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张云逸出任红七军军长前后的传奇经历

王锡堂

陈赓上演假逮捕上海摊头脱险境

1928年8月24日晚,在中央军委秘密联络点上海沪西区新闸路的一栋楼房里,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军事部部长杨殷在召开军事工作会议前接见了前来请示工作的张云逸,杨殷对张云逸说:“胜之兄(张云逸学生时代曾用名),由于国内局势突变,中央决定要你放弃去苏联学习的机会,另行安排去处。”

张云逸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中央打算派我去哪里?”

“去广西。”杨殷说完去处后接着说:“目前,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与蒋介石的矛盾越来越大,双方在中原、两湖形成对峙,桂系内部的黄绍竑、俞作柏、李明瑞等人又与李宗仁、白崇禧同床异梦,因此说,广西是个空档,正是我们党开展工作的好去处,所以中央决定派一批得力的干部去广西开展工作。你的任务就是利用自己是北伐军官的身份,设法打入广西军界,到时候伺机行事。中央还决定派一名党代表去广西,指导你们的工作。”

“中央派去的党代表是谁,能告诉我吗?”

“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还不能告诉你,这是党的纪律,到时候,他会跟你联系的。”

“好!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尽快赶到广西去。”

就在张云逸离开这栋楼房后不久,这个党的秘密联络点便突然遭到国民党军警的包围,正在里面开会的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土贞全部被捕,情况万分危急,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一手策划营救工作,一手尽快保护其他同志。陈赓接到周恩来指示,迅速率领3名红队队员打扮成国民党警察闯进了张云逸的寓所,不容分说,陈赓便命令扣押了张云逸,并立即扯下了张云逸的长袍马褂,换上了一套西装,还在他头上戴了假发。

他们把张云逸押上车,七弯八拐来到了一栋不太引人注目的楼房边停了下来,陈赓进屋喊了一声:“局长,犯人已经押到。”

周恩来一见随后押来的张云逸,含笑而风趣地说:“怎么搞的,把你老兄的双手都捆了,嘴巴也塞了。”

张云逸一听声音如此熟悉,抬头一望,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是周恩来,脑子一下懵了。

“胜之同志,委屈你了。”周恩来一边迎着上去,帮着解开手上的绳子,一边对陈赓训了一句:“你这个陈赓,还真会开玩笑!”

陈赓忍不住大笑:“张大哥,我这场戏演得还好吗,不然,你今天就没命了。”

周恩来接着陈赓的话说:“胜之同志,我们党内出了叛徒,彭湃等好几名同志已经被捕,今天晚上与你见面的杨殷同志已被捕了,为了保护你和其他同志尽快转移,才不得不叫陈赓上演了这出戏。”

张云逸听周恩来说完,才恍然大悟。

入桂紧握军队权巧留兵力撼明瑞

周恩来营救彭湃等人的行动刚刚开始,上海军警便在蒋介石“速速就地处决”的密令下,于8月30日将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枪杀了。

8月31日,张云逸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秘密来到了周恩来住处请示工作。周恩来说:“杨殷同志牺牲了,但他生前对你的安排不变,我们要用行动回答反动派的屠杀,中央希望你尽快去广西开展军事斗争,拉起队伍,实行工农武装割据……”

1929年5月,张云逸离开上海,经香港来到羊城广州,找到了当年在北伐军同为炸弹队长、时任广东海军总司令的陈策,并通过陈策的介绍,来到了广西南宁,会见了刚刚被蒋介石委任的广西省国民政府主席俞作柏和广西第四编遣区主任兼广西绥靖司令李明瑞。

在俞作豫(俞作柏之胞弟、李明瑞之表弟、中央派到广西的共产党员)的大力推荐下,张云逸担任了广西教导总队队长兼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大队长。此前,俞作豫已担任警备第五大队大队长,这样,中央派往广西的同志很快掌握了广西的部分军权。

根据党的指示,张云逸领导一批共产党员迅速开展工作,大量招收工人、农民学生参加第四大队,并积极发展党的组织,仅仅两个多月时间,张云逸便在教导总队发展了300多名新党员,在第四大队吸收了100多名战士入党。

然而,没过多久,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天晚上,俞作豫来到张云逸住处西乡塘报告了一个重要情况:“今天,胞兄告诉我,国民党改组派头目汪精卫派薛岳到南宁充当说客,要我两位兄长与张发奎联合反蒋。”

张云逸觉得事关重大,当即对俞作豫说:“请你设法与叶季壮、陈豪人等同志联系,请他们迅速向中央派来的党代表汇报。”

