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长征将士与鲁迅作品

李安葆

在中国革命处于最艰苦的长征年代,许多红军指战员把鲁迅看作是导师和战友,从其作品中汲取精神的力量,鼓舞他们在长征中奋力前行。

长征出发时,中革军委下令红军限量携带文件物品。然而,一些红军指战员宁可少带别的东西,却舍不得将鲁迅的作品丢下。毛泽东随身携带的一个书包内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及鲁迅等的著作。长征到达陕北后,他曾对艾思奇说:“我没有《鲁迅全集》,有几本零的,《朝华夕拾》也在内,遍寻都不见了。”后来,当他得到一套《鲁迅全集》时,爱不释手,放在案头,经常翻阅。红一方面军第五师师长彭雪枫,非常推崇鲁迅。他认为:“鲁迅的文章简洁、尖刻,极有骨气。”红二方面军副政委关向应,爱读鲁迅的小说,更爱读鲁迅的杂文。他交口称赞:“鲁迅反映现实的深刻。”他常反复阅读和谈论鲁迅的作品,邓小平戏称他是“小鲁迅”。

许多红军指战员不仅爱读鲁迅的作品,也爱读他的译品。鲁迅翻译和出版的《毁灭》、《铁流》等译著,鼓舞红军指战员们去“完成艰苦的长征”。据林伯渠回忆:“参加长征的老干部,很少没有看过这类书(指《铁流》、《毁灭》等)。”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是鲁迅作品的忠实爱好者。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长征时,他在红军动员会上说:“鲁迅写的一篇《故乡》,说到希望如同地上的路一个样儿,‘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今天,我们离开了原来的根据地——红二十五军的故乡,一切都得依靠我们自己,鼓起斗争勇气,走出一条希望之路……”红军指战员们深受鼓舞。

长征途中,鲁迅的作品既给予红军将士们不懈奋斗的思想力量,还成为红军指战员和地方进步青年们思想沟通的桥梁。红军到达遵义时,当地《红军之友社》的青年学生们热情地欢迎红军,他们平时爱读鲁迅的译著,向往革命,憧憬光明。当红军总政宣传部部长兼地方工作部部长潘汉年和宣传干部李伯钊等同他们谈论革命理论、进步文艺和鲁迅作品时,他们无比兴奋和激动,纷纷表示要求投身革命参加红军。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次年2月,红军渡黄河东征抗日,节节胜利。鲁迅闻讯后甚为欣喜,旋即同茅盾联名致函中共中央和红军指战员表示祝贺。可惜,这封重要贺信的原件已经遗失,只有几处报刊(《红色中华》、《火线》、《斗争》等)转载的文字,由于在战争环境下的辗转传抄等原因,致使转载文字的内容和文风并不一致。1936年4月17日出版的中共中央西北局机关刊物《斗争》第95期上载有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的全文。贺信对红军长征和东征胜利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并表达了全国人民对党和红军的抗日主张和行动的热烈拥护和支持。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在上海不幸溘然逝世。这时,正值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静宁地区胜利会师。广大红军指战员对鲁迅的逝世深表哀掉。党中央和毛泽东号召红军和根据地人民学习鲁迅,继承和发扬鲁迅精神。根据地和红军部队中也召开鲁迅追掉大会,并开办鲁迅青年学校、鲁迅师范学校,成立鲁迅剧社等,把庆祝长征胜利和纪念鲁迅,继承鲁迅精神的活动结合起来。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