臃肿不堪。军队的人数增加很多,军费开支占国家预算的比重增大,把很多钱花费在人员的穿衣吃饭上面。更主要的是,军队膨胀起来,不精干,打起仗来就不行。”为此,他明确提出军队要整顿。同年7月14,邓小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进一步强调:“这次会议研究精简整编,就是解决肿的问题……”

但是,邓小平的治军方略并没有来得及实施。随着“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在全国展开,邓小平第三次被错误地打倒。这次裁军,也随之夭折。

邓小平敏锐地看到了世界局势的变化

1977年,邓小平复出。年底,邓小平在召开的军委全体会议上旧话重提:军队中的“肿”字,我们还没有很好地解决。尽管我们部队这样大,但连队并不充实,而各级机关却十分庞大,臃肿的情况很严重。在邓小平等的主持下,会议通过了《关于部队编制体制的调整方案》,要求部队按确定的编制定额进行精简。他还提醒在座的领导同志:“以后精简,主要是精简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机关,首先是总部和军兵种、大军区、省军区的机关。” 很显然,当时的邓小平已经对解决军队“肿”的问题有了进一步的考虑。裁军是必要的,但是,裁多少?怎么裁?依然是未知数。这受到了国际局势,特别是中苏关系的影响。

中苏关系从1969年到1978年这10年间,一直处于战争边缘。1969年3月2日,中苏两国的边防部队在珍宝岛上发生了两国间第一起边界武装冲突。15日又再度发生更大规模的激烈冲突,双方甚至动用了重武器。这就是轰动一时的珍宝岛事件。1969年4月召开的中共九大更突出强调了战争准备的问题,要求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要有“大打、早打、打常规战,甚至打核大战”的思想准备。众所周知,临战状态,不可能大规模裁军。

此后,中苏一直处于冷战状态,尤其让人担心的是,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大量的机械化部队、飞机部署在苏联和蒙古一侧。在双方关系极度紧张的情况下,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面对强敌大军压境,解放军只能最大限度的进行战争准备。

1979年12月28日晨,苏联出兵阿富汗。这个突发事件震动了全世界。

中国军队高层一直密切关注着苏联在阿富汗的战争,因为这场战争,直接关系着中国的安全形势。高层研判:以苏军的力量,不可能同时打两场战争,阿富汗战场对苏军是一个无尽的泥潭。

裁军的国际背景渐渐转好。1980年,邓小平曾说:“冷静地判断国际形势,多争取一点时间,不打仗还是可能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应当尽可能地减少军费开支来加强国家建设。”

前奏:撤销铁道兵、工程兵


1981年6月,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主席。

根据国内外形势和经济发展需要,邓小平首先确定了要裁减铁道兵。铁道兵的前身是东北人民解放军护路军。1948年7月,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军区决定,以护路军为基础,吸收东北各铁路局1200名铁路员工为技术骨干,并补入二线兵团8500人,组成东北人民解放军铁道纵队。

1949年5月16日,中央军委正式发布命令,将第四野战军铁道纵队扩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受军委铁道部部长直接领导。朝鲜战争爆发后,1950年11月,铁道兵团开赴朝鲜战场,担负工程保障任务,先后有3个铁道师、2个铁道团约2万人参战,后又有6个铁道师参战。1953年9月9日,中央军委命令:志愿军在朝鲜的6个铁道工程师,正式划归军委系统,与铁道兵团现有的4个师、1个独立团,统一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从此,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同年12月25日,毛泽东专门接见了即将出任铁道兵司令员的王震,并亲笔为《铁道兵》报题写了“铁道兵”3个大字。

铁道兵司令部成立时,编制10个师、1个独立团、1所学校、2所文化速成中学,总兵力达到40余万。后来,根据建设北京地铁、援越抗美铁路修建等任务,又组建了铁道兵第十四师、第十五师,为出国的铁道兵部队配备了高炮团。到1974年底,铁道兵总员额达到43万人,是铁道兵历史上人数最多的时期。

20世纪80年代初,中央军委和国务院领导围绕铁道兵是否在解放军序列中保留的问题,有过许多争论。1981年10月30日,中央军委常委兼秘书长杨尚昆在驻京部队军以上干部会议上传达了邓小平关于部队大量精简的指示,要求各大单位组织讨论。特别是铁道兵的精简问题。铁道兵军以上干部在讨论中一致认为,根据铁道兵战时和平时担负的任务,铁道兵应予保留,但要减人。同时,提出了铁道兵与铁路工程局合并的方案。

铁道兵最后一任司令员陈再道回忆说:

1982年1月31日,我前往杨得志(总参谋长)同志住地。当走进他的办公室后,我直截了当地问他:“大家都传铁道兵这回要脱军装,和军队脱钩,有没有这回事?”

杨得志若有所思,略顿片刻,点了点头说:“是的。”接着,他简单给我讲了一下情况。听完他讲的情况后,我内心很不平静。

1982年2月4日上午,我在铁道兵常委会上对大家说:“小平同志已经拍板,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与军队脱钩,脱军装。基建工程兵撤销,铁道兵并入铁道部。”

铁道兵常委会经过一天的发言讨论,最后大家表示:党中央、军委正式决定了我们就坚决执行。但大家一致建议保留铁道兵,以铁道兵党委集体意见,呈报军委邓主席。显然,铁道兵党委不同意将这个兵种撤销。

1982年3月25日,军委秘书长杨尚昆召集我和两位政委以及铁道部刘建章、刘林祥同志开会,传达了邓小平同志的指示。杨尚昆同志说,撤销铁道兵的建制,已经决定了。铁道兵脱离军委,脱军装,合到铁道部。

对于撤销战功累累的铁道兵,很多同志感到遗憾,据说,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曾经给邓小平委婉建议:要不把铁道兵的部队转入各大军区,每个大军区接受一个师?

邓小平说,不留一兵一卒。

1982年12月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下达了关于铁道兵并入铁道部的决定。至此,铁道兵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20多万官兵挥泪脱下军装。与此同时,撤销的还有基建工程兵。

艰难的百万裁军

铁道兵、基建工程兵撤销了,但远远不够,邓小平一直在思考:面对新的国际形势,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怎么搞。1982年的精简整编,解放军“肿”的问题已有所改观。 但是,邓小平认为,军队没有一次脱胎换骨式的大动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在1982年9月中央军委下达的军队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上批道:这是一个不能令人满意的方案,现在可以作为第一步实行,以后还得研究。邓小平的指示,为总参谋部落实裁军举措明确了方向。为了完成好这一具有重大影响和深远意义的战略性任务,总参谋长杨得志深入部队调查研究,精心筹划。据刘华清、张震回忆:为了把精简整编方案搞得更科学、合理,他们亲自主持召开了40多次总参党委会、办公会和10多次专题会议。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