两天后,陈豪人来到西乡塘,向张云逸传达了党代表邓小平的指示。他说:“邓代表指示我们,要力争把自己掌握的部队留守南宁,俞、李反蒋若胜,形势当然对我们有利;若反蒋失败,我们就把力量拉到左右江地区,举行武装起义,建立红军和革命根据地。”

俞作柏、李明瑞不听中共的再三劝告,于9月27日通电反蒋,成立“讨蒋南路总司令部”,俞作柏任总司令,李明瑞任副总司令,并随后亲自率兵进攻亲蒋的广东军阀陈济棠。通过对俞作柏和李明瑞耐心细致的工作,张云逸一手培养的教导总队和第四大队留在了南宁。1929年底,俞作柏、李瑞明还委任张云逸兼任南宁警备司令。张云逸利用这一职权,接管了广西省军械仓库等要害机关。

俞、李成立的“讨蒋南路军”不到半月便全部瓦解。两人只带了几名警卫人员逃回南宁。10月12日下午,张云逸设宴接待大败而归的上司。为了安慰俞作柏、李明瑞,张云逸说:“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我想对两位说句实话,为了保存力量,以利发展,我已决定将教导总队和四大队开赴右江地区,令弟作豫也将率五大队去左江龙州。”

李明瑞说:“非得要走吗?”

张云逸答道:“叛军步步逼进,两位在南宁已无立足之地,我们不走能行吗?”

此时,俞作柏、李明瑞都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张云逸说:“如果两位愿意,可随我一起到右江去,也可随令弟去龙州。”

李明瑞听完张云逸的话,显得十分惊讶:“你们想在广西搞红色苏区?”

见到李明瑞这般神态,张云逸有点激动地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为了千百万劳苦大众,我们的前面只有这一条路,也只有这样,才能推翻蒋介石的黑暗统治。”张云逸说完,高高地举起酒杯。

俞作柏双手颤抖着,久久不敢去端酒。此时,李明瑞却显示出从未有过的激动心情,拿起酒杯与张云逸的酒杯“咣当”一碰:“胜之,今天,蒋介石把我逼到了绝境,我就跟定你们了。”

俞作柏迟疑未决,但两天之后,通过邓小平的亲自谈话,决定随胞弟俞作豫去左江,并根据邓小平指示,李明瑞也同去左江龙州。

平马会见邓小平百色城里举义旗

10月14日凌晨,张云逸来到邕江码头,欢送俞作豫五大队和随行的俞作柏、李明瑞。90只大船满载数百名将士和枪支弹药,离开南宁,前往左江龙州。

张云逸刚送走俞作豫五大队,叶季壮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叶季壮说:“邓代表已收拾行李,准备随军械船和警卫部队去右江,并指示你在3天内出发,率部赶到平马镇与他会合,随后一起去百色。”

10月19日,张云逸率领教导总队和第四警备大队,经过3天日夜兼程,终于到达右江江畔的平马镇,与当天到达这里的邓小平会面。张云逸紧紧握着邓小平的手说:“邓代表,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

10月22日,邓小平、张云逸率部分水陆两路来到了百色这座依山傍水的山城。在“公兴当铺”——原“清乡总办公署”的大洋楼里,邓小平主持召开了党的核心领导会议。

根据党委会的决定,张云逸对部队整顿改造做了大量工作,在“公兴当铺”大门口挂上了“右江督办公署”的牌子,签署了他的第一号命令,要求各县县长、税务局长在5天之内把收得的税款全部上交督办公署,并在命令中写道:“违抗命令不交税款者,督办将从严查办。”

命令分头送了下去,各县税官不敢有违,几天时间,督办公署便收到了4万多块银元,这为后来的百色起义和红七军转战桂黔湘粤赣准备了大批资金。

不久,在张云逸亲自策划下,全歼熊镐警备三大队,粉碎了桂系军阀妄图扑灭右江革命烈火的阴谋,为举行百色起义,建立右江革命根据地扫清了障碍。此时李明瑞、俞作豫正在焦急地等待邓小平前往右江地区指导龙州起义的工作。

12月1日,邓小平离开百色,前住龙州。临行前,他紧紧握着张云逸的手说:“云逸同志,百色起义时间不变,还是广州起义两周年那天。”

1929年12月11日,百色县城东门外广场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上午8点,张云逸和教导总队、警备四大队官兵穿着崭新的灰色军装,佩着红领带,头戴红星帽,迎着嘹亮的军号声,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广场,顿时,广场上掌声雷动,欢呼雀跃。

