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插柳不叫春知道

周日美




熊清泉1985年7月当选为湖南省省长,1988年4月至1993年9月,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在担任省长和省委书记长达8年的时间里,他团结省委、省政府一班人,同心同德,在科技兴湘,对外开放、外引内联,水火并举、集中办电,消灭荒山、绿化湖南等方面,为发展湖南做过许多基础性、开创性工作,为今天实施富民强省战略,实现“弯道超车”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笔者专程访问了83岁高龄的熊清泉。

科技兴湘奠基础

笔者:请先谈谈科技兴湘战略出台的情形吧。

熊清泉:邓小平说过:经济的竞争,归根到底是科学技术和人才的竞争。

从古至今,我们湖南人就一直比较重视科技的发展。湖南省的科学技术发展很快,“七五”期间,全省共获得科技成果7000多项,其中国家级的就有130多项。如“两系法杂交水稻研究”、“两足步行机器人”、“人类生殖工程研究”等项目,研究水平均居国内外领先地位。湖南科技发展的良好势头,还表现在全省的科技力量上。全省有一支近百万人的专业技术队伍,可谓人才济济。特别是在电子信息技术、新材料和生物工程等高科技领域,实力相当雄厚。

谈起湖南的科技优势,我们还有些骄傲。但谈起湖南经济在全国的排名,却让我们骄傲不起来,高兴不起来。

省委、省政府很快形成共识: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技进步,科技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把科技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省委和中央的考虑不谋而合。1985年11月,省委、省政府召开了全省科技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制定了《关于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的意见》。《意见》指出:争取用5年左右的时间,在全省逐步建立起一个科技与生产紧密结合,布局与配置比较合理,运行机制自动灵活,科研机构充满生机的新的科技体制。

1990年我们将科技兴湘的发展战略写进了省第六次党代会的报告,1991年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推进科技兴湘的若干政策规定》。科技兴湘的主要目标是:到20世纪末,全省农业科技水平显著提高,部分农业科研项目继续保持国内或世界领先水平,主要农作物、家禽家畜品种逐步更新,新的适用技术在适宜地区入户率达60%以上。工业生产主要行业和领域的技术水平力争达到或接近国际20世纪80年代的先进水平;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5%以上。

随着科技体制改革的深化,越来越多的科技人员进入经济建设主战场。至1990年,全省建立地市以上独立科研单位184个,厂办科研机构2300多个,共有科技人员80多万人。

笔者:在实施科技兴湘中,您集中精力抓了哪些主要工作?

熊清泉:科技要上去,关键在人才。科技人员是科学技术的载体,是新生产力的开拓者。为了有效地调动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创造性,省委、省政府设立了“科技兴湘奖”,每年进行一次评选,不看学历高低和资历深浅,而是看贡献大小。1991年,有5名科学家获得了首届“科技兴湘奖”。

1992年5月,我在地市州委书记会议上谈到科技与人才的问题时说过,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把经济搞上去,首先要把科技搞上去。湖南有一大批较高水平的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有成千上万兢兢业业为科技献身的科技人才,有一批国内甚至世界领先的科研成果。充分发挥我们的科技优势,就能加快全省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朱基说,湖南要打出两张牌,一张是袁隆平的农业科技,一张是张家界的旅游。袁隆平发明的杂交稻种,一粒种子改变了一个世界。对这个典型,我是一直抓住没放的。为此,省委、省政府专门作出了《关于实行农科教结合加速农业振兴的决定》。1992年9月,省委、省政府授予袁隆平“功勋科学家”荣誉称号。我还支持创立了袁隆平农业科技奖励基金会。

随着科技创新的加速,长沙、株洲等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建设快速推进,一批又一批高新技术企业进入开发区。科技创新开始结出硕果。实践雄辩地证明,科技能兴工,科技能兴农,科技能兴商,科技能富民,科技能富县,科技确实是富国之源,是名副其实的第一生产力。

外引内联促发展

笔者:湖南是沿海的内地,是内地的前沿。当时湖南在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方面,是怎样谋划和决策的?

熊清泉:20世纪80年代初,湖南要对外开放、对内搞活,困难不少啊!我们首先注意抓发展横向经济联合。1986年4月初,国务院作出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横向经济联合若干问题的规定》后,省委、省政府组织长株潭3市10家大中型企业的厂长、经理进行了座谈,听取他们对发展湖南横向经济联合的意见和建议。紧接着,召开了全省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会议,我在会上作了题为《搞好横向联合,振兴湖南经济》的讲话,着重就横向经济联合讲了4个问题:认识上要提高;工作上要抓紧;政策上要鼓励;法律上要保护。为此,省里成立了专门抓横向经济联合的领导小组和办公机构,很快与全国25个省市区建立了横向经济协作关系。推进横向经济联合所取得的效果是比较明显的。签订了2056个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引进各类技术人才3800人,引进资金3.5亿元,对外投资4000万元,交流各类物资2亿元,可增加利税2亿元,引进的资金、设备投产后每年可增加产值11亿多元。

笔者:在发展横向经济联合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困难和阻力,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克服的?

熊清泉:发展横向经济联合,当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有的地方、部门和单位的负责人,就有点看不惯、想不通。

为了解放思想,开阔眼界,加快横向经济联合的步伐,1986年6月,我和常务副省长陈邦柱带队,组织了一个庞大的湖南省政府经济技术代表团到上海学习考察并洽谈经济技术合作事宜,各地市州的书记和省直一部分部办委厅局的主要负责人都去了。我和时任上海市市长江泽民就上海与湖南横向经济联合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认真坦诚的洽谈。在上海期间,我们与上海市还签署了《关于加强经济协作的商谈纪要》。

参观回来后,省委就发展横向经济联合的问题,专门给党中央写了一个报告,提出了要“学习上海”的口号。那时全国其他省市区还没有哪一个这样提。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看后,口头上予以肯定和表扬。

广东省毗邻港澳地区,是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湖南与广东山水相连,自然成为横向联合的重要对象。

说到湖南的横向经济联合,就要说一说打通往南和往东的通海口,努力保证物畅其流的问题。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和中共十四大召开后,我们根据当时全国已形成沿海、沿江、沿边大开放格局的新形势,而湖南北面靠长江、东南通沿海,是沿海的内陆、内陆的前沿,因此提出要进一步推进对外大开放。

当时,我们提出了要“破除四种思想”的影响,即破除“左”的思想,破除“怕吃亏”的思想,破除“小富即安”的思想,破除消极和无所作为的思想。

在推进思想大解放的同时,根据湖南的实际,我们注意从4个方面因势利导,进一步拓宽对外开放的大思路。一是在对外开放的方针上,坚持“以开放促开发,以引进促改造,以外经促外贸”。二是在对外开放的格局上,努力朝着“放开南北两口,拓宽三条通道,建设五区一廊,加速西线开发”的方向发展。三是在对外开放的方式上,要实行“借船出海与造船出海相结合,筑巢引凤与引凤筑巢相结合,在家招商与出门招商相结合”。四是在对外开放的环境建设上,要主攻“路、电、通信”这3个制约湖南经济快速发展的大瓶颈。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