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清除湘中龙山顽匪纪实

聂菊平 谢盛林



衡宝战役结束后,湘中解放,盘踞在龙山境内的国民党军残部,趁解放军挺进西南之际,勾结地方土匪,猖獗活动,企图动摇刚刚建立起来的人民政权。国民党军残余和土匪成为危害龙山的孽障。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巩固革命政权,中共湖南省委、省军区部署了清剿龙山反动武装的战斗。

龙山匪患的由来和解放前夕的革命斗争

龙山是雪峰山支脉,坐落在今新邵、邵东、涟源、双峰四个县(市)交境处。这里崇山峻岭,沟壑纵横,地形复杂。长期以来,股匪在此结寨子拉队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解放前夕,龙山境内共有股匪19股,包括散匪在内,约有2000余人,1000余支枪。

由于龙山地处湘中偏西,连接板子山、天马山、九龙山而与雪峰山衔接,没有湘黔公路以前,它是跨越雪峰天险,由湖南西图黔贵或由黔桂东进湖南的战略要地,军阀混战时期,龙山人民惨遭兵祸。有了湘黔公路,仍是经由蓝田去新化通往雪峰山的重要通道,日寇发动的芷江战略作战,其右翼纵队就选择这条道路,龙山人民又受到日军铁蹄蹂躏。1949年春,国民党政府幻想划江而治,白崇禧部署以衡宝地区为中心的湘粤防线,以龙山为屏障,妄图控制这条跨越雪峰山的重要通道。衡宝战役全歼白崇禧4个师后,这里的反革命势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主要是国民党党政军余孽相继窜入龙山。军统特务罗炳南在龙山组织了200多人的别动军。国民党邵阳县自卫总队长周盘将惯匪国军部改编为“中国国民党湖南军区游击司令部突击第一大队”,匡国军任大队长。特别是尹立言部的窜入,给龙山局势带来严重危害。尹立言原为“西南民主联军”司令,“联军”内贺锄非等部分官兵不满尹立言的反动主张,另组织江南别纵队,与之对立,迎接解放。白崇禧部署湘粤防线时,将尹立言所率大部分官兵改为“新八军”,尹立言为军长。“新八军”在衡宝战役中败退后,又在湘乡、宁乡、安化被“湘中一支队”围歼,只剩下8000余人。为策应败逃到广西的白崇禧的所谓反攻,尹立言率部进入龙山原邵阳县属地,又拉编了邓希文、杨熙政两个旅,收编惯匪黄天佑作为独立团。这样,方圆300余华里的龙山一时聚集了不少反动武装,包括股匪在内,总计达4000余人,2000余支枪。他们在龙山境内白天抢劫公粮积谷,公开勒索百姓;夜晚化整为零,四处“吊羊”、绑票、抢劫奸淫。尹立言还率部在湘乡崇信乡;亚里成立国民党湘乡临时县政府,刻有县印、条戳,印发布告,并派兵去各乡,催送粮饷。匡国军在龙山西南招兵买马,储存粮草,并在梨树坳设立兵工厂,日夜赶制武器,扬言“如果解放军攻龙山,将以枪炮相迎”。各地散匪虽然手头无枪,但在国民党军的唆使下,也四处活动。一时间,整个龙山反革命活动十分猖獗。

与此同时,我地下党组织加紧了在龙山境内的活动。由于尹立言新拉起的两个旅全部盘踞在敦安、唯一两乡,所以中共邵阳县工委很注重这一地区的工作。1949年5月,我党地下组织派遣湖南大学学生、共产党员杨奉达、谢冀、熊松等回邵工作,与我党有密切联系的进步学生梁延器、石颂文、周庠等3人随同杨奉达到邵工作。杨奉达等到中共邵阳县工委报到后,县工委指示,由杨奉达派石颂文去敦安、唯一两乡开展活动;梁延器负责邵阳与龙山之间的交通联络工作,并与周庠留在县城开展学生运动。杨奉达、石颂文、梁延器秘密串连进步青年,组织“大众学习社”和“青年联谊社”。“两社”工作重点是调查了解龙山境内的反动武装,摸清国民党军、各股匪在龙山境内的基本情况及其活动规律。