张云逸与陈豪人、韦拔群等起义领导人登上主席台,陈豪人操着浓重的福建口音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今天光荣诞生了,军长张云逸,政治委员邓小平,政治部主任陈豪人。”整个广场一片欢腾,祝贺起义的胜利和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建立。

北上途中受挫折酃县塑区谱“双用”

百色起义胜利后,张云逸率红七军转战桂黔边界,开展游击战争,筹措了大量经费和物资,巩固和扩大了右江苏区。不久,红八军并入红七军,张云逸仍任军长。

1930年10月,中共中央下达红七军攻打柳州、桂林进而夺取广州的指示,并要求红七军与邓小平率部北上,转战桂粤湘边。根据中央指示,张云逸与邓小平、李明瑞率部北上,由于敌强我弱,部队在攻城战斗中屡遭损失,将士伤亡严重。1931年1月2日,红七军占领全州,邓小平主持前委会议,重新讨论中央指示,张云逸与邓小平顶住“左”倾错误路线的压力,决定放弃攻打桂林、柳州等大城市的冒险计划,去江西中央苏区与毛泽东、朱德的红军会合。

2月3日,红七军缩编为两个团,向北挺进,在粤北乐昌强渡乐昌河(武水)时,张云逸经过观察,决定自己率五十八团和军直属队担任后卫,阻击尾追的粤北敌人,邓小平、李明瑞率五十五团先行。由于只有两条船,因此,过河行动十分缓慢,结果被迫敌截为两段,已经过河的五十五团和五十八团两个营在邓小平、李明瑞、俞作豫的率领下,直向赣南进军,被阻于河西的五十八团一个营和直属队以及部分后勤人员在张云逸率领下,与韶关方向追来的敌人,展开激战,由于敌军不断增加,部队被迫突围,返回梅花地区。部队在这里经过短时休整,编为两个营六个连,再次渡过乐昌河,向湖南桂东、资兴转移。行军途中,部队听说酃县(今炎陵县)有个苏区,便决定向酃县前进。

2月28日,张云逸率部到达酃县苏区黄挪潭区的平湖、上洞一带,此时正是农历1931年正月,听说红七军来了,苏区人民奔走相告,纷纷来到村头,迎接部队进村。

部队在廖家祠堂驻扎,战士刚解下背包,农民群众便一批一批地把自家过年的物资送到部队,慰问全体指战员。为了让这支连续行军作战、极度疲劳的部队休整好,中共黄挪潭区委、区苏维政府立即成立了慰劳队和歌舞队,到驻地进行慰问演出。

3月1日,即红七军到达黄挪潭的第二天,汝城匪首胡凤璋率领一个团共千余人向黄挪潭疯狂扑来,当时因病住在黄挪潭的前酃县县委书记周里得此消息后,立即写信告诉张云逸。当天晚上,张云逸便对部队作了紧急动员,他攥紧拳头,声调铿锵地说:“根据地的人民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一定要打,一定要保卫好根据地,就是打得变成酃县游击队,也得打!”会上,张云逸与黄挪潭区委负责人共商对策,对战斗作了具体部署,决定军民配合,在下坪一举歼灭来犯之敌。

胡凤璋率领的挨户团一进入凉桥,便受到红七军的正面迎击,疲惫不堪的匪兵慌忙逃窜,红七军紧追不舍,胡匪刚退到下坪松田埂,又遭到红七军迂回部队的狠狠打击,在红七军南北夹击之下,匪兵溃不成军。战斗结束,我军击毙击伤和俘虏敌人200余人,缴枪110余支。

下坪战斗是红七军进入湘赣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个大胜仗,迫使湘敌三个师滞留桂东、资兴一带,不敢轻举妄动,从而保卫了根据地,谱写了一曲民拥军、军爱民的“双拥”凯歌。

3月7日,张云逸率红七军五十八团离开酃县黄挪潭,途经茶垅、泥湖、石洲到达酃县十都,在这里,张云逸与湘东南独立师派往酃县联络红七军的王震第三团胜利会合。随后,两支部队在张云逸、王震率领下向江西进发,在茶陵击溃敌人两个团。4月上旬,部队到达江西永新,又与李明瑞率领的红七军五十五团、五十八团两个营及红二十军胜利会合。6月下旬,部队渡过赣江,胜利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于都县桥头镇,与中央红军会师。毛泽东、朱德高度评价了红七军的这次“小长征”,并向红七军授予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转战千里”的锦旗。从此,红七军编入中央红军,张云逸受命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李明瑞接任红七军军长。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