8月4日,国民党邵阳警备司令魏镇率部响应程潜、陈明仁在长沙的和平起义,受到了国民党第六区专员丁廉堵截围剿。中共邵阳县工委根据这一情况指示杨奉达深入龙山策反尹立言的部属邓希文、杨熙政。杨奉达充分利用与杨熙政是叔侄关系,决定先争取杨熙政。杨熙政曾一度表现顽固,但面对国民党总崩溃的局势,最后在党的方针政策感召下,脱离尹立言,宣布解散旅部,遣散人员,并与下属黄天佑断绝关系。接着,杨奉达又开始策反邓希文。经过反复陈述利弊,邓希文率全旅宣布起义,接受整编。杨熙政、邓希文两旅被策反过来,大大削弱了尹立言部的力量,给反动势力以沉重打击。这为解放后解放军对土匪的军事进剿,既打下了群众基础,又减少了后来除孽的军事压力。

解放军两度挺进龙山实行严厉军事打击

湘中解放后,解放军及地方部队对盘踞龙山的反动武装实行严厉的军事打击,大的进剿有两次。

第一次军事打击命令是1949年11月3日下达的,打击的主要对象是国民党军尹立言部和惯匪黄天佑两支反动军队。

当时,解放才20多天,邵阳、益阳两个地委正忙于县、区两级政权建设,原驻邵阳地区的20余万解放军开始挺进大西南。党委的中心工作是支前、征粮和收编游杂武装,敌人趁此新旧交替之际大肆活动。11月1日,潜伏在蓝田镇的谍报队向尹立言报告蓝田地方兵力不多,尹立言立即集合黄天佑残部700余人,于当天晚由孙家桥向蓝田进攻。蓝田是安化第四区区政府所在地,区政府得知情报后,便组织区干队、工人纠察队和请战而来的县大队一连,在刘云桥的指挥下,前往尖山岭阻击,由于寡不敌众,被迫退到桥头河一带。尹立言率黄天佑部抢占了蓝田镇,并将军部迁至蓝田,还以“一举收复湘中重镇蓝田”的电文向蒋介石请功,龙山局势十分严重。

省委、省军区根据这一严重情况,决定抽调解放军四十六军一五八师和驻湘乡的解放军四九四团,以及湘乡独立团、邵阳军分区基干团、独立团总计一万余兵力采取夹攻、割歼、然后搜剿的战术,对以尹立言为首的龙山北面几支反动武装进行歼灭性打击。邵阳地区的兵力由军分区司令部邹毕兆、一五八师师长李道之任正副指挥长,力求在蓝田镇和邵阳县七区境内撒开大网,以聚歼尹立言、黄天佑、陈容和、罗炳南等反动武装。益阳地区的兵力在陈瑞符、宋子兴、阎茂林、李文等的指挥下,布阵于湘乡十区(杨家滩)一带配合邵阳的部队打击尹立言部。

11月5日拂晓,战斗打响,陈瑞符、刘洪源指挥的益阳地区作战部队歼灭了号称一个师的王陶部,俘敌7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500余支。邹毕兆、李道之指挥的作战部队组成铁拳击向蓝田。此后,一五八师的3个团和邵阳基干团、独立团以班排为单位进行搜剿和驻剿。四七三团在龙山主峰岳坪顶聚歼龙山寨王陈容和的全部武装,陈容和被生擒;还在钢岩顶歼灭了“别动军”罗炳南的全部武装,罗炳南逃脱,不久也落入法网。尹立言在四七四、四七三团合围蓝田时,趁隙逃往孙家桥,后又从四七四、四七二团的合围搜剿中逃脱。黄天佑在四七四团搜山查洞中被抓获。

这次军事打击历时10天,经过合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